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87 非物质化
    为了避免排序上可能产生的麻烦,我刻意打乱了进入传送门的顺序,尽管如此,仍旧无法完全避免末日真理教在传送上动手脚的可能性。他们的法术是如何布置的,已经进行了怎样的调整,这些事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如果不是别无选择,我也不会借助身为敌人末日真理教的力量。比起在聚集地的老巢里应对整个聚集地的力量,目前的选择虽然危险而被动,但却让我觉得相对好一些。

    夜鸦夸克的飞翼就如同披风一样,包裹住我的原身和“平”,在钻入灰雾漩涡中的同时,展开了在阴影中穿梭的超能。灰雾漩涡当然不是阴影,传送门和阴影跳跃,在形态上区别极大的空间性质神秘,但是,追溯其本质的话,却可以找到许多相似点。通过阴影跳跃的神秘性,去感受传送门的神秘性,进而避免在传送过程中出现人为意外,我这样的想法,并不只是一时兴起。

    我在过去,已经有好几次利用末日真理教巫师的传送门法术的情况。当时虽然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但对方的确没能在法术力量展现的过程中进行调整,也是不争的事实。如今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等级更高,所使用的器物也更加高级,但是,他们为了达成传送,所要对抗的神秘性,也更加强大。如果他们可以随意在聚集地内传送,那就没有必要做出那么多的布置。尽管不清楚,他们最初是如何抵达平台之内的,亦或者,平台内部也仅仅是一个通道,通往真正存放重要物事的储藏地,但是。他们出来的时候,是依靠素体生命打开了出口,这已经足以代表某些问题。

    现在也是一样,必须依靠“门”,才能联合施法,这在我所知道的。末日真理教巫师法术中,也是极为少见的。他们在完成“传送”任务时,还剩余多少力量去排斥同处在“通道”中的我们?这个问题在我投入灰雾漩涡的时候,一直在思考着。

    答案,只能由事实来回答。而我所设想的,最糟糕的情况并没有出现。传送过程中,没有感受到任何恶意的袭击,也看不到其他人。仿佛我们被丢入了一个没有方向,也没有时间的黑匣子中。可以感觉到,自己身边有什么东西,却无法进一步去确认那是什么。自己的运动似乎已经停止,即便想要移动,也感觉不到有任何力量加载于身上,夜鸦夸克的双翼无法展开,即便双脚活动,也仿佛原地踏步。施展速掠超能的话,无形的高速通道也没有成形。即便在感觉上。这里有什么存在,通过连锁判定去侦测的时候,却什么都无法感应到。

    这种状态,就如同自身所拥有的神秘性,一下子都荡然无存了。不过,这应该仅仅是“超能没有产生可以感受到的实质性效果”而产生的错觉。毕竟。这个地方,就是一个充满了神秘性的地方,它让巫师们可以无视大多数障碍,自由出入不同的空间中,就如同一个中转地带。

    问题是。巫师们是如何在这种地方活动的?亦或者,并不需要刻意活动,自行就会抵达预设的地方?当前的感觉,和自己使用阴影跳跃,以及抓住巫师,让其被迫带着进行传送的感觉截然不同。

    没有“活动”的感觉。

    似乎这种静止,要无休止地保持下去。

    黑暗,静谧,虽然有施展手脚的空间,却无法呈现活动的实质,当只有思维在转动,只有感觉去探索的时候,就像是要连感觉和思维,也要在无答案,也无休止地探索中渐渐麻木。

    让人忍不住去想:自己是否已经被困在这里,巫师们早已经利用自己的办法离开了?贸然利用末日真理教的力量,是否就是一个错误的判断?

    这里的黑暗,和阴影跳跃时,那种仿佛置身于由阴影聚集而成的大海中,自己可以接触这些如有实质的阴影的感觉,是截然不同的。

    但是,阴影本就有“阴暗”的意义,而“阴暗”又是最贴近“黑暗”的词义,在神秘学中,相近的概念所产生的力量,都拥有某种“连接”起来的方法。在我打算利用末日真理教的传送门时,这类神秘学知识为我提供了信心上的依据。所以,在尝试后失败,并由超能效果的丧失,进而产生出各种负面的情绪和想法,并没有在我的内心中盘踞太久。一开始就拥有的信心,只是几次尝试就丧失殆尽的话,这种信心不是一开始就如同玩笑一样吗?

