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逼迫(八十七)
    号声低沉,在雪原上呜咽回旋。

    青狼骑全都停住脚步,仓皇四顾。

    满地都是死人死马,两个百人队被彻底摧垮的惨状再清晰不过的摆在眼前。而更不知道那些号角响动之处,到底潜藏着多少恒安甲骑,等待着择机杀出!

    眼前这一队人马,已经被好几个青狼骑百人队隐隐包围在中央,而大营之中,又开出了四五个青狼骑百人队,剩下人马,还在源源不断的开出。

    这一队汉军人马,着实强悍绝伦。但打到现在,已经是人马精力体力消耗巨大,也再没了回旋调度的空间,此时此境,已经是陷入绝境。只要围上去,舍得再拼出多少条人命,怎么样也会让他们全军覆没在此!

    但是谁知道,他们在拼杀之际,会不会有大队恒安甲骑排成长长阵列,拉出如海浪一般的雪尘,突然冲杀出来,与这队人马里应外合,反倒将青狼骑大队,打得惨败!

    前锋全军覆没,自家大营之前两个百人队被打得如此惨状,执必家青狼骑锐气胆色俱都被挫动,已经再也败不起了!

    每名青狼骑都转动着目光,似乎身边飘动的每一片雪花,都是一名恒安甲骑,刀枪森寒,容色如铁,身上甲胄带着战痕,随时准备杀出!

    从大营中开出的青狼骑百人队,也都放慢了前进的速度,不住回顾烽燧,等着执必贺的号令。

    徐乐这奇兵突进,两场对冲厮杀,一下就震住了执必贺汗旗之下,数千青狼骑主力!

    烽燧之中,执必贺呆呆的看着眼前一切。适才战事,他清清楚楚的都收入了眼底。

    徐乐到底是怎么一个冲击,就击垮了一个百人队,到现在执必贺都没有想明白。这是超出了他这数十年全部战阵经验的事情。而后来恒安甲骑突出,和徐乐配合,又绞杀了可尔奴那个百人队,虽然可尔奴百人队死伤更惨,近乎全军覆没,但这倒是执必贺理解范围之内的事情。

    刘武周主力说不定真的上来了,再有徐乐这等悍将为先锋,真的是反过来逼迫执必家南下大军了!

    身边失巴力已经脸色苍白,摇摇欲坠。这个老军奴,一生所系,都在他儿子身上。对儿子疼爱之处,不在执必贺对执必思力之下。

    他这一辈子,就是再得重视,执必部中人人尊敬,也是一个军奴身份,不得为贵人,性命全都操于主人之手。

    而自己儿子,却是脱了奴籍,现下为百夫长,再进一步,就能自领部族,为执必家贵人。而且可尔奴心思灵敏,上阵敢战,又能拢得住部下人心,历年来都是有功,一看就是草原部族中年轻一辈中有数的人才,将来恐怕不只是一个执必部的贵人就能限量!

    有的时候在梦中,失巴力甚而见到自家儿子,在草原上升起了属于他的狼旗!

    但是现在,在这可怕的汉军手中,一生梦想,就此夭折!

    这素来也是强悍的老军奴,现在就跟没骨头一样瘫软在地上,低低呜咽。掇吉蹲在一旁,也不知道怎样劝慰。

    他们的老弟兄拔卡,一个照面也被汉将挑落马下。对掇吉的震撼同样极大,这个时候,同样没有缓过神来!

    烽燧之中,其他亲卫医士,都手足无措的看着执必贺,连执必思力都顾不上照顾了。一时间这烽燧之内鸦雀无声,只等着执必贺打破沉默,发出号令。

    雪原上徐乐的强悍表现,实实在在的是震住了整个执必家的大军!从上到下,无一例外!

    执必贺久久不语,似乎在盘算些什么。而在这个时候,失巴力猛然跳了起来,蓬的一拳擂在胸口,顺势就将皮袍扯开,露出毛茸茸的胸膛。失巴力扯开嗓门大喊。

    “汗王,让我去!我去和汉军拼了!汗王,汗王!给我一个百人队!”

    掇吉也站起身来,抢前一步:“汗王,我陪失巴力一起去。说什么也将汉军斩杀干净,哪怕我们都回不来!执必部不能受这样的屈辱!”

    烽燧之内,那些亲卫也骚动起来,人人都是一副要请战的样子。

    刚才一直安安静静躺在榻上的执必思力,突然在这个时候挺身坐起,挥舞胳膊,大声喊了一句:“是徐乐!是徐乐!父汗,当心徐乐!”/p>

    执必贺陡然怒吼一声:“还不看好少汗!”

    执必贺吼声极大,杀气四溢。近几年来,执必贺向来是说话温和,少有动气时候。就算要行军法杀人,也不过是淡淡的吩咐一声便罢。如此地位,难道还需要什么事都疾言厉色不成?

    但是这一声吼,几乎是从肺里炸出来的,如一声霹雷,在这烽燧之内震响!

    亲卫医士,吓得立刻返身,去将执必思力又按在榻上,手忙脚乱的一通料理。执必思力脸色潮红,喃喃又嘟囔几句,再度晕迷了过去。

    执必贺目光转向箭孔之外。

    就算再怎么拖延放慢速度,青狼骑已然离徐乐那一队人马越来越近。展开了一个略微有点松散的包围圈,但都没有提起速度来,只是将他们围定在雪原之中。

    在烽燧之中,都可以看见这些青狼骑不住回顾,望着汗旗,等候着执必贺进一步的号令。

    自家青狼骑,什么时候这么畏缩不敢战了?

    是不是催动他们上前,无论如何,也将这一队凶悍得实在超乎想象的汉军骑士彻底淹没?

    可要是风雪深处,再有恒安甲骑冲杀出来,又将如何?难道就莫名其妙的在自家大营之前,打上一场会战?

    执必家直属青狼骑已然倾巢而出,现在折损已经过了千数。这些直属青狼骑,是执必家用来震慑治下各个部族,各个别有怀抱的贵人,执必家最为根本的力量!

    自己还能承受多少青狼骑的折损?

    这刘武周怎么和自己揣测的不一样,就这样不管不顾的上前来拼命?这和自己以前所熟悉的那个刘武周可不一样!

    这个号令,到底该如何发出?

    犹疑之中,执必贺看到雪原中那一队已经浑身溅满血迹的汉军骑士,已经再度集成阵列。当先一身玄甲的徐乐,又高高举起了马槊。

    马槊槊锋,反射阳光,耀眼生寒。

    这槊锋又缓缓向前倾斜,这一队人马,又开始向前迈动脚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