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76 原住民
    在我出其不意将素体生命击出拱桥边缘时,趁机落井下石的就是这群从“集装箱”式飞行器中下来的家伙。尽管他们的装备显得十分臃肿,但携带的动力装置却让他们拥有十分灵巧高速的行动力,尽管看起来是无法在空中飞翔,不过,能够从五十米外,在空中进行三段跳,准确而平衡地落在我的四周,将我和夜鸦夸克包围起来,其动力的爆发力和平衡装置的优良也是毋庸置疑的。我观察着他们,他们也在打量我和夜鸦夸克,我们之间存在不理解所产生的隔阂和警惕,不立刻就动手已经足以体现出交流的可能性。

    这些人每一个都背负着火箭筒一样的武器,手中拿着如同鱼枪一样的武器,从武器体积来判断,应该是轻型武器和重型武器的区别。之前破坏了拱桥,指使素体生命掉落的枪头,从体积上来说,和他们贴身持有的发射器都不匹配,所以,大概是“集装箱”的武器,如此一来,他们个体所能达到的破坏力,也许不能达到破坏拱桥的水准,也就是说,这些人没有足以和素体生命正面交锋的能力。他们的行动证明他们十分习惯这里的生活,却又证明他们拥有其他方法,可以在素体生命和死体兵出没的环境中生存和繁衍,形成一个聚集地的可能性很高。

    这个被废弃的城市一直都很压抑沉寂,然而,这些人的存在,证明“文明”并没有在这里遗失。不管这些人到底是原住民还是因为某些原因进入并不得不停留下来的外来者,他们的活力,意味着这个城市中遗留下来的文明残骸,一定也在他们的聚集地中复苏了。

    作为保障人类社会团体活性的聚集地,理所当然拥有最强大的攻击力和防御力。那么,在这群人此时所能体现出来的战斗力上,再次对聚集地的性能加以评估,最终得出的结论,对我这样的外来者来说,应该并不是什么可以肆意妄为的地方。

    如果在这里成为敌人的话。只有展现出素体生命以上的破坏力,才有可能避免事后的麻烦,否则,可以在素体生命和死体兵的手中存活下来,并形成独有文明的人类团体,一定会在考量了彼此之间的实力差距后,再次找上门来。因为,在这种如同末日般的环境中,如果自认有实力战胜敌人而退缩的话。团体性的衰落也是必然的。只有认定寻仇会给自己一方带来“不可承受的危险”时,才会首先考虑退避的可能性。

    这些人虽然是用捡便宜的方式登场,然而,面对看似素体生命的夜鸦夸克,虽然紧张却也没有退缩的表现。这些人手持武器的紧张感,是“稍有不对就立刻展开歼灭性攻击”,而并非是“稍有不对就展开掩护撤退的攻击”,这一点。就算看不到他们藏在全封闭头盔下的脸,也是完全可以体会出来的。

    他们的

    “不要紧张。这家伙可不是素体生命。”我拍了拍夜鸦夸克的身体说到。虽然不清楚他们是否可以听懂我的话,但是,沟通的方式,可不仅仅是语言,表情和肢体语言也是十分重要的,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将善意传达给这些人。

    有人过于紧张,差一点就开枪,不过同伴及时拦住他。听不到他们的交谈声,但是他们转头对视的动作很明显,大约是通过内部通讯装置交流吧。随后一人走上来,按住颈部,只听到气流外泄的声音,头盔就被他摘下来了。这是个男性,外表和印第安人种相似,眼睛却是有蓝色的,而且,和欧美地区的蓝眼色泽不一样,看上去要更灰暗一些,让人不禁联想到充斥在周遭的灰雾,就是那种隔着灰雾看向废墟的感觉。只是,眼神很锐利,很有活力,倒不像是这个城市这般毫无生气。给人的攻击性感觉是十分强烈的,戒备感也毫不掩饰,但能够看到这样的人存在,我倒是感到挺高兴,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中,有这样的人存在,他们所在的聚集地,一定是发展良好的吧。

