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章 腊妖巨虫
    “该死!”

    王**的面色阴沉如水,他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这是有人对天王蜂群的蜂巢动手了。

    且看这动静,很可能会导致那蜂巢出现大面积的损毁。

    换而言之,那些出手之人,很可能先他们一步得手。

    不过下一刻,王**就又微微一怔,只见那药园周围,又出现了新的变化。

    先是一股巨大的烟气,从那爆炸发生处喷发出来,随后则是一个仿佛山一般庞然大物。

    那就仿佛是巨型八爪鱼一般的存在,中间是一个硕大的头,而在那头颅之下,则是上百条触手,最长的长达千余丈,短的也达到了八百多丈。

    那些触手都是莹白颜色,纯净剔透,接近透明,他们甚至可以看到里面的结构,只有其中十几条是例外,里面充斥着血浆,也将这些触手染成鲜红色。

    王**凝神细望,发现那几条触手的末端吸盘,赫然都紧摄着一具干尸。

    这些尸体的所有血气,都已被这庞然大物抽走。

    “这是十六级的蜡妖虫!”

    魏周流的神色惊疑不定:“在药园的下面,竟然还有这东西。”

    “蜡妖虫以蜡为食,常与各种蜂群伴生,这不算什么。”

    皇泉的神色复杂:“看来摘星使大人,又猜对了。”

    这只十六级蜡妖虫,绝对是这次灵域之内,最难对付的存在之一。

    随后他又再一次以狐疑的眼神,看向了张信。心想这位,到底是单纯的运气所致,还是已经早就预料到了?

    在灵域这个环境内,他们的大五雷阵,可以说是最克制这头蜡妖虫的事物。

    张信则是神色淡淡:“今日起警备升级,所有人都给我小心注意了!”

    众人闻言都毫不意外,显而易见,有了这突生的变故之后,那些超天柱,无论使用什么样的手段都没有用了。

    此时此刻,他们日月玄宗,已经成为唯一可能将这座药园拿下的势力。

    而这一点,无疑会让他们成为众矢之的。

    ※※※※

    无独有偶,就在距离药园大约三里处的所在,昭玄机也是目光发愣,说着与魏周流同样的话:“蜡妖虫?这个药园下面,居然还有着这样的东西?”

    “确实出人意料。”

    他身后的瘦高男子,面色也是难看无比,不过他的语气中,也多多少少含了几分庆幸:“这次我们晚了一步,也幸亏是晚了一步。”

    这次抢在他们前面,首先对那天王蜂群出手的,是造化玄宗的人马。可此举却让他们遭遇了灭顶之灾,那十五人中死了足足九位。便是造化玄宗的道天通本人,也是伤势沉重,狼狈逃遁。

    那位甚至不敢在这附近多呆,逃离之后就与他剩下的几个同门,全力往南面方向脱离。

    “确实是值得庆幸!”

    昭玄机在头疼之余又感可惜,也是这次的情况,太过出人意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否则的话,他对道天通手中的神宝,还是蛮感兴趣的。

    这次准神级灵域之内的那两件十八级至宝,只是可能打造出神宝而已,而这家伙的手中却是现成的。

    尽管这种抢夺来的神宝,远没有针对那些天域甚至神域圣灵的能力,量身打造出来的神宝意义重大。

    “可如此一来,我们准备的那些手段,估计也没了用处。”

    瘦高男子闻言,也不禁眼现头痛之色:“之前师兄,不是搜集到一些毒剂研究?不知现在,可有什么发现?”

    “依旧毫无所获!说来师弟你可能不信,我研究这些毒液长达一个月,发现里面根本无毒,至少对我们人类灵修是如此,毫无威胁。”

    昭玄机的语声古怪”“我也找了几只天王蜂试验过,其中的一种红色毒液,会让这些天王蜂在三十个呼吸之内死亡。可惜我到现在,都搞不清楚这些毒液里面,让天王蜂死亡甚至**崩溃的成分,到底是什么。”

    “连你都搞不清楚?那就真是无法可想了。”

    瘦高男子闻言,不禁微微一叹:“如果能收集更多这种毒液就好了。”

    不过这句话,他自己也感觉不现实。

    从那天之后,日月玄宗那些人就很小心。几次遭遇那些天王蜂的进犯,都是很谨慎的使用毒液。

    事后也尽量将浇洒出去的毒液,重新收回。

    “也不是没有办法。”

    昭玄机说完,就转过头回望身后,看向了九十里外的那座大五雷阵。

    可当这座规模宏大的法阵映入他的眼帘,昭玄机却又忍不住一声呻吟。

    自从他来到药园附近之后,就连续失策。先是任由张信建起了这座大五雷阵,随后又错过了以最低代价,摧毁这座法阵的时机。

    现在这情况,让他拿什么去打破这座大阵?又该怎样从张信手里,夺取那些可以灭杀天王蜂群的毒液?

