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83 砰
    原住民聚集地中是否真的存在人格保存装置,素体生命的判断是否正确,被夺走了人类量产线之后,这片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的局势会变得如何。我插手其中,能否从两边人马手中夺走自己想要的东西,在毫无所获之后,又被聚集地视为敌人,即便“平”让我找到大部队,是否又是值得。甚至于,“平”的承诺,在聚集地的阴影笼罩下,又有多少可以实现的几率——这些问题在我决定插局的时候都已经无所谓了,存在于我心中,束缚着感性行为的枷锁已经被挣断,我找到了一个理由,让自己加入战斗之中,去面对宛若天生的死敌,这就足以让心中无比畅快。

    末日真理教的巫师,素体生命,可怕的敌人,在期许和恐惧中希望得到拯救的人们,这一切简直是绝妙的剧本,我无法说自己的内心中,抗拒这场战斗,反而是,我的内心中,是渴望加入这场战斗的吧。那无关乎敌人是谁,只在于是否存在敌人,是否存在为之战斗的理由。

    如此发展的“剧情”,简直就像是为我量身打造。

    敌人就在眼前,所要做的事情就是战胜它们,就是这么简单。

    夜鸦夸克穿梭在上百的飞弹群中,以引爆后溅射的残片为参照物,进一步加速,看似瞬间就会被击中的距离,被迅速拉长了——剧烈的爆炸腾起火光和烟云,夜鸦夸克带着我的原身和“平”,在看似惊险的千钧一发,硬生生从中钻了出来,然后将这些以极快速度辐射开来的物体抛在身后。在无形的高速通道中,这种爆发性的加速完全不会产生反作用力。在我的脑海中。通往素体生命的道路就无比开阔和平坦。

    夜鸦夸克在半空旋转,坠落到紧贴地面的程度,沿着弧线奔驰,自由自在的,就如同钻出牢笼的鸟儿。火焰的热力,在心中释放。就如同往蒸汽炉中投入一大块助燃剂,这般急速的身影在他人的眼中到底是何模样?我没有在素体生命的眼中看到这个身影。因为,在它们的视线追上来之前,夜鸦夸克已经抵达了一名素体生命的身后。

    这名素体生命和它的同类相比,并没有太多凸显个性的外表特征,但是,正是这个家伙,可能是这里五名素体生命中反应最敏锐的家伙。在之前聚集地守护者们的突然反击中,它比其他同伴更游刃有余。正是它的存在,让守护者们的反攻图谋还是破产了。这样的强者,也没能从夜鸦夸克的高速突袭中及时完成防御动作。

    抵达它身后的同时,我的原身和“平”被放下,夜鸦夸克双臂弹出的刀刃,干脆利落地斩在它的颈脖上。

    嘶哑的摩擦声响起,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蓬溅起的火星。

    不愧是素体生命,身体可真够硬的。将感官搭载在夜鸦夸克身上,从刀刃处传来的感觉同样可以感受到。刀刃无法进行有效切割。但是,攻击的力道却完完全全施加在这名素体生命的身上,一举将它打得扑倒在地。

    这一击的停顿,让其它素体生命也反应过来。就在它们刚有动作的时候,悬浮在高空的“眼球”式战斗堡垒再一次激射出威力巨大的光束,眨眼间就在我们之间和四周留下深深的痕迹。这里的管道、建筑和道路。完全是用构造体制成的,即便如此,仍旧在接触光束的时候,宛如奶酪般,或被洞穿。或被切割。素体生命也不敢托大,纷纷中止对我们的反击,四下闪避开来。

    这些光束的速度很快,但是,在激发的一刻起,其轨迹也是笔直的,加上太过明显的发射征兆,即便不选为参照物,夜鸦夸克的速掠也足以“快上一步”。在我的感官搭载下,夜鸦夸克一把抓起我的原身和“平”向外侧转移。

    唯独被夜鸦夸克击倒在地上的那名素体生命被殃及,它在之前的攻击中,虽然没有实际上的伤势,但行动上的迟钝也是显而易见的。巨大“眼球”的光束攻击格外照顾了它所在的地方,将它压制得无法立刻爬起来,只能翻滚躲避,如此拘束的动作,自然不可能避开所有的攻击。被光束击中的腿脚,就像是被烧焦一般变黑,似乎连动弹都有些困难了。幸好在这个时候,它的同胞及时赶到,将它拖起来,躲过“眼球”第二波的攻击

