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七四章 骨架狂魔
    “黑角魔猿?”

    皇泉的眼神,略有些忌惮。

    这种猿族不但聪明,一身肌体也仿佛金钢,难以撼动。十五级的黑角魔猿,基本可无视五十级的术法。加上在灵域之内,几乎打不死的特性,这应是这次准神级血猎,最难应付的魔兽之一。

    “而且是六头”

    月无极眉头打结,面对那六尊魔神般的巨大身影,他也望而生畏。

    他的实力,在同阶中虽是罕有敌手,也是毫无疑问的上位天柱,可面对这种存在,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知晓自己,万万不是对手的。

    随后几人,都纷纷目望那黑衣人,都心想幸亏没听这位的。否则这一次,免不了又要狼狈逃遁。

    那黑衣人也干脆的闭上了嘴,将剩下的那些话,吞回到了肚内。

    “都给我闭嘴!安静一点”

    张信冷喝了一声,使周围诸人都平静了下来。随后他就眯着眼,定定的注目眼前一片岩石。

    大约三个呼吸后,他就开口问月无极:“会不会雷感术?”

    月无极微一愣神后,才冷冷哼道:“不会!你问这个做什么?”

    雷感术乃是雷系之中,公认仅逊于雷天神寂的无上法门之一。此术在感应范围上,可能及不上灵感术,可在一百里内近距感应上,却远胜后者。无论是精细度,还是灵敏度,都不是灵感术所能比拟的。

    只有掌握了此术之后,雷系灵师们的雷之战境,才能算是完全体。

    不过似这样的无上级术法,又岂是常人能轻易掌握的?

    月无极虽号称神雷天骄,却也只是雷法威力较同辈强大不少而已,距离修成雷天神寂与雷感术这等无上**,还有一段很遥远的距离。

    “你管这么多?”

    张信又继续问:“雷感术不会,那么雷裂术总会吧?”

    “不会!”月无极继续板着脸,雷裂术不是杀伤性术法,可也是极难修行的一种灵术。

    “这都不会,那都不会,你这样,也能号称神雷天骄?”

    张信闻言,不禁一叹:“本座要你有什么用?即便想给你一点贡献值,也一样捞不到。”

    月无极的面上,顿时青筋暴起。如非是自知自己战不过,皇泉魏周流等人又站在张信那边,他现在都恨不得将张信的头颅捏下来!

    而此时张信,则一拂袖:“各自准备,锁定前方四百二十丈,五个呼吸后,用你们最强的灵术轰击。”

    皇泉等人闻言虽是不解,不过在张信命令下达之后,却还是尽心竭力,郑重其事的开始准备着各自的极招秘式。

    黑衣人则略有迟疑,不过他身后,有两人已听从张信之命,开始了准备。这使前者眼神微变,隐在面巾后的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而就在此刻,张信脚下的那头雷角魔犀,蓦然把口一张,吐出了一只水缸大小雷球。那雷球在空中穿行,发出滋滋声响,仅仅一息就没入到了前方的石壁之内。

    而就在一瞬之后,他们眼前的这块石壁,连同后方大片的山体,都在这一刻,全数粉碎坍塌!

    “雷裂术?”

    月无极原本是怒火攻心,犹豫着是否此刻与张信翻脸。可这刻见状,却是一阵哑然。

    所谓的雷裂术,是雷系中的一种专用于爆裂岩石与各种坚固物体的术法。

    古代的灵师们,认为天地万物都有着独属于它们的‘结’,天地间的各种物质,都是通过‘结’联系在一起、可这也是它们的弱点所在。只要准确找到了‘结’,并将它们击碎,就可使万物崩塌粉碎。

    而雷裂术,正是基于这种理论,开发出来的灵术。

    不过也可想而知,这种雷术的修行难度,是何等之大。

    可此时在他的面前,这由古代灵师创造的雷裂术,却被一头六阶的雷角魔犀用了出来。

    王**却是‘噗嗤’一笑,忍俊不已:“摘星使大人说的也没错,你月无极还不如一头”

    王**的语音,却在这刻戛然而止。他的目光,紧紧注视着一千四百丈外。

    “魔灵!”

    当望见那粉尘之中冲出的几十道隐约身影,王**几乎是想也不想,就将自己准备就绪的秘术,在瞬间完成。

    下一刻,天空中赫然形成一只青色的巨手,猛然轰砸而下,在一千四百丈外的地面,印下了一个方圆百丈的巨大掌印!