    全身武装的男人论起个头,要比我高上三分之一,已经超过了两米,盯着我的时候,比之前那素体生命纤细高瘦的体格更有压迫感。他对我说了几句话,可是我听不懂,这在我的预料之中,我用手势、表情和声音表达沟通上的问题,他转开视线看向同伴,似乎准备做点什么,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被袭击的感觉突然浮现,一直开启的连锁判定,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背后之人暴起发难的画面。

    直到这个时候,我仍旧没有太大的敌意,恐怕之前说话的男人,所有的行为不仅仅是尝试沟通,也是在掩护自己同伴的行动吧。这人的突然攻击是在他们沟通之后的决定,很谨慎,从他们的角度来说,也十分必要,但是,从对袭击者的动作和力度来看,初衷并非杀人,所以,站在我这边的立场也能理解和接受。只是,理解归理解,接受归接受,不因他们的行为产生敌意,并不代表着我就打算按照他们的想法被打晕,乃至于被打断几条腿,彻底失去活动能力。

    夜鸦夸克伸开手臂,挡住那人当作近战兵器使用的发射型鱼枪,从夜鸦夸克身上传回的感觉,对方的力量大概会让普通人的骨头折断错位。夜鸦夸克的动作很快,他是在被挡下后才反应过来的,迅速向后跳开的同时,四周的同伴立刻填补了他的站位空缺,避免夜鸦夸克的追击。他们的反应还不错,当然,比起夜鸦夸克可以达到的速度来说,实在不值一提,也不清楚他们在之前是否观测了夜鸦夸克和素体生命的战斗。他们的行动能力,就算依靠率先行动的男人的掩护,尽可能“出乎意料”,但对速度方面的差距仍旧估计不足。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我摊开手,表现出自在,却没有攻击性的样子。大概会在他们的眼中变成“奚落”吧,不过,也比被看成是“攻击”要好得多。

    其他人还想行动,不过,最先过来沟通的男人抬手制止了他们。这一次,这个男人的表情更生动了一些。眼神也少了几分掩饰的外壳。他又说了几句,明知道是鸡同鸭讲,但我也同样说了几句,因为,他已经打开手臂的终端,似乎在调整什么,我的直觉告诉自己,那的确是尝试完成沟通的迹象。我们就这么说着自己的话,几句之后。他的手臂终端发出电子音,最开始的音调还显得怪异,但是,随着他的进一步调整,逐渐变成我可以听懂的发音了。

    他的话通过这个终端翻译过来,最终变成一种怪异却能听懂的,仿佛混杂了方言般的语言:“你是什么人?”这个时候,他盯着我的眼睛。就像是在确认我是否可以听懂。说起来,竟然可以这么快速就将初次听到的语言进行这种程度的翻译。这台终端的翻译机制还真是了不起。

    “我叫高川,是从外面进来的。”我尽量用简单的话表达着当前的处境,不过,他们听懂之后,竟然有些骚乱,就像是在说“这不可能”之类的话。因为他们的交流都是在隔音的头罩中完成的。所以,只能从肢体动作方面,去判断他们此时的情感和想法。而将脸面露在外面的男人,则是不动声色地点点头,倒是么有同伴那么吃惊。或许。他因为某种原因,和同伴有不同的想法?

    我想着,自己那句话的重点并非名字,而是“从外面进来”这个状况。虽然是很简单的话,但是,这个男人的同伴很好地理解了,并产生情绪上的波动,这多少可以证明,“从外面进来”是十分特殊的情况,甚至有可能是他们这些人听来不可思议的事情,而男人并没有因此动摇,除了内心强大之外,或许是因为,他的确了解过其它“从外面进来”的情况。

    也就是说,这个男人见过其他“外来者”的可能性很大。从这个基础上思考,尽管不能确认“外来者”给他的印象究竟是好是坏,不过,能够从他这里掏出我想要的信息,应该还是很有可能的。而如果他知道这方面的情报,也就意味着聚集地有这方面的更多情报。

    男人和我对视着,随口喊了一声:“都给我闭嘴!”于是,其他人就安静下来,这种服从性也体现出男人在队伍中的权威,说不定在他们的聚集地中,也是一个有点地位的人。能够组织力量捡素体生命的便宜,这种胆量和组织能力,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或者说,既然有了这种胆量和组织能力,那么,在团体中占据一定的位置,也是水到渠成的情况。

    “我知道你是外来者,那么,你来这里有什么目的?”他平静又警惕地问到,“然后,你是怎么进来这里的?”

