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七三章 判断失误?
    在乐灵鹤仔细聆听感应之时,后面皇泉则若有所思的看着张信。心想这位,莫非还是想要谋取六个人的的控制权?

    她这样的猜测,并非是毫无缘由。她想这位暗堂执事,必定身拥禁制,可以掌控这六人的生死存亡。可似乐灵鹤这样,由真传弟子贬斥下来的,并非是私人所有之奴,灵契也都由祖师堂掌握。而张信拥有的督战令,也同样是出自于祖师堂。

    问题就在这里,那些灵契,在宗门体系中的位阶序列,要远远低于督战令,相差数个等级。

    故而张信现在,尽管没法直接指挥这六名灵奴,却可以用督战令,对黑衣人掌握的禁制,形成一定程度的压制与干涉。

    换而言之,只需这六人自己同意,愿听从张信的指挥。那么这位暗堂执事,就将被直接架空,除了其本身这个战力之外,再无关紧要。

    这是准备以利诱之吧?

    怪不得那天,张信会正面向这黑衣人挑衅,却并不谋求向长老院与十天柱讨要控制权。这样做的话,不但程序繁琐,并且耗时良久,阻力极大,哪怕张信极力申述,也难有结果。

    那时的这位,看似是不爽黑衣人的无视,可其实是向这六人,示之以威吧?

    所谓的暗堂执事,在他张信面前,也不过如此这个印象,必定已深入到这几人的心灵之内。

    此时也不只是皇泉,其余魏周流王**二人亦是眼神异样,都或多或少的,感觉到了张信别有所图。

    便连月无极,在想了片刻后,也隐隐明白了过来,不禁暗骂了一声狡猾。

    不过在张信的视界中,叶若却是很奇怪的问着:“好奇怪哦!主人你这样,不怕他们怀疑吗?明明你以前都会小心翼翼的,生怕被人发现了身份。”

    即便是她,也知道张信表现出的阅历,绝不是他这个年纪所能拥有的。

    “如果他们要查,会查到我之前借阅过一本,记录有宗门所有秘术经典的总纲目录。”

    张信笑着回应:“怀疑不要紧,重要的是他们拿不出证据,指证我与上官玄昊有关。之前不是对你说过吗?时移世易,现在的情形可不同于以前。”

    之前在入门试的时候,他顾忌被人发觉端倪。毫无理由的将他捏死,故而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可是现在的他,已经羽翼初成,再也不是任何人可以任意拿捏的蝼蚁。

    他现在虽然还未担任天柱,可摘星使在日月玄宗的地位,某种程度上比十大天柱还要更加重要。

    别人即便有这样的疑心,又能够拿他怎么样?

    这一年来,自己锋芒毕露,不正是为争取现在的地位?

    如今他身边十余位顶级神师环绕左右,尽管其中一大半并不听自己使唤,且都未必可靠,可就声势而言,却已不弱于前世上官玄昊了。

    “而且我清楚,我那些对手,就只因为我出身广灵山这一件事,就不会放弃对我的怀疑。如今再怎么低调内敛也没什么用,反倒是现在这样毫无顾忌,可以让他们稍稍惊疑一二。且即便我现在选择收敛隐忍,难道对手还会心慈手软?”

    从鹿野山之战,他召下星辰那一刻起。日月玄宗的对手,就必定要除他而后快。

    所以这半年来,他拼了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就是为应对接下来的狂风骇浪。

    张信与叶若交流至此,就听到乐灵鹤又语无波动的再次开口:“北面三十五里,南面四十三里,还有东北方向,五十七里外的地下,也有可疑之处。可惜那边是在地下,我的音纹感应有着局限,难以探测清楚。”

    “去北面吧!”

    黑衣人眯起了眼,往北面望了望:“那边的人好像少些。”

    可这句话却又换来了张信一声冷嘲:“阁下是准备越俎代庖,代本座做主么吗?可本座倒是觉得,东北更好些。”

    说完之后,张信就当先驾驭着小吞天,直往东北方向行去。

    黑衣人见状,眼中不禁幽火燃烧,他这次并没有跟随前往,而是立在原地,冷声问道:“摘星使大人,东北那处,七号并未确定有奇珍至宝存在。且那个地方,需要继续深入,灵域可能还未稳定。摘星使大人你要去可以,不过请给老夫一个理由。”

    张信总不能说,他通过叶若的卫星图,看到北面那边有六头十五级的黑角魔猿守在附近?

    灵域中的高阶兽种,大多都是被灵域催发出来,灵智极低,也没有法域,连恐兽都算不上,战斗力都远不如它们在外面的同族。可哪怕战力再低,这也是毕竟是十五级。尤其是在这灵域之内,这些兽类,往往都有着吓人的生命力与自愈力,灵魂则似在某种程度上,与这灵域结合为一,极难诛灭。

    总之不到万不得已,张信绝不愿招惹。尤其这四只黑角魔猿,灵猿一系,可说是百兽之中,最让灵师们头疼的一族。

    “就凭本座的直觉如何?”

    张信头也不回:“你如想违令,自己想想后果。”

    黑衣人听了也不生气,只眼神莫名的闪烁了片刻,就也随着皇泉等人,继续跟了上去。

    五十七里的距离,对于在场众人而言,不过是半刻左右的脚程。

    半刻之后,他们就已抵达乐灵鹤所言之地。万幸的是,这里的灵域。还算稳固、至少叶若口中的‘强磁场辐射’,还在他们能够承受的范围内。

    到这里之后,月无极先扫视了周围一眼,就看向了下方:“要往下挖吗?不过看起来,这里什么都没有,没有任何灵物的迹象。”

    乐灵鹤本人,也皱起了眉头。他将身边的宝琴架起,再仔细聆听,可在半晌之后,却面色冷漠的微微摇头。

    而那黑衣人,更是语含质疑:“摘星使大人之举,是否太过任性?早说过”

    只是他语声未落,那几十里外,就传出了一声剧烈的轰鸣,以及数声震荡群山的兽吼。

    随后这地面,也是一阵山摇地动,不断的震颤着。

    众人不禁都愕然的回望,发现这动静传来的方向,正位于他们西南面不远。也就是这位暗堂执事,之前准备往的所在。

    两地仅隔一处山沟,那边的情形清晰可见。只见那几十里外有一群的灵修,正在张惶逃窜。

    更有蘑菇状的云团,正在那个方向升腾而起。隐隐可见那气雾烟尘中,还有数只高约二十丈,宛如巨山一般厚重高大的猿影,正挥动着巨拳,气势狂暴,猛力锤砸着周围一切还能活动的生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