    夜鸦夸克每一次抬足,脚下都宛如有一片气垫,轻盈的身体在速掠的时候,就好似在溜冰一样,它带着我的原身和“平”不断穿插。针对性没那么强烈的光束,纷纷在距离身体外半米的地方擦过。“眼球”的分段攻击根本不打算让人喘息,第三波紧接着到来,眨眼之间,我们所在的战场,就已经遍布洞眼和被犁过般的痕迹。也真更因为如此,平台状结构的异常,也就更加显而易见了。

    无怪乎素体生命们在这里停留下来,因为它们大概已经找到了目标。

    构建平台的构造体从外表看来,和一般建筑所用没有明显的区别,只是在这种高强度的攻击洗礼下,体现出更高的强度,就连素体生命的身体,在接触光束之后也会出现损伤,但是,平台却在这样的攻击中没有半点变化。相比起此时的地面,没有丝毫变化的平台显得格外醒目。

    第四波光束攻击没有到来,“眼球”的炮口蓄能,让它仿佛点缀着星光,取而代之进行牵制的,是更多的飞弹,只是,这些飞弹就威力来说,也只能作为“烟雾弹”使用而已。素体生命的速度、反应和身体强度,让它们对这种程度的攻击视若无睹。

    夜鸦夸克再一次速掠上前,但是,同样的速度已经不足以让素体生命措手不及。就速度而言,仍旧是我们这边更快,但是,面对攻击的素体生命完全放弃防御的想法。进行交叉攻击的时候,战斗开始变得有点麻烦起来。我们这边没有足够大威力的武器去伤害到它们,将它们打倒,也只是牵制它们的行动而已,无法从根源上阻断它们的行动。

    素体生命也在第一次被击倒后,意识到这一点。才制定了这样的战斗方案吧。它们的行动和夜鸦夸克对比起来,是极为笨重的,即便是以“轻快高速”为特征的素体生命,也无法追上夜鸦夸克的行动,但是,它们并不需要追上。

    仅仅是防守的话,只要缩小面积,挤压高速移动者的的活动空间,就能筑起一道坚硬的墙壁。当然。这是在“眼球”的攻击力度下降的情况下,才能做到。不过,事实就是如此,“眼球”在三波攻击后,必须进行蓄能。在此期间,夜鸦夸克快速的攻击,被素体生命们用身体硬生生拦截下来。即便凭借速掠的优势,此时所能达到的速度差值。也只能在它们反应过来前,击倒其中两个。而另外两个就会有默契地填补空隙,让我们无法侵入到高塔状素体生命的身边。

    如果可以放下我的原身和“平”,在行动的速度和自由度上,或更加放得开吧,但是,在我的判断中。极限也只是“击到三个素体生命,然后被防御的最后一个素体生命拦下”这样的程度。对比起抛下原身和“平”所要面临的风险,根本就不值得一试。

    无论夜鸦夸克有多厉害,原身和“平”的强度,在这个战场上。脆弱得就如同一只不起眼的虫子,就连目前看似毫无作用的飞弹群,也充满了致命的危险。飞弹的爆炸,并不一定是在击中了什么物体之后,凭空爆炸的时候,所产生的溅射物在威力上要更胜一筹。之所以无法让素体生命们分心,仅仅是因为素体生命的身体强度太大,而并非飞弹威力不足。

    事实上,我有想过,将原身和“平”留在更安全的远处,可是,在这种波及范围极广的战斗中,离得再远也是有风险的。即便风险程度降低,但只要不是零,我仍旧觉得,呆在夜鸦夸克的近侧更加安全,即便为了照顾原身和“平”,会牵扯夜鸦夸克的行动。

    击杀敌人和保全自己,看似两全,但在战斗之中,很多时候都是矛盾的命题。如何选择,也只是出乎个人判断,而以“最终的结果”作为定论。每个战士,都会在权衡的时候,认为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但是,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我的判断也有可能出错,不过,我此时此刻,仍旧相信自己是正确的。即便分心他顾,就无法让夜鸦夸克的战斗力完全发挥出来,面对素体生命坚强的防御圈,不由得陷入速度优势状态下的拉锯战,可是,至少我和“平”没有后顾之忧。在这场战斗结束后,无论是否可以阻止素体生命,都有极大的几率要面临聚集地的倒戈一击。实际上,即便“平”出现在这个战场上,也没有让“眼球”的控制者留手,聚集地的攻击侧重点是素体生命,然而,对于已经用行动表现出立场的我们,也没有丝毫照顾的想法。无论飞弹还是光束射线,每一下都的确是提前锁定了我们和素体生命。

