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69章
    七天之后,又有了第二艘攻山舰,来到了玄善山分院。

    这次到来的,却是总共七位神师。只是张信看到他们的第一眼,就感觉到不对。

    这七个人,虽然看眼神神态,就能知道他们并非是灵傀之类,却各自都有着一些不自然的地方。

    而让张信颇为惊讶的是,之前在月潭袭击他的乐灵鹤,竟然也在其中。

    与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不同,这位已无之前抚琴时的风流姿态,如今面色麻木,眼神呆板,只有当看见张信的时候,他的眼中才暴出了几分锐利如刀,择人而噬般的光泽。

    此外这人的肌肤之上,还覆盖着一层不正常的蓝色荧光,一身上下也有着股仿佛死尸一般的难闻气味。

    而乐灵鹤旁边的几人,除了为首的那一位,也是差不多的情况。都一样的面无表情,反应呆滞,仿佛活死人一般。

    只是各自的异状不同,就比如他左边脸上有刀疤的那位,此人的眉心处,就有一个深紫色的蛇形印记。

    除此之外,这些人都有着一个同样的特征,他们的灵能,无不暗弱异常。

    那是一种极其奇怪的感觉,明明这几人的灵能强度,达到了极高的境界,却又异常的虚弱。

    张信忍不住,偷偷动用了‘指舆天图’,强化自身的感应之能。随后片刻,他的脸色就变得异常古怪。

    他感应到这几人的元神,似乎被‘挖’走了一部分。

    想必这就是,宗门让这几人,进入到灵域之内的方法。只有他们的首领不同,后者并非是使用自残之策,而是借助了某种特殊的宝物。

    “老夫奉长老院之命,督领此间六名灵奴,前来参与这次血猎,还请薛知事在此期间,尽可能的为老夫提供协力”

    随着这语音响起,张信又把目光收回,看向了身前这位一身黑袍的男子。

    日月玄宗的神师,除了那些灵奴之外,绝大部分都是一身紫袍、可他面前此人,却是例外,浑身上下都是纯黑,似乎能将周围所有光线都吸走一般。脸上也覆盖了黑色的面巾,只露出一双犀利无比的眼,让人感觉危险至极。

    而据张信所知,他们日月玄宗内,就只有神秘莫测的暗堂,才会在平时做出这样的穿着打扮。

    而这人除了最开始,打望了张信一眼之后,就再未对他直视,一直看着薛云帆说话。似乎其眼里,只有这一位。

    张信不禁微微蹙眉,冷声说着:“十天柱早有谕令,这次血猎,由本座全权主持。”

    “那是十日之前!”

    这黑衣人一声冷笑:“如今灵域升级,这场准神级血猎,摘星使大人自问可能应付?此时此刻,就该择贤任能。”

    “是么?可究竟是何时变更,本座为何未能得知?”

    张信双眼微眯,露出玩味的笑意:“又或者,你是准备抗命不遵!无视宗门谕令?”

    他的气息,也在这刻,变得森冷无比。袖中的毒霸刀,更已经飞空而起。凛冽的杀机,死死地锁定着对方!

    那黑衣人顿时眉头微皱,神色一时间有些惊疑不定:“摘星使这是意欲何为?”

    张信却笑而不答,下巴微扬,睨视着对面的黑衣人:“你是暗堂的吧?认为本座会对你们有所顾忌?那阁下倒不妨试试看,我狂刀的气量如何。”

    黑衣人的呼吸微滞,眼神闪烁了片刻,又看了眼张信腰间挂着的令牌。最后他还是往后退出半步,一身气势也随之低落了下来。

    “老夫并无抗命不遵之意,摘星使大人你如自觉能掌控局面,那么让老夫等人听你之命也无不可,不过却需以全力夺取那两件至宝为前提。”

    说到这里,那黑衣人的语中,又透出了几分怪异的意味:“老夫接到的指令,就是如此!如若摘星使大人的命令与之相左,或者别有所图,那么老夫也必须以宗门的命令,为第一优先。”

    “我不管!”

    张信依然是唇角微挑,似笑非笑。那转动的独霸刀,闪动着致命寒芒。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不从本座之命,斩了你!”

    这一刻,那黑衣人的一身肌肉顿时紧绷,一双眼也仿佛化成了刀刃,再次与张信对视。同时间一股浩大的灵压,向四周压迫覆盖。

    可就在触及到张信之前,他却又蓦然把所有的灵能全数收起。这黑衣人先是眼神冰冷的往旁边,蓄势待发的紫玉天看了一眼,随后就一声轻哼:“这次的准神级血猎,事关重大,摘星使大人你好自为之。老夫稍后还有事情要处理,就不在这里陪几位废话了。”

    语落之后,他就直接扬长离去。

    后面的那几位神师,则是目不斜视的紧随其后。

    张信也不阻止,只若有所思的看着那黑衣人后面的几位。

    “你对他们感兴趣?”

    此时薛云帆也笑意盈盈的转过头,看向自己的后辈:“是想要夺取这几人的控制权吗?看你与其去找这人的麻烦,倒不如直接向长老会与第一天柱索要。”

    “没有!”

    张信微一摇头:“只是感觉怪异而已,像他们这样的秘术,至少也要损耗三五十年的寿元吧?”

    “可总比一辈子当灵奴的好。”

    薛云帆摇头,不以为然:“这次宗门开出的条件可不低,只要能够取回那两件十八级至宝。他们不但能重获自由,再次被宗门纳入门墙,还有灵渊神露赏赐,足够他们延命的。”

    其实他更奇怪的是,张信为何对那位暗堂之人,是那样的态度。这极为的不智,暗堂之人因自身职司与所处环境的关系,不择手段是出了名的。

    在灵域之外,此人顾忌那督战令,不敢与张信正面对抗。

    可在灵域之内,这位没有了他与巩天来的压制,必定会将张信的命令抛开到一旁的。

    再如果这人再心胸狭窄一些,说不定还会寻机报复。

    所在在他看来,张信如果不是以夺取这六位神师的控制权为目的。贸然得罪此人,实是殊为不智。

    不过他与张信交情,还没深到无话不谈的地步,更不愿扯入这二人间的纷争,此时干脆闭口不言。

    “可说到底,宗门付出的,也就只有区区两滴日月神露而已。且即便是他们自己,也不会认为他们有成功的可能吧?可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张信的语声感慨,却并未有半点同情之意。这六位都是宗门罪人,各有重罪在身,落到现在这个下场,可说是咎由自取。

    而随后他也飞空而起,准备返回自己的临时灵居。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准神级的灵域,也愈趋稳定。估计这两天,他们就能进入,可他的九霄雷神,距离第三重圆满,依旧遥遥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