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73章 魔神杜克的传说
    石柱内里就是传送门本身,发出绿色与黑色的光芒,充盈着能量。

    对于安东尼达斯等法师来说,它还是一个大漩涡,在大片的空间中散发着能量与一些奇怪的感觉。

    “我能感觉到门在延伸,深深地嵌进大地,吞噬着地下魔网中的能量。”安东尼达斯提醒着洛萨。

    有超过一万兽人在门前集结,但他们似乎并不知道该做什么。

    他们不再是以氏族为单位,或许是连续的战败以及大酋长的被俘,让他们失去了彼此的信任。他们已经不再信任彼此,而是变成以家庭或狩猎小队为单位。

    这不是一支军队,而是一大堆小队。

    “我们的补给不多,准备进攻!全力消灭他们。”洛萨没有犹豫,打算直接压上整个前军,简单暴力地消灭这些兽人。

    “哟,安度因,等等。”杜克突然叫停了洛萨。

    “嗯?”作为一个统帅,自己的决定被麾下叫停,这原本是件很没面子的事。杜克不同,杜克跟洛萨是绝对的过命交情。洛萨并没有介怀。

    杜克走到洛萨身边,悄悄地耳语:“发现没有,洛丹伦这次很没面子。”

    “那又怎样?”洛萨是个比较纯粹的武人,他并不太擅长这种政治上的东西。

    “我们的补给减少了。不是补给线太长的关系。”洛丹伦人减少了对前线的补给,理由是补给线太长,听上去好像没毛病,因为位于北部大陆北面的洛丹伦,在距离上,除了最远的奎尔萨拉斯之外,没其他国家比他更远。

    归根结底,是因为捞不到好处,又失了面子,泰瑞纳斯整个人都不好了。

    结果变成了攻向黑暗之门的大军,补给很多是由满目疮痍的暴风王国来承担。哪怕在收复暴风王国领地之后,杜克已经第一时间在用水泥修路,修出一条从暴风城出发,从西往东贯穿整个艾尔文森林的大马路,依然有很多问题。

    因为赤嵴山是新近收复的,剩下的从赤嵴山穿过悲伤沼泽到诅咒之地,这段路的路况依然是要人命级别的。赤嵴山是山多路窄。悲伤沼泽是烂路一条,一不小心就车轮陷在土里出不来。

    洛萨皱着眉,品味着杜克的话。

    “你觉得怎样打最好?”

    “查玛士公爵前阵子不是在闲聊的时候提起,为什么不让一些兽人去挖矿吗?”

    众所周知,查玛士公爵是泰瑞纳斯王的心腹,他的意见,实则也是泰瑞纳斯的意思。泰瑞纳斯国王不好意思说出口的,全部交给他来试探各国的口风。

    这一世,史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原本的史当中,一方面洛丹伦没有那么血亏,联盟抓到很多很多兽人俘虏,泰瑞纳斯为了拖垮其他盟国,提出了在各国设立兽人监禁所的提议。

    由于杜克的掺和,洛丹伦变相亏大了。企图争军功的时候是很爽,回头损失的人口却让泰瑞纳斯这个狗大户都觉得肉痛。

    黑石塔一战,洛丹伦人死伤6万多人。可以预见,在未来的几年内,领地内很多田地将会无人耕种,更不要说原本就高危的矿工等行业。

    泰瑞纳斯动了歪心思,是不是来点兽人当矿工?

    再不行,来多点兽人俘虏,拉去洛丹伦各地游街,也可以平息民愤啊!

    洛萨是个高尚的人,他很反感屠杀俘虏和妇女,哪怕是犯下屠杀罪行的兽人。对于拉兽人去当矿工,洛萨却没什么抵触。

    而且已经一次又一次证明,杜克的前瞻性远在他和莱恩之上。洛萨笑了:“那,这一战你来?”

    “我来就我来!”杜克答应之后,对麦格尼招了招手:“麦格尼,干活了!”

    “好咧!”看着麦格尼挪着矮人特有的大屁屁,真是屁颠屁颠地赶去杜克身边,联盟大佬们都是有点儿无语。

    话说联盟统帅是有权命令那些写作上将,读作国王的大佬。那也只是纸面上,你堂堂一个国王,还那么听话,真是……

    麦格尼可不管那么多。

    杜克传授给他的闪电战奥义,让矮人在决战当中大大地长了脸。

    你们人类不是老吹嘘人类才是联盟主力吗?

    最后一战发动突袭,力挽狂澜的是谁?

    矮人坦克军团。

    杀伤最多兽人的又是谁?

    还是矮人坦克军团!

    现在看到那些人类土鳖望着坦克军团的闪电旗露出艳羡的目光,麦格尼甭提多有自豪感了。唯一让他郁闷的就是,为毛请杜克画坦克军团的战旗时,图案是一只背后有闪电符号的……树懒?

    “矮人不是老被嘲讽小短腿吗?现在只要开着坦克,挂着公认动作缓慢的树懒旗超车,谁还敢笑话你们矮人跑步慢?”

    道理是这个道理,总觉得有点不够威武。

    算了,不管了。黑石塔一战,【闪电】坦克军团击杀超过15万兽人,这种丰功伟绩,足够爱吹牛的矮人在酒馆里吹嘘上千儿八百年。

    然后,大炮一声巨响,坦克闪亮登场。

    坐在最前方的坦克顶盖上,杜克左右手都抱着妞,让一面巨大的蓝色幻影暴风旗投影在坦克上。

    一模一样的马库斯大公爵的暴风旗。

    它曾经插在暴风城上,让十万兽人葬身火海。

    它曾经插在南海镇上,让十万兽人困死滩头。

    它曾经插在银月城外,让十万部落不敢前进。

    它同样曾经在灼热峡谷一战里,悬浮于蒸汽坦克群上,见证十几万兽人死于那场毁天灭地似的炮击。

    它就是部落的噩梦,它象征着人类的死神杜克*马库斯!

    仅仅是这面旗帜的出现,就让上万兽人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发出筛糠似的颤抖。

    杜克的声音经过魔法扩音,在整个战场上响起,那是以兽人语做出的广播。

    “我是暴风大公爵杜克*马库斯,我最后一次宣布,所有兽人,投降不杀。否则……哭吧!喊吧!然后去死吧哈哈哈哈!”

    霸气四溢的邪恶宣言,充满着狂傲与恐怖,如果没有杜克的实绩,这只是疯狗的乱吠。但这可是那个杜克*马库斯的宣言啊!

    一个,两个……无数个。

    兽人们乒乒乓乓地丢下了自己的武器,如同朝圣一般朝着杜克跪下,低下了他们曾以为绝不低下的高傲头颅,匍匐在地上。

    许多年后,每一年的那一天,依然有无数老兽人回忆起被大魔神杜克支配整个战场的恐怖,以及在魔神杜克面前毫无办法、只能束手就擒的耻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