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一章 不自量力
    “这是毒?”

    望着几十里外的景象,神元天子龙道衍眉头已不自禁的紧皱。

    而此时在他的身后,所有无上玄宗的门人,都是一阵沉默。

    甚至整个药园外围,都处在沉寂状态。

    “这就是他们的依仗?”

    在另一个方向,万象宗的量天守,眼神凝重:“竟然有绝顶的毒师,我还真是小看了他们~”

    因大雾遮蔽之故,灵域之外,很难探知灵域深处的情景,尤其是准神级与神级。所以理论而言,日月玄宗的人在进入之前,是绝不可能知道这些天王蜂群。

    所以也只有一个可能,这些毒是日月玄宗之人,临时调配而成。

    “你们注意到没有,周围那些草木,连半点损伤都没有。”

    “也就是说,这些毒可以在不损伤药园里面那些花草的情况下,灭杀天王蜂群?”

    “量师兄,我猜测这配毒之人,很可能就是张信本人。你看刚才他身边那些人的表情,还有月无极,也明显是不知情的”

    “我知道!”

    量天守苦笑,随后头疼的揉着额心:“这次可真麻烦了,看来是先机已失。”

    无独有偶,立在药园南面一百二十里一处山崖上的昭玄机,也是一声叹息:“果然,这阵不是针对那些天王蜂群,而是我等。”

    “这就棘手了!日月玄宗是地主,他们有的是时间等待。”

    在昭玄机的身侧,有一紫袍男子,面上神色莫测:“如今就不知,这位的实力,究竟如何”

    “他的实力么?应该很不俗,只以灵术造诣论,确实是已达到超天柱了。你可望见刚才他周围的动静?那可能是超规模杀伤的雷法‘绝灭雷海’。那应该是他预备的手段,这次即便没有毒,他们也一样可安然无恙。”

    说到这里,昭玄机却又眯起了眼:“不过有机会的,还是要试试,得看看这位的实力,到底到了什么境地。还有他的手中,到底有着什么样的神宝!”

    而此刻的紫薇天女林紫若,则是神色疑惑,樱唇轻吐:“神宝?”

    ※※※※

    而就在所有在场天柱,或震惊,或苦恼,或叹息的时候。在灵居之外的那些天王蜂,也在持续的跌落,只短短不到一刻时间,这气势庞大的天王蜂群,就已全军覆没。

    就连那五只雄蜂亦不例外,只是比其他的兵蜂,多支撑了一段什么。它们的身体,也在不断的溃烂。可尽管十五级的雄蜂,生命力无比强大,也有着夸张的自愈能力。可在基因崩解之后,依旧无法阻住**的溃烂。

    “好快!”

    张信见得此景,也吃了一惊,而当最后的那只雄蜂,也终于从空中跌下之后,他也就很放心的,将袖中的‘九霄雷印’收起。也将自己准备就绪的雷法,导引散去,以免反噬自身。

    “真没想到,若儿你的这杀虫剂,原来是这么厉害。”

    “没有啦!真正起作用的,其实是第二波的药物的喵。只是到现在,才发挥作用而已。”

    叶若得张信称赞,开心不已:“倒是主人刚才准备的雷法,感觉好危险的样子,这是主人预备的手段吗?”

    “这是秘传阶的超规模杀伤雷法‘绝灭雷海’!借助这里的法阵,还有我的赤霄雷神,应该能在一击之内,将这些蜂群灭杀七成。”

    张信的唇角微挑:“不过还是没你的杀虫剂好用。”

    “超杀伤雷法?”

    叶若听到这里,不禁神色微动:“我之前听主人说,超大型的杀伤灵术,是超天柱的门槛?这种灵术很难施展么?还有主人你,现在也是超天柱吗?”

    “确实是很困难,要施展任意一门超大型的杀伤灵术,不但需要使用者对灵术的理解,要达到一个极高的层次,更需自身战境,修至六层以上。此外还要将一门无上阶的初级功法,推升到圆满境界,并且综合灵能属性,也要达到二十。”

    张信说完,就又眼神轻蔑的,扫了远处一眼:“再或者,就是凭借神宝的助力。”

    “无上阶的初级功法,六层战境?无上阶的初级功法圆满,综合灵能属性二十?”

    叶若复述到这里时,终于反应过来:“那也就是说,早在很久之前,主人应该就已掌握了风系的超杀伤灵术。这么说来,小半年前的主人,就已经是超天柱了?”

    “是啊!”

    张信闻言失笑:“我有前世的积累,又有若儿你的助力,若还连一些小屁孩都比不上,岂不是让人笑话?”

