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53 A子同学
    虽然隐瞒了许多东西,但是,可以得到c君的帮助真是太好了。我目送c君离开后,心中这么想着,从裤子口袋中拿出笔记本,看了一眼上面的课程计划,将其中一页撕下来,来到垃圾桶旁,将这页揉成一团后扔进去,装作想了想,又伸手进去,尽量看起来像是要重新捡回来的样子,趁机将提前准备好的微型监听装置粘在垃圾桶壁上。想要在学生会总部安置监视设备,就必须思考得慎密一些。这些房间自然是每天都会有专人进来打扫,会否对整个房间进行检查,周期如何,都是我这个级别的干部难以确认的事情——听说是更高级的干部通过密令的方式,派专员进行,搞得就像是特工活动一样,过去的我还觉得有些小题大做,但来到这个世界后,重新审视同样的情况,却似乎并非如此。

    特工电影中时常会出现特工们将监听器安装在电话机、桌子、椅子和床等等生活用具的一角,但是,从我的视角来看,这么做反而是最不保险的,只是在科技能力不足的情况下,不得已而为之。按照现在的科技水平,则有更好的安置之处。优选的地方,自然是在思维盲区的地方,无论是平时的清洁工还是特殊时间的安全专员,都会下意识忽略,至少是不会“太过认真”的地方,再加上在学生会工作的人,即便是执行安全任务的人,也大都是本校在读的学生而已。所以。在我的判断中,最好的监听器安置地点就是“垃圾桶”。

    垃圾桶这样的东西,是“长期存在又容易被人下意识忽略的东西”。它在这些房间中是最不可少的,平时却放在不那么引人注意的地方。使用它的时候,人们的注意力也往往是放在“废弃物”身上,而并非“垃圾桶”身上。清洁工也好,检查房间安全的专员也好,对这样的东西抱有的下意识忽略感要比其他用品更加严重,就算从里到外看一遍。也多会在潜意识中有一种“赶快弄完”的想法。因为,垃圾桶是“肮脏”的东西,严重一点说。会引起生理性的反感,但又因为各种原因,无法不理会,就只能采取这种得过且过的态度。

    如此一来。要在里面藏点什么。只要物体本身的存在感比垃圾更加微弱,那就有很大很可能被忽略过去。

    而且,其它设备用具的损坏更换和正常更换的周期很短,相对的,垃圾桶的更换周期却是很长的。

    如果真的出现什么问题,让藏在垃圾桶里的东西被发现了,那么,我也更能接受“是运气不足”这样的说法。

    如今我准备了监控计划中。在自认安全的范围内可以安装的,最低限量的监控装置。在c君离开的这段时间,得好好处理一下才行。我没有听从c君的话,老老实实在房间里等学生会长的通知,在他前脚刚走,后脚就离开了这个会客室。我在过来这边之前,已经好好地在脑海中复习一遍过去关于学生会的记忆了,所以,虽然有些陌生和新鲜,但是,地形之类的情报,已经和记忆中的情报好好比对了一番。

    那么,在去到下一个地点前,检查一下设备运作的情况吧。我一边在脑海中继续提取和这次行动有关的情报,一边打开手机启动程序。

    在刚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尤其在重新武装了自己之后,为了时刻保持临战状态,我在课余时间做了不少锻练,这个监控程序就是利用这部分时间和精力做的,说实话,虽然仅仅是“通过无线信号和学生会的信号扩大器模组进行对接,进而达成对布置在学生会总部中的监控器完成稳定交流,并将监控器收集到的数据录入到学生会总部的服务器中,以期派上针对性的用场”这样的想法,但真正要做起来,简直就是自己搭建一个信号网络,和学生会总部的计算机网络进行骇客式的连通,其中要解决的麻烦,对我而言,堆积得就像山一样高。

    如果是末日幻境早期的我,一定是干不来这样的事情吧,不过,离开了学校的那段时间里,我也并没有就此停止学习,或者说,为了完成网络球的任务,通过网络球的培训机构和平时的自我管理,不断增进自己是十分必要的。所以,在过去的知识储备的帮助下,我仍旧解决了监控系统所面临的不少问题——虽然并非全部,但是,另辟蹊径做一个简陋的不对等网络信息对接和传导系统,还是办到了。