    不过在此之前,那处所在,已经被两道赤红火焰覆盖,同时雷网遮蔽,无数条丈许粗细的雷龙,在那边穿梭环绕着。更有一道道的无形音刃,在来回切割。

    在场十二人,除了张信之外,整整十种各自不同的极招秘式,在几乎同一刻。轰击在了那方圆不到三百丈的地域。

    只有月无极,因对张信气恨之故慢了一拍,当这位从空中召回的雷龙坠地之时,那个地方,已经没剩下多少生命气机。

    惟有一道森白色的身影,从内冲出。那人浑身上下骨甲覆盖,虽是在他们的灵术轰击下,显得残破不堪。可他手中的两把骨戟,却依旧完好,锋芒凌厉!身影闪烁,只六十分之一个眨眼,就冲到了众人的面前。

    似乎看出了他们这次灭顶之灾的罪魁祸首,正是立在吞天之上的张信,这位近身之后也不寻他人,直接一戟,往张信头顶斩去!

    张信则回以冷笑,右手处开始覆盖坚甲,同时雷光电闪。

    不过就在他准备出手之前,那王**已经拦在了他的前方,

    “你想杀他,先过我这关!”

    随着这声怒吼,王**的身后,也一对肉翼伸展。他的整个身躯,也在这瞬间膨胀,气息猛烈如虎,一拳轰出,与那骨质战戟正面对撞!当拳戟交锋,二人身下的地面,瞬时沉陷坍塌。

    王**的身影,赫然被那巨力轰到连续滑退数十丈,从张信身旁擦掠而过。而他的右手,则现出一道让人触目惊心的伤口,整个手骨都被斩开!

    那骨甲人亦身躯后仰,可这位只退开一丈,就稳住了身影,画戟再次掀起了滔天刃芒。

    不过此时皇泉,也已到了他的身后,那一身灵能辉耀鼓荡,拳锋似慢实快的砸向了骨甲人的后背!

    那人无奈,只能猛力抽戟,回斩身后。这一刹那,周围本就爆烈的罡风气劲,益发的狂乱。滔天气浪层层翻卷,毁灭一切。

    皇泉口中溢血,却半步未退,身影牢牢的定立原地。那骨甲人的狂猛气势,也为之一窒,这却使后者暴怒难当,口中发出了一声厉吼,使人耳膜生疼。他那双手也完全违背了生理法则的扭曲,再次挥戟向皇泉猛力狂斩。

    可此时在他的身前,张信却已冰冷冷的笑着:“是谁给你的胆量,敢在这么近的距离,无视本座?”

    那骨甲人的瞳孔,骤然一缩。可就在他反应过来之前,张信的独霸刀,就已从近在咫尺处,斩入到他的腹内。随后无数道刀芒气劲爆发,将这骨甲人的身躯,在顷刻间斩成了十七八段!旁边的魏周流,也在同时将一团炽热的黑色焰龙,轰入到此人的躯体,黑焰怒燃,似欲将这骨甲人的残躯,完全燃烧成灰烬齑粉才肯罢休。

    不过就在众人,以为这骨甲人必死无疑之即,半空中忽有一枚陀螺显现。随着这金色陀螺转动,这骨甲人的血肉,竟轰然炸裂。那巨大的冲击力,寂灭着一切物质。

    周围皇泉魏周流,都淬不及防,身躯都如破麻袋般的炸飞出去。王**稳定住身影后,就往回赶,这位在接近张信十丈处,也同样被波及,身躯抛飞数十丈,浑身血肉淋漓。月无极那边,则更惨一些。他之前稍稍犹豫之后,仍旧准备出手,可却被那炸裂开来的血肉正面轰中,浑身上下,都被打出了无数透明的坑洞。

    “是神宝震血螺”

    当那烟尘渐熄,张信穿着一身千疮百孔的银色甲胄,神色冷然的从那爆炸的中心处走出。

    他先看了前方那道正远遁的金色飞梭一眼,目中微现无奈之意。

    所以说了,他最讨厌这种动不动就把自己肉身当成炸弹的家伙

    也很奇怪,这血系魔灵的至宝,怎么会落入到一个骨系魔灵之手?只差一点点,这也算是一个超深渊了。

    不过一瞬之后,张信就已将这些情绪压下,转头回望那黑衣人。

    “这次的事情,你怎么解释?”

    那黑衣人的眼神闪烁,他刚才确实有机会,阻止那震血螺爆裂的。

    这一次,他与他身后六位灵奴,参与的程度有限,也是他有意为之。

    可惜,这所谓的神宝,居然也未能真正重创这摘星使

    摇了摇头,黑衣人语声平淡的回应:“反应不及而已!刚才实在太突兀,谁能想到,这人的手中,会有震血螺。”

    “这句话,可说不过去!”

    张信冷然一笑,目光危险的盯着黑衣人:“你这家伙,刚才是想我死吧?”

    “摘星使何出此言?可有证据?如此平白污蔑下属,老夫可不能就此罢休。”

    黑衣人语声几无波动,目含冷笑。可就在下一刹那,蓦然三条琴弦,从他的胸前穿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