    “有入口。”我说到,我听懂了,他的目的,其实在于最后那一句。有“入口”的地方就意味着有“出口”,对这些人来说,这个层落的“出入口”应该是格外重要的。我觉得,他们其实也有尝试过寻常,只是至今为止都没有确切的成果。这些人呆在这里的时间应该很长,长到了有人已经习惯,而有人则觉得,必须有所改变。

    我的话,再次让这些人面面相觑,之后的沉默显得有些压抑。他们的心情不好,但也许并不是坏事。

    男人说:“这样的话我已经不想听第二次了。我见过其他自称外来者的家伙,有一些人自以为与众不同,所以被干掉了。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虽然不清楚你到底想要什么,也不知道你到底是如何进来这里的,但是,只要你有半点坏心思,就别想好过。”这番话的内容,先入为主的印象十分重,但到底也仅仅是警告而已。正如我所想,他接触其他外来者,而他的同伴则似乎没有,这足以证明外来者的处境。

    网络球、末日真理教和拉斯维加斯侵攻别动队的人,真的来到这里,并和这些人接触过了吗?那么,又是为什么没有更进一步交际下去,而仅仅作为“聚集地的少数人才知道”的情况在这里活动?他们在这里做了什么?又对聚集地产生了怎样的影响?他们此时的状况如何?对于这个地方和中继器世界的连接是否知情?这种连接是否为他们故意而为?而此时所在废城层落,以及由这个层落扩展开的统治局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有太多的问题想问他们。如果他们真的是知情者的话,那就太好了。而眼前这伙人所代表的势力,仅仅是通向他们的渠道而已,诚然,他们尽管在这里有势力,有情报。但生存环境和格局都被局限住了,绝对不会有我想知道的答案。

    “只是一场意外而已,如果说目的,那大概就是离开这里吧。”我简单直接地说道:“不过,从来时之处离开似乎并不可能。这里太大了,在找到其它的出路前,我想找一个安全的,可以休整的地方。可以带我去你们的聚集地吗?”

    这群人再次商讨了一番,然后被领头的男人说服了。男人并没有追问更多的事情,只是眼神朝夜鸦夸克瞥了瞥:“我可以带你过去,不过,没有允许的话,你不能和其他人进行交流——不,反正,没有翻译机的话,想要交流也做不到吧?然后。把这个玩意收起来,它会吓坏其他人的。”

    这个男人倒是相信了我的话。默认夜鸦夸克并非素体生命,而我也并非敌人。我在他们的注视中,将夜鸦夸克沉入阴影中,没有任何犹豫,这也是善意的举动,对方虽然蠢蠢欲动。但最终还是没有动手。在头领严厉的眼神中,一人按下臂挂终端的传讯装置,停留在五十米外的“集装箱”立刻开动起来,好似隔着一层气垫般,稳稳当当地滑停在桥面的断层旁。

    舱门打开的时候。有一个半截身体好似融入了“集装箱”箱体中的人露出来,从面目来看,是个女性,她对自己的形象毫不在意,裸露出来的上半截身体,也好似没穿衣服一样,不过,从身躯的色泽来看,根本就不是正常的**,而是无机质的改造物。她打量着我,眼睛猛然一转,变成了摄像头的样子,说出一串节奏快速又单调的音调。在我看来,简直就是一头雾水,不过,其他人倒是十分习惯,领头的男人按下臂挂终端,发出一段无论频率还是音调,都十分相似,只是节奏不同的声音。

    那个女人便缩了回去,不一会,就感觉到拱桥下方传来微微的震动感,就像是什么沉重的东西在朝这边移动。

    领头男人又和自己的同伴交流了几句,朝我招了招手,率先走进“集装箱”中。其他人将我夹在中间,一同朝舱内移动,虽然有些像是被押解的样子,不过,没有人多动手脚。所有人一踏入舱内,舱门就立刻关闭了,听声音,似乎也是依靠“气压”进行活动的机械。整个“集装箱”的内部环境,可没有它的外表那么光滑平整,从天花板上垂落各式各样的管线,墙壁上也横亘有各种管道,因为太过杂乱而让空间显得有些拥挤,给人一种“能动起来就好”的老爷车的感觉。这些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环境,就算穿着臃肿的防护服也没有怨言,直接用安全带将自己固定在某个位置上——应该并非固定的位置,而是自行选择的,舱里也根本没有“座位”。

    “抓稳了。”领头的男人就在我身边,丝毫没有照顾我的意思。我和他们不一样,全身上下没有半点防护,从他们的行为来看,这个“集装箱”真正的飞行姿态可远远没有表面看来的那么平滑。说不定这个时候,其他人都在看我的笑话吧,这就是所谓的“下马威”?

