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50 感性真实
    下午刚出了家门,就被突然过来的八景和咲夜逮住了黑历史一样的东西,两人还旁若无人地笑起来,对于平和日常来说,这可真是难得的残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在测试电子恶魔夸克的时候,做出那样的姿势来。那是仿照最近十分热门的游戏主人公的经典姿势而做出的动作,一般而言,也只有上小学的孩子,才会这么模仿吧。不假思索做完之后,才突然觉得十分羞耻,被八景和咲夜看到之后,又有些后悔,觉得自己真是失策。是因为难得的平和日常太久了,所以精神上虽然还被潜伏的暗流拉扯着,但总体紧张幅度,的确是在降低吗?我以为穿上战斗服,再进行一定程度的反思后,情况会好上许多,但这个事实已经证明,就算穿上战斗服,也没有办法完全回到过去那种冷静细致的水准呢。

    而且,最后我竟然选择了避开她们两人的视线,放在过去,我应该会更加理直气壮面对两人的发笑,用一本正经的气势,让笑场从最初就磨灭掉。这也是失策的一部分,事后回想起来,其实是自己一直在做让自己变成笑柄的事情。

    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必须拥有理直气壮的气魄,即便是傻事,也首先在自己的精神中变得理直气壮起来,如此一来,就不会受到他人反应的影响了,那是心理坚韧的一种表现——我一直是这么理解,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虽然,过去也发生不少窘事,让人恨不得将头埋进地里,但是,在末日环境的冒险中。尤其是和“江”结合之后,这种情况就越发减少了。如今突然出现这样的窘事,格外让人受不了。

    “男人无论什么年纪,都是这么孩子气的吗?”咲夜问到,虽然她的表现看起来不是故意的,但我却下意识觉得她是故意的。这样的感觉和想法,简直是没道理,格外别扭。

    “咲夜。”八景说:“有句老话,男人无论何时都是少年……其他人不清楚,但是放在阿川身上,果然很合适,我倒是觉得,如果阿川七老八十的时候,仍旧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其实是很可爱的。而且,我也觉得阿川真的会变成那样的男人。”她这么说着,撩了撩发丝,这时她的样子,比平时的其他女生都有成熟感。只是,我想,一定是错觉而已。八景和咲夜……还有桃乐丝、系色,都很难想象她们“成熟女性”的样子。乃至于曾经大人样的玛索。一度让我觉得很有大姐姐的味道,但现在回顾当时的接触。果然还是有很孩子气的一面吧。这样的她们,果然没有说我“孩子气”的立场。

    果然,还是“江”的人形体现更有成熟的魅力,尽管她们多少有些疯狂,但也不会说八景这样说不清是不是带刺的话吧。说起来,很多时候。八景的口吻和说法,总会显得模棱两可,以为是教训的时候,心中却是觉得这样就好,而让人觉得。她其实是赞同的时候,本质却是反对,也只有在行使班长权利的时候,才会把话说得直白清楚呢。

    这个,恐怕就是八景的特色……真的会有人萌这一口吧?比如说,我其实很难想象,不是这副模样的八景。尽管这个世界的八景和末日幻境里的她很不少不一样的地方,不过,说到一样的地方,其实也有不少。在这些日子的观察,以及从昨晚开始迅速拉近的关系中,我越来越能发现,生活在这里的她和生活在末日幻境中的她,两者之间的共同之处了。比起最初刚确认这个世界的八景时,我觉得她在我脑海中的形象,已经和过去的认知重合了不少。除了她之外,咲夜的情况也是如此。所以,在和她们相处时,才会暴露出一般而言不会出现的状况吧,因为,这个时候,我的心情,比在冒险时都更加松懈。

    没办法,想要紧绷起神经,随时警惕每一个细节变化,去分析每一个互动所产生的效应,但是,在这种久违的,让人不禁回想起碰到厕所怪谈之前,以及深入末日真理教之前的那段不那么紧迫的时光——就算会出现一些危险的征兆,让人觉得“必须做点什么”,但是,那种日常的缓和气氛,总会在不知不觉中就影响自己呢。

    我这般想着,脑子里已经放弃了阻止八景和咲夜继续谈论之前的糗事,幸好,即便自己不说些什么,不,应该说,正因为当事人的我不继续说下去,所以,八景和咲夜之间的女生话题才会迅速偏转到其它方面上呢。

    “日记的事情,如何?”以领先两人一步的距离,安静走在前头的我缓了缓脚步,向两人问到。

    “日记?哦,那个啊,其实还没什么时间仔细看。”八景说:“不过,那个电子恶魔召唤程式不见了。”

    “是啊,真可惜呢。本来还想仔细检查一下夜鸦夸克,感觉就像是和阿川做医生游戏呢。”咲夜笑着说:“真是太遗憾了,阿川,知道是怎么回事吗?知道的吧?”

