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节 风云动
    第三百一十三章节风云动

    一步之遥看似已经无限接近成功,可是就这一步之遥也会起无尽的风波,也会出现意外,当三清等人全力反击之时,那怕是鸿钧道祖的算计再厉害,最终也无法毁灭他们,毕竟只要是生灵在生死之间都会暴发出所有的潜力,如此恐怖的暴发那怕是强如鸿钧道祖也得失败,也得白白浪费一番心血,至于说盘王,在他离开魔界的那一刻起,他的命运就已经定下了,身死魂消那是再正常不过。

    盘王虽然也算得上是一世枭雄,可是只有野心没有驾驭野心的能力,所以他就算能够风光一时,但最终依然会殒落,这是谁都无法改变的事实!

    无论是盘王分身的疯狂,还是三清等人的全力一搏,都让整个死亡战场因他们而掀起一场狂风暴雨,而这场狂风暴雨将席卷整个死亡战场,这一不是量变引动质变,而是牵而一发动之全身,他们心中的杀意引动了死亡战场之中那最原始的力量,所以整个死亡战场的诸多生灵都将被牵扯其中没有人可以例外。

    对于这一场风暴,刑天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也没有觉得有什么可悲,更不在意什么天意,他相信的只有力量,是的只有力量,只要有强大的力量,那一切阴谋诡计也好,危难险阻也罢都将被征服,不会给自己带来丝毫的阻碍!

    若说先前刑天还有想从死亡战场之中抽身撤退的念头,而在这一刻。他已经没有了这样的念头,修行之人若是妥协了一次,那就会有第二次。然后便是无尽的妥协,再也提不起半点的热血,失去了一颗勇往直前的心,最终心魔会将他死死地困住,而现在刑天则是挣脱了这心魔的力量,让他重新回归了自我!

    之前刑天还会去偷袭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可是现在若是刑天想要报复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便不会做出这样的手段。他会正大光明地给予人、阐两教致命的一击,让所有人知道是自己出手对付人、阐两教,不会有丝毫的遮掩。这便是心境之间转变所带来的影响,也是为什么那么多洪荒大能一直被困在瓶颈之上的原因,心魔,他们被困住的不是自身的资质。也不是诸多的资源。而是心魔,他们被自己的心魔给困住了。

    鸿钧道祖的疯狂又何尚不是一种心魔,太上老君等人的阴谋诡计同样也是一种心魔,只可惜他们这些人都没有发现这一点罢了,那怕是再有大智慧的人,他们都很难能够看清自身的问题,都会不由自主地陷入到当局者迷的情况之中,这是生灵本生的天性。无法改变的天性,只有看破这一切方才是真正的大智者。

    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喃喃自语地说道:“或许我真得需要来一场杀戮,一场痛痛快快的杀戮来解放自身心底之中那无尽的阴暗,一味地去控制、压制自身的心性那并不是智者所为,只有明悟自身方才是正途,忍字头上一把刀,现在便是我挥出这把刀的时候,无论是谁想要算计我刑天,那就要有被我刑天斩落下马的准备,无论是天道也好,鸿钧也罢,甚至是大道,只要敢于算计我刑天,那就要有被我刑天报复的准备,杀!杀!杀!”

    刑天一连说出了三个‘杀’字,每一个杀字落下都凝聚着我尽的杀意,当最后一个杀字落下之后,刑天身上那无尽的杀意被一扫而空,转而起之的则是平和,无尽的平和,而在这无尽的平和之中却是隐藏着让人为之恐惧的杀意。

    这平和与刑天自身的杀心相互地交融着,让刑天身上的气质开始发生脱变,让刑天整个人开始了另一种进化,看破心魔证得无上大道,刑天现在便有这样的潜力与机遇,只是最终能够走到什么程度那完全要看刑天自身的造化与努力,别人是无法帮助他的,在修行大道之上能够帮助自己的只有自己,别人的经验再好都只是镜花水月,属于自己的方才是最好的,也是最正确的道路!

    一直以来刑天都认为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大道,认为自己可以成就无上大道,现在他明白在这无上大道之前他还需要经历很多,他不是混沌神魔,没有那恐怖的实力,更何况就算是混沌神魔在大道之下都很身殒,更何况是自己!

    大道,在明悟自身之后,刑天对于自身有了一个更清晰的了解,对于天道与大道也有了一定的明悟,三千混沌神魔真得是死在盘古之手吗,盘古真向是被天道所毁灭吗?不,一切皆是出自大道之手,一切都是大道所在掌控着一切,大道不允许有力量凌驾于它之上,不允许有力量能够与他平等,如同天道不愿意被人控制一样,所以盘古得死,三千混沌神魔同样得死,而刑天也不例外!

    想通了这一切后,刑天冷笑道:“大道,我真得很想知道你用什么力量来阻挡我,我不是盘古,不是三千混沌神魔,我是刑天,任何力量阻挡我前进之路都得死,而这一切我便从现在开始起,杀戮也好,毁灭也罢,都无法影响到我刑天的意志,我刑天无惧一切!”