    当然,所谓的“不对等网络信息对接和传导系统”——还没决定简称——只是我自己起的名字,我相信,在这个世界里,这样的东西早就被计算机信息领域的专家玩了许多遍了,也有更加专业的名称。不过,我不太懂这些专业领域的情况,而且,既然是从头到尾都为自己设计的东西,哪怕是玩具,起一个自己觉得带感的名字,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所以,我完全没去查找自己做出的东西,在专业领域中的专业名称,就大而化之地称之为“不对等网络信息对接和传导系统”,名字很长,有一种不明白,但自己也觉得很厉害的感觉。起码,我个人是十分满意这个名字的。

    “不过,太长的话,一想起这个东西,脑子就会更吃力,所以,还是早点决定简称吧。”我在心中对自己说着,循着监控计划中已经规划好的地点,一个个找了过去。期间碰到了不少同学,大部分是学生会的干部和干事,但也有相当一部分,是前来寻求帮助和商讨活动事宜的学生和老师。学生会下午的工作,会在六点整结束,如今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呢。或者,不如说是只剩下一个小时,所以各方面的活动都不由得抓紧。从而显得繁忙起来。

    争论和商榷,游刃有余和急迫焦躁,彼此矛盾却又和谐共存的情绪,好似化作实质一样,充斥在这整整一层楼中。看到这些繁忙的人,果然还是我比较悠闲吧,至少。从表面上来看是这样。虽然期间也没少和一部分熟悉的陌生人攀谈,又被陌生的装熟者邀请,但是。借助他们的力量,我仍旧用一个个借口进入了计划中的那些房间。

    将最后一个监控装置安放完毕时,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

    “高川,我们要去吃晚饭了。一起吗?”一名住校的学生会干事问到。他的级别比我还低,不过,确实是二年级的学生。

    “不了,我还在等学生会长的接见。”我回答到。

    “学生会长?”对方有些惊讶,“这可真不容易,会长可是很忙的,你遇到了什么问题吗?找我们帮忙说不定会更快。”

    “你们已经帮过我了。”我由衷地感谢到:“接下来的事情,是必须由会长处理的问题……c君是这么说的。”

    “哦?见过c君了?他是这样说的吗?那大概就是这么回事了。”对方笑了笑。“既然是我们没办法插手的事情,你就好好努力吧。高川。现在你已经是学级的最高干部了,就此懈怠可是要不得的,人生就是前进再前进!”

    “这我当然明白。”我也用笑容回应到,“我要去会客室,c君说,会长决定见我的话,会派人过去通知。所以,我可以和你们走一段路。”

    “这样……”他们已经走起来了,“可是,你在我们这里呆了太长时间了吧。会不会错过了?”

    “我觉得现在回去,时间刚好合适。”我回应到。

    “你觉得好的话就行。”对方说:“不过换做是我的话,可没有这么悠哉的想法。要得到那位日理万机的学生会长的接见,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我听说他已经开始准备换届了?因为,他和不少干部一样,都是快要毕业的三年级生了,按照传统,他们在高考前的两个月就要完全解除学生会的职务,好好准备大学或高等技术学院的考试。虽然我和那些三年级生接触得蛮少的,但是,一想到他们就要离开了,就不由得有一种怅然的情绪,觉得自己必须更努力地做些什么才行。”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最近很有干劲呢。”他的同伴,一个同样是干事的男生说到:“没想到你的燃点这么低啊,这样普通的情况也能燃起来。”

    “别这么说,毕竟我的优点就在‘善于挖掘细节,感受细节,并将之做为自己前进的动力’这一点上呀。”他开朗地笑起来。

    我和他们在电梯前分别,然后回到了之前和c君呆过的会客室。房间中没有人来过的迹象,我坐在沙发上,想起那位干事提起的事情:这一届的学生会高层人员,有三分之二就要卸任了。在最高级的干部中,三年级生自然是占据了大部分的位置,但也不缺乏而二年级的优等生在得到提拔和培养后,提前进入这一阶层,他们往往会在三年级生卸任之后,接手对方无法完成的任务和责任,而下一届的学生会长,也理所当然会从他们之中选出。值得一提的是,他们并不需要在公开场合中,当着全校师生的面宣布就职,当然,也不需要接受公选的考验。基本上,下一届的学生会高层,就是当前学生会高层通过学生会的内部交流和竞争方式,直接选出来的。

