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698章 白秋雪苏醒
    这里距离尹青丝她们战斗的地点还是太近了,陆离改变方向,朝西北方飞行了半天,随后选择了一座巨大山脉内潜隐。

    这大山脉内混沌兽很多,更方便他潜隐。他找到一个隐蔽的山洞,这明显是有人挖出来的,里面不大不小,很深。陆离探查了几遍,确定没人后才进去的。

    里面看来很久没人居住了,山洞最深处,有一些丢弃的果核,都发霉了。陆离检查了几遍,很是满意,他取出龙帝神兵噼砍山石,将山洞堵死,而且堵了很长一段路,这才放心的盘坐起来。

    冲击君侯境的办法他早就知道了,他还知道几种办法。陆羚为他准备了两种方案,他早早考虑清楚了,选择一种不算太难,也不算简单的办法。

    冲击君侯境的关键在于把九个命轮凝聚在一起,化成本命珠。据说拥有本命珠,就有了和天地沟通的桥梁,会更容易感悟奥义。

    而且本命珠还能和血脉神技融合,比如羽化神的血脉神技就能通过本命珠释放,还有很多的人,都能融合起来,威力更大。

    本命珠也是一件很强大的法宝,非常坚硬,可作为攻击利器,也能快速带着人飞行。

    九个命轮想要凝聚本命珠,不是简单的事情。如果凝聚失败,对于命轮会有损伤,对以后的修炼会有很大影响。甚至如果凝聚时出现问题,命轮毁坏,还会有生命危险,死去的可能性非常大。

    所以北漠很多人宁愿停留在不灭境巅峰,因为没有足够的灵材,不敢轻易冒险。宁愿一辈子停留在不灭境巅峰,也不敢拿生命去冒险。

    陆离倒是不怕!

    他的灵材不仅充足,还是最好的,升龙草就有三株,他本身天资不错,年纪不大,出事的可能性非常低。

    陆离并没有冒然开始,而是盘坐起来,神念扫视四周,确定一下周边环境安全。

    探查了半个时辰后,陆离这才从空间戒内取出很多灵材。放在一个单独的空间戒内,确保等会取出方便,不会搞错。

    随后他又拿出一本秘籍观看起来,再三确定步骤后,小腹内的命轮飞了出来,在他面前盘旋环绕。

    “散!”

    陆离沉喝一声,九层命轮缓缓分开,变成九个银光闪闪的命轮,一个命轮上还有一条若隐若现的银龙印记。

    “进去!”

    陆离再次沉喝一声,九个命轮光芒闪耀,逐一隐入陆离的小腹内,进入神海中悬浮。

    “开始吧……”

    陆离又探查了一番,确定安全后,不再理会外面的事情,取出几株灵药炼化之后,全心全力开始冲击君侯境。

    山洞内一片漆黑,陆离身体开始不断发光,一闪一闪的,格外诡异。

    ……

    ……

    陆离失踪到今日已整整一个半月了,陆羚已下令停止搜寻了,只是让一群人皇带着一群君侯境开始横扫火狱内的混沌兽。

    云州和幽州暂时稳定下来了,荒界却一片人心惶惶。虽然知道陆离失踪的人不多,但陆离带着夜猹蒙神去了火湖的事情还是很多人知道的。

    后面陆羚带着那么多人皇进来,冥羽陆飞雪等人脸上的慌乱掩藏不住,陆离那么长时间没现身,明眼人都能看出问题……

    不知不觉,陆离已成为北漠和荒界子民的主心骨了。尤其是陆羚手下的强者太多,势力太大。虽然两姐弟是一体的,但北漠和荒界的势力都觉得他们的主子是陆离,陆羚和云州幽州的强者怎么说都是外人。

    没有陆离,众人都感觉天塌了一般。

    白家紫家羽家荒界各大种族内心惶恐不安,再加上陆羚下令封锁消息,她们只能靠猜测。人啊,往往喜欢自己吓自己,所以越发的惶恐了。

    陆羚一大堆事,无心理会荒界和北漠的人,她只是去看了一眼白秋雪。确定在快速恢复后,她召见了嫣夫人,让她稳住北漠局面,随后将荒界事情丢给陆飞雪,带着图逆回到了云州。

    好不容易打下的基业,不可能放弃了,陆离不知被带去了什么地方,不知能不能回来了。陆羚感觉自己肩膀上的重担越来越重了,原先还有陆离替她承当一些,现在却全部要靠她自己。

    她不是一个喜欢将情绪流露出来的人,内心非常坚强,陆离失踪她内心其实很惶恐和害怕。如果不是陆离的本命玉符一直没碎,她怕是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一个人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时刻担心自己最亲的人死去,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面对手下有时还要勉强笑出来。

    内心的苦,内心的痛无人倾诉,只能一个人默默承受,这还是一个女子,一个才二十二岁的女子。如果换做一般人,早就精神崩溃了吧?

    陆飞雪知道陆羚的苦,冥羽知道,夜猹知道,蒙神知道,她手下的人皇都知道,就连大大咧咧的白夏霜也都知道。

    但没人能替她分担,众人唯有默默修炼,想尽办法努力变强。十年之期一满,四大势力大军来袭,此事已不再是秘密。这不仅仅是悬浮在陆羚头顶上的利剑,同样悬浮在所有人头上。

    “大混蛋,大混蛋,你怎么能说失踪就失踪呢。你到底去哪了?难道真的被抓去其余界面了?姐姐马上要醒了,她醒来见不到你,我怎么和她说啊?”

    天龙雪山之巅,白夏霜坐在城堡房间内,望着西南方的窗外,喃喃不停。这几天她非常焦虑,无心修炼,一直嘀咕不停。

    “陆离啊,你一定要活下来啊,没有了你,北漠子民该怎么办?荒界怎么守得住?你自己招惹了四大势力,然后一个人跑了,留下我们独立承受四大势力的怒火?你这个大坏蛋……”

    白夏霜继续嘀咕起来,不时幽幽一叹,她或许觉得将内心藏着的事情说出来,不会那么压抑和惶恐吧…

    她不知道的是旁边的雪白大床上,白秋雪的睫毛抖动了几下,却并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眼角两条泪痕无声滑落,将枕头都给打湿了。

    白秋雪提前苏醒过来了,刚刚醒来却听到了一个坏消息,这消息差点让她再次昏迷过去。

    她身子非常的虚弱,都无法睁开眼睛,嘴唇不能张开说不出话,她只能无声的流泪。

    冰封几年,终于能醒来了!

    却无法第一时间见到自己的情郎,无法和他述说自己这些年的痛苦和煎熬,坚强如白秋雪都无法压制自己的情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