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49 夜鸦夸克2
    尽管经历了诸多冒险,我觉得自己对异常之物带来的紧张已经习以为常了,但临场时就算可以保持一个好心态,但事后却仍旧会有一些精神上的疲倦。就像这一次电子恶魔事件,即便最终还是平和地结束了,没有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变化,不过,光是钻研电子恶魔背后所携带的暗示,进而对将来的变化提早做足心理准备,就已经让大脑有些发胀,相比起来,有时我会觉得,事到临头时,豁出性命去战斗,虽然是极为危险的状况,却反而变成了更为轻松的事情。

    誓死战斗,乃至于战死,都不值得畏惧,反倒是在战斗之前需要做的准备,让人有些心生怯意呢。我这么想着,努力不让这种疲倦在脸上表现出来。不过,似乎仍旧被八景看出来了,然后就被她教训到“你太纤细了”这样的话。

    我可是很清楚,这句话并非什么赞扬,更多是教训和劝导的意味。八景认为我想得太多,而想得太多,却又是因为思维能力超群,反而产生了一种思考强迫症——思维溢出,这就是八景的形容。

    “只有少部分人可以仅仅花两个小时的时间就将学校里的课业钻研到‘优秀’的地步。”八景是这么说的,“可是,学校里的课业却不是那么有趣的东西,所以,一旦在考试中达到了自己心中理想的水准,就会觉得无聊吧,所以做不到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学校的课业上。平时也会去钻研其他事情,而对于一个思维溢出的人来说,因为‘足够了’这样的理由,而停止思考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必须将多余的精力发泄到其它地方,结果。因为接触面扩大了,涉及的深度也增加了,就觉得怎么思考都不够用,就算觉得疲劳,也觉得必须在自己想到的问题中,哪怕只是灵光一闪想起的问题中。得到一个标准答案,或是自己可以接受的答案”

    八景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说:“可是,像阿川这样思维溢出的人,灵光一闪而不断出现新的问题,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就算是过去他人无数次思考过的问题,也会在偶然间变得新鲜起来,而无法置之不理——阿川,你看看自己。是不是就是这样?你要的,并非是其他人得到的答案,而是属于自己的答案,所以,不断思考就成了本能一样的东西,可是,无论如何思考,所得到的答案。却让自己觉得,好似总差了那么一点。即便过去已经有了答案的东西。在出现新的状况后,也需要不断巩固,或者产生新的认知。于是,就只能这般本能地不断思考,不断思考,即便觉得自己可笑。即便知道许多问题根本就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可是,就是无法忍受——不,用忍受来形容不恰当,在阿川你思考各种东西的时候。根本就没有想过,不进行思考的自己到底是什么样子吧?”

    “我……”我几乎无话可说,虽然觉得八景形容得不是十分恰当,而且,在这种心理方面的知识,她也只是“野路子”而已,但是,正因为她说的并非“完全错误”,所以才让我无法抗拒她的说法。我知道的,她所说的情况,有一些就是我身上正在发生的。

    “真的很失礼啊,阿川,明明是天才,却装作一副普通人的样子。”八景的目光有些尖锐,让人不由自主想去避开,“明明是只需要花很少的时间,就能做到其他人几倍时间才能做到的事情,却为了让自己显得和普通人一样而消耗精力。明明精力是花费在思考其他东西上,却硬要说,只是课业就已经不得不拼命了,认为自己平时的课外拓展,也是学校课业的一部分。”

    “我……”面对她的指责,我说不出话来。

    “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很多人,仅仅是为了完成学校课业,就已经豁尽全力了,还无法达到。”八景的声音有些沉重。

    我想,话题在不知不觉中,从我的思维溢出,变成了对“浪费精力者”的控诉了。这绝对是偏题,可是看八景的样子,她似乎很在意这件事,所以,我沉默了一下,顺着这个话题说了下去。如果不在这里好好发泄一下,我觉得会在八景心中积压吧——这是一种我很难真正了解的压力,现在,我觉得,说我很纤细,其实八景才真的很纤细。

    “我也经常学习到深夜……我都没有告诉其他人。”我这么说着,突然想起来了,让自己不得不在深夜才结束的学习,的确有很大一部分,并不属于学校课业规定的内容,“但是,也有很多人为了课外爱好,所以必须腾出一部分时间,只使用很少的时间在学校课业上,也能取得好成绩吧?”