    这样的敌意,已经明显到连“平”都没有辩解的余地了。也许,他之前还想过,自己在我身边的话,或许可以给聚集地提个醒,但此时的情况,是要将他一起干掉的发展。可以说,事态的发展完全和最初所设想的糟糕情况一致。

    夜鸦夸克仍旧在锲而不舍地攻击,在轰鸣的爆炸声,和从四面挤压过来的冲击波中,劈开一条速进速退的道路。在所有面对过的敌人中,素体生命也的确是最难缠的一类,它们的速度并不低,自身的防御强度更是高得可怕。在十秒的时间中,夜鸦夸克无法越雷池一步,只能让眼睁睁看着高塔状的素体生命在同胞的掩护下踏上平台核心。

    在“眼球”的光束蓄能结束前,高塔状的素体生命已经击破了平台核心的伪装,从脚下硬生生拽出隐藏起来的终端。平台的外壳十分坚硬,但却并非是密封的,素体生命无法短时间内击破外壳,但是,高塔状的素体生命却有能力入侵“系统”。破解“安全锁”。至少,看到这一幕的我是这么认为的,它的身材和身上天现状的凸起,都带有浓郁的暗示性。

    第十三秒,“眼球”身上的光点已经璀璨得要爆发出来。光束射线的充能已经结束,但是。素体生命似乎打定了注意要停留在平台上,四人挤在一起,以密集的方式,同时面对夜鸦夸克和“眼球”要塞的压力,守护高塔状的同胞完成最后的破解。高塔状的素体生命也没有任何动摇,身上的天线进一步展开,电弧状的闪烁,在不同的天线之间流窜,它的身体构造在变化中。开始和平台终端融为一体,看上去,就和“加”与离线机融合的情况极为相似。

    “眼球”要塞的攻击,是从“重力变化”开始的。空气传来剧烈的波动时,地面就好似充满了磁力,硬生生拽住了夜鸦夸克的双脚。对素体生命来说,只是反应速度从“慢一步”变成“慢好几步”而已,但是。对我们来说,速度的突然降低。是极为危险的状况。素体生命抓住这个空隙,全力攻击过来,无论它们选择的是近程武器还是远程武器,这次的反击,都明显是在之前的被动中积蓄好的力量,威力出奇极大。正面被击中的话,就算夜鸦夸克的身体拥有和素体生命相等的强度,也绝对不会好过。因为,这是极度接近或已经达到“临界兵器”水准的力量,联手一击之下。被正面波及的物体,毫无争议地被“撕烂”了。即便是从侧面被波及的地方,也一副皮开肉绽的模样。

    因为从一开始就一直都有在意“眼球”方面的动作,“重力变化”的攻击,在之前也施展过一次,所以,在相同的攻击出现时,即便受到影响,也可以在极快地调整过来。夜鸦夸克在素体生命蓄谋已久的反击前辗转后撤,避开直面的攻击,余波虽然也很强力,但是,对夜鸦夸克的身体强度而言,也仅仅是被“锤”了一下的程度。我的原身和“平”都被很好地保护下来,但也因此失去了再攻击的时机。

    躲闪开素体生命们的反击后,我不打算继续攻击了,“眼球”的重力攻击,更像是一种牵制行为,重点在于下一击,被困在平台这个狭小范围的话,就只能正面承受。素体生命们似乎已经做好了直面这次攻击的准备,在释放了一次高强度的反击后,立刻龟缩起来,解开身上的一种圆柱状物件,用力扎在脚边。

    这些圆柱状物体迅速解体,膨胀,彼此串联,形成一张半球形的丝网,遮挡在它们的身前,似乎要凭借这张看似脆弱的“盾牌”,正面迎接“眼球”的强力一击。而这样的行为,也完全没有干扰高塔状素体生命的行动,它和平台终端的融合已经完成了,终端的指示灯闪烁着,急促却有着呼吸般的节奏。我相信,如果这里真的封锁了对聚集地而言极为重要的东西,那么,素体生命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进行完全破解。