    “主人说的对!”

    叶若也猛点着头,她也感觉这几人,不可能是主人的对手。尽管有‘神宝’的干扰,她探查不到这几人的具体数据。

    “可主人为什么要布置这座五雷阵,而不是风系的法阵?主上的雷神,明明昨天才修成,太冒险了喵!”

    她知道张信掌握的超‘风神’,对风系灵术的加成作用,可以增幅至少七级的灵术等级。

    且如果是风,她能提供的助力更多。

    “可这个时候,还是雷法更好用.”

    张信说话之时,却用手再次握了握自己袖里的‘九霄雷印’。

    这件准神宝,之所以被命名为‘九霄’,与‘九霄雷神**’,可不仅仅只是巧合而已。

    “且我身边,不是刚好还有一个神雷天骄?”

    正说到这位,张信就见边上的月无极,正神色复杂的看着他。身躯藏在众人之后,似乎生恐他似的。

    张信不禁唇角微挑,毫无放过月无极之意:“今日之事,我会记录下来,完完整整转告宗门的。”

    月无极当即气息一变,语声阴冷:“我可不认为我违背了门规!之所以逃遁,是因你故弄玄虚,明明有应对这些天王蜂的方法,却秘而不宣。”

    “说的很有道理。”

    张信轻笑:“可你该解释的对象,不是本座,而是考功堂与擢贤堂。”

    “考功堂与擢贤堂?”

    月无极眼神不解,不该是戒律堂与刑法堂么?

    “没说你违背门规,可看来你这家伙判断力很有问题,也有在面临危机时,对同伴弃之不顾的嫌疑,并且对同伴缺乏信任。”

    张信侃侃而言:“本座之前就说过的吧?此间一切,在本座眼中,都是土鸡瓦狗。你看来是不肯信”

    月无极郁闷到快要吐血,同时心绪微沉。张信指责的最后一项,他根本无需理会。

    可前两项却很伤人,很可能导致月无极终此一生,都没法升入七十二道种之列。就更不用说上院首席与十天柱。

    考功堂与擢贤堂勘定道种排名,对这方面是极其看重。判断力的强弱,决定一位灵修,是否有资格指挥同门去战斗。而一个灵修对同伴的态度,绝定着此人是否能团结日月玄宗的门人,是否有着服人之能。

    思及此处,月无极不由眼中喷火,怒瞪张信:“你是故意的?”

    此时的他,已是恨不得将张信生吞。

    “故意?你还没这个资格。”

    张信冷哂:“有暗堂的那个家伙在前,本座又怎么能确定自己的谋划,不会被人给卖掉?”

    可其实这句话,他并非是对月无极解释,而是在场的诸人。

    皇泉与王**等人听闻之后,也确是眼现释然之意。说实话,他们对张信的秘而不宣,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不满的。

    可既然是为防泄密,那也在情理之中。

    月无极依然无言以对,最后是冷着脸,转身冲入到了一间灵居内。

    而此间诸人看这位的视线,无不都带着一丝疏远与寒意。

    魏周流更是微一摇头:“在下这一生,都不会再与他一同共事。”

    “无需理会!”

    张信则全不在意,他此时又把大袖一挥:“还是继续布阵吧。”

    可这一次,张信注定了难以如愿。他们才刚在大阵的外围,增加了七座小五雷阵。张信就心中有感,挑眉看向了前方。只见大约三里外,有一个红袍少年,正用饱含兴趣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认得这家伙,正是那无上玄宗的龙道衍。

    “数月之前,我那古师弟就是死在你的手中?”

    “古师弟?”

    张信先是不解,随后就想起,那应该是自己前次传送被干扰后,在另一灵域中斩杀的那位金冠少年。

    他随即回以一哂:“不止是你的古师弟,你们的两位天域上师,也曾伤在我的手中。”

    半年前的鹿野山之战,泰源带来的两个弟子,也在他招来陨石轰击之下重伤,险些就陨落在鹿野山下。

    龙道衍闻言呆了呆,随后才不怒反笑:“你这个人,果然是一如传言,目空一切,百无顾忌!”

    “目空一切,百无顾忌?这个我承认,只因这世间,并无让我狂刀正视之人,也没有能让我顾忌之事。”

    张信大袖一摆:“这些废话少说。你今日寻上门,是要与本座动手?”

    龙道衍闻言不答,只轻轻一叹:“还真是一个不自量力之人!”

    当他音落之刻,二人之间忽然土层翻卷,大地开裂。一道巨大的裂痕,骤然从其脚下,往张信所在之处蔓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