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85 芯
    平台已经完全敞开,然而,出现在眼前的却并非聚集地的物事,而是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一共十五名正式等级的巫师从下方跃出,头目“片翼骑士”的出场,更是让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别样的气息。在所有人争夺的最后,巫师们的登场显得格外醒目。为什么他们会从这个地方出来?不,我突然想到,也许“平”说的没错,聚集地中的确存在某些重要的东西,素体生命和末日真理教就是为此而来,但是,说素体生命的突袭是在末日真理教的辅助下,夺取人格保存装置和质转仪之类的重要物事,有可能并不那么正确。

    ——到头来,其实这五个素体生命才是佯攻吗?不,不完全都是佯攻,否则不必坚守在平台上,它们想做的,是为真正执行强夺行动的末日真理教巫师打开一条撤退的道路?

    在转瞬间的思维,并没有让我停止行动。不管末日真理教和素体生命的配合究竟是何种模样,它们的目标很有可能已经达成了。也就是说,如果目标真的是“人格保存装置”和“质转仪”,那么,这些东西此时就在末日真理教的一行人身上。

    不管这个平台究竟是“入口”还是“出口”,素体生命既然花了那么大的代价,让末日真理教从里面出来,那就一定意味着,只要离开平台,他们就有更大的把握直接进行撤退转移。“眼球”释放的飞弹再次覆盖上空,突进的守卫者们排兵布阵,齐齐开火,但是,这种程度的火力是奈何不了末日真理教这群人的。精英巫师换算成魔纹使者的等级,至少要在二级魔纹之上才能对抗。片翼骑士比之更强,不是十分擅长战斗的三级魔纹使者,大概几个照面就会落于下风。这一队巫师的精英化,让他们整体上拥有更高的神秘性,“眼球”无法释放主炮的现在,飞弹也好。常规的光束射线也好,即便真的拥有“伤害”他们的可能性,但是,不击中的话就是空谈。

    只要是正式等级的巫师,其移动能力可不是开玩笑的,防御能力超出“一般”的水准。之前夜鸦夸克无法直接突破那层防护罩就是证明,即便没有用上全力,但也完全没有放水的意思,就算只是“普通攻击”。也比那些飞弹和守护者远程武器的威力更大。

    如雨落下的攻击在平台周围就被拦截下来,淡淡的涟漪在遍布灰雾的空气中荡漾着,呈现出半透明的形状。果然,刚才被夜鸦夸克击破了一次防护罩后,就立刻提高了防御力吗?巫师们的法术既可以单独释放,也可以彼此联合释放,后者呈现出来的威力,自然不是个体释放时可以相提并论的。我觉得。如果面前这些正式等级的巫师联手释放防御法术,大概夜鸦夸克也不能在短时间内突破吧。防御力有了。之后是行动力,以及破坏力……

    我的感知锁定在片翼骑士身上,连锁判定扫描着他身上的每一寸细节。甲壳状的重装铠甲只在关节处留下缝隙,就连眼部也被墨镜般的材质覆盖着,隐约有红色的光点浮现,似乎察觉到了我的注视。而将注意力转移过来。其他的正式巫师和精英巫师都是他的手下,这一点已经确认无疑,这意味着,重要物品放在他身上的可能性更大。

    我并不害怕这个大家伙,他的登场的确威风凛凛。但是,覆盖全场的气势并不意味着,在实际战斗力上,也有碾压全场的优势。实际上,若非“眼球”的主炮还在调整阶段,这些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在刚爬上来后,就会立刻逃亡吧?那种超出一般临界兵器的威力,可不是区区的联合防御法术可以抵抗的。亦或者,这些巫师带来了临界兵器……?

    如此说来,之前那五名素体生命用以挡住“眼球”光束主炮的防御网,在效果上,的确有一点临界兵器的苗头。只是,此时已经损毁,也没有时间对残骸进行调查。

    注视观察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一瞬,所有的决定,都在这一瞬间完成。在聚集地的火力聚焦在平台上,打得大型防护罩涟漪阵阵的时候,夜鸦夸克已经从正式巫师之间穿过。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观测他们的动作,就像是在看视频慢放一样,精英巫师倒是可以完成更大幅度的动作,但也不足以拦截我们,唯独片翼骑士的目光,让人觉得他早已经有所防备。

    感觉,就像是早就知道我的速度惊人——是从“卡门”那里听说过“高川”的事情吗?