    在进行侵入的同时,屏蔽聚集地对相关安全措施的控制也是极为必要的,否则,在极端情况下,聚集地完全可以开启自毁程序。

    在解锁的过程中,素体生命们的活动被限制住了,这是它们至今为止处境最为艰难的一刻。只能被动进行防御的话,即便是整体实力较弱的聚集地,也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杀手锏,即便被攻击之处,就有自己一方隐藏的秘密。不过,如果不放手攻击的话,更加无法阻挡素体生命。

    胜负的关键,就在于,高塔状的素体生命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完成破解,以及,它们是否还有更多的后手。

    在双方的焦点碰撞在一起时,我操纵着夜鸦夸克朝更远的方向后撤。尽管这次碰撞看起来是决定性的,但是,协助素体生命进入聚集地的末日真理教巫师还没出现,这就意味着,即便素体生命真的濒临死亡,也不见得是计划失败。

    出现在这里的五名素体生命,并非物化区素体生命的全部数量,还有多少素体生命被派来参与这次行动,素体生命和末日真理教的意图又是如何,仅仅从“平”给予的情报中,是无法完全肯定的。当然,现在的情况,和“平”所说的极为相近——素体生命们得到了情报,拥有了助力,所以前来掠夺对它们有着重要意义的东西。然而,在结果真正出来之前,这个平台之下,是否真的存在“人格保存装置”和“质转仪”这些东西,也还有待观察。毕竟,“平”的身份无法接触到这么深入的情报,说这里是聚集地特地设下的陷阱,也是有可能的。

    而且,如果真的存在“人格保存装置”,我也不想错过这次机会。“阻止素体生命”和“窃取战果”并不违背,反正,聚集地这边也没有和我做“好朋友”的意思。就算是面对“平”的质问,我也有充分的理由,因为,这一切的开始,仅仅是因为聚集地无法抵抗素体生命,而我的插局,从一开始,也并非是“协助聚集地抵抗素体生命”,而仅仅是“对付素体生命和末日真理教”。从强盗那里强夺的战果,如果是主观上的需要,那么,即便受到诘问也不会为难。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坐山观虎斗都是此时最好的选择。继续攻击素体生命,也只会成为下一次高强度碰撞的炮灰而已。

    重力变化覆盖的范围,局限在以平台为中心的狭小范围内,这样的攻击,强度、范围和间隔,都应该拥有极高的限制,无法作为常态攻击使用。用来束缚敌人行动的话,倒是十分有效,即便如此,我想,聚集地最初是不认为素体生命会死扛,所以才优先动用了这种攻击吧。然而,素体生命的应对,让人觉得,它们从一开始就决定驻守平台,为此,也有着相当的准备。

    那层看似脆弱的半球形防护网,在连接完成之后,并没有更多的变化。而就在夜鸦库克朝预判冲击的外围冲刺的时候,“眼球”的正面已经扩张出一个巨大的黑洞,看起来,就像是“黑黝黝的瞳孔睁大了”一样,可是,其情状给人的感觉,只有“异常”和“恐怖”可以形容。

    仿佛,那颗“眼球”突然活了过来,或者说,本是从某种强大异类身上挖下来的,还有着生命胎动的东西。它的“注视”,意味着攻击的轨道,整个过程显得迟缓,也很呆板,如果没有重力陷阱的话,大概是很难击中高速活动的敌人。不过,这种迟缓而呆板的瞄准、锁定、蓄能和释放过程,却充满了压迫力。

    几个呼吸后,格外巨大的光束猛然从那只“黑深的瞳孔”中喷涌出来。

    重力陷阱的影响本来已经被修正,可是,巨大的光束释放出来时,强烈的波动再次影响了包括这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包括“重力”之内的所有数值。时间和空间,也依稀受到了影响,在我搭载于素体生命的感觉中,仿佛整个战场,就好似水波中的幻境一样,不断摇晃波动,似乎随时都会碎裂。

    ——临界兵器!?

    我下意识想到,但是,另一个意识在反驳我。

    这可不是普通的临界兵器!

    据说,在统治局中,存在威力更在临界兵器等级以上的限制级武器。

    不,应该还没有达到那样的程度……我在心中判断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