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九十章 逼迫(八十九)
    恒安甲骑和玄甲骑结成的队列,慢慢将速度提了起来,看也不看四面围上来的青狼骑,只是向着大营方向涌出来的青狼骑百人队而去。

    数百马蹄翻动,雪尘四下飞溅,不少积雪已经被人马尸首染红,弥漫在徐乐身后这近百甲骑四下的,似乎就是一团赤色的雾气!

    踏血而来,义无反顾。

    谁都知道身后再无一兵一卒的后援,只有壬子寨的一些乡兵在拼命吹着号角而已。但是自从北进以来,追随在徐乐身后,已经斩杀突厥狼骑数百近千,还直逼到对手大营之前,这几仗打得酣畅淋漓到了极处,就算全部战死在此间,又算得了什么?

    边地男儿,从来都是轻生死重信诺。汉时侠气,传至此时,在边地数郡,仍凛凛而有生气!

    徐乐马槊终于向前指得笔直,接着一扬,斜拖身后,吞龙长嘶,奋首扬蹄,提起速度!

    后面近百铁骑,也都猛踢马腹,战马嘶鸣之声连成一片,震天动地响动,马蹄翻飞,直扑向前!

    无数青狼骑此时此刻,就是不住回望,只等执必贺的号令。若是执必贺下令让他们上前拼命,说不得也只有拼了!

    可看这雪原上近千青狼骑的踟蹰之态,军心士气已经完全被挫动,若是真是在雪原中藏有刘武周的主力铁骑,不用多,数百恒安甲骑足矣,在徐乐他们彻底和雪原上这出击的上千青狼骑搅在一起之后,冲杀而出,就能再带给青狼骑一场大败,执必贺这个大营也再立不住脚,就只能向北败退到群山之中去!

    这都是徐乐将骑兵的机动性发挥到了极处,带领骑兵,除了硬碰硬的冲阵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发扬机动性,抢夺战场主动权,给对手以突然的打击,制造混乱,营造出最终赢取胜利的机会!

    在南面风雪深处,号角声不断响起,呼啸震荡,隐隐约约又可以看见大团雪尘卷起,似有无数军马,正在整队向此间发进!

    战场之上,时机瞬息即逝,一旦决断不及,也许就是兵败生死的命运,不管是进是退,这个时候老汗也要赶紧做出决断了!

    在南面风雪深处,曹无岁也是满脸大汗,身边站着一个眼里最好的少年手下,站在马鞍上,竭力北望,还有几名手下,吹角吹得面红耳赤。

    曹无岁嘶声询问:“怎么样?”

    那少年穿着光筒子皮袄,拖着满脸的大鼻涕,狠狠擦了一把:“乐郎君继续朝前冲了!”

    曹无岁拍着大腿:“入娘的这乐郎君真是不要命!”

    他又转头对着丘陵之下放声大喊:“跑快一些!”

    十几名壬子寨的乡兵,这个时候打马在丘陵之下疾驰往来,马屁股后面拖着不知道从哪里砍伐下来的枯枝,拖得雪尘漫天飞扬,十几名乡兵满头满脸都是白色,坐骑也累得毛皮透湿,吐着长长的白气,但没人敢停下来,还是发疯一样挥舞着马鞭,搅起更大的雪尘来。

    曹无岁擦了一把头上的汗,沉沉叹了一口气。

    他也只能做到这一步了,能不能欺住突厥人,真的只能归诸于老天爷了。这次莫名其妙跟着乐郎君北上,几场战事,都是提心吊胆。虽然厮杀得痛快,但是这条老命也折腾掉大半。跟着乐郎君厮杀,真不是一件省心的活计!

    但愿这位乐郎君,能平安归来。这种少年英俊的了不得人物,整个马邑郡百年来,也未必能出一个!

    而在烽燧之中,一声退兵稳守营寨的号令下完,执必贺整个人就放松下来,再也不看箭孔之外的景象,将用来挡风的毛皮放了下来,回头去照看执必思力。

    此时此刻,自己冒险不得。纵然南面风雪深处,那些号角响动,雪尘飞舞,很大可能是虚张声势,但是自己赌不起啊。

    本来此次南下,就不是来寻刘武周拼命的。而是挟势以观刘武周和王仁恭两雄相争,好捞取最大的好处。既然如此,又何必冒险非要吃掉徐乐这一股人马?以后有的是机会可以收拾掉他!

    只要这刘武周自己没有看错!

    如凄厉天鹅鸣叫一般的号角声,在烽燧外回响震荡起来,执必贺却再也不管不顾,既然决断,就没什么好后悔的。

    这间主室之外,另一间小屋之内,传来了失巴力隐隐约约的哭嚎之声。执必贺微微摇摇头,可尔奴今日的表现,也让他有些失望了,死了也就死了罢。执必家看来还是需要自己多撑持一段时间。等着执必思力慢慢再成长起来…………也许这一场大败,会让自家这个宝贝儿子多些教训,更成熟一些吧?

    执必贺望向自己儿子,满眼都是慈祥。而外面雪原之上,已然是尸山血海,更不必说在壬午寨下,被自己儿子丢下的近千性命!

    号角声响动,每名青狼骑都是一震,一开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老汗这是决定收兵回营了?

    这就是将战场主动权全部拱手让出,只要徐乐这么一支游骑还在大营之外游荡,青狼骑就不能以小队遮蔽战场,保持主动,只能以大队缩在营中,等待刘武周主力自由选择任何时机,任何方向发起攻击!

    就等于是徐乐这百骑,反过来逼迫住了整个执必部的直属青狼骑!

    在撤兵号角声未曾响起之际,青狼骑踟蹰不敢上前。但是现下,却是每名青狼骑都觉得屈辱万分!

    但号角声一直响动,执必贺向来又是令出如山,大队青狼骑只得愤愤掉头,向着大营方向撤退而去。

    而在大营门口,青狼骑纷纷下马,向两翼延伸,张开步弓,列成严密阵列。准备接应其余青狼骑百人队撤退回营。

    几个百夫长都死死盯着逼近而来的徐乐那一队人马,只要他们真的敢硬撞上来,那就是一阵又一阵的箭雨泼洒而出,说什么也要将他们留在大营之前!

    只要徐乐再敢上前而来!

    听着号角响动,看着青狼骑翻番滚滚如潮水一般退下。

    愤怒金刚像的面甲之后,徐乐嘴角露出了一丝冰冷的微笑,马槊再度扬起,在空中划了一个圈。

    所有甲骑,看着槊锋盘旋,都猛扯缰绳,拉着坐骑转向。

    徐乐清朗的声音响起,在雪原中回荡:“我们走!”

    雪尘盘旋,在雪原上划出一道巨大的弧线,近百甲骑,原地转向,大摇大摆而去。只丢下一地的青狼骑死人死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