    悠悠一叹,昭玄机勉强振奋起了精神。

    “帮我联络那几位,就说今日晚上我昭玄机,愿与他们一会!”

    ※※※※

    张信在继续扩展法阵之余,也未失警惕,始终在关注着周围十几家宗派猎团的动静。

    而自从他修成了雷感术与风感术之后,就无需依赖叶若的各种的感应仪器了。直接就可感应到周围一百里方圆内的一切动静,并且巨细无遗。

    其实以他现在的修为,雷感术的感应范围,自然是远不止此,可在这灵域之内,他多多少少还是受到了一些压制,就只能远及百里。倒是风感之术,受到的限制较小。不过风感之术,就没法像雷感术那样的精确精细。

    而就在当天夜里,张信在修行之时,忽然心中有感,闪身走出了他的灵居。

    就在之后不久,黄泉与乐灵鹤,也陆续出现在了灵居之外。

    “摘星使大人,可是感应到了什么?”

    皇泉来到张信身边之后,就语声凝重的问着。

    她这次出来,并非是察觉到了什么情况,而是从入夜之后,她就关注着张信的灵居动静,由此发现了这位的异动。

    初时皇泉还不能确定,这阵外是否发生了异常情况。可当看见乐灵鹤,也同样走出了灵居。她就心知,这必是发生了什么变故。

    “别紧张,暂时没事。”

    张信摇着头,唇角旁含着几分嘲讽:“就只是我们的那些对头,正在几十里外的地方,见了一面而已。”

    “见面,是要打算协商联手吗。”

    皇泉释然,听说不是有敌人靠近,也就放下了戒备。随后她又若有所思的问:“不知摘星使大人,以为他们联手的可能有多少?”

    “一成吧?反正不乐观。”

    张信从容自负的笑着:“可其实都无所谓,无论他们联不联手,这座药园,都已是本座囊中之物。”

    他其实还蛮期待,这些人选在这里跟他开战的。

    换在其他的地方,他虽自信可以碾压任何一位超天柱。可如果这几个人选再联手的话,还是比较麻烦的。

    不过在这里不同,有这座大五雷阵助力,他甚至有办法全灭对手。

    说不定他这次,又可创造一个传奇

    而皇泉闻言则是苦笑,她现在对张信的风格,已经适应了不少。

    可随后她又神色微动,惊疑不定的再次看着张信。

    她听出张信的语中,含着无比的自信。可皇泉一时不能辨认,这个家伙到底是真有这能力,还是单纯的狂妄自大?

    与张信相处日久,她发现自己,越来越难将张信的话,当成狂言乱语了。

    不知为何,皇泉她心中突然生出了一股期待感。希望那些超天柱之间的联手协议,能够顺利达成,自己可以看看张信,是真有这样的实力,还是大言不惭,信口开河。

    ※※※※

    第二日清晨,皇泉明显感觉到周围的十几只猎团,除了寥寥几家之外,其余绝大多数,都在不约而同的向他们靠近。

    这使阵内所有人的精神,顿时紧绷。药园之内的气氛,也无比的压抑紧张。

    似乎此刻,只需一点点火星,就可能导致一场大战。

    可皇泉却发现张信,竟连一点紧张都没有。这位竟然还顶着压力,催迫着众人,继续往药园的方向,扩展灵阵。

    而日月玄宗诸人的举动,也明显将那十几家猎团激怒。皇泉遥目望去,发现这些修士的目中,都莫不蕴育怒火。

    可就在皇泉认定这一场大战,已经难以幸免的时候。在当天的夜里,周围各家非但没有动手,反而有两位超天柱,率先从此处离去。随后的十几家,也待不下去,陆续撤走。

    此景让日月玄宗众人心神大为放松之余,又不禁心神振奋。而六位灵奴的脸上,更是泛起了潮红。

    这十几家猎团的撤走,意味着那药园,那些蜂蜜与蜂王浆的归属,已经尘埃落定。

    而以此处的丰厚收获,已足可让他们摆脱灵奴的身份!

    此时任何的言语,都难以形容他们心中惊喜之万一。

    需知在临来之前,他们甚至都已抱死志。是想着做个灵奴苟且求生,倒不如舍去性命,为宗门略效绵薄之力,以赎前罪。

    六人中也没有一人认为自己,有生还的可能,更不以为他们,能够取得换取自己自由的奇珍异宝。

    可此时他们,却只差一步,就可将那药园里的诸多天材地宝,纳入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