    你说的医生游戏,是我被当作病人了吧?虽然夜鸦夸克之中有我的一部分本质,但是,被当作病人被女医生玩弄这一点,真是让人开心不起来。

    “又不是小孩子了,过家家游戏还这么有趣吗?”我小声嘀咕着,却没想到竟然被咲夜听到了,她一脸清爽的表情,直白地对我说:“嗯,很开心呀,因为,阿川是病人,我和八景是女医生嘛,就算是假想的,但是,可以想象出阿川各种各样的表情,真的是很开心呢。”

    这种事情不要当着被你妄想的人说啊,不觉得尴尬吗?我这么想着,将目光从咲夜身上移开,虽然和末日幻境里的印象逐渐重合了起来,但是,那重合的一部分,现在又被拉开了。你果然很不像另外两个你呢,无论是末日幻境中的,还是病院现实中的。可是……

    这样的感觉,虽然让人感到窘迫尴尬,可是,可以看到这样开心、自然又爽朗的咲夜。真的是很令人开心的事情。这样的心情,让我的嘴角,都要不由自主勾起来了。无论这个世界是中继器陷阱,精神幻觉,还是别的什么,能够来到这里,看到这样的她们,我觉得,这一趟就算是极度的危险。也完全值回价了。若是一场梦,至少在开局的现在,大都是难得的好梦呢。

    “怎么了?阿川,自己一个人默默地笑?”八景眼尖地盯过来,“不过,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有和阿川这么亲密的一天,一起上学放学。还遇到了奇奇怪怪的事情,真的是昨天之前。都很难想象的事情呢。”

    “嗯,没错。虽然我是隔壁班的,可是,这样的缘分,就显得格外难得,不是吗?”咲夜说。“在昨晚之前,我和大家都只是陌生的同学呢。如今却觉得,我们好似一起成为朋友好长一段时间了,什么话都能放开说。明明才一个晚上加一个上午的时间,明确呆在一起的时间就更少了。”

    “是人与人的相适性问题吧。”八景在这个问题上。思考得十分认真,“心理学上有这样的测试,人和人之间,的确有不少,就算是陌生人,在第一次见面后就很谈得来。一见钟情虽然被一些人所不齿,觉得很荒谬,无论如何都无法感受,无法接受,但实际上,无论在心理学还是生理学上,都是有依据的哟。说到底,就是一个匹配的问题,个性和遗传因子上的匹配,以不可见波的方式发散并在彼此之间协调了。最后导致分手的情况,大都是屈服于金钱问题。如果没有这么现实残酷的因素在作用,一见钟情然后分手的情况,其实会很低哟。所以,一见面就很亲密的情况,其实也是有科学根据的。”

    “不知道为什么,八景,虽然心中十分希望一见钟情是存在的,可是听到你这么解释,反而会觉得是歪理邪说呢。”咲夜说出的话意外的尖锐,所以,让八景一下子也有点接受不了,脸上的表情都停顿了那么一下,那个样子可真是搞笑。我不由得“噗嗤”一声笑起来,似乎是被我的笑声感染的缘故,咲夜也接着噗嗤噗嗤地笑起来,让八景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怎,怎么,我说的是很好笑的事情吗?什么嘛,你们这些科学盲!”八景的严厉措施,在这个时候,一点都体现不出来,反而让人觉得,这个女孩比平时都要“柔软”。

