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62 战斗姿态2
    我压低身体,聆听咲夜的指示,估测着来人的方位,循着能够遮蔽对方视线的路径移动。薄薄的雾气已经散逸,原本只漂浮在脚下,在十几步后已经完全笼罩身体,向上望去,连夜空都不甚清晰起来。雾气在不经意间,以极快的速度变得浓郁,它的出现并非自然现象,因为,在这片地区,在这个时节,过去都不曾出现过雾霾,就算有,也不应该如此“凑巧”地发生在这个时候。“神秘”虽然是存在的,但是“偶然”却是不存在的。任何的偶然,都一定是无法看清的必然,对我来说,如今看似偶然的一切,却是源于“神秘”的必然。

    这片雾气大概会在不久后就转变为灰雾,而那个时候,也是异常以实质的形态显现的时机。我想,只有在那个时候,电子恶魔“夜鸦夸克”才能展现其力量吧。不过,伴随神秘的显现,危险也将如约而来,在那之前,将所有的普通人排除在外,就是我现在要做的事情。

    即便这个时候,我仍旧还是个无法使用神秘力量的普通人,而对方在这个时间点结集而来,想必也是早有准备,考虑到学生会和相关社会团体的关系,以及他们对厕所怪谈的深入程度,这群人中存在“战斗精英”的可能性很大,而这群人知道我在这个地方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想要不暴露自己地阻止他们,在几率上小于一成,我对此自然不抱信心。而自己在这场遭遇战下击溃这些人,将其驱逐,事后也会被他们加强关注吧。也许会带来许多麻烦。但是,我觉得,要比在这里不闻不问,任凭他们自行深入神秘事件更好。

    学生会也好,相关社会团体也好,事后对待我的方针,无疑就是观察。收集资料,谈判或带着强迫性质的谈判之类,不过。不会一开始就采取十分强硬的态度,以“合作”的名义打好关系是优先的选项。对我而言,只要他们带有这样的念头,就是最好的结果。我作为“有经验。有成果的神秘专家”。一开始就站在一个相对有利的位置,无论是实力也好,经验也好,对未来的认知也好,我都不觉得自己会在交锋中失去自己的位置。对方的优势在于拥有更庞大的社会关系和资源,他们能够利用的力量,也在于此,不过。末日幻境的神秘专家在如何处理这层关系,利用这种力量上。也有着自己的窍门,否则,黑羊早就被赶出了白羊的圈子,又谈何发展壮大呢?网络球的存在,已经证明了,神秘力量和正常的社会力量,是可以紧密合作在一起的。

    现在网络球还不存在,至少我还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但是,只是这个城市的话,让耳语者借助学生会和相关社会团体的力量壮大起来,成为这个城市的网络球,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拥有对方的社会关系和资源,耳语者的发展或许会因为太快膨胀而逐渐脱离控制,不过,如果外在环境如我所想,也在急剧变化的话,大概就会像当头一棒那般,将耳语者因为膨胀而畸形的部分纠正过来。我不在乎耳语者被谁控制,我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在剧变的环境中,保持这个城市的和平。

    所以,这一次战斗,不仅仅是为了解决神秘事件,更是为了向所有可能成为助力的人宣告,我和耳语者的存在与强大。

    我没有一丝疑惑,这些事情,都在更早的时候,就已经了然于心。所有的布置,都基于复数的目标,只要实现一个,就是成功。在安定平静的心绪中,我越过障碍物,立足于这群来者的面前。我的出现,让这支三十多人的队伍微微骚乱了一下,看起来,是我选择的路线,以及充满奇异雾霾的环境,让他们的感知受到限制,没能提前注意到我的存在。

    出于雾霾的遮蔽,我也无法用肉眼判断他们的具体人数,第一印象是三十多人,不过,有几人已经在骚乱的同时进行了隐蔽。这是一群以普通人程度而言的战斗专家,真正的职业是什么无所谓,从他们的移动状态和应变手段来看,拥有极高的团队合作精神和警惕心。

    “他们之中有六个人离开队伍,正在从两侧向阿川你靠近。”耳机中传来咲夜的声音,随后,就听到她惊呼一声:“他们在破坏监视器了,不过,并没有完全找出来。”

    “不必担心,微型监视器的效果也就到此为止了,就算被全部找出来也没关系,在计划之内。”我说着,声音没有刻意压低,对面的人已经掏出武器,都是匕首和警棍之类的冷兵器,不过,看他们的野战服,里面应该是藏着枪械的吧。对仍旧是普通人的我来说,一般的手枪也是有威胁的,但也在预料之中,该如何在没有神秘力量的帮助下,对抗复数全副武装的军人,也已经在网络球中培训过了。

