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七九章 大战雷阳
    “是雷阳花!”

    皇泉见状,吓了一大跳。魏周流等人也吃了一惊,都心神悚然。

    “这个家伙,不会死吧?”

    “蠢货,居然连雷阳花都不认得,他怎么进入的前二百的道种排名?”

    “救人!”

    张信眉头微皱,身影化雷,几个瞬闪,就来到了十五里外。又赶在那雷阳花,做出吞咽的动作之前,连续招出了几道金风斩,直击地下。

    这雷阳花暴露在土地上的,只有不到三丈,可它们在地下,却有着庞大的身躯,

    那金风斩切割,瞬间就在地面斩出了几条深痕。随后那雷阳花,就发出了一声哀嚎,它在地面上的身躯,也在迅速拔高膨胀。瞬时数百道的雷电与光束,如暴雨般猛然往张信方向轰击而至。

    张信并不理会,身影闪动,化为风影在那雷电光雨中穿梭。随后就进袭至那雷阳花身旁,猛然一拳,轰击在那主干之上。同时那独霸刀亦从他袖中穿飞而出,带着雷电风刃,破入到那雷阳花的躯体内。仅仅一击,就将这东西暴露之外的部分,完全斩断。

    不过让他的失望的是,月无极的身影,并不在那闭合花苞之内。张信也不禁神色一凝,眼神无奈。

    竟然吞进去了

    原本他只需将月无极救下,就可退开这片地域,可现在的情形,却有些棘手。

    这是一只十五级的雷阳花,是与灵修中十五级的圣灵同等级的存在。加上其植物的特性,更加的难缠。

    几乎想也不想,那独霸刀就在他的催运之下,继续往下,凄厉的刀光,势如破竹般的破开那雷阳花的根茎,往更下方那核心要害处斩去。

    不过当这刀光,深入到二十丈,就再无法继续。里面滔天的雷电与炎火,几乎快要将独霸刀融化,也差点阻断了张信,对独霸刀的精神感应。

    而在同时间,这周围二十里。有无数的根茎从地层之内探出,或如枪矛或如长鞭。更有漫天的雷海,几乎完全遮蔽住了这方空间,间杂有炽热的光束轰击,每一束,都能在地下,烧出惊人的坑洞。这使后方的几人,都穷于应付,有两位不擅于应对雷法与阳法的,甚至被逼到退出了二十里地域之外。

    “地陷!”

    这是那位名唤李归人的神师,随着他手结法印,怒击地面。张信周围一千丈地域,尽数往下坍塌,足足塌陷了百丈余深。也将那‘雷阳花’的主干,暴露在了众人眼前。

    而张信第一时间,就锁定了那根茎之上的一个结节。那里有一丝丝异常的雷光萦绕,似欲脱离,却又被一股力量强行困束。

    这个蠢货!

    张信只看了一眼,就知大概缘由。这应当是月无极在被吞没之后,强行施展雷遁术,结果弄巧成拙,反而无法迅速脱身。

    “水气天元,怒龙!”

    此时王**的身后,又再次伸展出了一对肉翼。随后拳力隔空轰击,朝着那雷阳花的方向,猛然轰砸而下。

    后者也似感觉到了危险,那根茎迅速伸展,在主干前方,形成了九面层层叠叠的盾牌。

    当王**的拳力轰击而至,那九面盾牌瞬时有七面被粉碎!

    而在此时,乐灵鹤与‘神天音剑’也随后而至,使那最后二层,也蓦然粉碎,更在那雷阳花的主干之上,斩出了数以百计的大小创痕。

    “招天神,不灭三千炎!”

    魏周流的眼中,此时亦透出不正常荧光。空中瞬时有三千道细如游丝的黑色火炎,往下坠落。

    这使雷阳花恐惧忌惮之极,猛然发出了一声尖啸,竟使得半空中,生出一面光膜,抵御着那火炎坠落。

    而此时张信,则趁机坠落下去,浑身上下覆盖金甲,手中一对被他命名为‘圆缺’的高周波震荡刀显现。

    皇泉先他一步,拳锋轰在那坚固结节之上,直接将之轰开了大片的裂痕。而张信则紧随其后,一双‘圆缺’,如切朽木般的轰入进去。将这结节,破出了一个巨大的孔洞。

    而此时月无极化身的雷电,终于得以脱身,身影显化出来的时候。这位面色苍白,急速的喘息。

    “速退!”

