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二章节 魔现
    第三百一十二章节魔现

    大义失荆州,太上老君他们还是小看了鸿钧道祖的狠毒,小看了鸿钧道祖的阴险,根本没有想到鸿钧道祖会直接出手封锁掉死亡战场的传送法阵,让他们无法离开死亡战场,让他们无法干涉洪荒的巨变。

    虽然说鸿钧道祖这么做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可是付出再多的代价都是值得地,因为可以将他们这些洪荒之中的所有大能都给封印在死亡战场之中,可以很轻松地来处理洪荒天地的一切,可以洗掉他们留在洪荒天地之中的一切印记!

    “混蛋,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天道与后土祖巫,你们都在干什么?”太上老君疯狂地呐喊着,再也没有了原先那平淡的样子,他整个人都变得无比狂暴,若是鸿钧道祖真在借机洗掉他们这些人留在洪荒天地之中的印记,那么损失最大的无疑将是太上老君,谁让他是人教教主,若是他留在人族的印记被清洗掉,那么他这人教教主再也无法独霸人族的气运,等待他的结果那是可想而知的了。

    在这一刻动怒的不仅仅是太上老君,元始天尊、准提等一众人都为之疯狂了,他们都感受到了洪荒天地的剧变,感受到了鸿钧道祖的狠毒用心,他们都在为自己的未来而担忧,那准提与接引二圣更是无比的悔恨,他们好不容易看到了能够让西方大兴的机会,却没有想到一转眼间便发生了这惊人的转变。这样的结果让他们难以接受。

    还有必要再冒险组织力量向死亡战场的深处去探索吗?还有必要去寻找那传说中的可以随意离开的传送法阵吗?一瞬间,所有人都为之死心了,在这样的情况一发生时。他们瞬息之间仿佛是被抽去了所有的力量,整个人都软了下来,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心血被完全毁灭,自己所辛苦建立起的力量被毁灭。

    怎么办?三清、女娲娘娘、准提、接引二圣,还有玄冥祖巫、后土祖巫以及天庭等等诸多大能都为之失神,都不知所措,不知该如何来面对这一场突发的事件。

    不仅仅是他们如此失神、惊骇。那盘王的分身此刻也无比的恐惧,他一瞬间也与本尊失去了联系,这让盘王的分身如何能不恐惧。他担心自己的本尊被干掉,那样他的下场可就不妙了,这一刻他心中那种种的算计都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盘王的分身如此恐惧,可是对于盘王的本尊而言却没有为这突然的变化而恐惧。想反他正无比的兴奋着。当死亡战场的传送法阵被封印之后,整个洪荒天地再也没有人能够挡得住他了,他将主宰这个世界不再是梦想了,这样的剧变让盘王本尊更加疯狂起来,更加是肆无忌惮,那无支祁也为这兴奋,人族的处境则是变得异常危险。

    刑天是所有人中最平淡的,虽然他也知道了洪荒天地的剧变。知道了死亡战场的传送法阵被鸿钧道祖给封印了,可是刑天并不担心。先不说他有内世界,可以与分身相连,就算是内世界无法传送,刑天还有那强大的空间神殿,只要刑天肯下狠心,付出一点点的代价,想要离开这死亡战场并非什么难事。

    先前刑天还在为那无形的压力与危机而担忧,可是当死亡战场的传送法阵被封印之后,突然间刑天仿佛是想通了一样,整个人则是又放松了下来,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只有千日作贼的,却没有千日防贼的,想要自保唯有提高自身的实力,只有自身有强大的力量方才是正途,躲避永远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刑天冷笑一声说道:“好一个鸿钧,真是好手段,不过该来的总结要来,这一次我倒想要看看你究竟玩得是什么花样,你还有什么本事没有用出来!若是你真得将盘王那一群混蛋给放出来,三清与准提他们要倒霉了,我也想看看你最后如何来收场!”

    虽然刑天对太上老君的那番话很不以为然,可是在鸿钧道祖动手之后,刑天则不再这么看待了,仅仅只是鸿钧道祖一人,是不可能对洪荒天地造成巨大的改变,毕竟天道也不是吃素的,鸿钧道祖真得想要成事,那一定有人相助,而盘王则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虽然说盘王与鸿钧道祖之间也有着深仇大恨,可是以鸿钧道祖的为人,再大的仇恨都没有自身利益来得重要,只要对他有利,他可以做任何的事情,要不然他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对洪荒诸多大能下杀手,非要把大家往绝路上逼!