    在这个出现的这批人,就算携带有武器,拥有战争的经验,也仅仅是普通人程度而已。作为同样参与过严苛的战斗,同样携带有武器的自己,有自信和他们一较高下。更何况——

    我在短短数秒内读取着当下的处境,其中最重要的自然是,直觉告诉我,雾气有转变为灰雾的迹象。我无法判断需要多少时间,不过,就算我和他们僵持一下,在夜鸦夸克可以活动的时候,一瞬间就足以将他们放倒,输送到安全的地方,再回来应付同步展现的异常。

    毕竟,虽然是第一次接触电子恶魔这样的东西,但是,以我的特质形成的夜鸦夸克,到底有怎样的能力,当然是我最了解不过的了。

    论到速度,我。高川,不弱于人。

    突然出现的对峙,在我和对面的人之间。持续了大概三秒,和咲夜所说的一样,我已经聆听到潜伏而来之人的行动声。他们很小心,不过,再微小的声音,也会破坏无人时的自然之声,而只要活动起来。就会在雾气中引起不自然的流动。这些细节一般人是不会去注意的,但是,对我来说。注意到它们是再理所当然不过的事情。

    毕竟,连锁判定虽然也不存在,但是,那种细致观察的本能早就在一次又一次的战斗中。烙印于这个灵魂了。

    我微微转了转头。看向潜伏者所在的地方。并没有刻意掩饰,就是告诉他们,我已经发现那些人了。这个目光很好地传达了这样的想法,对面的团队有一些惊愕和动摇,尽管看不清他们的表情,但是,不自然的雾气流动和不自然停顿的声音,都在清晰告知于我。当前的状况。

    “你是什么人?”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对面的人。说话者是个男性。从身材轮廓上看,这支团队里有男有女,而说话者,是站在最前列,按常理来说,拥有相应领导权的人物。不过,从站位来看,拥有同等地位的人,也许还有三位,分别是两女一男,全部加起来,性别正好对半分。由此可以判断,这是一个比较注重“男女平等”的队伍,而且,数量上较少的女性,也并非全都是“辅助型”人物。

    也就是说,要注意“女人”吗?这样的念头划过脑海,我不禁在心中笑了笑,在神秘圈中,强势攻击型的女性可不少呢。对她们,我从来不会疏忽大意。

    “不要再接近了比较好。”我没回答,而是对接到指示,继续前进的那些潜伏者说到:“就算在那里爬得一身泥土,想要偷袭我也是不可能的。”

    对方再次停顿了一下,逐次有六人站起来,和咲夜报告的数量相同,不过,当然不是全部的人。在我布置的微型监控装备被他们发现的时候,他们肯定已经做好了改变人数的准备,已经暴露的,大概就是承担“诱饵”的工作吧。从雾气的流动和细微的杂声来判断,除了六个人之外,的确有人暂时安静地潜伏下来。

    “今晚的风儿有点喧嚣。”我很早就想这么文艺地说一次了:“所以,让我无法从细节判断你们还留了多少个人,不过,一定不会全都乖乖站出来了吧?先说好了,就算如此,你们也不可能偷袭到我的。”

    “你倒是很有自信嘛。”对面站排头的一个女人冷笑一声,“你到底是什么人?别告诉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学生。”

    “很遗憾,我的确就只是一个普通学生而已。”我平静的点点头,想必他们可以看到,“这所高中一年级的高川,学生会干部,奉命在这里看守危险场所的执勤人员。虽然这么说,但也就只有我一个而已,因为,我和学生会的商讨结果是——不让除了我之外的任何人,在今晚靠近旧厕所。”这么说着,我伸出一根食指,“无论是学生还是校外人士,一个也不允许。”

    “……这是冷笑话吗?”对面的人看动作,似乎是在面面相觑,我知道,他们应该是很难相信我之前说的那些话的吧——一个还在就读高一的学生,竟然如此煞有介事地要阻挡包括他们这群精英分子在内的“所有人”?怎么想,都不在常识之中。会这么说,这么做的人,不是疯子,就是妄自尊大,眼界浅薄的蠢货——他们一定会这么想吧,然后,认为我此时说的话,十分的可笑,却有笑不出来,仿佛一笑出来,就显得自己和我一样愚蠢。

    “没关系,我知道你们是在这么想的。”我将自己的想法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在他们因为这种直白而愣了一下时,抬手朝斜前方的浓雾中,射出了一根袖箭,有人在一瞬间翻滚出来,正是试图在我们谈话时,继续往我这里移动的潜伏者,“看吧,我说过,虽然环境不太好,但只要你们活动起来,我就可以把握你们的位置,所以,潜伏是没用的。想要过来的话,更加正大光明一点如何?”