    我没有选择,不过,在抓住一根管道的时候,之前看到的“半截女人”垂落到我的面前——她此时是倒挂在舱顶上的。她的脸十分正常,五官清秀,不过,正如之前所说,身体看起来像是全裸,但完全不会让人产生生理反应,因为,那种材料光泽,根本就是不能进行“生理活动”的,摸上去也根本没感觉吧。胸口还有象征女性性征的轮廓,不过从下腹开始,就是一团裸露的机械构造,下半身直接和舱壁的各种管线连在了一起。

    若非头部还是“人类的模样”,看上去更像是死体兵。

    她还是人模人样的脸也一如死体兵般,没有什么表情,嘴巴开阖的时候,传来的也是死板的电子音:“你就是高川?”

    我听出一些不同的意味,于是平静地和她对视着,问到:“你听说过我?”

    “嗯,有外来者提到过你,你和他们失散了。”她说,“外来者虽然不是每一个都是好人,但的确给我们带来的一些变化,所以,‘平’这次才让你跟上来。很少人知道,他其实被外来者救过。”

    似乎真如她所说,舱内的其他人立刻表现出一副惊讶的模样,而当事人,那个被称呼为“平”的头领,却没有半点情绪波动表现出来,只是平静地操纵着臂挂终端。

    “提起我的人,是女人还是男人?”我再次确认到。

    “女人。很强大的女人,救了‘平’的也是她,所以,‘平’不愿意提起这件事。”这个女人的表情和声音都很死板,可是,内容却一点都不死板,充满了情绪的味道,“他才出生六个月,还是个倔强的孩子呢。”

    出生才六个月?孩子?我看向这个男人,从外表一点都看不出来,不过,既然这里是统治局,而参照那些涉及统治局灰雾生产循环的资料,大致也能联想一些情况。恐怕这个男人,就是所谓的“量产人”吧,生育和成长周期,被通过各种手段不断缩短了。由此可以想象,能够使用“量产人”的聚集地应该有一定的规模。

    我没有太过在意这种事情,继续问到:“她叫做江,对吗?”

    “是的。”女人说:“还有,我叫‘加’。是这艘离线机的机长。欢迎来到维多利亚重工物化区,陌生的外来者。下一站是树管核心。”

    她如此说着,被称为“离线机”的飞行装置陡然传来巨大的加速惯性,让我差一点就撞在一旁的管道上,其他人也一阵摇晃,不过全身武装的他们可安全多了。通过舷窗可以看到离线机正在加速下降,抵达拱桥另一侧后,窜进一条狭窄的巷道中,整个机体不得不侧翻过来,才能避免装上那些构造体建筑。尽管速度惊人,所选的路线,也十分危险,每一次都险险擦过,但是,“加”的技术十分娴熟,根本就没有被磕碰到。不过,剧烈的变向让我十分难受,身体不时被甩来甩去,若是手臂稍微没了力气,说不定就会被抛出去,砸在那些不平整的舱壁上而身受重伤。

    在短短一分钟内,离线机大概飞出了三公里。然后,我就被一旁的头领“平”抓住,用他身上的另一条安全带捆绑在位置上,这下总算是可以放松一点了。

    大概正如机长“加”所说,其实“平”对我这个外来者,并非是不友好,仅仅是心中有点芥蒂的程度。甚至于,可以看作是,因为“江”曾经救过他,甚至于,让他知道了我的存在,所以,才如此好说话——之前的那些试探举动,全都可以看作是“好说话”的表现,否则,对上其他陌生人,这些人的举动大概会更加凶狠吧。

    不过,总算是打听到“江”的消息了,他们所说的“江”,应该是“左江”没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