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48 夜鸦夸克
    怪异的电子恶魔,从我自身存在性中提取元素,加入神秘性,才变成了屏幕上显示的模样。那是一种充满了视觉冲击感的姿态——火焰的头发,除了眼洞之外别无器官的脸,乌鸦头形状的面具生硬而冰冷,纤细的身体和手脚,漂浮在空中,显得十分轻盈,而仿佛被鲜血染红的深红色战衣则充满了杀戮的不详。

    它让我想起杀人鬼状态下的自己,如果自己转变为素体生命,大概也就会是这副模样吧。

    八景和咲夜仿佛忘却了呼吸般,凝视着这只电子恶魔。神秘程式的力量,对她们也同样充满了诱惑力吧。先不提这个电子恶魔的用途,单凭外观就足以征服一部分人,那是一种充满了负面因素的美感。

    和我之前的的判断一样,这个神秘程式并非神秘学中的经典恶魔召唤魔法阵所转换而来的,它所呈现出来的恶魔,可不是原初的灰雾恶魔。与其叫做“恶魔召唤程式”,或许“恶魔制作大师”更为适合。

    屏幕上弹出对话框:请录入电子恶魔的代号。

    “哦,接下来是起名吗?”我自言自语着。虽然看着这个电子恶魔,就好似自己的一部分负面本质被暴露在所有人面前般,换做普通人,一定会有强烈的厌恶感吧,不过,类似这样的情况,我也不是第一次遭遇了,病院现实中的经历,以及在末日幻境中复生的经历,切实接触到另一个自己的经历,都让我不再如平常人那般,抗拒“一个和自己很相似的存在”。

    “一定要起个威风点的名字。”咲夜看着我,十分坚定地说到,看上去比我这个当事人还要紧张。

    “这个家伙……有点像是以乌鸦这种动物为原型创造出来的黑暗系超级英雄呢。”八景捏着下巴。说道:“初看上去很冷酷,但是,头发却是灼热的火焰,看似面无表情,却拥有深邃而夺目的眼睛,即便全身武装。锐利得像是出鞘的刀锋一样,却充满棱角,让人觉得,在杀戮上必然有自己的准则。”

    “是啊,很帅气呢,这个电子恶魔。”咲夜也认可地点点头,“如果它体现了阿川的本质,那么,也证明阿川真的是很温柔的人呢。因为。只有温柔的人,才会在堕入黑暗时,也不会成为坏蛋,而是更有魅力的黑暗系超级英雄。”

    “这个……”她们的说法,让我不禁有些脸红。在她们的口中,我似乎变成了连自己都要刮目相看的家伙,但是,我却觉得。自己可没有这般帅气。不过,看到她们并不抗拒这个电子恶魔。我在心中也有些松了一口气,再怎么说,它也是体现了我的某些本质的造物,所以,也意味着,她们并不排斥我身为战士的另一面吧。

    “代号。就叫做夸克吧,全名夜鸦夸克。”八景突然说,从她口中冒出的代号,让我不由得吃惊地看向她。

    为什么会是“夸克”这个名字?在她的口中说出来,让我感受到一种奇异的命运感。

    “什么叫夸克?”咲夜也是一脸好奇。

    “之前阿川说过。灰雾就像是原子一样的东西,但是原子是可以再分的,还有比它更深入的本质构成体现。”八景用饱含深意的目光,盯着屏幕中的电子恶魔,说:“它似乎是由灰雾构成的,却深入了阿川的本质,我觉得,它的基础成份,应该是比原子更加纤细的内在。原子再分解,会出现一种名为夸克的基本粒子,所以,就叫这个家伙‘夸克’好了。”

    “听起来……很不错呢。”咲夜看向我,“阿川觉得呢?”

