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二九章
    ps抱歉送岳父回家长途开车到现在

    ####

    “人类本来就是基因最为复杂的生物之一,想要用基因药剂,导致人类大规模的灭绝很困难。”

    叶若用安慰的语气说着:“且这种药剂,对主人你们其实也没多少用吧?不像这些蜂群,你们的灵能足够强大,可以从粒子层面,阻止药剂发生作用,也就是主人所说的‘镇压’。”

    张信摇着头,不以为然:“那么魔化症又该怎么解释?我们天穹大陆,每年都有数十万人身躯化为半魔。更有魔灵,按照你的说法,那些魔灵,都与人类同源。还有之前的葛秋山,不就是被你的毒剂解决?”

    “魔化症?”

    叶若皱起了眉头,眼神苦恼的猜测:“那应该是这个穹星的暴乱电磁场,导致人体的基因结构不稳定。且这个星球的人类先祖,很可能经过一些奇异的进化,甚至借助灵能,融入过特殊的基因。可其实也没那么可怕的,之前那个陶曼雪,不也是用她的灵能,抵抗了魔化症这么多年?上次那个葛秋山,如果不是注射了大含量的针剂,他又被主人的朋友,以心灵暗示过了,加上那什么圣阳酒催发,他也不可能那么快就魔化的喵。”

    张信想想也对,确实如叶若所言,灵能越高的人群,出现魔化症的几率,也就越少。

    随后他又暗觉可惜,如果真要这样的基因毒剂,他可直接设计,将那什么神教之人灭绝。

    张信随后就在叶若的指导下,开始稀释药剂。这必须用提纯后的水质,可不能使用那引来的灵泉。

    按照叶若的说法,这些基因杀虫剂,都是属于生物药剂。而灵泉里面,含有大量的高辐射成分,会破坏药剂的结构。

    不过张信,只将每种药剂,准备了五百斤左右,就停止了下来。

    “只这些药剂,够用么?”

    叶若不禁奇怪的问着:“保险起见,要完全扑灭蜂群,至少得三千到五千公斤的数量。”

    “足够了!”

    张信摇了摇头后,就开始进入到入定修行的状态。

    他并没打算在现下,就将那天王蜂群完全覆灭。手中配置的这些杀虫剂,只是为保证这宿营地的安全。

    此时他修行的功法,仍是‘九霄雷神**’。而进入到灵域的这几天来,他的修行进度,又再次狂飙猛进,仅逊于之前,大量使用那些灵丹的时候,

    之前就提到过,所谓的‘灵域’,类似于‘帝流浆’之夜。而准神级的灵域,拥有着比之史册中记录的,强度最高的‘帝流浆’,还要更强大十倍的灵潮起伏。

    故而理论而言,灵修在‘灵域’之中修行,也可获得在‘灵域’之外,十倍的强度。

    可之所以没人这么做,一是‘灵域’远不如‘帝流浆’稳定,变化太多,在这里面修行的话,需要冒相当的风险,越是修炼高阶的功诀,越有失控之险;二则是这里面为各种天材地宝争斗激烈,处于紧张的状态下,少有人有这闲情逸致。

    可这二点,对于张信来说却都不成问题。他现在已经闲下来了,有了临时的驻营地,有了皇泉,乐灵鹤这些护法之人,安全并不成问题。且‘九霄雷神**’,他前世就已经修行过。

    不趁这好地方好时候,将这门无上之功真正推入第三重,甚至四重,五重,难道还要等出去时候,体验那龟速的修行速度?