    “很遗憾,那样的人放眼世界的人口数量而言,的确不再少数。可是,比起无论如何都做不到这种地步的人数,他们也仍旧是少数人而已。”八景用锐利的眼神盯着我,“就算是十人中只有一人能够做到,那一个人也足以称之为天才,但是,你的思维效率,大概是不止这十分之一的比例,还要更加稀少。”

    “哈,哈哈……”我笑得有些勉强,八景的说法,有些颠覆了我一贯以来的自我认知,我比自认为的普通,还要更优秀一些?不过,在这个世界的八景之前,从未有人对我说过这样的话。而且,在末日幻境的冒险中,我见过太多相比自己,各方面的基础素质都优秀太多的人了,让我明白自己也就是高中生水平而已。“江”就不用说了,那就是个怪物,还有走火、席森神父、锉刀、荣格他们,就连没有神秘的阮黎医生也……咦?我突然察觉到,这个对比中,我是唯一的高中生,是最年幼的一个。

    奇怪,拿一个高中生年纪的人,和处于领域尖端的大人。和处于不可理解领域的怪物做对比,一开始不就很不自然吗?在这个对比中,不是已经将自己,至少列入和他们处于同一个界限上的同类了吗?

    我有些愣住了。

    “看来明白了呢。”八景叹了口气,拿起自己的书包,说:“我要回去了。磁盘先带走了,回去看看你的日记还在不在。阿川你也要明白,你可不只是普通的高中生,或是伪装优等生的普通学生这种程度而已。对你来说,也许前方还有许多人,但是,落在你之后的人更加多呀。所以,你可以再对自己有自信一点,虽然有能力。也不需要凡事都太细致入微,给自己留一点喘息的余地吧。在思考自己的事情的同时,还要思考他人的事情,还要在两方面都达到面面俱到的地步,可是会疯掉的。”她认真地点了点我的脑门,“这里光是‘妄想’的东西,就已经让你精疲力尽了吧?”

    在这次争论中,咲夜没有说话。但是,在八景这么说了之后。也似乎恍悟了什么,用担忧的眼神看过来,在八景快要走出房间前,对我匆匆鞠躬,追了上去。直到她们辞别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我才回过神来。这个时候,大门已经传来关上的声音。

    我静静呆立了一会,虽然最终话题又转回我身上,八景是想劝导我,不要想太多吧?但是。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我不由得扪心自问:为了末日幻境的事情,我真的已经疲倦了吗?

    当然!我无法反驳,自己的确很疲倦的这个事实。但是另一个更加坚定的声音,立刻在心中响起:疲累是理所当然的,精疲力尽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自己的选择,本就会招来这样的结果。而且,如果不达到筋疲力尽,燃尽灵魂的程度,在面对失败的时候,自己能够坦然面对吗?答案自然是不能。

    或许正如八景所说,一般人要完成在我看来“一般”的事情,就已经需要豁尽全力,筋疲力尽了,但是,正因为我要做的,是在我看来也绝对“不一般”的事情,所以,对自己来说,反而要比一般人为完成一半的事情而付出的努力,还要更加努力。

    既然无论如何都想要达到完美的结局,那么,就必须付出和完美相对应的代价。这是理所当然的,十分现实的,没有什么成功,是半空而降的——不……也许是有的吧?但是,在我身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高川”是没什么运气的人。这一点,一开始的末日环境中还不太确定,但是,进入病院现实后就极为明显了。“高川”的处境,是十分糟糕的,更糟糕的是,“高川”还必须在这种情况下,扛起对几个女孩的责任,就算有了一丝帮助,也并非是可以全然接受的样子,必要的选择,残酷的选择,必死的觉悟,让人困窘地想死的境况,就算是在“有运气”的时候,也是必须面对的。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用“死了就结束了”这样的话去给自己的生活划上句号,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对许多人来说,死亡是可怕的,就算想要自杀,也要徘徊一番。可是,“自己可以死掉”这么想的话,的确是很轻松的。

