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零八章节 黑锅
    第三百零八章节黑锅

    “魔,难道是魔,那人竟然放开了魔界的封印将当年那些堕落为魔的混蛋放了出来!”太上老君不由失声喊道,在发现那阴暗之力时,太上老君的心中终于想到了当年紫霄宫外那一场血战,想到了当年那些堕落为魔的混蛋。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时,元始天尊的脸色也为之变色,若真得如太上老君所言,那他们现在的处境可就危险了,要知道当年那些堕落为魔的混蛋可是个个与他们有着血海深仇,可以说是他们一手把这些人逼得不得不堕落为魔,而现在则是他们来报复自己了。

    “混蛋,难道那人真得要把我们所有人往绝路上逼吗,非要制我们于死地不成,我们都已经不得不退逼到这死亡战场之中,他为何还这样死追不放?”元始天尊愤怒地呐喊着,在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太上老君见状则是沉声说道:“元始师弟现在我们不是悲愤的时候,我们现在最重要的是先渡过这一场危机,只要渡过了这场危机,我们再回过头与众人商量这些魔界混蛋的事情,这不是我们一方的事情,而是关系到了所有人的安危,不能由我们一方来承担这份压力!”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一出,让元始天尊的脸色则又恢复了几分,不过依然是阴沉着一张脸,毕竟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让他难以心平气和地来面对这一切。毕竟这已经是在将他往绝路上逼,要制他于死地,这种情况之下他如何还能够平静得下来。

    不过。元始天尊不管怎么说都是圣人之尊,那怕是心中有着再多的愤怒,有着再多的不甘,但是他还是明白眼下自己应该做什么,若是挡不住这一场凶兽狂潮,就算他再愤怒也是于事无补,性命丢了那是什么都没有了。

    一想到这里。元始天尊则是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全力去抵挡着那些疯狂涌来的凶兽狂潮,将自己心中的怒火全都撒到了这些凶兽的身上。以此来发泄出他内心之中那疯狂的杀意与愤怒,元始天尊不断地挥舞着先天至宝‘盘古幡’一道道先天剑气斩向了那些凶兽,在元始天尊的发泄之下,那些疯狂冲袭而来的凶兽没有一个能够抵挡住他的一击。全都被其斩杀在当场。就连那些中等凶兽也不例外。

    在元始天尊的疯狂杀戮之下,凶兽大军不断地被斩杀,原本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还分心去防范隐身于暗中之人的偷袭,可是杀戮了许久也没有看到对方有所动静,而此时那凶兽狂潮已经渐渐被控制住了,这时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方才明白对方早已经离开了,他们白白担心了这么久,不过这样的结果却没有让他们放松下来。相反他们更是为之恐惧,在对方这种一击即退的战术之下。他们想要抓到对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混蛋,这无耻的混蛋竟然如此胆小如鼠,真是无耻至极!”元始天尊在久久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存在后不由地破口大骂起来,他仿佛忘记了先前的那一番情况,若是对方偷袭的不是基地的防御,而是他元始天尊,他真得有信心躲过对方的偷袭吗?

    这只怕是一个未知数,以对方那恐怖的一剑所拥有的实力,元始天尊只怕在其偷袭之下了难全身而退,甚至在大意之下都有身殒之危,毕竟那一剑的气势太过于凌厉,有心算无心之下圣人也得吃大亏。

    在看到元始天尊又忍不住大骂对手时,太上老君的脸上闪过了一丝无奈之色,这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刑天的事情还没有结束,现在又多出了一个魔的存在,而且这魔还与他们有着血海深仇,这如何能不让太上老君为之头痛。

    “这些魔既然已经脱困,而且还能够混在散修之中进入到死亡战之中来偷袭自己,那么证明他们的野心不小,先前瑶也曾说过人族的事情并不简单,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出现,是不是就是这些被放出的魔!”太上老君的心中不由地在暗忖思索着,虽然他有这样的想法,可是却没有证据,不过太上老君内心之中已经相信了九成洪荒之变的背后是这些堕落的魔所引发的,为得便是向他们报仇雪恨。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元始天尊不要再多说什么了,我们快点出手轰杀这些凶兽,早点结束这一场凶兽狂潮,拖得时间太久对我们来说越为不利,那混蛋指不定还在暗中监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我们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虽然元始天尊对太上老君这命令十分不满,可是他却不敢违背,毕竟太上老君说得很有道理,若是对方真得还隐藏在暗中,对于人、阐两教来说可是一个巨大的威胁,稍有不慎那绝对会给自己造成伤害。

    想到这里后,元始天尊点了点头,疯狂地挥舞着先天至宝‘盘古幡’对那些凶兽展开了最后的围杀,要将这一场凶兽狂潮给彻底结束,然后再来想办法对付暗算自己之人!

