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七八章 颐指气使
    “我想要的啊?”

    张信陷入深思,心想他现在,最缺的其实是人手。修行的资源,在经历神天洞府一行后,已经缓解了不少。

    可这人力,他是没法向皇家索要的。

    “与我定个盟约吧,以这五十年为期限,互相扶持。不过得由我来主导,每年必须在你自认为能力允可的情况下,无条件为我办一些事情。”

    皇泉微一扬眉,知道这就是变相的主仆灵契,不过她并未失去自由,契约的形式,双方的地位也较为平等。

    且既然互相扶持,那就不能只是说说而已。显而可见,她的实力越强,地位越高,能够为张信办的事情,也就越多。

    “还有了?”

    皇泉知道只这个盟约,还远不足以换取张信的金斗术。

    “除此之外,我想要一种能让人增加兽属性的宝物。”

    张信说话之时,想起了他从北海海眼,带回来的那枚狄拉克龙的龙卵。

    叶若已经把这东西研究了一个多月,该做的试验,都已经做了。不过按照若儿的说法,这颗蛋孵化的可能微乎其微,不到千亿分之一。而对于狄拉克龙基因的研究,至少得百年起步,短时间内,没可能有成果的。

    可既然孵化不了,那能不能走融炼路线?

    “增加兽属性?”

    皇泉奇怪的问道:“是你要用?又想要兼修兽系功诀?”

    “不是我,另有其人。”

    张信摇了摇头:“你不需要知道太多,只需回答能不能为我寻得。”

    皇泉撇了撇嘴唇,就又凝思着道:“我们皇家的渠道,倒是能为你收得到这种奇珍,我现在也勉强有了这权限,可这种东西,价值昂贵,十倍于其他的属性。张信你”

    “能寻到就好办,我这里还可增加一物,用于交易的。”

    张信说话时大袖一拂,将三枚‘木元果’,招在了手中:“不知这个可够了?”

    兽属性在诸种灵术属性中,算是较为珍贵的一种。用得好的话,可与雷属性比肩,甚至超越其上。

    不过他手里的这三枚‘木元果’,加上他‘研究’出的金斗术,勉强也够了。

    皇泉果然再无异议,爽快的回道:“这次如能安全出去,我会第一时间,告知家中的。”

    二人三言两语间达成协议,随后就感觉双方的关系,顿时亲近了不少。

    张信也觉满意,他之前还以为皇泉参与这次玄级血猎,是不甘心之前的失败,要找他麻烦来着。

    至于那‘金斗术’,张信也并无敝帚自珍之意。之所以秘而不宣,是因不放心宗门内的某些人,不愿他们如虎添翼。

    这个与那对抗雷电的金灵力士,可完全不同。后者可以裨益于全宗上下,可对于真正的顶尖强者而言,价值却不是很大。可金斗术,却能让一些擅长斗术的人物,实力再飙升数个层次。

    不过似皇泉这样的可靠之人,未来宗门的栋梁之材,张信倒是不吝传授的。

    能有这样的人物,作为自己在宗门内的羽翼,也能让他未来轻松很多。

    可这好心情只维持了片刻,张信发现几十里外。那林紫若依旧在盯着自己。目光似针一般,又冰冷毫无温度,让他感觉芒刺在背,又有些火大。

    不过就在他考虑,是否现在,就与这林紫若做个了断的时候。这个少女却又离开了原地,身影闪遁,只片刻时间就不见了踪影。

    张信一声冷哼,也收回了目光。

    “乐灵鹤,感应下一处!”

    乐灵鹤依言将宝琴架起,不过片刻之后,这位就摇着头道:“一百里内,感应不到十二级以上的至宝。”

    张信闻言,不由心中暗道,这各家的速度好快。他们在这边,就只待了片刻,附近那些十二级以上的宝物。就都被收刮走了。

    之前他在叶若的卫星图上,明明看到这附近,有十七八处的。

    可惜在这灵域之内,卫星通信系统干扰更严重。他至少得五个小时后,才能看到更新的卫星图像。

    这些卫星很好用的,可惜叶若至今都没法做到实时传输。

    张信叹息了一声之后,神色就又转为肃穆:“那就往里面走吧,都给本座注意了,接下来不可有半点大意。”

    诸人闻言,都不禁凛然。知晓这准神级灵域的外围与内围,危险程度完全不同。

    十五级以上的各种兽类虫豸,在里面随处可见,而且普遍都有着强大的肉身,近乎于不死不灭的能力。也少有会固守一处,绝大多数都在四处奔走游荡。

    而接下来张信,又看向月无极:“月无极你前出二十里去探路!有什么危险或者动静,可即时回报。”

    月无极先是呆了呆,可随即就又暴怒:“为何是我?”

    在他看来,张信这个家伙,就是在打击报复。

    这探路的活,可不是什么美差。灵域之内,有着各种危险潜伏,还有许多善于隐遁的妖兽种类。稍一不慎,就会遭遇灭顶之灾。

    且这里有六名灵奴,这负责探路之人,无论如何都不该轮到他。

    然而张信的理由,冠冕堂皇:“本座分配差事,只看各人的能力与贡献。他们六人,现在比你有用。而且~”

    说到此处,张信笑了笑:“之前月无极,你不是想要分开行动么?本座现在也算是如你之愿。说实话,月无极你的雷法,在逃命的时候,确实有些优势,远胜过旁人。”

    月无极气急,脸色阴晴不定。片刻之后,他就一声狞笑:“你既然放心,那有何不可!”

    说完这句,月无极就直接御空往前方飞去。而此时张信,则悠然说道:“阁下一应举止,本座都会一一记录在案。”

    月无极的身影顿时往下一栽,险些跌落在地。他的脸色,也无比阴沉。想起自己的处境,依旧是将功抵罪的状态。

    之前月明月虽然将所有事情都扛下,可这却绝不意味,他就能高枕无忧了。

    发配完月无极,张信也没让其他几位闲着,又从几位灵奴中挑选出了三人,负责左右与后方的警戒。

    这是保证在遇敌之时,己方有着至少二十里方圆地域,作为转圜的空间。

    除此之外,王**的灵宠也被征用了。这头犀牛被暂时作为乐灵鹤的座驾,可以使后者,可以随时随地,更方便的使用音感之法。

    可即便张信再怎么小心谨慎,他们还是出了意外,仅仅往里面走了七十多里不到,张信几人就看见前面的月无极,被一只巨大的花朵,猛然的‘吞’下去。而前者毫无防备,直到侧旁的那只花朵张开血盆大口,才蓦然惊觉。可此时月无极想要化雷躲避,也为时已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