    我可不想让自己变成笑话。

    没有时间感的话,也可以看作是,这里没有正常意义上的时间流动,也就不需要担心时间的缺乏。

    没有空间感的话,也可以看作是,这里没有正常意义上的空间结构,也就不需要担心空间的迷失。

    所谓的“无法活动”,也可以视为错觉,仅仅是因为没有“参照物”而已。

    既然巫师们的确是经由这里,去往不同的地方,那就证明,一定存在某种正确而有效的移动方式。如果自身并非已经在“推进”,那就是,必须依靠法术,独立进行“推进”。因为,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拥有的神秘,就只是法术而已。

    巫师法术的根本,是对“灰雾”的利用。

    而夜鸦夸克的神秘性,虽然并非直接和“灰雾”挂钩,但是,却在性质上,和“灰雾”所形成的构造体极为相近,而且,夜鸦夸克的构成,充满了我的“特质”,魔纹力量作为“特质”的一种,也必然存在于它的形态中。“魔纹”,是统治局的技术造物,其性质自然也会涉及对灰雾的利用,甚至于,比巫师法术的利用率更高。说到底,末日真理教巫师的形成,也很有可能是参考了统治局制造“魔纹使者”的神秘技术。

    仔细思考,将过去有所感觉。但是,并不足够深刻明晰的想法,一一辨析整理,在观念上,获得一个相对明确的认知。不管这种认知是否正确,但是。却能带来一个让内心安定下来的立足点。如果从病院现实的角度来说,末日幻境的本质就是一个“由精神构成的世界”,那么,内心、心灵、情绪这样无有实质的东西,对自身和环境的影响,要比物质世界来得更大。

    也许,在平时,习惯上将整个末日幻境也区分为物质和精神两种状态,但是。在面对看似无解的神秘状态时,将其重新归为“精神”一种,也是神秘专家解决问题常用的手段——是的,并非只有体验过“病院现实”的我,才会将整个世界看作是“精神”的映像,在正常文化中,以唯心的角度,去看待和理解整个世界的哲学。也不在少数,而这本就是从精神角度去认知世界的体现。

    而在东方。唯心学说,对正常人的影响,甚至比唯物学说更大。它并不直接体现于科技对物质的改造中,却涉及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在东方,“只认可唯物主义,无法从精神的角度去看待世界”才是异端。是只有极少人,才能做到的“异常”。

    是的,在这样的环境中生存,成长,构成了自己人生观、世界观并认知自己和世界的自己。又怎么可能会被束缚在“无实质”的困境中呢?

    没可能的。

    神秘学、哲学和心理学知识,在我的心中流淌着,连锁判定的运作对象,似乎也在我构建自我的唯心视角时,也在发生存在形态上的变化。原本只能感觉到,却无法观测到的“东西”,似乎渐渐可以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中呈现了。在我的脑海中,呈现出淡淡的轨迹,就像是铅笔在白纸上随意画了一条线,歪歪曲曲,浅浓不一,继而,更多的线也开始浮现出来,彼此纠缠着,以不断复杂,难以理解,也完全找不出规律,找不到起点和终点的形态,在身下周遭扩展着。

    夜鸦夸克的眼睛,就是我的眼睛,我的脑海中呈现出来的景象,一瞬间直接反馈到夜鸦夸克的视野中。原本空荡荡的黑暗死寂的地方,变成了一团乱麻般的“线”所勾勒出来的立体空间。虽然凌乱,但是,在这一刻,有了上下左右的方向。“线”本身,就成为了确定自身空间状态的参照物。

    这些“线”并非静止的,它颤动着,就像是有人在看不见的一端拨动了线头,而这种颤动,又引起了其它“线”的连锁反应,于是,整个凌乱的线构世界,似乎在这一刻,变成了一大片看不到尽头的,不断涌动的大海。

    当“运动”产生时,“时间”也就呈现出来。即便无法锁定每一根线的运动细节,难以观测线和线之间的连锁,一旦集中注意力,就会感受到无比强烈的负荷,但是,这个原本看似一切皆无的地方,变成了真正存在着某些东西的地方。