    “别大意了!”那个被我逼出来的家伙低声说:“这个小鬼有点本事,别阴沟里翻船……毕竟。只是一个小鬼而已,就算是被他擦破了一点皮,也会觉得丢脸吧?”

    “哈。这么说,你被擦破皮了?被他射出来的箭?”回答的人这么调侃着,但是,整支队伍的气氛,在我出手佯攻的一瞬间,就已经紧绷起来了。

    “小鬼,你该不会真的在想。该如何解决这里的全部人吧?”队伍最前头的人,从站姿和语气来说,无疑是最放松的。但是,也同样是最警惕,最易于做出防御和反击的姿态。我对这样看似轻松,但实际十分敏锐的动作。早就熟知于心了。因为。我也是同样的战斗姿态。

    “你的动作,倒很像是老手,我很好奇,一个学生真的可以有这样的气势,这样的姿势?”他冷静而轻松地说着。

    “因为,我和普通学生不同。”我如此回答到:“我是优等生,你们知道这个学校的学生会吗?只要知道一点的话,就应该明白。学级最高干部,可不是说着玩的。”

    “……不得了。真是笑死我了。”虽然这么说,但是,说话的人却一点笑意都没有在声音中泄露出来,反而觉得很冰冷,很残酷,给人一种,就要攻击过来的感觉,“头儿,我们就在这里说笑话?今晚很奇怪啊,对面的那个蠢货也好,周围的环境也好,这片雾气让我有些心绪不宁。”

    “我知道了,情报中已经提过了,很可能会出现异常,要相信自己的直觉,所以才选了我们这些人。”站排头的男人平静地回答到:“这笔钱挣得可真不容易。”

    “听到了吗?小鬼,乖乖离开。”站在排头的女人恶声恶气地说:“我承认你的确不同于一般的学生,但是我们可不是同一个层次的。这里很危险,可不是你这个不知就里的小鬼应该来的地方。而且,虽然不知道你口中的学生会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们可是知情者哟,你是被他们坑了吧?”虽然语气不怎么样,但是,这个女人倒也是好心。

    “异常。”我迈开脚步,向他们靠近,“会死人的异常,已经有学生牺牲了,而我就是为了阻止这种非常态的危险事件而来的。在这方面,我才是专家。我警告你们,异常正在扩大,如果再继续接近,就要接受战损率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未来。”

    “你在找死吗?把手放在头上!”对面的队伍没心听我的解说,见我靠近立刻警惕起来,“混蛋小鬼!听到没有?我叫你把手他妈的放在头上!”虽然厉声高喝,但是,他们并没有掏出枪械,仅仅是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和棍子,做出一副声色俱厉的威吓。果然,还是因为我在他们的认知中“仅仅是一个学生”吗?

    当然,还有迷惑我的感官——我聆听到了,夹杂在他们的声音中,潜伏在两侧,如同蛇在草上迅速爬行的声音。当我来到一个可以在雾气中看清排头之人长相的位置时,潜伏者如我所料般,猛然从两侧的雾气和阴影中扑了出来。

    他们的速度很快,气势凶猛得就如同下山的猛虎,动作上没有丝毫迟疑和顾虑,被他们抓住的话,就会被施以一连套的关节技吧,应对不好,手臂脱臼或被折断也是正常的事情,不过,不会在第一时间被击杀。对方只是要“制服”我,不过,这得他们成功触碰到我再说。

    我在两侧的身影扑来的同时,就已经伏低身体,从两只袖筒中弹出利刃,借助大腿和腰肢传递的力量同时斩向他们。相当强大的力量在接触的时候传递而来,耳中传来坚硬的“叮”的一声,大概是匕首之类的物体,挡住了我的攻击吧,借助这股反作用力,我加速向前窜去,而被阻止了一瞬的潜伏者就这么被甩下一个身位。

    前方的队伍领头人距离我不到十步的距离,在加速的疾驰下,就像是只用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不过,还真是慢啊——习惯了速掠的我,不禁这么觉得。对方并没有措手不及,但是,动作上的细微停顿,明显是有些吃惊,然后就朝扑了上来,好似豹子一样。