    越是在逆境之中越是要有一颗坚定不移的心,若是在逆境之中而软弱、退缩,那么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世,最终都难逃一死,这一点刑天十分清楚,所以他在等待着大战的降临,等待着背后黑手主动跳出来。

    当然盘王这等小鬼根本不值一提,或许在洪荒天地之中盘王能够算得上一号人物,但是在这死亡战场之中盘王也只不过是蝼蚁,刑天所等待的是死亡战场背后的黑手,他想知道这死亡战场究竟是何人所立。究竟是为什么所立,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秘密,弄不清这一切刑天很不甘心。现在机会来了,刑天自然想看个清楚。

    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只想到了搏命一击逃过鸿钧道祖的杀戮,把所有的事情都认为是鸿钧道祖所为,可是刑天却并不这么认为,死亡战场的气息不是鸿钧道祖所能够控制的,就连大道也难以控制死亡战场的一切!

    杀戮开始了,随着盘王分身的出手。人、阐两教弟子不断地有人被刺杀,那怕是有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镇压,可是依然无法改变两教弟子心中的恐慌。这些人不是在与凶兽搏杀之中死亡,而是被人偷袭刺杀而死,一个两个并不算什么,可是数十个人的倒下。自然让人、阐两教弟子忍受不住那随时身处危险的压力。

    若是一些心性坚定之人。他们是不会被这外力所动,可是为了在死亡战场之中掠夺利益,人、阐两教绝大多数弟子都是散修,他们的心性无法做到坚定,这样的人在绝境之下都难以抵挡那无形压力的刺激,怨气与恐惧合在一起让人、阐两教的处境十分不妙。

    盘王分身虽然没有太上老君、元始天尊那样强大的力量,可是想要抓到他孔型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若是他铁了心想躲避。那怕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也不能在短时间内抓到对方,只要一天抓不到对方。那就无法化解人、阐两教的危机。

    对于人、阐两教之危机,洪荒诸多大能都看到了,也都为之震骇,没有等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去求援,所有人都尽可能地出手相助,毕竟他们都不希望看到人、阐两教的惨局发生在自己门下弟子的身上,所以他们都愿意出力相助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抓搏暗中的敌人,清理到这样的威胁!

    就在众人将精力放在盘王分身之上时,意外终于发生了,整个死亡战场之中散发着浓裂的魔气,强大的魔气在侵蚀着诸多的凶兽,让一些凶兽发生了变异,成为了一只只实力恐怖的魔兽,凶兽疯狂、凶狠,可是魔兽要比凶兽还要恐怖,因为他们没有智慧,对于一切生灵都有一种本能的毁灭,这魔兽一出,整个死亡战场之上蒙上了一屈阴影,又一场风暴兴起,无数的生灵遭受到了灭顶之灾。

    魔兽不仅仅是对进入死亡战场之中的诸天万界的大能出击,那些生活在死亡战场之中的凶兽也是他们所攻击的对象,乱,当魔兽出现之时,一下子整个死亡战场都乱成了一片,无数的凶兽再也不安生了,这死亡战场之中变得是处处危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遇上一群疯狂的凶兽,或者是一群凶残的魔兽。

    死亡,则是成了这个世界的主旋律,无论是诸天万界而来的诸多大能,还是这死亡战场之中生活的凶兽,死亡无时无刻不在上演着,武族基地虽然有着强大的防御,可是就算如此在面对已经疯狂的凶兽与魔兽时,武族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伤亡。

    虽然说在整个洪荒势力之中,武族的损伤那是最少的,可是再怎么少,刑天都不愿意看到武族出现伤亡,可是他却无法改变这一切,因为这死亡战场的规则正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一股无形的黑暗魔力在改变着整个死亡战场。

    远古的神魔气息,在这死亡战场之中刑天感受到了远古神魔的气息,那恐怖的气息让刑天都为之震骇,而这一道道气息却是有如狂潮一样在涌现着,仅仅只是一开始便让刑天为之震骇,因为一开始便有数以万道的远古神魔的气息出现,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远古神魔气息更是多得惊人,让刑天都一时间无法算出这死亡战场之中究竟有多少远古神魔的气息。

    每一道远古神魔的气息都代表着一种大道,一种属于远古神魔的大道,这是一场死亡的风暴,同样也是不场机遇的风暴,就看你能不能掌握这一场风暴了。

    看到那无尽的远古神魔气息出现时,刑天的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整个武族大军都为之凝重,他们皆都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仅仅只是一场风暴便引发了这样惊人的剧变,让刑天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处理好。

    远古神魔的气息,那不是刑天之前在洪荒天地之中所接触到的混沌神魔,对于远古神魔来说远比混沌神魔要凶残,要恐怖,那怕是刑天在这样的气势之下都为之恐惧,由此可见这远古神魔的凶残和程度,刑天默默地暗忖道:“该来的终于要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