    这在许多人眼中,是不公平的吧?但是,这一点学生会也从一开始就没有隐瞒过。在每一个入选者进入学生会的时候,都会被灌输这样的一种激烈的内部竞争规则。无法从一年级就担当重任的人,能够通过后面的加压式考验迎头赶上的可能性很低。优秀的人,从一开始就很优秀,于是,差距在两年之间,一点一滴地拉开,眼睁睁看着原本和自己一个水平线的人走到了比自己更高更远的地方,所要承受的心理压力,相对于一名高中生来说,也是相当严重的。

    换句话来说。作为一年级的最高级干部,我大致也算是“学生会长候补”吧,当然。按照正常的程序,是在这次换届结束,二年级的优等生接手学生会长一职之后。不过,就算在没有遇到“神秘”的末日幻境早期,我也从未想过要当学生会长,当时已经是二年级的我,早早就被从“候选”中剔除了。不过,进入会长之下的最高管理层已经是可以预期的情况,但是。因为当时距离换届还有一个学期的时间,所以,我仍旧不是最高管理层的人员,自身的权限仍旧是受到很大限制的。

    现在。就像是重复当年的感受。让我不由得心生感慨。当年的自己,对这一届的学生会长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物,印象都不甚清晰,甚至于,对这一届的大部分最高管理层,也知之甚少。这个学校的学生会毕竟不是“无论什么都尽力公开透明化”的类型啊,秘密主义反而相当盛行呢。不被下级干部和干事熟识的高级干部是存在的,而且。大都是极为厉害的,在社会上参与实事的家伙。一般的学生可是无法插足他们的领域,也无法让他们花费太多的时间,所以,也就没什么交集,陌生是理所当然的。

    总觉得,这样的情况发生在区区一个公立高中,真的是很奇怪的事情呢。对吧?

    不过,正因为对这一届的学生会最高管理层不太熟悉,所以,也没有办法根据记忆,去判断他们的思维和行动风格——无论是他们个人的风格,还是组织化的风格,都是如此。这也造成了,我必须通过c君这个桥梁,才能和他们搭上线。

    认识c君真是太好了,我觉得,以他的能力,应该是下届最高管理层的备选才对。所以,在如今的学生会里,他也算是说得上话的人吧。

    希望可以顺利。在无法使用神秘力量的现在,也就只能这么做了。

    我盯着时钟,距离六点还剩下十五分钟的时候,会客室的门被人从外边打开了。因为一直没有拉开防西晒窗帘的缘故,会客室里的光线十分阴暗,从敞开的门外泄进来的光,让那个人影就像是站在一扇光门之中。

    我用手挡了一下光线,就听到来人说:“你就是高川同学吧?会长在办公室等你,请抓紧时间,我们就要下班了。”

    “在学校里,用‘下班’这样的词语是不是有点别扭呢?”我终于还是问出口了。

    对面的人影似乎没想到我会这么问,所以,转身的脚步不由得顿了一下。那是个女生,侧影的曲线看起来还是很漂亮的女生。我猜测,大概是学生会长的秘书,亦或者是书记或副会长之类。说实话,到现在,我还没真正见过副会长和书记这类学生会最高管理层中的辅助类成员呢,会长倒是远远看到过。不,或许是我见过了,只是不明白他们有这样的职务,所以将他们当作普通学生,转眼就忘记了。

    面对我的提问,那名女生抬了抬眼镜,明确且干练地回答到:“不觉得。”她并没有就此展开话题的意思,直接走在前方带路,脚步又快又稳健,并不给人急性子的感觉。

    我跟出房间后,已经习惯了光线的变化。看清这个女生的样子后,察觉到,原来和我之前估测的一样,是个年轻貌美的学姐,不过,一丝不苟的中长发配上样式朴实的发夹,给人一种严厉古板的感觉。