    转瞬即逝的想法闪过,夜鸦夸克的臂刃和片翼骑士抬起的手臂撞在一起,巨大的反作用力带着异常的酥麻感传来,就好似普通人打了他人之后,自己的手臂也阵阵发麻。可是,对夜鸦夸克的身体硬度来说,这可不是一般的感受。在片翼骑士的手臂上,一定附着有某种神秘,否则,仅仅是硬碰硬的力量,是不应该产生这种感觉的。

    我的感官搭载在夜鸦夸克身上,尤其清晰地感觉到,这只手臂已经“发软”了,无法和平时一样立刻接续下一步动作。酥麻感和作用力,就像是油和水一样分开了。酥麻感沿着手臂上行,而作用力,则和平时一样顺利卸下。夜鸦夸克接着这股力道,旋身抵达片翼骑士的侧身,另一只臂刃直插他的腋下。那里的细节,看上去像是关节缝隙。

    这一次,我们的速度更快,但片翼骑士还是及时反应过来了,虽然动作有些勉强,已经走形,却成功在被击中之前,偏转了那个部位。夜鸦夸克的臂刃刺在他的胸膛上,弧形表面的甲胄传来不一样的坚硬感——并非是击中某种坚硬物质的感觉,更像是,在切实击中之前,就已经碰上了十分油滑的东西,刃部的力量被转移了一大部分。

    随后,我看到被击中的甲胄部位。闪过一丝眼熟的涟漪,然后,呈现有微光表面呈现出龟裂的迹象。这一次,轮到片翼骑士扭转身体,做出反击了,他早在我行动的之后。就已经开始,只是,速度上的差距,让他必须承担一次攻击后才能完成反击动作。这本是劣势,然而,铠甲的效果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这些不足。

    是固化了护罩类法术吗?想法在我的脑海中闪烁着,毕竟,在交战的这短短时间里,其他巫师根本来不及为首领施加临时法术。巫师的法术多样化。保证了他们对战斗和生存环境的强大适应能力,相比起大多数神秘力量持有者,他们的能力更加全面,没有明显的弱点。要说有什么不足,大概就是,法术的施展时间普遍比超能更长,在力量释放的频率上处于劣势。不过,虽然没有亲眼看到过。但我早就觉得,巫师法术是有办法避开“吟唱时间”的。

    在很多想象力的作品中。对“法术”的描述,都有“固化法术”这样的类型。和即时释放的法术不同,这种法术拥有自动触发,有效期长的优点,当然,比通常临时释放法术时。所花费的代价更大,即便如此,的确可以避免“来不及释放法术”的情况。

    片翼骑士的铠甲固化了防御类的法术,这样的情况并没有什么好震惊的。毕竟,片翼骑士也是由巫师“晋升”而来的。在精英巫师的等级,都已经出现了和超能性质十分相似的“特有法术”,更高等级的片翼骑士,进一步减免法术的发动时间,呈现出固化法术的形态,也完全可以想象。

    虽然可以理解,也不会因此震惊,但是,当事实呈现时,所带来的麻烦并没有减小。夜鸦夸克的速攻很快,但片翼骑士也就慢了一步而已。周围的正式巫师还在转身,精英巫师已经出现施展发出的预兆,灰雾的流动异常惊人,就在这样呈现出强烈对比的慢镜头中,片翼骑士完成了标准的发力动作,以“普通”的速度摘下巨大的斩马刀劈砍而来。

    夜鸦夸克的手臂上蔓延的酥麻感还没有彻底褪去,效力之长,有点让人在意,不过,从一开始我就觉得,这并非是最初碰撞时反作用力的效果,更像是某种固化法术。也就是说,这个片翼骑士的身上,固化的法术可不止“防护罩”一个。

    斩马刀切开了空气,所过之处,灰雾也被明显斩成两半。还好,相对速度并不快——不,应该说,就算很快,夜鸦夸克也能“更加快”。仅仅是快速的攻击,对我们是无效的。在我的操控下,夜鸦夸克低头俯身,在斩马刀从头上划过的同时,猛然向前爆发了一步!

    “点火装置!”