    他人高体壮,同样是普通人的体质,但强度在我之上。在和他刀锋交错的一瞬间,我就察觉到了,自己的速度和力量。在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时还能和他们抗衡,但是,面前这个相对认真准备过的男人,在素质上占据优势。所以,不能硬拼。

    我在极微小的时间内,调整了自己的臂刃,利用长期战斗培养出来的经验和本能。错开了直压下来的力量,绕着弧线来到他的肋下。在眼神交错的一瞬间,我从他的眼睛中看到了愕然。从呼啸的风声中,也传来了身后之人停下的脚步。

    是觉得,一对一就足以捕捉我了吗?但是,可不会那么轻松。我扭转腰肢和脚跟。第一击。右手臂刃挡住追尾而来的匕首,第二击,左手臂刃插向他的肝脏。

    力量再次交错,因为没有正面接触,而是以“卸力”的方式完成了碰撞,所以,他的姿势被带开了。他很敏锐地调整了自己的姿势,却没能完全避过我的第二击。当我们再次拉开距离的时候。注意到细节的围观者都发出惊呼声。

    他们的领头,应该是拥有队伍平均水准以上战斗技巧的男人。肋下的衣物已经被血液染红了。我没能贯穿他的肝脏,但也不仅仅是擦破了他的皮肤这种肤浅的程度。虽然基础的身体素质比不上他,但是,轮到经验、技巧和此时使用的武器,我可不在他之下。他的匕首虽然用得不错,但是,正式军人一般更习惯用枪吧,和我这个专精匕首和短剑的人,在临场交锋中有一定的差距。

    “这个小鬼……”他捂住肋下,脸上有些动容,但没有失去冷静,“真不是普通的小鬼!”

    之前突袭我的潜伏者们最先反应过来,打算将我围住,不过,我抬手射出的弩箭作为掩护,借助急速灵巧的近战技术,再一次他们擦身而过,离开了包围圈。

    “突破了?”他们有些不相信的样子,自言自语的说。

    “不是碰巧!”一直在观察我们这边的女头儿没有一丝动摇,“留神了!这个小鬼的动作、反应和气势,都是专业级的!”

    “所以说,你们是想再继续,还是……”我盯着他们,平静地说着,紧接着,就是树林那边传来的爆炸声,清晰地在雾霾掩盖的夜色下回响着。

    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这支队伍有些骚乱,就连头领也被这个爆炸声震了一下,他们惊疑不定地看着我:“是你做的?”

    “没错,可不止树林里。我在这一带布满了监控装置和陷阱。”我没有掩饰地说到:“不小心的话,可是会死人的,不过,也总比你们继续呆在这里的死亡几率要小得多。回去吧,你们没有机会的。还没有发现吗?这片雾气又开始变化了。”

    “什么?”他们似乎跟不上我的思维,“你要做什么?你只是一个学生吧!?竟然在学校里布置炸药?你真的想要杀人吗?”

    “只要你们不在今晚进来,就不会出事。”我说。

    “怎么办?头儿,好像说不通,而且,那边的人真的碰到陷阱了,会很麻烦吧?这个小鬼虽然莫名其妙,但技术也好,心态也好,都是认真的。”队伍里有人发话了。

    “赶紧解决吧,然后到那边搭把手。现在只能祈求他们别被刚才触发的陷阱弄伤了。”另一个男头儿这么说着,树林那边又接二连三传来爆炸声,他也有些发毛了,“该死的!你到底布置了多少炸药啊?从哪里搞来的炸药啊?”

    “别吃惊了,他是这个这所学校的学级最高干部……我听说过,这所学校不同寻常,似乎真是这样。”另一名女性头儿仍旧十分平静,游刃有余地说到:“大概只是这个孩子更特殊一点。不过,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算障碍,不是吗?也许这个小鬼也有点专业知识,但是,我们才是真正的专家级!明白的话,就赶紧解决掉,不要玩了,你不觉得这里的环境,变得让人更不舒服了吗?”

    “知,知道了。”虽然女头儿的声音不大,但是,上位者的气势却很足,让被训斥的人有些尴尬。

    不过,动手的自然还是之前交战过的男头儿和另外四名已经暴露的潜伏者。五个人一起围攻,的确有些棘手,但也不过是正常情况下会这样。

    “你们真没有注意到吗?”我如此对他们说到:“雾气……已经开始变成灰色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