    随着张信一身令下,后方的几人,再次纷纷施法。一瞬间十数种不同的灵术,将这雷阳花,打到千疮百孔。

    可几个看似占着上风,却都毫不犹豫的退离。果然当他们退出二十里外,就见前方那雷阳花的身躯,迅速的愈合恢复。

    同时几道白光,从它身上重新生长出来的几个结节处喷射而出,赫然横空数百里,闪耀空际,炎热的光束,在地面上烧灼出了几条触目惊心的焦痕。

    张信等人,是险而又险的将之避过,赶在那白光喷发之前,躲入到一座小石山之后。

    看着那横空而过的白光,众人都倒吸了一口寒气,心中余悸滋生。

    月无极的脸上更是毫无血色,而当他总算反应过来之后。就立时一声怒嚎,发疯似的往张信疾冲过去。

    张信的脸色微冷,抬手一拳将月无极打来的雷光巨鸟,强行轰散!随后抬手间就是数道风刃,将乐无极的身影困于方寸之间。而就在月无极打算化雷躲避的时候,张信的手,已经紧紧抓住月无极的脖颈,重重轰砸在了地面。

    一个呼吸之后,当那掀扬的尘土逐渐坠落。张信半俯着身,用冰冷的眼神,盯视着地面的月无极。

    “再敢放肆,本座斩了你!明白了?”

    月无极的呼吸紧促,挣扎不能,与张信那极具压迫力的目光,对视了片刻,终于无奈的点了点头。

    他已经很清晰的感觉到,张信的不耐,以及杀意。

    这刻自己,只需要说出半个不字,就可能魂归黄泉!

    而当张信终于将他放开,月无极再次起身,却发现周围的几人,都向他投以讥诮与责怪的目光。

    “白痴!”

    皇泉之看了月无极片刻,就一声冷笑,偏开了视线。

    “你这家伙,还真是没用,雷阳花都认不出来?”

    王**一声轻叹,不可思议的摇着头:“入门这两年,真不知你干什么去了?”

    “少给我们惹麻烦!在这里面,所有人都不轻松。”

    魏周流则是慎重叮嘱:“你知道刚才摘星使大人为救你,冒了多大的风险?”

    月无极一声轻哼,眼神依旧冷厉。不过他似也知自己,已遭众人的厌憎,再不发一言,也不敢再寻张信动手。

    这世间再没有什么比仇人在身边,自己却打不过,更让人恶心难过的事了。

    可接下张信,却并未将他放过:“给你一刻钟时间休息,再去前面探路。”

    “张信我草你~”

    月无极又一次怒火攻心,可在他破开大骂之前,就被张信那森冷的视线盯住。于是他决定讲道理:“我在门中,从来都是专修斗战之法。探路这种事,我不擅长,也没经验。你如此安排,用人不当!”

    “不会就学!经验浅薄,才要历练。你说你善于斗战,可自入灵域以来,本座从没见到你在斗战上的手段。”

    张信拍了拍月无极的肩膀,语重心长的交代:“我看好你!小心一些,不会有大事的。”

    月无极气结,可却是无言可对。要说进入灵域后的表现,他这神雷天骄确实有点丢人。

    王**说他半点用都没用,也是实话。

    大约一刻钟后,月无极就在张信的目光逼迫下,不得不起身前行,独自一人在前面继续探路。

    有了之前的教训,是看得月无极就更谨慎得多,几乎每走一百丈,都会认真的四下眺望,探看着周围的一切。

    可皇泉却嫌弃这家伙速度太慢,等到月无极离开之后,才小声询问张信:“这个家伙,太碍事了。药园那边,我们还是近快抵达为好。是不是换一个人?即便是我,也没紧要的。”

    “用不着!”

    张信失笑:“时间慢一点,也不是什么坏事。”

    他现在其实最头疼的,就是如何靠近那处‘善甲号药园’。从叶若卫星图片上显示出的情况来看,任何人想要靠近,都不太轻松。

    接下来由于月无极的‘谨慎’,他们这一路还算顺畅。而随着时间推移,张信他们的活动范围,也越来越大。

    沿途张信借助叶若的卫星图,还有乐灵鹤的‘音感’之术,又寻到了四件天材地宝。

    他们运气不错,寻到的东西,不但品阶较高,质和量方面,也都很不错。故而之后的三天时间,哪怕那六个灵奴脸上,也都现出了几分笑意。

    他们都得到过张信的承诺,这次只需成功取回仙虹草与那两件十八级至宝的任意一件,重获自由之身,就可从张信这里,得到自己的那一份收益。

    这是一笔至少七万点十五级功勋值的财富,哪怕是对一位顶级神师而言,也很不少了。

    不过三天之后,当张信等人攀上一座高峰,将只有五百里距离的那处药园映照入眼中的时候,在场十一人的心情,都已沉落谷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