    且‘九霄雷神**’三重天圆满的‘赤霄雷神’,也正是他需要的最后拼图。

    张信现在恨不得,每时每刻都待在这临时的灵居内,以尽量将这门功法,修至三重天圆满。

    有了此术,他才有把握,能够在这里诸多超天柱,以及诸多上位神师的觊觎之下,夺得仙虹草。

    不过第二天清晨,张信还是走出了灵居,用了半日时间,指挥皇泉等人布阵。

    他并未把自身的安全与扑灭蜂群的希望,完全寄托于叶若的‘杀虫剂’。且这座阵法,也会是他之后拒敌的辅助,所以张信很是用心,也舍得下本钱。

    不但不惜成本的,使用宗门赐下的各种资源,包括神脉石,提炼石,炼制好的符文模样等等,更亲力亲为,设计法阵架构。

    他们这十一人中,阵法造诣高于他的并不是没有,六位灵奴中的越长安与梅礼天,就极擅阵道,

    可张信并不需要太高超的法阵,这里的情况特殊。越是精妙,越是复杂的符文结构,越是脆弱。

    反倒是那些简单单一的,更能保持稳定。

    可简单并不意味威力低弱,可能质方面不行,可通过量的堆积,却也能达到很强的杀伤效果。

    且这种阵法,往往也很少有弱点,即便没可能做到以点破面似的巧妙布解。

    除此之外,张信更做到了‘因地制宜’。这本是阵符师的基本功,可在准神级灵域之内,灵师的灵感能力受到极大限制,

    可张信却可通过叶若的各种抗干扰的探测工具,以及天基卫星的计算机系统演算,获得最佳的布阵方案。

    而在一天之内,张信他们的符阵,就扩张到了周围十里范围。也再一次,引发了周围所有人的注目。

    林紫若身边的几个紫薇玄宗弟子,就为此议论纷纷。

    “这是五雷阵吧?只有五个符文,最简单的那种?”

    “简单是简单,可威力却很不弱。几百座五雷阵拼凑在一起,叠加增幅,就像是法宝,也有些似上古阵道。”

    “就是材料损耗大了点。”

    “这点损耗,日月玄用还是承担得起的。”

    “雷?没听说过这位摘星使,也擅长雷法?”

    “据说还是会一点的,造诣很不俗。且论到雷法,他们那群人里面,还有个神雷天骄。”

    “天真!难道他以为这个五雷阵,就抵挡得住那些天王蜂群?”

    “这只怕非但没用,反而会让更激怒天王蜂,这是在找死!”

    可这药园的之外的几位超天柱或是脸色凝重,或是陷入深思。

    如果说这日之前,他们都有着拿下日月玄宗这群人的把握。那么现在,这个胜算就变得不那么确定了。

    感觉这符阵,与其说是针对那天王蜂群,倒不如说是在针对他们。

    而在第三日的傍晚,他们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张信。那座五雷阵,又再次扩张到了十三里方圆地域。

    虽然只是往外延伸了三里,可因是在外缘,面积相当的庞大,总计包括二百二十座‘五雷阵’。

    而众所周知,法阵这种东西,规模越大越强。可大规模的法阵,往往也意味着高难度的计算,需要处理调和数量庞大的异种灵能。

    何况张信使用的,是以最简单的法阵拼凑叠加的方式。这种形式的阵法固然稳定,布置起来却更加艰难。

    在许多人看来,日月玄宗的人能在灵域这种地方,将这座简单的‘五雷阵’,扩张到三里,简直是不可思议。

    而在第四日,这座可以称呼为‘大五雷阵’的法阵,又扩张到了十五里外。

    此时许多人,在感觉惊奇怪异之余,又生出了期待之意。

    只因那药园内的天王蜂群,明显有了反应,在第四天正午的时候,就有几只兵蜂,开始在这座大五雷阵的周围环绕。

    再如果以远程探视之术,更可发现北面四十里。有近二百只兵蜂,整整三只雄蜂正在集结。

    当天夜里,张信依旧是准时进入到临时灵居里面修行。而此时除了魏周流之外,皇泉等人,无不都现出几分担忧之色。

    他们也察觉到了几十里外的兵蜂群,料到不久之后,就会遭遇这蜂群冲击。

    可张信指挥他们布下的这座阵,固然是威能不俗,却还远不足以应对这蜂群。

    他们也同样不解,张信是在打的什么算盘。

    不过由于之前的询问,都被张信拒答,此时诸人也只能将这疑问压在心里,各自默默准备,应对风暴到来。

    “故弄玄虚!”

    月无极当日负责值夜,他盘坐于一块岩石之上,一边注目着远处的动静,一边愤愤不平的冷笑。

    “在这里筑营,简直是白痴!等蜂群来了,我倒要看看,他能有什么抵抗之法!”

    可他对自己的安全,其实不怎么担心。托这五雷阵的福,他在这阵法范围内,整体的实力可增三倍有余。应对那不到二百数量的天王蜂群,他逃命还是没问题的。

    月无极已打定注意,那蜂群来了后,如果挡不住,他会第一个逃遁。

    这是张信这个督战之人失策所致,他在不可抗力之下逃命,并不算是违抗门规。

    不过他这句话,却并没得到身旁之人的回应。月无极不由侧过头,看向了十丈之外,在另一块大石之上端坐的乐灵鹤。

    只见后者神色木然的持琴而坐,每隔十个呼吸,就会机械式的弹动一下琴弦。一**的音纹,覆盖着周围数十里地域,使任何接近的气机或者生灵,都无所遁形。

    月无极不禁眼神复杂:“我不懂,你为何会投靠那个混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