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七六章 出人意料
    那三条琴弦都细如游丝,对于灵师而言,哪怕刺穿身体,杀伤力也弱的可怜。

    可此时从那黑衣人胸前透出的部分,却在轻轻颤动着,发出一**匀称的音纹。给人的感觉,就好似一头巨兽匍匐其上,随时可在下一刻,将黑衣人的身体撕碎。

    而乐灵鹤的惊人之举,不但出乎那黑衣人的意料之外。远处正在极力恢复伤势的皇泉等人,也是一阵目瞪口呆,神色不解。

    尤其月无极,脸上满是匪夷所思之色。

    张信则用满含嘲讽的眼神,看着眼前这位:“你大约是想不到?毕竟最没可能背叛你的,就是这位了。”

    黑衣人眼神难看望着自己的胸前,随后有看了看张信,语声艰难:“摘星使你这又是为何?可知同门相残,是何罪名?”

    “这就是你最后的挣扎?我以为你不会这么问的。”

    张信再次嘲讽的一笑:“你应该最清楚,既然乐灵鹤对你动手了,那么本座也一定拿到了证据。”

    说到此处,张信探手一引,接过乐灵鹤丢过来的一枚录影石:“你一直在试图给本座以错觉,装出要与我分道扬镳,脱离我掌控的模样,可其实是想的让本座放松警惕吧。这次血猎的目的,也绝不是里面的那两件顶级奇珍,而是试图刺杀本座?啧啧,让我看看这里面是什么,居然是幽影神箭,袖子里面蓄势待发足有三息。可惜的是,那位实力虽强,可距离超深渊还有一线之隔,让本座认真起来的价值都没有呢”

    当听到此处,皇泉等人都脸色凝重,惊疑不定的看着那黑衣人。

    后者则眸色难看的,看着张信手中的那块青绿色的玉石。

    这次的确是失算,他刚才的动作,能瞒过在场所有人,却瞒不过乐灵鹤。

    可在他看来,与张信有着深仇大恨的乐灵鹤,怎么都没可能倒向张信。

    在他许以重诺的情况下,这位也是最没可能背叛的。

    “老夫不服!”

    黑衣人深吸了口气,怒目与张信对视:“老夫方才,是准备了幽影神箭不错,可目标却并非是摘星使。”

    “啧,你当我是白痴,锁定的是谁都看不出来?”

    张信哂笑:“这句话,还是等回去之后,你自己向戒律堂解释吧。只希望阁下,能够扛得住戒律堂的搜魂索魄。自然你有冤屈的话,也可向戒律堂申述,这里两位天骄,两位圣胎在场,想必不会冤枉了你。”

    这句话道出之际,乐灵鹤掌控的那三根琴弦,蓦然加剧了震颤。数十枚音刀由其上激发,将黑衣人的身躯,斩成了数十碎片。

    就在血肉飞散中,一道红光冲起,飞向了半空。

    张信则漫不经心的微一拂袖,瞬时狂风怒卷,使得那红光去势顿滞。而随后下一刻,一只纯由风力构成的大手,就将这红光摄回到了张信的身前。

    “寄魂玉?”

    张信眉眼一挑,心想这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他随手在这红色的玉石上贴下了几枚封印符,这才将之丢入到了袖内。之后张信,又开始转望这黑衣人留下的其他事物,不过他却并不亲自去碰,而是笑问王**。

    “王师兄,能不能将他乾坤袋里的东西,都取出来让我们看看,”

    王**已借助灵丹,使自身的伤势,大致恢复了过来。他稍一犹豫。就走上前来,将那乾坤袋的事物,都一一倾泻了出来。

    片刻之后,众人就脸色凝重无比的,看着地面上几件事物。

    “这是,神教的印记与经文?”

    此时神教早已暴露,其教门的印记与神文,在北地几乎已是人人皆知。故而王**一眼就认了出来。

    “看来证据确凿,本座也并未冤枉了好人。”

    张信一声冷笑,抬手一招,将地上的那些东西,都全数收起。而其中一枚有着‘明’字印记的令牌,让他稍稍在意。当此物入手之刻,他腰间的督战令,有着轻微的感应。

    不出意料的话,这应该就是这黑衣人,控制这六位灵奴的东西了。

    接着他又看向了除乐灵鹤之外的五位灵奴:“重新报下名字与之前出身吧,你们中的几人,我还不认得。”

    “神天峰越长安!”

    “神玄峰张觉”

    “神海峰李归人!”

    “神相峰梅礼天。”

    “神天峰王来。”

    这五人报名之时,都是神色坦然。那黑衣人已被张信擒拿,可控制他们的那枚令符,也已落入张信之手。

    接下来的生死祸福,也都由他们眼前的这位少年掌握。

    张信目中微现讶色,没想到这六人,居然还有一位出身神海峰,

    不过既然雷照等人,在他进入灵域之前,并未特意向他提及,让他观照,那么想必是以其为耻,并不视其为神海峰一员。

    微摇了摇头,张信眼含警告:“我不知你们几人,是否与此人有勾结,也不打算深究。是因知尔等乃灵奴之身,身不由己。可接下来尔等这次灵域之行,是否能够如愿脱去灵奴之身,就得看你们自己了。”

    那五人闻言,都是眼神微凛,面上的麻木之色,也稍稍退去。

    张信并没有等这几人的回答,他的注意力,已经移到了附近,那已坍塌下来的山峰上。

    他闪身到了一千四百丈外,若有所思往下看了一言,随后就问乐灵鹤:“再感应试试,下面可能有东西。”

    乐灵鹤不说话,使他那宝琴之上几根琴弦,连续震颤。须臾之后,他就眼现惊异之色:“地下七十丈,有着东西,应该是一件十五级的至宝”

    众人闻言,都不禁精神一振,接下来都不需张信吩咐,就纷纷动手。往下挖掘。

    而此时皇泉,则来到了张信的身侧,眼含探究的看着后者:“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张信反问:“你是问哪个?”

    “都问!”皇泉目光存疑:“你是怎么看出这家伙有问题,又是怎么知道黑山皇朝的人,藏在这山里面,”

    “直觉!”

    张信哈哈大笑,使皇泉一阵凝噎无语。

    不过叶若,却也在他的视界中问着:“主人主人,我也好奇,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对于叶若,他就不能这么应付了事。他家的小智脑,待遇还是不同的。

    “说是直觉,其实也不算错。我前世经历那么多风波,对身边所有构成危险的东西,确实有着非同一般的直觉。”

    张信回答道:“这位的幕后之人,大约是以本座其实是上官玄昊转世之身为前提布局,认为以上官玄昊的能力,定可将这家伙与六名灵奴降服,可致命的危险,就在我放松警惕后。可惜这家伙,表现的实在太急,演技太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