    “嗯哼。”她用力咳嗽了几声,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到:“比起这些,还是来说说夸克的问题吧,那才是之后行动的重点,不是吗?可是现在,它不再磁盘中……在你这里吧?阿川,我觉得,它既然是以你为蓝本制造的,那么,在程式消失后,它留在你身边,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那个神秘程式虽然已经无法在磁盘中找到了,但究其构成,就已经是无法理解的情况,会不会就此消失,也是一个问题。无论程式也好,电子恶魔也好,都是不能仅仅不处于肉眼观测的范围内,就认为其不存在吧?我回去后想了一下,阿川口中的‘神秘’,大概指的就是,人类无法观测,所以无法理解的东西。虽然,在很多时候,人们可以通过数学的严密性,去推导看不到去可能存在的情况,但是,因为从一开始,就没有最基础的公式,又无法观测到,所以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的东西,其实也是有很多的。

    人类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从人类可以观测到的东西开始的,也是基于人类观测本身,才有进一步展开的立足之处。可是,人类自身能够观测的东西,实在太少了。人的感觉器官,比大多数动物还要弱小,听不见的声音,看不见的光,就算可以制造出各式各样的仪器,放在整个宇宙的范围,不可观测却存在的东西也仍旧是数不胜数。所以,神秘,就是那样的东西所造成的吧?它可能从存在本质性上,一开始就处于高维状态,即便以我们可以观测的形态展现在我们面前,我们所能观测到的。也仅仅是它的极小的一部分真相——不,大概连真相都谈不上,只是如同光线折射后,扭曲的景色,这样的情况。

    所以,想去理解神秘。是不可能的,在可以完全观测宇宙中所有的存在前,我们只能通过现象的相似性,去推测神秘的大概,而这种大概,也往往会误导我们。因此,神秘是危险的,但也充满了让人不禁想要探索下去魅力。电子恶魔,既然是神秘。那么,也一定是具备这样的特性吧?所以,我对它其实是很好奇的,不仅仅在于,它能做什么,会给这个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严格来说,它的出现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在我的观念中,都是不重要的事情。真正重要的是,这个宇宙,这个世界中,竟然有这么有这样的东西存在,实在是——”八景说到这里,满足地叹息了一声。“实在是太美妙了。”

    美妙吗?竟然会用这样的词语去形容。不过,也并非不能理解,最初的时候,在刚刚接触神秘,明明已经初步看到了它所带来的残酷的时候。我也有过这样的心情。不能理解,很危险,让人感到恐惧,但是,却偏偏充满了魅力。研究高危病毒的医生,恐怕就是这样的心情吧。我不是研究者,只是一个被害者,但即便如此,也无法从根本上,去否认产生这种心情的,如今的八景,但也说不出赞同的话来,因为,我所看到的世界真的很残酷。

    所以,我只能沉默,静静地,坚定地,向前走。

    面对各式各样的人,提出的各式各样的想法,自己扪心自问时,所感受到的矛盾,这些问题可能具备的答案,我可以想到很多,可是,面对这一切,最终的答案,却往往只有这一个呢。

    只能向前走——只有这个答案,才是在诸多不断产生的烦忧和矛盾中,唯一贯彻不变的东西。

    “我的认知是正确的吗?阿川。”八景一番对“神秘”的长篇大论后,这么问我,在她的旁边,咲夜早就是一头雾水的表情了,咲夜果然很不适合想这么多呢。之前八景说过,我太纤细,想得太多,但是,八景自己想的也不少嘛。毕竟,在我们学校,优等生的标准,可不仅仅是课业成绩优秀这么简单而已,善于思考和处理事情,也是必须的标准。而八景,也是处于优等生这个圈子中的,否则,也不会被选定为班长——在这种选拔的严厉上,我们学校还是和其它一部分学校不同的,没那么轻松。

    “正确不正确,其实我也不知道了,但我觉得八景你说的都很有道理。”在这么评价时,我的心态出奇的平静,“但是,我觉得有道理,也不代表它就是正确的,反过来说,至少,有我这么一个人,是认可你的看法的,这样的回答,你能满足吗?八景。”

    “哼。真是个太过纤细的男人,这样的问题都不能给个痛快。如果你简简单单地说——你说的和我想的一样——这样的话,我反而更容易接受。”八景翘起下巴,稍微有些不满地说,“不过,没有否定,也算你过关了吧,毕竟你是男朋友,标准要比其他人低一些。”

    “啊?是男朋友的话,不才应该更严格一些吗?八景。”咲夜说:“其他人都是很高标准的。”

