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九十九章 南下(八)
    云中之北,塞外之南。

    皑皑白雪,笼罩群山。雪原之上,执必家青狼骑大营,在寒风中,似乎在瑟瑟发抖一般。

    连往日能鼓起执必部治下,数万草原健儿无穷血气和杀性的执必家青狼大旗,这个时候似乎都褪去了颜色,在寒风中有气无力的摆动。

    虽然又是一场大雪,覆盖了原来战场痕迹。但是那面甲上带着愤怒金刚像的汉将剽悍身姿,仍然死死的笼罩在万千青狼骑胸口,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

    连场惨败,而且败得那么不堪。那汉将在数千青狼骑大军面前耀武扬威,斩杀过百狼骑之后,还让他就这样安然离去!

    执必家青狼骑一直不曾轻动,这几年屡次入寇汉地,都是执必家下属各部贵人拼凑出来的兵马,由执必落落统帅。搅得马邑郡雁门郡等地不得安宁。

    而执必家直属青狼骑就自高自大的以为,一旦他们出动,这马邑郡和雁门郡两地汉人,还不得望风而降才对?只不过执必家直属青狼骑,过去这些年拼得实在太辛苦,好歹阿史那家在临近汉地的地方划了富庶的牧场,让他们迁徙过来享几天福喘口气,他们也暂时就懒得动弹而已。

    结果冬日出兵,却是这么个结果!

    奇寒的天气,连番的败报,将执必家直属青狼骑虚骄的士气打消了一大半还多。几乎就要跌到谷底了。徐乐去后,就赶紧收拾战场,救治伤患。结果在死马堆下,扒出了被压得只剩下半条命,浑身都是冻伤的可尔奴,这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寒风凛冽之中,这些青狼骑再没有人大模大样的缩在地窝子里闲聊避寒。要不就涌上寨墙警戒值守,看着白茫茫的远处,一个个眼睛生疼。

    要不就是守着自己的坐骑,披上甲胄,不管人马都在寒风中瑟瑟发抖,随时等着汉军再从风雪中杀出,大家再赶紧上马迎敌。

    原来那种懈怠气氛,一扫而空。但整个军心士气,都阴郁紧张了起来。谁也不知道下一步该怎样走,谁也不知道接踵而来的,是不是汉军一次凶猛过一次的重击!

    在外间军心士气低沉如此的情形之下,执必贺还是坐在自己儿子榻边,照料着执必思力。

    不知道是年轻生命力旺盛,还是那些乱七八糟融合胡汉的医士药草起了作用。执必思力脸上的潮红已退,就这样沉沉睡去,痛楚之色也减轻了很多。只是在睡梦中不时还低低惊呼一两声,似乎还在噩梦中挣扎,一次又一次的经历壬午寨下的那场惨败。

    身体上的伤势,还有办法治疗。更何况也许是徐乐收拾执必思力收拾得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只不过随手将他丢下断崖而已,只是些磕磕碰碰硬伤。但这心理上的创痕,却只有靠执必思力自己挺过去了。

    也许,还需要那个徐乐的头颅!

    执必贺一直守在自己儿子身边,安静得仿佛如一尊雕塑一般。

    在他身边,只有掇吉守着。这位老军奴,脸上满是沉重的忧色。但却不敢催促执必贺,只能垂首站在一旁,连呼吸都控制住,不敢太过大声,惊扰了执必贺。

    不知道过了多久,有如雕塑一般的执必贺才突然轻声问道:“失巴力呢?”

    掇吉轻声回答:“失巴力去看可尔奴了。”

    执必贺点点头,又摇摇头:“可尔奴啊,看起来也就这么回事。这骨子里还是有点软,不像失巴力,更不像拔卡…………后继乏人啊…………”

    执必贺提到了拔卡,让掇吉嗓子一下梗了一下,眼睛骤然一阵湿热,却被他强忍下来了。

    当年跟随在执必贺身边的老军奴,逐渐凋零,近几年来,就他们三人而已。拔卡这个沉默寡言的老弟兄,一个照面就被那徐乐阵斩,这个场景,掇吉觉得自己这辈子都不见得能忘掉了。

    听到执必贺语声有些悲凉,掇吉强忍着情绪解劝道:“老汗,少汗只是还缺些历练而已。经历此次之后,当能担起执必部重任来,老汗尽管放心就是。就算是失巴力,这次教训之后,想必也该有点长进。”

    执必贺嘿的笑了一声,又问了一句:“军心士气如何?”

    掇吉沉默,不知道该如何说才好。难道能说现在军心动摇,骄傲的青狼骑已经都绷紧了神经,生怕徐乐在风雪中又冲杀出来?就算出去巡哨,原来十余骑就能撒出十几二十里。现在没有两个百人队,青狼骑都不敢出营?就算是出营,不过三四里就匆匆回返,再不敢多向南深入一点?

    现在全军上下,都等着执必贺说出一句撤军的话。纵然撤军途中,这数千挨饿受冻的军奴民夫,几千上万好容易拼凑起来的转运物资的牲口,只怕在路上就得丢下一大半。欠着阿史那家的那么多军资粮秣器械,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还上。

    但丢掉这些执必家的青狼骑,执必部就再难在阿史那家之下立足于八王帐之中!

    掇吉如此,执必贺也不追问下去了。按着膝盖,从榻边站起。

    膝盖关节发出咯咯响声,如一辆已然老旧失灵的车子。

    执必贺轻声道:“给某披甲。”

    掇吉浑身一震。

    已经多少年了,执必家老汗未曾披甲在身?一名汉家小将,就将执必家老汗逼迫到了这等地步!

    掇吉上前一步,解劝了一声:“老汗,真的还要打下去么?等刘武周上来…………”

    执必贺冷冷道:“某就是要等刘武周上来!”

    掇吉不知所以,只是看着执必贺。执必贺也懒得向他解释为什么就要等刘武周上来,只是摆手让他去取甲胄。

    “一旦退军,执必家就算还保有青狼骑大部,但威望就全然垮塌!执必家压服治下部族,得阿史那家重用。靠的不是这上万青狼骑,而是执必家狼旗一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所过之处,尽皆屠灭!今时今日,执必家一步也退不得,哪怕我们父子,全都葬身在此间!”

    烽燧之中,执必贺的声音冷冷回荡,在空气中似乎都带出了杀伐的金属碰撞之声!

    掇吉躬身领命而去,去取执必贺的甲胄。

    执必贺踱到箭孔之前,想撩开帘子向南而望,最终还是忍住。

    刘武周啊刘武周,但愿你还是我认得的那个刘武周!如此局势,你就甘心在此间和我执必家拼个同归于尽不成?

    你可不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