    “请问……”我刚要说些什么,就被她打断了,她直接回答到:“名字是a子,性别女,爱好古典文学,钢琴三级,小提琴四级,二年级时开始就任副会长一职,喜欢的男人类型是有钱、有相貌、家世和学力都有相当水平的男性,不过,结婚对象的条件是,需要我照顾,且离开我就无法活下去的男人,就算是三无人员也没关系,不,或者说,那样更好。”

    啊……虽然也可以说,是被这位a子学姐抢话了,但是,这样的自我介绍内容,该让我说些什么呢?一般人是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做这样的自我介绍,其内容中,也不会出现这么私人的东西吧。这位a子学姐看起来严厉古板,可以骨子里却可以称之为古怪呢,似乎反倒是一个过度活泼的人。前提是,她说的这些东西都是大实话。

    我沉默的这半晌间,a子学姐似乎斜过视线瞥了我一眼,应该是在这短短一瞬间,很认真地观察我了。如果是学生会的最高管理层,而且还是担当副会长的人,我觉得,应该有这样的能力。她比初步印象中还要能说话,一路上声音都没有停过,就算是我默不作声也会自顾自般地说下去。在某种角度来说,这位学姐真是超烦人的。一开始因为话中内容所体现出的独特个性,有很强烈的吸引力,但是,被滔滔不绝地说教了一路后,就不会觉得跟这位外貌美丽协会的副会长a子学姐走在一起,是一个让人浮想联翩的好事了。

    这种个性的家伙,我也是在现在才碰到这么一位,有点措手不及的感觉。

    真是难对付啊,这种女生……我在心中抱怨着,但脸上自然是不能泄露半点。好在,这位副会长似乎不会因为谈话对象自顾自的沉默而心生反感,更多的是,一种借故审视的情状。最后,在领我到了会长办公室门前时,她停下脚步对我说:“高川同学,你和他人评价中的形象不太一样,最近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让你发生了这样的转变。”

    “啊,不……”我还没有说出口,就被她打断了。

    “就我而言,你在过去,于他人评价中勾勒出来的形象,更有吸引力。”她说:“如果想追我的话,你最好变回过去的你。现在的你就像是积压太久的岩浆一样,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出来,因为不清楚爆发的规模和烈度会多大,所以反而让人感到害怕。我觉得你需要谈一场风花雪月却又看不到前景的浪漫恋爱来缓和自己的情绪。”

    我无法形容自己听到这话时的心情,只能确定,那绝对是极为复杂的,无法高兴也并非愤怒的东西,又让我觉得,不能当作没听见。

    “很遗憾,我不喜欢做没有回报的事情。”而且,我已经有女友了——这句话自然没说出口。

    “得不到的结果,并不代表真的没有收获。”副会长大概是在说“没有前景的恋爱”吧,“毕竟,所谓的终点,所谓的结果,大都只是指最表面的东西。而人生,没有真正的终点,也不存在实质性的结果。”

    “太消极了,这样的想法。”我不由得批评到。

    “这是哲学,文学少女的话,一定能明白的。”副会长又说了这么一句不着调的话,抬了抬眼镜,说了一句让我稍稍有些吃惊的话来:“如果这个世界的万事万物都有一个真理,那就一定是末日吧。没有终点,也亦非终结,而仅仅是末日。末日的过程,如同抛物线一样,无限接近一个界限,但却又无法最终抵达那个界限,只是在无限靠近而已。宇宙,时空,社会,人生,也是如此,永远不会抵达那个结束的临界点,却又是以那个临界点为目标,不断膨胀着,转换着,消逝着。”

    “末日真理教?”我不由得试探了一句。

    “末日真理……好美丽的形容。”副会长说,“但是,仅仅有末日真理就足够了,健全的人生,不需要把任何形而上的真理都变成宗教信仰。

    ……这个女生,在玩扮演哲学少女的游戏吗?

    虽然我平时也会思考这些复杂的东西,但是,听到这些内容从他人嘴巴里说出来,果然比自己觉悟的东西要难理解多了。

    我挠了挠头发,副会长没有说下去,突然转身推开了办公室的门。

    “高川同学,欢迎来到会长办公室。我想,在换届之前,你会有许多进出这里的机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