    “什么话,你别被那些人误导了。陌生人就算了,对象是决定和自己过一辈子的对象,什么事情都斤斤计较,故意抬高标准的话,日子很快就会过不下去的。”八景用一副教训的口吻,严肃地对咲夜说:“难得糊涂,难得糊涂,你决定要和什么人过日子的话,就必须对这句话学以致用。”

    “哈……是这样吗?”咲夜有些汗颜的样子。

    “那就多谢了,有你这样的女朋友,可真是我几百世修来的福气呢。”我一语双关地说。

    “啊,话中带刺,别以为我听不出来。”八景又用锐利的目光瞥了我一眼。

    “你们两个,又跑题了哟。阿川,夸克真的在你那里吗?”咲夜连忙圆场,说到。

    “嗯,虽然一般情况下看不到,但是,在照镜子时,会发现它就在身后……这一点,也想让你们帮忙确认一下。”这一次,我爽快的回答道。

    “是要确认,其他人是不是也可能看到夸克吗?”八景说。

    “嗯,看得到和看不到,在一些情况下,处理的方式是不一样的。”我说。

    “还真是对细节锱铢必较啊。”八景不以为然地说:“我倒是觉得,哪种情况都是一样的。”

    “哪里一样啊?”我随口抱怨到。

    “无论看不看得到,只要在关键时候发挥作用就行,平时就算被看到,人们也会用自己的常识去解释吧,例如眼花和魔术之类的。”八景说:“人类这样的生物,对非常识的现实的接受能力是很弱小的。”

    “是这样吗?”我想了想,觉得并非没有道理。

    “阿川今天要去学生会办事吧?”咲夜插话进来,“有没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因为,在昨晚之后,我觉得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生活了,总有点必须做些什么的感觉,可是,我都没有发现必须自己去做,自己可以做到的……嗯……不知道该怎么说,虽然我觉得自己应该可以做一些事情,但到底要做什么呢?却没有个确切的目标,心中有点不安。”

    听她这么说,我不由得认真看向她,心情很难描述:“……原来,咲夜你也有这么坦白的时候吗?”真的,这一点和我在末日幻境中的印象,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阿川这么说?啊,是因为还不了解我吧?也对,我们昨晚才成为朋友嘛。”咲夜一副理解的表情,说:“可是我一直都是这样的哟,妈妈跟我说过,所谓的朋友,就是要可以开门见山谈话的那类才算。自己无法用真正而直接的想法去面对的人,无法接受真正而直接的自己的人,都不是可以称为朋友的对象,顶多就是‘熟悉的人’这样的程度而已。”

    “哦,哦!竟然会对朋友有这样的评价,真是严格的母亲啊。”八景说:“我家倒是更随便一些,因为,他们说,我交怎样的朋友,会被影响的也就是我自己而已,真是过分的大人呢。难道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女儿吃亏吗?”

    “不……我觉得,八景家人的这个说法,是在八景有了自己的想法之后才说的吧?我不觉得,有了自己的想法后,八景会让自己吃亏。”咲夜僵硬地笑了笑,似乎对此有很深的感悟。不过,她说的这些,到是和我的想法一样。

    八景是不会让自己吃亏的,尤其是现在的八景,在人际关系方面的能力来说,师生方面都有很高的评价呢,我认为,这个评价还在我之上,也就是说,我这个人,其实在人际关系方面,其实也就是马马虎虎地程度而已。幸好,优等生的评价,并非单纯只有学习成绩、思想水平、行动水准和人际关系这些因素组成。我在加入学生会之后,看过比公开的学生档案还要厚重的非公开考评呢,至于考察的运作程序,却不是我这个学级的学生干部可以接触到的,但是,其详尽程度,以及稍微确认后,所感觉到的真实程度,却让人觉得,一定是耗费了相当大的资源和精力。

    我有想过,是不是校方和学生会联手,将学生们在校园和推荐零工的生活状态都监控了起来啊?总之,很不可思议,明明从外表来看,就是一个升学重点的公立学校而已。实话实说,在亲身体验了学生会的工作之前,我可是从来都没有想过,竟然会有一所公立学校,在私下里会是这副模样。简直就像是某种人才研究项目的试验场一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