    在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的努力之下,这一场兽潮终于过去了,不过这一次人阐两教却是付出了惨重的代价,门下弟子的伤亡要比上一次兽潮要多上一成,这一切都是因那暗算他们之人所造成的,当听到门下弟子损伤的数字时,元始天尊气得是咬牙切齿,就连太上老君这一向不怎么动容之人也变之色变。

    元始天尊杀气腾腾地说道:“大师兄,我们不能放过那个混蛋,这一次一定要抓住他,要不然我们没有办法给门下弟子一个交待,我这就安排门下弟子去追杀他,我就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他区区一人能够逃多远!”

    听到元始天尊之言,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说道:“门下弟子的事情好说,毕竟这只是一场突发事件。至于追杀那就没有必要了,以对方的实力就算是去追杀也不会有什么结果,连我们都很难发现对方的踪迹,你认为门下弟子有能力做到吗?若是一个不小心只怕是会损兵折将,那可就有点得不偿失了,眼下我们最重要的是想办法防御这样的事情再发生,说起来我倒是庆幸对方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这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你想若是那混蛋选择在一年一度的凶兽之中对我们下狠手,那又会是什么样子。只怕将会是一场灭顶之灾!”

    “咝!”元始天尊这个时候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若真得一切如太上老君所言,那后果真得是不堪设想,不过元始天尊这个人很阴险。听到太上老君的这番话时。他的心中不由为之一动,冷笑一声说道:“大师兄,你说我们若是将这件事情给隐瞒下来,让其他各方势力也受点损失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不得不说元始天尊这个人的确是坏到骨子里了,这样阴损的主意都能够想得出来,他受了灾便不想让别人好过,这等心思之恶毒真是让人不屑!

    这时,太上老君不由地皱起了眉头。沉声说道:“元始师弟,你这样的心态可不行。若是事情真如我们所料想的那样,我们若是隐瞒这件事情,那将会大大削弱我们的实力,对我们自身也十分不利,而且对方既然已经对我们动手,你能敢保会没有对其他人出手吗?若是所有人都被暗算了,就我们隐瞒,你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件事情我们无论如何都不能隐瞒,必须要告诉所有人让他们提前有所准备!”

    对于太上老君之言,元始天尊并不认同,他不以为然地说道:“大师兄,可是我……”

    没有等元始天尊把话说完,太上老君脸色一变,沉声喝道:“没有那么多可是,也没有什么如果,这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你若不想死,那就不能小气,这已经关系到你我的生死存亡了,难道你还没有半点觉悟吗?”

    说到这里时,太上老君的身上暴发出一道强烈的怒气,对元始天尊这种小肚鸡肠之举而恼火,身为圣人竟然分不清事情的轻重缓急,难怪门下弟子那么无能,将好好的人族会弄得人心慌慌,让无数人族面临着灭顶之灾!

    看到太上老君真得发火了,元始天尊虽然心中再有不甘,也只能闭上嘴不敢再乱开口,当然在听到太上老君的这番怒斥后,元始天尊自己也是吓了一跳,他不是傻子,先前他是因为鬼迷心窍,自己不好受也不想让别人好过了,可是一直涉及到自己的身家性命之时,他立即紧张起来,不敢肆意妄为!

    在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商量对策之时,一道暗影则是飞速地在这死亡战场之中飞奔着,向那武族营地的方向疾速掠去,而这道身影便是暗算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之人,这个人在飞奔之时,遇到了不少的凶兽,可是却没有一只凶兽对其发动攻击,好象对他是视而不见一样,端是神秘、诡异!

    以此人的速度没过多久便来到了武族基地之外,而这时武族之外的凶兽狂潮也已经结束了,在那武族基地之外是血气冲霄,数不清的凶兽倒在了那里。

    在看到武族基地安然无恙时,他轻轻地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那阴暗的身体渐渐回恢复了正常,若是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看到这样的情景之时,只怕会为之震惊,因为此人并非是他们所想的被封印在魔界之中的魔族之人,而是武道之祖刑天,他们把一件简单的事情想得太复杂了。

    刑天对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下手,仅仅只是为了报复对方算计自己而已,根本不是他们所想的那么复杂,是盘王那些魔族对其的报复之举。盘王这一次可是为刑天背了黑锅,就算盘王再痛恨三清,他也不会选择在这个时候去挑衅三清,因为他没有那个实力,要知道现在盘王可是躲在散修当中,正在疯狂地抵御着这一月一次的凶兽狂潮,那里还有精力来对付三清,他若是有这样的实力,那就不会一击即退,会干出一场更为惊天动地的大事,将所有洪荒大能给狠狠地算计一番,来支援洪荒天地之中本尊的算计,只可惜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却不这么认为,直接把盘王给当成了敌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