    无法观测单体“线”的细节,也无法从整体上,去总览线构世界的运动痕迹。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的运动,就像是一片虚影。然而,这种运动,仍旧是有规律的,在我的感觉中,线构大海的每一次涌动,都能让自己感觉到,存在某种指向性的暗示。

    我细细咀嚼着这种感觉,沿着这种感觉,进一步压缩着连锁判定的范围。于是,通过夜鸦夸克的眼睛呈现出来的视野中,四下蔓延的线构世界也开始缩小,在一万三千三百六十五次“涌动”之后,余下的“线”交织成夜鸦夸克脚下的“道路”,一直向某个方向延伸而去。

    我没有丝毫犹豫,夜鸦夸克踏上这条“道路”疾驰而去,似乎就是在动身的下一刻,整个世界陡然一变。被灰雾笼罩的建筑群又再度环绕于身周。急剧的变化,让人难以立刻反应过来,不过,在停下脚步的同时,我确认了,自己的确已经离开聚集地,离开那个看似什么都没有的传送门,抵达了废都之中。

    夜鸦夸克悬浮在半空中,这是一条由无规则建筑群所构成的“大峡谷”,正如我最初离开“厕所”时,所看到的景色,建筑群在两侧堆叠起来。构成了山崖。可是,这里的“峡谷”比之前遇到的还要巨大,其顶部,一直延续到我可以眺望的距离之外。天空越往上就越是狭窄,只剩下一条线般的光芒,似乎在最顶上。存在大量的,亦或者巨大的发光体,这些光可以直接穿透层层灰雾,抵达我们所在的距离。

    灰雾在流动,向上看,虽然因为“光”的存在,似乎是很稀薄的,但实际上,除了这“一线天”之外。太高的地方,连建筑的轮廓都看不清。在“峡谷山壁”上,也只有灰雾偶然变得稀薄时,才能看到闪烁的,仿佛有什么机器在运作的光点。更多时候,山壁上的建筑群也只能看到依稀的轮廓。

    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就在我的脚下,连锁判定似乎还没有从那个传送门的世界中调整过来,整个世界。是我最初于末日幻境,以超负荷的状态驱动连锁判定时。所能观测到线构世界。就如同在白纸上,仅仅用最简单的笔线,勾勒出物事的立体透视图。视野所见到的,和反馈到脑海中的,并非完全一致的景象,而脑海中的景象。则飞快侵蚀着视野所见到的景象,直到只剩下一个完全线构的世界,展现于自己的眼前。

    巫师们的身形,就是一个线构的大体轮廓,不过。他们的装束带有很强烈的特征,这一点于构图中表现出来了。

    还活着的正式巫师,精英巫师,被精英巫师背负的素体生命之茧,以及——片翼骑士。

    数量和形态,完全匹配,他们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在出来的顺序上,全都比我快了一步。他们没有停留的意思,但也仅仅是开拔上路,他们在这里等待过了吗?也许没有,也许,即便停留了一阵,也仅仅是对“门”进行调整,以便于将我封锁在其中。身为敌人的立场,我不吝啬用最大的恶意去揣测他们。是因为觉得我无法太快离开传送门,或者说,根本就无法离开那样的世界,所以,此时的队形,和整支队伍的风气面貌,才给我一种“放松”的感觉吗?

    夜鸦夸克立于更高的地方,俯瞰着他们,在线构的情状中,只具备“人形轮廓”的他们,就像是可以随意“擦除”的孩童涂鸦。这样的感觉,并没有让我觉得自己很冷漠,但也不存在任何想要战斗的热血,极为平淡,但是,不将人当人看,无视对方的存在,或者才是最冷酷的吧。只有思维在正常转动的我,不由得这么想着。

    即便这样想着,也没有办法,将“杀死他们”当成是很特殊的,值得在意的事情。

    因为不值得在意,所以,可以选择动手和不动手,而我最终选择了不动手,也感觉不出有什么特别的理由。

    我就这么沉默着,在他们无法察觉的情况下,注视着他们利用法术的力量向一侧崖壁飞去。夜鸦夸克一直跟随在他们身后,前脚踩着后脚进入建筑群中,在时而凌乱狭窄,时而开阔却在半途中断的路径中飞驰着。线构世界的视角一直在持续,我觉得,自己此时的心境,正是受到了这种视角的影响,因为,这种视角是从“精神”出发而呈现出来的,所以,也意味着,是“精神”上的问题。

