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百一十五章 冷汗直流
    墨家是中国东周时期的哲学派别,诸子百家之一,与孔子所代表的儒家、老子所代表的道家共同构成了汉民族三大哲学体系,法家代表韩非子称其和儒家为“世之显学“,而儒家代表孟子也曾说“天下之言,不归杨(杨朱,道家代表人物)则归墨(墨子)“等语,证明了墨家思想曾经在中国的辉煌。

    墨家约产生于战国时期。创始人为墨翟(墨子)。墨家是一个纪律严密的学术团体,其首领称“巨子“,其成员到各国为官必须推行墨家主张,所得俸禄亦须向团体奉献。

    墨家学派有前后期之分:前期思想主要涉及社会政治、伦理及认识论问题,关注现世战乱;后期墨家在逻辑学方面有重要贡献,开始向科学研究领域靠拢。

    墨家的主要思想主张是:主张人与人之间平等的相爱(兼爱),反对侵略战争(非攻),推崇节约、反对铺张浪费(节用),重视继承前人的文化财富(明鬼),掌握自然规律(天志)等。

    墨家是一个有领袖、有学说、有组织的学派,他们有强烈的社会实践情神。墨者们吃苦耐劳、严于律己,把维护公理与道义看作是义不容辞的责任。墨者大多是有知识的劳动者。

    战国后期,汇合成二支:一支注重认识论、逻辑学、几何学、几何光学、静力学等学科的研究,是谓“墨家后学”(亦称“后期墨家”),另一支则转化为秦汉社会的游侠。

    墨家的理念十分先进,可惜,得不到统治者的支持。

    兼爱,非攻,节用,只这三天核心思想,都会遭到统治者的弃用。

    在战国时期,乃是王公贵族的天下,他们会和泥腿子讲究相爱平等?别扯了!哪怕放到后世,也是一件天大的笑话。

    至于非攻,更是妄谈,战国七雄,谁不想称霸天下?

    节用更是妄谈,百姓食不果腹,贵人高高在上,最多也只是律己罢了。

    到了汉代,墨家被儒家彻底的打入了深渊。

    哪怕秦代,也被始皇不喜。

    秦时明月中的墨家,最出名的要数他们的游侠身份和机关术了。

    对于燕丹此人,楚阳不喜。

    看到众人不忿的目光,他笑了笑,开口道:“先说荆轲,他受你之命前去刺秦,你可考虑过后果?他必死无疑!”

    荆轲,战国末期卫国人,男主角荆天明的父亲,盖聂、高渐离的好友,被高渐离等墨家成员视为大哥。

    酷爱读书击剑,周游列国,结识了许多豪侠义士,为人活泼开朗、仗义豪爽。后受命于燕太子丹刺杀秦王,与众友易水相别,留下千古名句“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但最终刺杀失败,牺牲。

    临终前将儿子天明托付给盖聂照顾。

    “大义所在,死得其所!”

    燕丹毫不迟疑道,“就是我等,为了天下,也会毫不犹豫赴死。”

    “你告诉我荆轲刺秦的大义何在?”

    楚阳盘膝坐下,示意众人。

    燕丹盘坐在了对面,目视楚阳,没有一点畏惧,堂堂正正,铿锵答道:“秦皇暴政,人人得而诛之!”

    “他有什么暴政?”

    “灭六国,收天下之兵,筑长城,不知多少人惨死!”

    “先说灭六国!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历数先代,轩辕黄帝一统华夏,直至大周末年,才分崩离析。先有春秋五霸,后有战国七雄,连年征战厮杀,百姓死伤何其多也?”

    燕丹沉默。

    这是不争的事实。

    对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之言,也让他颇为触动。

    “这不过是上位者的游戏罢了,你争我夺,哪管百姓冻饿而死?正所谓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他们可看到百姓之苦?”

    其余等人听罢,无不震动。

    他们大多数都是出身贫苦之家,有着切身体会。

    “始皇纳**,吞八荒,一统天下,车同轨,字同文,音同声,恒度量,不在像以前一样,哪怕相隔不远,彼此也听不懂对方谈话,看不懂对方文字,阻碍交流,如何繁盛?”

