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六章 你为我侍女
    班大师拍了拍少羽的肩膀,让他安静下来,他望向楚阳,说道:“我们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墨家啊!”楚阳复杂道,“你们太高大上了!”

    “高大上?”

    班大师不理解。

    “你们的目标或者说理想是什么?”

    楚阳认真询问。

    “天下大治!”

    燕丹插言道。

    “怎样才能天下大治呢?”楚阳笑了,“天下大治的前提,就是一统,没有大环境,如何做到?再说,你们说提倡的兼爱、非攻、节用、尚同等等,真的能够做到?贵族可以和平民对等?匈奴可以不攻?可以摆脱等级制度?”

    “只要我们上下齐心,一定可以做到!”

    端木蓉坚定道。

    “真的可以吗燕丹?”

    楚阳似笑非笑道。

    燕丹沉默。

    他是巨子,知道的自然比旁人多也,看的也稍微远些。

    “要如何才能天下大治?”

    燕丹许久问道,看向楚阳的目光,已经带着求教之色。

    “不说天下大治,先说说你们儒家!”楚阳道,“墨家崇尚自然科学,以学为用,这个令人赞叹,需要发扬,可你们却没有根!”

    “你们一直想说服统治阶级,接受你们的思想,可他们是利益的获取者,荣耀的享受者,怎会接受?不将你们彻底的灭了已经够好了!再说,你们耗费几百年建设机关城,成为世外桃源,不受管制,哪个统治者愿意看到?”

    “既然能建设机关城如此奇迹之地,为何不想着改良农具?为农民增产?若是将建设机关城的心思放在改良农具上,那么,整个天下的农民,就是你们的后盾,那时会如何?”

    楚阳大有深意道,“以农为根,以天下为墨。”

    “若是这样,恐怕……!”

    燕丹摇头。

    “定然为统治者不容!”楚阳直接道出了实情,“为百姓做好事,为天下做贡献,为什么还不被容纳?”

    “为什么?”

    燕丹追问。

    “帝王高高在上,自然不想看到任何不受掌控的势力存在,除非你们依附皇权,否则在大一统下,以你们墨家的思想,若是不改进,定然不被容纳。”楚阳道,“因为皇权的力量太大,一言而决,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哪怕出现一代明君,胸怀有着囊括宇宙之志,可下一代呢,下下代呢?”

    “如之奈何?”

    燕丹叹息,十分悲观。

    对于历史演变,他自然清楚,君王高高在上,哪怕被推翻,再上去一个依然还是那样的君王。

    轮回无尽。

    “若是墨家不改进,不依附皇权,只能走最后一步,削弱皇权的力量,限制帝王的权利!”

    楚阳道出了最后一句。

    “什么?”

    燕丹等人无不震惊。

    皇权高高在上,理所当然,哪怕打破脑袋,他们也想不到这一层上。

    这是历史的局限,思想的禁锢。

    “皇权不受到限制,就没有永恒的皇朝,胜败轮回,直至皇权最终消亡,否则就逃不脱毁灭与重建的怪圈!”

    楚阳笑道。

    “怎样才能削弱皇权,限制帝王的权利?”

    盖聂对皇权的敬畏稍微轻些,询问道。

    “你们听听,这一种制度如何?”

    楚阳笑眯眯的说出了君主立宪制,三权分立等等事情,这一次,彻底的将燕丹镇住了,也让他听的入迷。

    “种下了这颗种子,不知将来会如何?若是再调教调教嬴政,一定会很有趣!中原大地,若是不遭受那些劫难,又会往何处发展?域外的卓尔小国、弹丸之地,还会蹦?”楚阳心中想着。

    众人陷入沉思中,或疑惑不解,或兴奋而笑。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端木蓉来到了楚阳身边,好奇的打量一会儿,询问道。

    “掐指一算,能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年,比如燕丹中了大司命的六魂恐咒,可对?”

    楚阳露出一副高人的样子。

    “什么?六魂恐咒?”端木蓉大惊,看向了燕丹,“巨子,真的吗?”

    “这个你都知道?”

    燕丹苦笑。

    “我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

    楚阳神秘一笑。

    “六魂恐咒,我必死无疑!”

    虽言说自己要死,可神色却丝毫不见悲色。

    毕竟是巨子。

    “父王,你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

    一直偎依在燕丹身边,十分乖巧的月儿,顿时哭了。

    她才见到父亲啊,怎能会死去。

    月儿猛然想到了什么,朝着楚阳跪了下去:“先生,求求你救救父王吧,我知道你可以的!”

    她见过楚阳救盖聂,定然有着不同寻常的手段。

    “楚先生,求你!”

    端木蓉当即行了个大礼。

    “你可以吗?”

    燕丹露出了希望之色,身子微微颤抖。

    是人,都不想死。

    “六魂恐咒,不入流罢了!”楚阳道,“毕竟看了墨家众多藏书,我在为你解除咒印!”

    他手指一点,法力流动,没入了燕丹体内,顷刻间便将六魂恐咒破坏殆尽,清除体外。

    所谓的六魂恐咒,不过是阴阳之法罢了。

    燕丹骤然感觉到一阵轻松,不禁大喜,站起身朝楚阳行了个大礼:“先生智慧如海,洞悉世间本质,为我等指明道路,可谓当代圣贤!”

    “圣贤吗?我确实当得!”

    楚阳理所当然道。

    燕丹惊愕,嘴角抽搐。

    即使当得,也不能如此理所当然吧,至少应该谦虚几句才对。

    “楚圣贤,如今机关城被聚散流沙围攻,要如何破局?”端木蓉目光一转,询问道,“你是当代的圣贤,定然会解万民于水火,如今机关城危如累卵,你不会见死不救吧?”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我看了墨家的典籍,就给你们指明了未来的出路,也点出了聚散流沙的黑麒麟在城内,又解了燕丹的六魂恐咒,已经恩怨两清!”楚阳倒背着双手,朝外面走去。

    “楚圣贤,你要如何才能为我们解除危机?”

    端木蓉急了,连忙挡住了楚阳的去路。

    楚阳一顿,仔细的打量了一下端木蓉,微微一笑:“也不是可以,我只有一个条件!”

    “您说?”

    不知为何,端木蓉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却忍住不适问道。

    “我孤身一人,行走世间,身边缺少一位端茶倒水,打理俗事的侍女,你可愿意?”

    楚阳笑道。

    端木蓉为之一愣。

    “不可以!”一直沉默的雪女越众而出,“我墨家机关城,机关重重,岂是那么好攻破的?再说,我墨家子弟,岂能牺牲她人?”

    “要不你当我侍女?”

    楚阳目光闪动道。

    “不行!”

    小高立即拒绝。

    “雪女,小高,你们两个既然情投意合,为何还不结合一起?赶快成婚,生几个宝宝,传承你们的功法技艺,这才是大事。毕竟,血脉传承,才是根本!”

    楚阳道。

    性情清冷的两人,都红了脸色,彼此相视一眼,又连忙扭过头去。

    楚阳感觉好笑,再次问道:“端木蓉,你可愿意?错过今朝,就再也没机会了!”

    “不行!”燕丹苦笑道,“楚先生大才,旷古绝今,可端木蓉是我墨家长老,又是小医仙,若是做侍女……!”

    “放不下脸面?”楚阳嗤笑一声“就连你都放不下等级制度,还如何让墨家子弟做到?”

    燕丹为之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