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七七章 灵术交易
    “若儿被主上搞糊涂了。”

    叶若听完张信的解释之后,一脸迷糊的说着:“完全听不懂,无法理解啊喵。”

    “你又不需要一定弄明白不可。”

    张信失笑:“其实很简单的,对手打算利用的是我的自负。一旦我自认为自己的能力,已经将这个家伙折服,那就离死不远了。”

    他说话之时,心想如果是前世的自己,那么只要这黑衣人的表演稍微像样,自己就多半会上当。

    上官玄昊在人生的后十五年里可谓顺风顺水,不但在道途上狂飙猛进,出任日月玄宗的天柱要职后,也是无往而不利。

    其实他当时内心,已经极其的自负。广林山之败并非无因,他的自大,占了相当大的成分。

    就在他们二人说话时,魏周流他们已经有了成果,当他们下挖到一百一十丈左右,就见地底深层,隐有一丝丝的灵光透出。

    “原来是这东西~”

    张信眼神释然,他总算明白,这些来自于黑山皇朝的家伙,为何会藏在这山体里面了。还刻意布置了法阵,偏转了灵能反应,让乐灵鹤错判了地点。

    如非是遇到了自己这样的老手,还真要被这些家伙瞒过去。

    待得周围几人,将土层在下挖三丈,张信便探手一招,将剩余的泥土挖去,令土层中那团灵光,彻底暴露了出来。

    “是十五级的地行参!”

    魏周流看着张信身前之物,眼中顿时现出了丝丝喜意。

    地行参也名雪晶参,是因此参晶莹剔透,晶白如雪之故。也与其他的人参一般,年份越久价值越高。

    而张信身前的这株,至少有四千四百年的年份。

    自然,真正算起来的话,这些地行参最多生长了二三百年,可在灵域的催发下,这株地行参的药力,绝不会低于那些真正经历过四千四百载岁月的地行参。

    “还在进化!”

    皇泉的眼中,同样现出了然之色。心想这就是这些魔灵,在这里隐藏等待之因了。

    这株地行参,只差一点点,就可越过十六级的界限。

    而那时此物,哪怕是就这么直接服用,也可让一位圣灵,多增二百到三百载的岁寿。再如以此药炼丹,加入各种辅药,可以炼成至少八十枚延寿二十载的灵丹。

    可惜的是,这地行参的药力,对他们那位师叔祖雪崖上师无用。

    这类延寿药物,其实都已没用了。只有仙虹草,能够延续雪崖衰竭的元气,缓解这位天域圣灵的暗伤。

    她正这么想着,却见张信竟然探手一招,将这枚正在升华中的地行参,强行摄取到了手中,

    皇泉见状,不禁微微一愣。十五级的地行参,药效不及十六级的三分之一。

    张信这么一拔,就至少丢了十二万点十五级贡献值。

    不过在场无人有异议,所谓落袋为安,拿到手里的才是自己的。

    即便月无极,也没有什么言语。他回望身后,隐隐可见数十里外,有着数十道觊觎的目光。

    黑山皇朝之人前车之鉴不远,他们绝不能重蹈覆辙。

    ※※※※

    “那个就是张信!”

    就在张信收取地行参的时候,在距离三十里外的某处,有一位少年,正立在一株大树的树巅上,静静的看着眼前那一幕。

    “就是这人,日月玄宗的摘星使,号称狂甲星君。

    在少年旁边,一位面貌六旬左右的老者目中杀机萦绕。

    “那是15级的地行参,少主想要出手吗?”

    “这个时候出手,太迟了。”

    少年微微摇头:“而且那个家伙元气丝毫未损,暂时无隙可乘。”

    老者闻言也不意外,方才张信虽然是到最后才出手一次。可只凭他在震血螺的轰击之下都能毫发无损,就可说明他的战力,很可能也达到了超天柱,至少也是接近了。

    可惜的是那李魔山太没用,并未逼迫张信全力出手。后者的真正实力,仍旧隐于迷雾中,让人看不清深浅。

    而此刻他虽可确定此人手中,并没有神宝。可这家伙的实力,既然到达了这个层次,那就不是可以轻松压制得下去的。即便是他家的少主,想必也没有万全的把握,一旦久战不下,甚至损伤元气,很可能会使影响他们接下来的行动,在与其他超天柱的争夺中举步维艰。

    自始至终,这位老者都不觉得这张信,会是少主势均力敌的对手,更不会认为这位日月玄宗的摘星使,可能凌驾于他这少主之上。

    此子可能略有些棘手,可在他家少主眼前,只怕也就是一只稍微强大些的蝼蚁。

    “有机会的话,我倒想是试试看,能否生擒此人。”