    巨大的力量,一瞬间从细胞深处挤压出来。就像是从密封的罐子内部进行引爆,那股膨胀的,灼热的感觉,好似要连身体和感官一起融化了。本以为第二次使用,副作用的感觉会因为习惯而好上一些,但是,此时明显是比在旧厕所时还要强烈。这种“很强大,但是,是被压榨着”的感觉,让人心中有些不安,即便如此,我仍旧没有犹豫。

    试探已经结束了,已经确认敌人很强,所以,有了机会,就必须一锤定音。

    这样的念头,反馈到战斗本能中,我根本就没有思考,点火装置已经下意识开启,瞬间提升了数倍的爆发力。在我感知中的片翼骑士,动作宛如定格了一般。

    斩!

    手臂上的酥麻感,在澎湃的力量中恢复知觉。双手的臂刃自上而下,在片翼骑士的胸膛上切开“x”型的轨迹。在点火装置爆发的力量下,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想“是不是应该从铠甲的缝隙切入”这样的念头。燃烧的热力,将思维一起点燃了,感官上的暴走,反馈到夜鸦夸克身上,当我注意到的时候,攻击已经完成。

    片翼骑士的铠甲迸溅出大量半透明的碎片,那是防护罩法术崩溃的现象,然后,在被劈中的地方,两道深深地“x”型伤痕烙印下来。夜鸦夸克在斩击后,动作停顿了一下,它以结束动作半跪在地上,因为,我必须用尽全力。才能关闭点火装置。

    才这么一次斩击的时间,已经给我比第一次使用时更加深刻的透支感。

    我们和周遭的相对速度平衡起来,转眼间,正式巫师已经朝这边转来视线,而精英巫师的法术攻击已经完成了。把握最后一线时间,关闭了点火装置的夜鸦夸克。在可以观测到的攻击法术抵达前,就已经再度启动速掠。

    看似千钧一发的差距,在“相对快”的效果下无限延长,夜鸦夸克轻盈穿过巫师法术之间的缝隙,强大的神秘性,让精英巫师匆匆释放的法术,并没有太强力的效果。速度没有降低,就意味着,夜鸦夸克仍旧立于不败之地。在连锁判定的锁定中。我们挥舞着臂刃,将一路上的正式巫师拦腰斩成两半,又和其中一名精英巫师交错了一记,她勉强利用防御法术保住一条命,却被狠狠击飞出去。

    夜鸦夸克抓住她身后,由素体生命形成的“茧”,倏然间就抵达了平台的另一端。

    尽管战斗十分激烈,但是。速度和频率都不正常,所以。聚集地的攻击还没有过去。失去几名正式巫师的力量供给,笼罩平台的联合防御法术也有些摇摇欲坠,继而被精英巫师们支持下来。

    在我的感官搭载中,夜鸦夸克手中的“茧”传来古怪的波动,就好似女性怀孕时的胎动一样。受到了重创的素体生命正在恢复,这一点已经确认无疑。直觉告诉我。距离它们醒来的时间还有三十分钟。换句话说,只需要三十分钟,就可以从之前那破破烂烂的样子,恢复到可以战斗的水平,这种治愈速度真的十分惊人。

    “不要想着使用传送法术。”我对这些末日真理教巫师说到:“你们不会有这样的时间。”

    与此同时。在点火装置的爆发下,狠狠吃了一记的片翼骑士这才恢复活动,他所要忍受的痛苦和无力,让他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半跪着,撑住膝盖,以维持平衡。被切开的“x”状伤痕,激射出大量的灰雾,就好似蒸汽机被破坏了一般。他没有任由这些灰雾流逝,这些巫师所使用的灰雾,应该也和寻常的灰雾不一样,给人一种“种子”的感觉,只有利用这些“种子”才能更好地对寻常的灰雾进行转化。因此,每一点存储于自身的灰雾,对他们来说,都是十分重要的。

    片翼骑士用力吸气,从伤口处流出的灰雾,有一部分被他吸回头盔中,然而,仍旧有一部分混淆在周遭的灰雾中了。

    “高川?”片翼骑士第一次发出声音,和我想象的不一样,藏在全身重铠中的,并非是一个健壮的男性,而是一个拥有娇嫩嗓音的女性——有点幼小女孩的感觉。在精英巫师准备攻击的时候,她倏然抬手阻止了这些手下。

    看不到她的真面目,但是,她的声音,给我带来的感觉不怎么好,之前那狠狠的一击,如果对象是五大三粗的男人,就再爽气不过了。可是,这样的声音,真的让人无法想象,自己的对手究竟是怎样。就算再怎么杀伐果决,对象是一个幼女的话,可不是“提不起劲”这么简单。不过,声音并不代表真实年龄和外貌——正因为有这种认知,所以,我尽可能在脑海中抹杀了那些“形象和声音对比强烈”的糟糕形象。