    然而,“高川”不行,我不行,不能忍受这种让自己觉得半途而废的,完全失败的感觉,哪怕是战死,都比用“死亡”当作借口来放弃,心中更坦荡一些。

    接受“高川”这个名字,就是意味着,要比任何需要帮助的人,无论身心上都更有力,然后,无论前方有多少苦痛,也必须比任何面临绝境的人,无论身心上都更加坚强。即便明白,这种强迫自己的行为,就是让自己感到苦痛的根源,即便如此,也没有办法放弃。

    为了达成自己想要的结局,精疲力尽算得了什么?面面俱到,也还是不够。有太多人,就算是精疲力尽,也不得不接受“失败”的事实。也许,我也会是其中一个,可是,总是会有各种状况,让我获得了“新的机会”,这是任何在精疲力尽后不得不接受失败的人都会妒忌的吧。而这正正是“高川”唯一的幸运,然而,接受这样的幸运,也算是超没运气的体现吧。

    因为,无论可以有多少次机会。也总是需要面对新的残酷。可这本就是我已经了解,并已经做好了觉悟的情况。

    在一片黑暗和绝望中,开辟一条通往希望的道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拥有想法和执行的觉悟,也是不够的,而运气却是最不能期待的东西。所以,如果不去思考成倍的东西,付出成倍的努力,就无法安慰自己说,自己已经竭尽全力。

    我所选择的道路,从一开始,就是需要竭尽全力,才“有可能”达到的彼端。就算被称为天才,也没什么好高兴的。反而会觉得。自己还不够天才,所以,如果觉得自己很普通,才是我放松的方法,在这样的想法中,也才能获得喘息的余地。

    我的休息,和其他人的休息,都不一样。因为我要承担的东西。和其他人所要承担的不一样。如果只是生活在衣食无缺,平安度日的生活中。这是一个十分中二的想法。然而,当这种中二的情况,变成了不得不接受的事实,那么,就会变成一种十分残酷的臭美吧,而且。还必须要对此感到自豪,否则,这样的日子就绝对过不下去,难过得想要自杀。

    有谁会想要自己所爱的人,面临生不如死的绝境?有谁会想看到。自己残破的身体?有谁会想要用一个残破的身体,去挽救生不如死的爱人?有谁会愿意,当自己为之竭尽全力,却发现一切都不过是一场梦,一切都要重新开始,或者是,才刚刚开始?能成为英雄,当然是很美好的事情,但是,要将这个梦想,基于自己所爱的人遭受苦痛和折磨的前提下,那么,谁会想要当这个英雄?

    可是没办法啊,“高川”真的是没有办法啊。因为,这就是“高川”必须睁眼去看的现实啊。闭上眼睛很轻松,无法睁开眼睛,而看不到,也会很轻松,可是,一旦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这些现实,就无法置之不理。

    “所以,八景,这是你无法明白的啊。”我轻声对自己说,“但是,我不希望你能明白,因为代价太痛苦了。系色和桃乐丝是没办法了,但是,你、咲夜和玛索,都应该可以活得更轻松一些。”

    这么想着,我抬头看向更衣镜中的自己,在镜子中,那个“我”的身后,电子恶魔“夜鸦夸克”,正静静地漂浮着,那头发般的火焰,也正汹汹地燃烧着。

    “我啊,无论如何,都要成为英雄,就算无法成为英雄,也无法在这条道路上停下脚步,即便知道自己做不到,也无法避开不去注视这条道路。因为,这就是我,这就是高川。”

    这么想的话,心中一直以来淤积的负面情感,似乎也因此消却了不少。我对镜子里的自己笑了笑,于是,镜子中的高川,也对我笑了笑,他的释然,让我觉得,自己多少也是有了些成长。

    “那么,热热午饭吧。”我对镜子,自言自语地说到。抽出一根香烟点燃了,回到客厅中,打开微波炉。

    午时就这么过去了,虽然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但是,房子没有被毁掉,也没有人死亡,真是可喜可贺的日常。