    我没有出声,默默看了一眼挂在墙壁上的乌鸦油画,如果这是命运,那么,我愿意接受这样的命运。

    “好!就叫做夸克,夜鸦夸克。”我决然地说到。

    然后,在录入框中,输入了“夜鸦☆夸克”这个代号。

    之后选项条回归最初的选项,“电子恶魔作成”这个选项已经暗淡下来,,只剩下“录入者登记”。我敲击进去,却发现根本就不需要自己填写,大概延迟了一秒钟后,一张详尽的个人身份资料表单已经自行填充完毕,剩下的就只是让我进行最后的确认。我尝试了一下,认为有错的地方,还是可以更改的,自行填表的资料,完全是个人在这个世界的真实资料,但是,既然可以修改,也就意味着,使用个人真实资料仅仅是鼓励行为,而并非强制。

    “可是,根本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吧?”咲夜说:“我的话,还是喜欢正大光明地填写真实资料。”

    “虽然考虑到之后的战斗,隐藏真实身份,可能会在某些场合有用,不过,是我的话,也绝对不会进行造假。”八景也说:“我总觉得,尤其是在当前的情况下,一心想着把自己隐藏起来,就会从一开始,就无法行走在阳光下了——嗯,只是一种心理作用。阿川,你呢?如果纂改了自己的资料后,你优先选择的行动方式,是刺客吗?”

    “这个嘛……我从来都没做过刺客呢。”我想了想,自己的战斗,无论是依靠速度近战还是饱和式远程打击,大都是当着敌人的面,一鼓作气地突袭。刻意隐藏在暗中偷袭,虽然也不是没做过,不过,总觉得不够爽快,而且,事后也有觉得这么做很多余的时候。

    最终,我没有纂改真实资料,直接确认了过去。

    “看来你是对的,阿川,这个程式的使用者真的会被确定身份和方位呢。”八景说:“这下子,我们也就从暗中走上前台了。”

    “也不一定,查看使用者资料的方法,应该是有限制的。”我想了想,说:“我觉得,在程式大规模扩散之前,制作这个程式的存在不会将使用者资料无条件公开。虽然以程式的方式传播神秘是十分快速的方法。但是,并非每个接受程式的人,都能获得神秘。”

    “就像是花粉授种一样,虽然是以大范围撒播的方式,扩散了大量的种子,但最终可以发芽的。却仍旧取决于很多因素?”八景的形容倒是很讨巧,但也十分形象。我觉得就是这么回事,在继续检查程式图形界面的过程中,除了电子恶魔的个体资料之外,还有一个“种子复制”的功能,大概意思是,只要将电子恶魔培育到一定水平,就能凝结出这个恶魔召唤程式的“种子”,交由其他人使用。以此发展下线,而且,上线的恶魔对下线的恶魔是有很强约束力的。如此一来,便确保了一个较为森严的等阶制度。

    按照我的猜测,我们这些外来者是第一批获得恶魔召唤程式的人,那么,在这个世界发展土著成为下线,就会成为增强自身力量的一个卓有成效的方式。只要控制得当。这个世界的“神秘”就会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又不需要担心脱轨。最终整合神秘力量时,自然也更有效率。

    “暂时只有阿川一个人可以使用吗?电子恶魔……”咲夜有些空欢喜一场的丧气。

    “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就不需要担心电子恶魔会在短时间内扩散了。”八景则是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这个城市里,除了阿川之外,还有谁会拥有电子恶魔呢?阿川。这个程式有没有提供雷达索敌和交友之类的功能?”

    “选项中没有,不过,拥有电子恶魔的人,只要接触了,我就一定可以判断出来。”对于怪异和神秘呈现时的异常气氛。我可是很敏感的,“如果对方使用了电子恶魔的力量,应该还会更容易感应到。”

    对八景和咲夜来说,所谓“外来者”和“土著”之类的区别,实际是不存在的,正如我此时,在她们的认知中,就是一直和她们一样,从诞生开始就一直在这个世界中的人类。所以,才无法对电子恶魔的先期拥有者进行范围性的判断。不过,对我而言,电子恶魔是一种只作用于外来者,以起到另走捷径,避开这个世界抑制力的手段。按照这样的猜测,最先需要关注的,就是这段时间内,进入这个城市的外地人,尤其是非亚洲人种。

    因为,以末日幻境为基础的外来者们,大都是以欧美区为主要出身地和活动区域,他们若抵达了这个世界,十有**也会选择自己熟悉的地方来开展行动。恰好和我同在这个城市的可能性,实在太小了,毕竟,这里是亚洲,是中央公国,是神秘圈中的“穷乡僻壤”。

    目前为止,所有外来者中,只有卡门和我提前接触过。考虑到他的身份,他出现在这个城市,倒是比其他外来者出现在这个城市更加正常。

    卡门如今还在这个城市中吗?如果是的话,又在什么地方,做着怎样的事情?这些问题,不太好回答,不过,恶魔召唤程式也应该到了他手中吧。卡门和我的关系匪浅,在我看来,只要神秘性仍旧在增长,他就不会做多余的事情,而会在某个地方静静等待。