    现在刑天还没有得到盘王出手的消息,不过刑天相信若鸿钧道祖真得将盘王给放了出来,那么用不了多久对方便会有所行动,洪荒武族之中有自己的分身在,刑天并不担心会有什么问题,至于这方死亡战场世界刑天却不敢掉以轻心,他总是觉得这死亡战场之中有些不对劲,可是一直他都没有发现究竟什么地方不对劲,所以他必须要小心谨慎。

    不过该做的刑天都已经做了,现在他不需要去搜索,那只会打草惊蛇,他需要的仅仅只是等待,刑天相信洪荒的剧变一经传开,那隐藏在暗中的黑手绝对会主动跳出来,那个时候刑天便能够知道一切,所以他很平静,没有为洪荒之变而失神。

    刑天可以忍得住,可是有些人忍不住,那怕是强如截教的通天教主也无法忍耐,整个死亡战场之中若是能够与刑天一样沉得住气的也只有巫族了,毕竟巫族他们有后土祖巫做为依靠,实在不行他们可以舍弃洪荒大地的一切,将所有力量撤到地府之中,当然这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方才会这么做,总体而论。巫族也并不平静,只不过他们还能够忍耐得住,要比其他人要好的多罢了。

    “混蛋。我不能再忍耐下去了,我必须要想办法离开这死亡战场,要不然只有死路一条,刑天那混蛋是无法指望,现在只能对太上老君他们下手,逼这些混蛋主动向死亡战场的深处探索,那怕是传送法阵被封印了。只要找到离开的传送法阵依然还有一线生机!”盘王分身千思万想之下最终还是做出了主动出击的打算。

    当然,盘王分身也知道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自己将会面对什么样的风险,可是他没得选择。只要他想生存下去,那就必须得这么做,要不然只有死路一条。

    盘王能够成为魔王,那自然是一个心狠手辣。做事干净利落之人。在做出决定之后,盘王便不会犹豫,他对付不了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这样的圣人,可是对付人、阐两教门下弟子还是能够做到的,他所需要做的仅仅只是一步一步逼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去探索这死亡战场的深处,去寻找那离开的传送法阵,所以他并不需要正面与之为敌。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什么难事,只要逼得人、阐两教弟子人人自危。逼得他们迫切地想离开死亡战场这个地方,那一切就成功了。怎么办方才能够让自己的想法得以实现,很简单暗杀,盘王只需要去暗中刺杀那些人、阐两教的普通弟子便可以了。

    当盘王做出决定之后,人、阐两教弟子可是倒霉大了,在短短的时间之内便有数十人身死,被人给暗中刺杀了,出了这样的事情,让原本焦头烂额的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更是火冒三丈,洪荒的剧变已经让他们无比的担忧,现在又有人对自己门下弟子出手,这让他们如何能不愤怒,找到对方,杀死他方才能够以消心头之恨。

    不查不要紧,一查吓一跳,当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仔细查看门下弟子的伤痕时,他们的心再次为之惊骇,魔气,在这些身死的弟子身上有着强烈的魔气,是魔族之人下手的,对方终于忍耐不住要发动全面攻击了。

    洪荒之中的剧变与死亡战场之中的暗杀配合,看来对方是真得想要清除自己留在洪荒天地之中的所有印记,要彻底将他们从洪荒之中清理掉,一想到这里,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心情便无比的沉重起来。

    元始天尊急声说道:“大师兄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那群地老鼠终于忍不住要对我们对手了,若是我们不能够找到解决的办法,只怕用不了多久门下弟子便会崩溃?”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们都小看了那一位的狠心,小看了对方的算计,现在我们已经是无路可退了,只能舍命一搏,先联合所有人,一起动手找到暗中的老鼠,干掉这隐患,然后全力向死亡战场的深处进军,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离开的传送法阵,只要能够找到离开的传送法阵,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元始天尊皱起了眉头说道:“大师兄,洪荒那边的传送法阵已经被封印了,我们就算找到了传送法阵,只怕也没有用处,以鸿钧道祖的实力,我们人、阐两教留在洪荒之中那点力量根本破不开那强大的封印之力!”

    太上老君不以为然地说道:“仅凭我们二人的力量自然是破不开封印,可是我们联合所有人的力量那怕是鸿钧道祖也不是没有一战的可能,只要他们不想死,那就得与我们联手一搏,更何况,你不要忘记了我们还有刑天这个杀手锏,他可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我相信他有强大的底牌,要不然他不会那么狂妄,更何况地府之中还有后土祖巫的存在,她也不是一个剩油的灯,她是不会坐视着巫族毁灭而不理不睬的!”

    联合所有人的力量,不得不说太上老君的想法是疯狂的,不过这也是他们眼下唯一的办法,所有人都不清楚鸿钧道祖那封印会持续多久,谁都会担心洪荒之中的变化,担心自己老窝的安危,这便是他们唯一的机会!

    忍无可忍无须再忍,太上老君是无法再忍耐下去了,再忍下去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想要反抗,那怕是再危险,他都要舍命一搏,因为他已经没得选择,他已经被鸿钧道祖给逼到绝路之上,对方摆明了车马要对自己行那最后的一击,要彻底毁灭自己,要将所有死亡战场之中的诸多大能给干掉,一统整个洪荒天地,现在对方只离成功只有一步之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