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五章 南下(四)
    往日烽火燃起,哪怕是马邑腹地,前面有云中之地顶着的善阳城中,也都是一片张皇景象。

    那时传骑将不断派出,与云中之地保持联络,随时摸清楚突厥人大军的动向。民夫也立即征调起来,编组成队一批批的向云中城发进,向云中城补充粮秣军资。

    还有传骑向河东而去,络绎于道,河东一郡就是缘边诸郡的大后方。这个时候,不管入寇突厥军马有多少,先向河东要兵马要物资要各种东西再说。

    而善阳的马邑鹰扬府,也同时动员起来,修补城防,从平时团坊编组成精干的营头,随时等待奉命出发,参与战事当中。

    而城中也立即开始宵禁,善阳城周边军寨,也立即开始接收迁来避开突厥兵锋的各处百姓。这些避难百姓在得到马邑鹰扬府保护的同时,也必须出力干活,或者为民夫转运物资,或者修补寨防,挖掘壕沟,每天累得个臭死。

    一旦突厥铁骑势大,云中之地没有缠住他们,让他们突进到桑干河谷一带。那善阳城将更加紧张起来,全城宵禁不必说,所有百姓丁壮,都要编组成团坊,或者上城墙,或者上寨墙日夜值守,人人持弓,等待突厥铁骑的袭来!

    在突厥崛起后的这些年来,边地过的就是这样的日子。边地百姓生存在这儿,也战斗在这儿。这种日子,已经变成了习惯。

    可这次烽火在冬日燃动,所有一切,却和此前迥然不同。

    城中并没有宵禁,军寨也并没有开放。物资粮秣还是不断的向善阳城内收储,没有一颗粮食,一支箭矢朝着云中城发出。而马邑鹰扬府的兵马虽然在冰天雪地中不住南调,但是哪怕连善阳城的乞丐都知道,这些兵马,都是去对付云中城的,而不是准备和突厥人一战!

    善阳城内,一切如常,隋时在长安洛阳,已经有了规模甚大的酒楼。虽然世家还是只是在自己家中设宴,以和寒门在一起共食为耻。但是这些不是世家出身,又在隋朝两代皇帝治下取得了一定地位,家中又建不起园囿,养不起太多婢仆侍女的寒门中人,还是渐渐形成了去往这种酒楼饮宴的风气。

    善阳城为马邑郡的郡治所在,自然也学到了这最新的潮流。

    而善阳城中,向来又没什么出名的世家,这酒楼虽然甚是粗陋,都门中人瞧着只怕要从鼻孔中哼出来,但是生意看起来,却是比长安洛阳那些大酒楼,还要好上许多。

    这酒楼设在善阳城主要街道之上,这主要街道是南北向的,宽阔约有十五六步的距离。酒楼三层,高高伫立,在边地之中,已经是难得的壮观景象了。

    三层之上,就是一间间阔大房舍,以为饮宴之用。此刻哪怕酒楼,也还是分席之制。几案错落布列,将一间间房舍布置得满满当当的。

    此刻三楼之上,每间房舍,都是一片喧嚣热闹,间间满座,呼卢劝酒之声沸反盈天。一群群胡姬歌女守候在二楼,等候召唤,只要房舍内客人有召,就进去歌舞一轮,劝酒一巡。

    琵琶胡笳之声从各个房舍中传出来,随机又是一阵一阵的叫好之声。哪怕从三层房舍向外望去,白雪皑皑的山上烽火台中狼烟仍然在朝天升起,但是此间热闹,未曾稍减!

    谁都知道,大隋末世已然到来,接下来是不知道多少年的混战厮杀,直到决出最后一个胜者。也有很大可能,一个胜者都不会出现,而是北面草原胡族趁势呼啸南下,重复过去数百年的血腥混乱。

    无边无尽的黑暗,就要再度降临。这个时候再不纵酒狂欢,还等到什么时候?

    在三楼最大的一间房舍之中,酒宴正是最为热闹的时候。这里也视线最好,挑开避风的暖帘,就能看见善阳四下白雪覆盖的群山,还有山上燃动的狼烟。

    但酒客们却没有向外多看一眼,只是高呼劝酒。几案中间的空场之内,几名歌姬正在飞快胡旋。这些歌姬都是有塞种血统,高鼻深目,皮肤白皙。身上衣衫单薄,因为卖力歌舞而浑身汗水,更别有一番诱惑在。

    屋门突然打开,一名皮袍外面套着方领曲裾青衫公服的中年人匆匆而入,寒风透入,让每人都转头过来。

    这名青衫公服中年人满脸堆笑,只是拱手:“来迟来迟,有罪有罪。”

    上首宴客的酒宴主人,看起来也是一副轻侠模样的城中大豪,一跃而起,上前牵着这中年人手和大家介绍:“楚公是郡府判司,郡府之中大小事宜,都要在他手里过。最是得王郡公信重,今日赏脸,满座生辉!”

    这大豪介绍完这位楚公,又脸上堆笑责怪一句:“楚公,帖子我是七日前就亲手送到府上,当时蒙回了一句准定按时而至,今日却又何来之迟?”

    那楚公听这大豪介绍完他的身份,脸上就多了点倨傲之色。虽然不过是郡府判司,不过是个管杂事的小吏,上面还有别驾,有司马各种上司。但神色已经俨然是了不得的大人物了。

    当下只是一笑,淡淡道:“诸事缠身,实在不得闲。明日唐国公家二郎便入善阳,这诸般接待事宜都是责在下我承担,此次随李家二郎入善阳的,又是郡公世子,大家都知道世子是个挑剔的,手中事情稍稍一了,便即赶来,实在不是不给郎君面子,还请恕罪则个。”

    那大豪瞪大了眼睛:“李家二郎明日就至?”

    这一句话声音甚大,惊动在座诸人。有人立即挥手,停住乐声,让胡姬退下。看着那大豪引楚公入座。

    那楚公也不客气,昂然上座,环顾诸人,但笑不语。

    每人都是满肚子的心思,在座之人,都是城中薄有身家之人。虽然在世家看来,都是家世低微到泥里去,不会用正眼瞥一眼。但是这些人物,还是想在这乱世当中找一个出路,至少保住家中一两代人博出来的这点产业。

    今日饮宴,其实就是为了商议应变之事。不然怎么会花了大价钱,托了人情,请这位楚公到来打探内情?

    但这楚公不开口,大家也不好动问什么。最后还是那大豪开口问道:“郡公现今,到底是个什么盘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