    排除卡门之后,这个城市中,大概就只有我一人激活了电子恶魔。这样的判断,让我觉得在行动选择上,终于有了一丝宽裕。

    在耳语者初次接触神秘圈内的工作时,有一个明确的任务范围,会更容易上手吧。那么,就将监控重点放在外乡人,而并非本城常驻人口。

    “一旦在某个范围出现异常,就先排查那个范围的外乡人?”八景理解了:“你觉得,目前这个城市,除了你之外,没有本地人获得电子恶魔?”

    “没错,一旦某个组织的动静出现异常,就有可能是外乡人进入城市,和这个组织进行接触。”我回答道。

    “那么,本地人发现接触到本地异常,就显示咲夜遭遇那种异常现象……”八景迟疑着。

    “关键在于战斗。”我解释道:“没有电子恶魔,自身不具备神秘力量,就算有战斗的勇气,也很难发挥出足够的力量吧?所以,战斗的过程和结果,都不会太过激烈火爆。”

    “原来如此。通过现场痕迹,来确定战斗或挣扎的强度,进而将嫌疑范围缩小。”八景点点头说:“我知道了。”

    “阿川,夸克就只是这样?”咲夜插话进来,“就只是影像吗?可以召唤出来吧?”

    “嗯,也许。”我马马虎虎地说。因为我也不清楚,接下来这个电子恶魔夸克会发生怎样的变化,不过,咲夜的想法也同时是我的想法——它应该是可以召唤出来的吧,虽然,“恶魔召唤程式”的说法,也仅仅是我想当然的,不过,如果只是以数据程式的形态在电脑网络中游走。像电脑病毒一样,仅仅对电脑网络发动攻击,就有点让人失望,尽管,在现代科技文明中,电脑网络都是人类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被攻击的话,制造大规模灾难也是可行的。所以也颇有攻击力,但果然还是实际召唤出来作战。更符合我个人的战斗美学。

    能被召唤到现实中,才会更加帅气有用,咲夜也应该是这样想的吧。

    “不能试试吗?”八景看了一眼插在电脑上的磁盘说。

    “找不到其它功能控件。”我又一次在电脑屏幕上摸索了一番,果然除了之前的选项之外,看不到更多的功能,“喂喂。没搞错吧?连关闭程式,退出到原始环境的选项都没有。要强退吗?不会出问题吧?”

    我和两个女生面面相觑。

    “用通用快捷方式试试。”八景说。

    “无效。”

    “关机键。”咲夜说。

    “没有反应。”

    “刚才阿川是用这个磁盘拷贝日记吧?”八景说:“我突然想到,现在里面的日记变得怎样了呢?”

    “啊……真是个问题。”我揉了揉头发,“我的移动磁盘就这一个,再格式化。应该是不行的吧?毕竟有存储了神秘的程式,普通的方法应该无法移除。”

    “要试试吗?”咲夜反倒来了兴致,“试试看,如果可以消除的话,就证明这段程式不过如此,如果不能的话,怎样都不会有损失。”

    “太天真了,咲夜。”八景反对道:“万一这种行为激活了这个程式的某种防御机制,会变成怎样呢?”

    “那就打开门,随时逃跑。”咲夜很爽快地回答道。

    “我说你是不是忘了昨晚的经历?”八景一副“看不过眼”的表情,“再发生那种事情,可是逃也没法逃的,而且,之前的感觉是真实的话,异常的扩散,比我们的反应更快吧?比起运行程式,破坏程式这种事情的危险性至少也在十倍以上。”

    这么具体的倍数,到底是怎么得出来的啊?我只能肯定破坏程式更加危险——前提是程式可以破坏——不过,到底有多危险,则是“除非万不得已,否则不想做”这种程度。

    咲夜看到我和八景坚定反对的样子,脸上顿时一副丧气的表情。

    “关机吧。”八景说,“系统的通用快捷方式无法使用,但是,硬件方面应该设定有系统更底层的功能,我听说l系统是比w系统更适应生产的系统,那么为了防止程式方面的bug,应该有应急手段才对。”

