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南下(一)
    壬午寨的废墟之上,掘出了一片临时的地窝子,外间垒起胸墙,掘出壕沟,还设了一座望楼,短短时间内又建起了一个防御体系。

    重建壬午寨的,不用说都是从壬子寨来的人手。壬午寨此间控扼通路,北望雪原,如果要和执必部青狼骑血战,实在是一个上好的要点。夺回此间之后,徐乐就没有让出去的打算,就安排曹无岁重建此间。

    曹无岁虽然上阵不行,但是在边地人熟地熟,一声号令壬子寨就来了一两百号丁壮,不少还是冬日依附在壬子寨度冬的山间猎户,翻山越岭走得飞快,一日间就已经来到此处,连夜就开始干活儿,一夜间就能掘出足够几百人居住的地窝在出来,还搭建起了马棚。胸墙和壕沟也有了一半模样。

    徐乐在前拼死厮杀,边地百姓也淳朴得很,就是把所有气力都豁出去拼命干活儿!

    突厥人深入,造成的战乱破坏,边地百姓实在经历得太多了。当突厥入寇,就是辗转沟壑,就是生死离别,就是在寨子中提心吊胆。现在却有一个少年将军,飞兵而至,一举就将突厥人前锋歼灭,更提兵直逼突厥人大营,要压得突厥人不敢深入,作为边地百姓,就算是在这冰天雪地中累个半死,又能怎的?

    这些百姓干了一晚上的活计,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前面厮杀了一场的徐乐他们这队人马,就退了下来。每人都是浑身血迹,战马长声嘶鸣,仿佛在对着所有人夸功,在徐乐的带领下,大家又是一场大捷!

    壬子寨赶来的乡兵还有山间百姓,本来都已经累得个臭死,想歇息一阵再干活计。这个时候也都兴奋起来,忙不迭的烧热水熬热汤,又飞奔下山来接这些甲骑的马匹,帮他们照料刷洗牵入马棚,再奉上从牙缝里省出来的各色精料。

    至于那些甲士,更是被众星捧月一般拱卫着,帮着卸甲照应,热热的汤水马上就奉上来。边地百姓也没什么文采言辞,长安洛阳的诗酒风流和他们半点边都沾不上。只会扬着黧黑的脸,不住口的就是那几个字:“军爷,打得好!”

    徐乐更是所有人瞩目的焦点,每名百姓,都望着这个超出所有人认知,勇猛剽悍得实在超乎想象的年轻将领。

    当徐乐摘下面甲,卸下甲胄之际。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面甲之下,是一个英俊温文的年轻人。因为激战之后的疲惫,还有一些小创口的失血,而显得面色有些苍白,越发的看起来近乎于文弱。卸下甲胄,一身大氅之下,身形虽然笔直如剑,但却显得有点消瘦。

    这种佳公子一般的人物,却是飞兵而击,打得执必家青狼骑尸身堆积满坑满谷。此刻壬午寨前仍是满满的血腥之气!

    也许是才经历了激烈的厮杀,虽然徐乐形貌温文,甚而还带着温和的笑意,朝周遭百姓点头示意。但那锋锐杀气,尤未消散。凝结身周,有若实质。这些百姓隔着几步,犹自觉得皮肤上起了鸡皮疙瘩,正不知道有多少突厥青狼骑鬼魂,跟在徐乐身后哭号悲呼,所有百姓,当着徐乐的面,夸赞的话半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以敬畏的目光看着徐乐的身形!

    百姓如此,徐乐也只能摇头笑笑。本来还想和他们示好一下,显示自己除了打仗之际勇猛一些,其他时候还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曹无岁壮着胆子从旁边抢过来,就是他一路将大家引回来,这一路上没口子夸奖恒安甲骑和玄甲骑的话也不知道讲了多少,嗓子都有些嘶哑,身为寨主,胆子总是大一些,伸手抢过吞龙的缰绳:“乐郎君,什么事情都是咱们照料,一路厮杀辛苦,赶紧上去歇息吧,热汤热水,饿死渴死咱们也短不了各位弟兄的,只管放心休息就是!攻咱们不成,守寨子及时示警,却是咱们拿手的活计!”

    吞龙缰绳给抢过去,这匹神骏战马不满的嘶鸣一声,歪着脑袋看看曹无岁,勉强还算是个熟人,这才给了面子,任曹无岁牵走。曹无岁早就安排好人给吞龙准备了上好的豆料,足足抵得上别的马三匹吃的分量,怎么样也把吞龙这位太爷伺候好!

    徐乐越众而过,百姓们自觉的让开一条道路出来,默不作声的只是用目光追随着徐乐的身影。

    韩约和步离仍然寸步不离的跟在徐乐左右,和他沿着山道一路上行。

    徐乐的大氅已经染成了红色,小狼女的栗色秀发飞扬,韩约身形高大如山。在他们身后,则是一群百战骁锐之士,如此景象,这些百姓虽然说不出什么有文采的话来,但是都只觉得,十年百年,他们都忘不了今日乐郎君的风采!

    壬午寨废墟之上,只是飘荡着一股食物的香气,百战余生之士,也没有进地窝子里面休息,就在雪地中散坐。这个时候也分不出什么玄甲骑和恒安甲骑了,大家都只是捧着热汤热酒,闲聊着才经历的战事,大家一边比划一边不时爆发出大笑的声音。边地男儿的豪气在雪中显露无遗。

    这就是边地男儿最喜欢的人生,厮杀,好酒,酷烈的天气,强悍的敌人。老死在榻上,又有什么意味?

    而徐乐那里,已经赶建起一处帐幕,正是原来执必思力所用的帐篷。一切执必家小王子的用具,全都给徐乐老实不客气的全盘接受过来了。

    这个时候,韩约正在笨手笨脚的给徐乐裹伤。徐乐赤着上身,他绝对属于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身上肌肉条块分明,结实有力,徐敢十几年的打磨,造就了一身可以熬得住最为激烈厮杀的筋骨。

    此刻身上,尽是被钝器敲击的淤痕,还有各种各样的擦伤,有一杆长矛从甲叶缝中钻进来,在身上开出了甚为可怖的伤口,也不知道流了多少血。

    韩约在给徐乐裹着布条,他手指头粗得跟棒槌一样,怎么样都不得力。有的时候用劲大了,徐乐就是一阵龇牙咧嘴。

    突然之间,脚步声响起,然后韩约似乎被赶走了,碰着徐乐肌肤的,是冰凉的小手。身后之人,已经换了小狼女。

    步离的冰凉小手,却是说不出的灵巧,转眼间就将徐乐创口裹扎得妥妥帖帖,只是小手似乎略微显得有点慌乱,总是避免着触碰到徐乐的肌肤。

    徐乐一声不吭,脸上也微微有点发烧,只是尽力保持着镇定。

    就在这微妙气氛在帐幕中弥漫开来之际,韩约的大嗓门又响了起来:“乐郎君,刘鹰击到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