    只是,认知归认知,要重新调整,回归“物质第一性”的状态,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的事情。

    线构世界是立体的,透视的,即便建筑再密集,也起不到任何遮挡的作用。夜鸦夸克并不完全沿着他们走过的道路,而仅仅是呆在“可以持续观测”的位置。他们的移动速度,也不可能面对速掠时具备半点优势。他们无法在行进中注意到夜鸦夸克的尾行,这一点认知,极为深信地浮现于我的内心中,就如同,这就是事实。

    其实,不尾行这些家伙,我也没有别的去处,这里已经和我最初过来的地方,不处于相近坐标范围,要在这片广阔而凌乱的建筑群中识别方向和位置,大概就算是聚集地的原住民,没有相应设备,也是做不到的吧。“加”说过,废都范围的扩展,比他们的探索行动要还快速,聚集地所确认的位置范围,仅仅是以树管带为核心的周边,以及遭遇过素体生命和安全网络运作正常的地方。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废都的确切范围,早就无法人为确定,因为,从来没有人去到尽头,传回信息。

    大部队在什么地方,在“平”醒来前,无法确认,在他醒来之后,因为位置是传送过来的,所以,也有可能无法确定。聚集地对末日真理教的认知,还是十分匮乏的,所以才会轻易被他们渗透到内部,既然不了解末日真理教,自然就无法确定末日真理教的落脚处。

    反过来说,如果“平”醒来之后,可以确定自己的位置,末日真理教的落脚处自然就会暴露。

    我相信,身前这些末日真理教的巫师,可不会毫无目的地乱跑。他们不曾离开过夜鸦夸克的线构视野,虽然在行进中做了复杂的穿插,但是总体方向却很有规律,在线构的视野中,这种坐标的指向性要比正常的视野更加清晰。

    无法在第一时间找到大部队的话,就必须另找它途,以解决原身和“平”的伤势问题,然后再进一步展开行动。

    从这样的思维出发,末日真理教的落足点也充满价值。

    然而,事情比我认为的还要有戏剧性。就在末日真理教行进了十五分钟,初步将建筑群构成的“大峡谷”甩在身后,已然看不见时,新的“线构人形”出现在我的视野中。出乎意外的攻击猛然落到了巫师们的头上。他们应该没有察觉到两侧的埋伏,被打了个正着。在夜鸦夸克的视野中,藏在建筑物内部、角落和曲折巷道中的人形,有三分之二跳了出来,其中又有三分之一的人,乘坐在六足的载具上。尽管无法从细节方面去确认,这些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这些六足载具的形状,实在太眼熟了。

    是拉斯维加斯特别行动部队的人马!他们在这里伏击了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战斗一打响就立刻进入白热化,六足载具以金属风暴般的饱和射击初步压制了巫师们的行动,他们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维持防御法术。可以反击的人,就只有三名精英巫师和片翼骑士而已,但是,这四人都被更多的神秘专家针对性照顾起来。

    这一队巫师即便在全盛的时候,和拉斯维加斯特别行动部队比起来,精锐性也有所不如,更别提已经被夜鸦夸克和聚集地重创过一轮了。五名素体生命只能维持在“茧”状,即便它们没有受伤,我也觉得,大部队有足够的办法,将它们调离。甚至于,我不由得想到,大部队有可能通过某些途径,确认这一队末日真理教人马的情报,才布置了这次进攻。

    身为占据优势的一方,拉斯维加斯的神秘专家们,已经比最初刚进入拉斯维加斯时,更有配合的韵律,进退有序,个人能力交替转换,以弥补单一化的缺点。巫师们的法术自然更加多面性,只是,在被偷袭的短短时间内,无法体现出太大的优势,反而是施展时间,作为缺点被放大了。

    我观测着双方在分离的这一段时间,所产生的各种变化,一边搜索着熟识之人的身影。

    左江、左川、江川和约翰牛……我的小队在哪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