    “说不定直接把磁盘拔下来就行了,现在的不都是热拔插的吗?”咲夜在一旁弱弱地说。

    “平常都说,从程序方面结束程序,比直接断电更安全。”八景说:“都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小心一点比较好。”

    在她说完前,我已经在做了,在这方面,我挺赞同八景的看法。不过,在按了几次开关机的键钮后,屏幕上仍旧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电子恶魔夸克以三维图像呈现出来的身体,在缓缓地旋转,那唯一一点异常也没有残留下来,似乎真的变成了一张普通的图像。

    咲夜扑哧一声笑出来,仿佛在说“果然还是你们想太多了”,结果被八景一下子抓住脑袋,狠狠弹了下额头。她装出一副死尸的样子躺在地上,八景则在我动手之前,一把将磁盘拔下来。房间中霎时间变得安静下来,似乎在等待什么事情的发生,然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半晌后,八景发出“啧”的一声,脸上尽是不快,明明是安全的好事,却让人觉得,她倒是想要发生点什么才高兴。

    于是,趴在地上装死的咲夜,又再度发出“噗噗”的嗤笑声。

    我感觉有点累了,之前的异变也好,之后的猜测也好,虽然事实证明,暂时没什么问题,不过,太强的感受性仍旧让精神不得不紧绷起来,此时一放松,就觉得连骨头都有点软绵绵的。我想,该不会是电子恶魔形成时,真的从我的身体和精神中,抽出了难以补全的什么吧。这么想的话,果然还是有些可怕,因为,就算真是如此,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失去了什么,也不明白该怎么弥补。

    总之,这个中午发生的事情,颇有点一波三折的意思。不过是一段未明的程式,就让人觉得好似战斗了一番,真是够呛。我最讨厌的,就是“神秘”的这种特性了,有太多只能猜测而无法确定的东西,所以,即便看似做足了心理准备,也无法在整个处理过程中和事后彻底释然。

    “是你太纤细了。”八景说:“虽然我的思维也十分复杂,但是,阿川你会在很短的时间中,就思考很深入的地方。普通人根本做不到这种思维效率,大多数反应,不过是一直以来的习性和本能使然,自问为什么,也是在事后才进行思考的。我觉得,就是因为你相对普通人,思维效率处于溢出状态,所以才会变成精神病。想太多的人,会比不想太多的人,更容易患上心理疾病,这种说法,在心理学界也是有认同的哟。我说,阿川,你从小,就拥有这样的思考效率吗?如果是的话,那还真是没用对地方呢,只要将三分之二的效率放在学习上,你会成为货真价实的学霸吧?”

    “这个……”我还真是无法回答,因为,我在这方面,从来都不觉得和普通人有什么差别。我觉得,和我一样思考这么多东西的人,也是存在的,一边思考,一边学习,做一个优等生,这些事情,对普通人来说,都不是什么难事,只是做和不做的区别而已。

    “你平时学习的时间有多长?”八景问这个问题时,就连咲夜也感兴趣起来,“我说的是,在学校课程内的内容,真正用在课业上的时间。”

    她不问,我倒是没有算过。

    “应该是两个小时吧。”我说:“一个小时复习,一个小时预习,上课的时候,老师讲的东西就会变得容易起来,所以——”

    “所以,其实你在上课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认真听课,因为没必要,老师说的知识,百分之九十在一个小时的预习中就已经掌握了,是吗?”八景说。

    “哇!”咲夜一脸吃惊的表情。

    “不,不对,这不是什么好吃惊的事情吧?大家都能做到的,只要肯用心的话。”我连忙说。

    “怪不得……”八景好似对什么事情释然了,她说:“这是看起来谁都可以做到,但实际上,只有少部分人才能做到的事情。而这少部分人,就理所当然地被称之为天才。阿川,你真的觉得,一个小时的复习时间,一个小时的预习时间,就能将一天中的五门课程掌握到不需要在重复练习,不需要深入练习,就能在考试中取得高分的地步吗?说实话,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

    咲夜在一旁用“你是怪物吗”的眼神看着我,八景继续说到:“相比起学校给你的压力,你的思维效率已经溢出了,所以,才有时间和精力去完美地伪装优等生,提升课业之外的活动能力……不,应该说,你除了吸烟的坏习惯之外,成为优等生,其实是比其他学生还要理所当然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