    “你知道我?”我反问,虽然夜鸦夸克的脸就如同素体生命一样,宛如坚硬的雕塑,但是,意外地,可以在适应后传达“声音”,这种“声音”并非是用嘴巴说出来的,但的确可以传递出去。当然,和神秘常识中的心灵传感之类有些区别,因为,这个声音无法让语言不通者直接明白内容,有许多近似于正常对话的限制。

    “哼……”片翼骑士用鼻子沉沉吐气,声线变得瓮闷,“你知道这里有什么?如果你有想要的,不妨做个交易。否则,你就算可以挡住我们,也不可能从我们这里带走你想要的东西。”

    “交易?”我顿了顿,诸多权衡在脑海中闪过,“可以,我要人格保存装置,然后,我要你们带我一起离开这里。”平身受重伤,已经无法带路,若是不依靠末日真理教巫师的法术,说不定真的很难离开树管带。这些末日真理教巫师的行动明显蓄谋已久,进入和撤退都很有章程,他们的渠道要更加安全。

    “也就是说,要走就一起走?”片翼骑士点点头,爽快地说:“可以。”一边说着,一边伸出手掌,手甲宛如鳞片般张开,露出一枚指甲盖大小的芯片,这就是人格保存装置?我的印象中,有极为相似的东西,那是在最初的末日幻境终期前,与玛尔琼斯家的战斗中,曾经引发了间谍战的“神秘芯片”。在之后,因为那枚芯片所引发的异变,也猜测过它的实际功用,觉得那是“人格技术”的范畴。

    如今由片翼骑士呈现出来的“人格保存装置”,从外表上,简直就是当时那枚神秘芯片的“精致版”。在反光下,层层复杂的回路浮现于芯片表面,宛如神经一般,但是,反光稍微闪烁,表面又变回平常的状态。那种神秘的感觉,和最初看到过的“神秘芯片”如出一辙。

    “……你知道这东西?”片翼骑士似乎有些惊讶,也许是察觉到了我的情绪。我不由得谨慎起来,她的反应,有点儿像是“心灵感知”的范畴。

    我没有回答,她顿了顿,直接将芯片扔过来。在我接住的时候,也没有更多的动作。实际上,在夜鸦夸克的优势速度下,任何速度不足的偷袭都是无用的。严格来说,是大部分的偷袭,都会“慢上一步”。

    芯片在夜鸦夸克的手掌停留了一阵,然后在我的“收藏”意念下,夜鸦夸克的胸膛被它轻易撕开了,稍微有点“黏胶”的感觉,但里面本应该是心腔的地方,只余下一个空洞,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甚至可以看到一个小小的插口平台,出现在这个时候,就像是在暗示着:“将人格保存装置插上去。”

    有一种预见到此时的情况,专门留下这个接口的感觉。好似有一个眼睛,直觉穿透了时间和命运,定格在此时的自己身上。

    这种宛如错觉的感性并没有让我心生犹豫,因为,其实我也十分好奇,将人格保存装置搭载于夜鸦夸克身上之后,会产生怎样的情况。而且,如果不亲身尝试过,我也无法就这么直接对八景和咲夜使用,更甚者,根本就不知道除此之外的使用方法。

    无论如何,浅浅漂浮在脑海中的悸动,让我将这枚芯片,插入了心腔的接口中。

    一种极为特殊的,无法形容的感觉,从心脏处蔓延。平时没有注意到,也不太可能注意到,但是,将感官搭载于夜鸦夸克身上,打开心腔,看到空荡荡的空间时,格外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就像是,必须拥有的东西,不存在于它本该在的地方。这样的空虚感和不安感,在插入了芯片之后,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夜鸦夸克没有心脏,但是,此时已经存在了核“芯”。

    是的,有了“心”,感性的说法,就好似这样的感觉。

    将感官搭载于夜鸦夸克身上的我,也随之感受到一种奇特的充实感。之前因为启动“点火装置”而消耗的东西,似乎都在这一刻被补满了。那是一种,从灵魂到身体,所有的缝隙都被弥补的感觉。夜鸦夸克没有自我意识,却有灵性,所以,我觉得它一定也能感受到吧。

    它正在“进一步”地活过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