    过了两点,我从床上睁开眼睛,稍微躺了一下,虽然睡不着,脑海中总会浮现万千思绪,却又没觉得想出了个所以然,但是,精神也比刚完成电子恶魔的时候轻松了不少。我在拿起书包的时候,再次看了一眼镜子,电子恶魔的影像还在其中,这让我有些放心,尽管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电子恶魔在我这里,就证明八景和咲夜拿回去的磁盘不太可能出现问题。

    如果电子恶魔以这样的形态紧随在我身边的话,也好对其进行研究和约束……话说回来,和其他人一起照镜子时,他们会看到镜子里的电子恶魔吗?这一点,应该和八景咲夜她们实验一下。我在心中整理着下午的课程和课后的学生会工作。上午男生们谈论的事情,以及xx君的想法,都让我必须准备一下,首先,必须通过学生会的关系,验证学生在旧厕所失踪的事情,如果确有其事,对旧厕所的封锁就要更严格一些。

    而且,如果学生失踪的情况是存在的,而学生会也对我这个等级的干部封锁了消息,要打探出来,可是费一番工夫的呢。因为,我现在,就算有了电子恶魔,在没能找到驱动它的方法前,仍旧是一个“普通的优等生”而已。

    “就是你了,夸克!”我走出家门,左右看了一眼,没人。于是用力挥手,这么喊了出来。

    但是,手指的地方没有出现夸克的身影。果然这种普通的召唤师不行的吗?而且,这样的姿势,虽然是不假思索地做出来了,但是事后果然很羞耻啊。我掩着脸,心想,没有被人看到真是太好了。

    正这么想着,前方的墙壁处,突然冒出一个畏畏缩缩的半身——很熟悉,她被人从巷角中推了出来,正是咲夜。那么,八景也在吧。咲夜侧对着我,还转过头不看我,身体微微有些颤抖,看样子就像是在哭一样——不过,怎么可能!

    我有不好的感觉。

    “出来吧,八景!”我此时此刻感到无比窘迫,心脏就好似膨胀得快要撑爆了,“你们看到了吧,刚才那个?”

    咲夜发出巨大的“扑哧”一声,身体剧烈抖动地蹲在地上。啊,是笑抽了吧?果然是肚子都笑得受不了吧?

    八景从巷角后走出来,盯着我,突然也是用手轻掩嘴角,发出“噗”的一声。

    真是够了!

    我用力掩着脸,只觉得皮肤正在发烧。果然,之前的姿势……

    “就是你了,夜鸦夸克!”八景突然做出和我同样的动作,再次发出“噗”的一声,“真是棒极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大师球呢,高川小朋友。”

    我装作没听到,快步从两人身边走过,急急地走了过去,专注地不去看她们。不过,心中的感觉,果然还是好羞耻啊,自己一个人的话,倒是没这么严重,但是意识到有人看在眼里,还刻意在自己面前模仿,还大笑出来,果然是好羞耻啊!这个时候,就算是用“测试电子恶魔”的借口,也无法掩盖这种羞耻的心情啊!

    “别,别走这么快,阿川,我赶不上了。”咲夜在身后虚弱地挣扎着,我心想,有必要笑得那么严重吗?刚才的姿势,其实并没有这么厉害的笑场吧?

    “你们两个,怎么还过来了?八景家到我这里,再到学校,并不顺路吧?”我转移话题到。

    “嗯——”八景的发笑没咲夜那么严重,可是,语气中的笑意却时不时溢出来,“阿川是男朋友,所以,有机会就一同上下学吧,因为,故事里男女朋友都是这么做的吧?”

    “那也是男生接送女生才对。”我尽力无视她们的笑声,说道。

    “我不在意了,我来接送阿川也没什么,而且,看到了好东西。”八景说到这里,又和咲夜一起发出无法抑制的笑声,“没想到平时一本正经的阿川,也会做这么残念的动作。”

    喂喂,也该给我笑够了吧,这根本不好笑,好不好。

    “最近的孩子都会做吧。”我反驳道:“这姿势在动漫游戏都很热门的。”

    “可是,我从来都不觉得,高中生的阿川会做这样的姿势呢。”咲夜说:“果然,男生无论什么年纪,都是很孩子气的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