    “可如此一来,他会毁坏多少先贤著作?”

    燕丹辩解。

    楚阳嘴角一弯,露出讥讽之色,“先贤著作?百姓有几个认字的,你告诉我?至于著作,完全可以重新编写,轻易就能解决!”

    “没有统一的文字,没有统一的语言,没有统一的度量,这片天下,就没有认同感,没有凝聚力,没有共同的信仰,就会一直征战不休,直至出现一位盖世奇才,统一天下!”

    “始皇所行之事,乃是必然!”

    “至于收天下之兵更简单了,若是不收,等你们这些所谓的游侠儿到处惹是生非?”

    楚阳冷哼道。

    “我们游侠,坚持一个侠字,扶危救困,却没有横行霸道!”

    盖聂插言道。

    “你做到一个侠字,就能保证所有人都能做到?不说其他,就如聚散流沙中的隐蝠,因为修炼蝠血术,每天都要杀一人,喝人血,此等人物,也是侠?”楚阳道,“你们真正的理解侠吗?”

    “在你们认为,所谓的侠道,乃是游走天下,粗暴安良,扶危救困,可整体而言,却破坏律法,扰乱社会秩序,不服管教,也就是不安定分子!”

    “真正的侠道,是治理一方,能够让百姓安居乐业,或者居于庙堂之上,清明吏治,而不是像你们一样!”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可你们呢?只知理念冲突,为一己之私罢了!”

    楚阳声音如雷霆,响在众人耳畔。

    辩论是非,与历史人物对话,也是对自身知识的梳理。

    来到此间,楚阳就没想着蛮干,那样于己不利。

    这个时期,依然是思想璀璨的年代,可惜啊,都已经走入了某种极端。

    “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盖聂低喃,一时痴了。

    端木蓉仔细品味,看向楚阳的目光,有了不同。

    小高和雪女,神情却没有变化。

    天明和少羽似有所悟。

    燕丹神情剧烈的变化。

    “至于修建长城?”楚阳轻笑一声,目视燕丹,“你可知道,北部匈奴,已经整备三十万骑兵,枕戈待发?若是荆轲刺秦成功,诺达的秦王朝必然分崩离析,那时必然天下大乱。你们六国王族遗民定然会趁机作乱,想要复国。可那个时候呢?”

    “大战连连,百姓死伤惨重,若是你们成功,必然会重现战国时代,王族高高在上,百姓依然匍匐在最底层。你们恢复独特的文字,独特的语言,可最终受害的却是百姓。”

    “天下大乱,中原必然元气大伤,匈奴趁机而入,会如何?”

    “山河破碎,神州倾覆,天下流血,处处尸骨!”

    众人浑身大颤,脸色惨白。

    “匈奴真有三十万大军?”

    燕丹哆嗦,冷汗都流了下来。

    “匈奴虎视眈眈,你们不会一点也不清楚吧!”楚阳冷笑,“始皇修建长城,不过是为了阻断他们的脚步罢了,功在当代,利在千秋,但也不能否认,他太急功近利了!”

    众人沉默,被楚阳一言,将他们的信念击的支离破碎。

    “难道我们的国就该被灭?我的家就该被毁?我们的亲人就该被杀?”

    少羽脸色扭曲道。

    “这就是矛盾之处!天下一统,必然将阻碍者一一清除,你们六国遗民自然要反抗,结果不是推翻秦王朝,就是你们最终被灭。”

    楚阳淡漠道,“不管哪个结果,如今天下一统,最终还是一统,再也回不到战国时代。这是大势所趋,在历史洪流的冲刷下,谁也改变不了。所谓的六国,已经成为历史烟云。”

    “不,我楚国必然重建!”

    少羽怒吼。

    楚阳露出怪异之色,若没有他的出现,眼前的小家伙,还真就推翻了秦帝国。

    亡秦必楚,并不是一句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