    那少年眯着眼,目现期待之色:“我对日月玄宗的摘星术,还有他自己研究出来的金斗术,倒是蛮感兴趣的。”

    “摘星术的话只怕少主难以如愿,日月玄宗的禁法森严,难以破解。金斗术是他自创,倒是有可能搜魂索魄,拷问出来。”

    那老者摇着头:“说来日月玄宗有了此子之后,一年来已经止住了颓势,此时所有外敌,竟都不敢轻举妄动。长此下去,对大帝之谋,确实极其不利。”

    “看看这次有无机会吧,只要时机合适,我会将他拿下的。”

    那少年说完,就一拂大袖:“走了,此处已没什么好看的。”

    ※※※※

    张信将那地行参收取完之后,就转过了头,盯视着某个方位。

    他看见紫薇天女林紫若了,后者也在几十里外的位置,眺望着他。

    这毫无疑问是冲着他来的,灵域的安全入口并不止这边峡谷一个,在东南西北四方,总共有着七处灵能波动较为稳固的所在,七大玄宗也默契的各选了一处入口。

    按道理来说,他们在短时间内,绝对没有遇见的可能才是。可他在这里,却遇见了林紫若。

    “那是紫薇天女么?”

    皇泉顺着张信的视线看去,眼神复杂:“就是曾经败在你手里的那个?听说她很厉害,三个月前连续与两位公认的超天柱道天通与量天守交手,却都不落下风,也由此身列超天柱之林。”

    “是很强!可皇泉你也不差。”

    张信听出了皇泉的不甘与比较之心,眼中含笑道:“刚才的那一拳,就得霸气!可比月无极强多了。”

    相较于入门试的时候,皇泉现在的实力,可说是判若两人。无论是她的灵斗术,还是战境,都已经隐约摸到了超天柱的边。

    就不知这份实力,是否为自己准备?

    张信并没遮掩声音,故而月无极那边也有听闻,他一时间又面色郁郁,气闷不已。

    不过这位随后,也是眼神复杂的看着皇泉。刚才他也感觉到了皇泉那一拳的大气磅礴,尽管还是输给了仓促应对的李魔山一筹,可后者毕竟身拥神器。

    震血螺将那人的极限力量,增幅了一倍都不止。

    这个皇家的少女入门比他晚一年,却隐隐已有后来居上之势。

    “摘星使大人说笑,刚才那一拳,李魔山最多用上了四成实力。我在家门中常因少遇对手而自傲,小视天下雄杰,可面对李魔山这样的超天柱,却连他一击都挡不住。”

    皇泉自嘲一笑,随后又问:“听说摘星使大人,正在研究一门金斗术,不知能否教我。”

    这句话,她就这么大大方方的说出来,没有半点的扭捏作态。

    “金斗术么?”

    张信回望了皇泉一眼,就微微一笑:“这是我独门的秘传之法,你打算用什么来回报?”

    皇泉吃了一惊,定定的看着张信,她听出对方语气虽是含着几分调侃意味,可却又含着几分认真的意味。

    心中惊喜,如狂涛一般上涌,皇泉努力深呼吸,使自己平静了下来。

    张信的金斗术价值巨大,门中许多擅长斗术之人都在注意。只因此术,可以与任何斗术叠加施展,很可能也将掀起一场斗术变革。

    不过这位,却迟迟未将金斗术提交,让许多人失望不已。

    所以当听到张信此举,皇泉真是不敢置信。

    “传承自我而止,这是肯定的!如果摘星使大人愿意传授,那么皇泉必以顶级灵契相应,至于代价”

    皇泉的语声微顿:“我不知道摘星使大人,想要什么?”

    她说传承自她而绝,这既是为让张信放心,也是为降低自己换取的代价。

    似金斗术这种,可能引发斗术革命的法门传承,很难以合适的价格来衡量。

    皇泉猜测张信如果上交,日月玄宗的传功堂,最多会为张信开出的十万十五级贡献的价格。可其他隐形的收益,远不止此,都是苍天皇氏拿不出来的。

    除此之外,日月玄宗的门人每次兑换,张信及他的后人,也会收取一定的贡献值。

    此时张信提交那门全新‘金灵力士’,据说门中就已有二万以上的弟子预定。

    一旦这门灵术被篆星楼开放兑换,那收益至少是二十万的十五级贡献,就更不用说日后。

    而在皇泉看来,张信的金斗术可能会小众一些,可实用性绝不逊色于那种能够抵御雷法的金灵力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