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67章
    当雪夜号落地之后,巩天来就直接不见了踪影,对张信等人也无任何安排。

    张信对此无语,只能领着皇泉与魏周流他们一群人走下船,与早就等候在此的天芒山上院知事薛云帆见面,

    一位上院知事,地位可与本山诸殿院的副首座平齐,仅逊于天柱,

    而薛云帆在天芒山上院已经任职三十年之久,在天芒山上院中声望奇高。

    这在日月玄宗里面,可谓是奇迹。一般的上院知事,任满二十年时间就需调职。

    可天芒山上院,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内的位置太过偏僻,平时并不被宗门重视。

    除此之外,这里与天东四院有部分土地接壤。而早在上官玄昊担任玄宗天柱之时,就认为宗门之内,并无合适的人选接任此职。

    这位薛知事能力极强,既能妥善的处理与天东四院的关系,又可以天芒山上院有限的力量,对天东四院构成威胁。除此之外,还能稳定的向日月本山,提供大量的药草药材,与各种矿石等等。

    张信对此人很是尊敬,故而当见面的时候,他很少见的没有摆出那鼻孔朝天的姿态。

    不过他那一身紫气氤氲,金光闪闪,奢华张扬到了极致的衣饰,还是差点闪瞎了船下面诸多灵师的眼。

    就连薛云帆,见到张信的时候,也是愣了愣神。半晌之后,他的脸上才重新挂上了笑意。

    双方见礼之后,薛云帆并不问巩天来的去处,直接就凝声说道:“有个不好的消息,那处灵域的范围,从今日清晨开始,再次往外扩大,至今原因不明。”

    张信闻言,不禁心中微沉。而他身后皇泉与月无极几人闻言,也都是神色大变,面面相觑。

    至今以来,灵域范围突然扩大,就只有一个原因。必是里面某件宝物,突破上限等级。

    而以这次的玄级血猎论,意味着那里面,至少有一件十八级的至宝。

    如果是药材,可能让一群神师登顶圣灵,又或修为大进;如果是矿石之类的炼器材料,则有七成可能,在不久之后成就出一件神宝。

    日月玄宗的那几件神宝,除了其中一两件,是其他的来源之外,其余都是在血猎中,夺取到神宝材料,自己炼成,

    可这对他们来说,确实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无疑意味着,此次的玄级血猎,各宗必将加码。竞争的残酷度,也将大幅激增。

    便是张信,也不由在心中暗暗祈祷。他希望这次,别升级到神级血猎。

    在玄级层次,能够进入的,都只是神师之下的人物,即便偶有例外,他也自信能够应付。

    可到了神师这一层级,那就是完全不同的状况。灵师一级,可能不乏强者,像皇泉,月无极这样,普通的神师都未必是他们对手,

    可能够被各大宗派派遣入灵域中的神师,又哪里能有‘普通’的?他们大多灵能强大战境高深,并且手段多变,有着更悠久的岁月打磨元神,研习各种灵术,并且精益求精。这都是他们这些灵师境,难以企及的。

    之后的五天时间,整个玄善山分院的气氛,都异常的紧张压抑。薛云帆已经领着一众神师,准备扩张‘天元斩神大阵’的规模。

    据说本山那边,已经在张罗第二波进入灵域的人选。

    张信却是待在天芒山上院安排的灵居里面,继续埋头修行。

    外面的事情,他现在担心也没什么用。那灵域的等级是否提升,并不会以他的意志来决定。

    他与其担心这些,倒不如争取在进入灵域之前,尽可能的提升自己的实力,以增加自身胜算。

    不过当五天之后,整个玄善山分院上下,都是轻松了口气,

    位于一千四百里外的那处灵域扩张,已经停止了下来。范围接近一千九百里方圆,恰好卡在了玄级灵域的极限,不过也算是准神级别。

    此外可以确定的是,那灵域之内,已经有两件十八级的至宝生成。

    而这一天,那玄善山的东面,无数的剑符来回穿梭。玄善山分院这边,也不例外。而张信在第二天,又收到了雷照的传影信符。

    “说实话,我现在有些后悔了。”

    当雷照的影像,出现在张信面前的时候,这位的眉头正紧皱着:“早知如此,就该找借口,不让你参与的。”

    “可师叔你只怕做不了主?”

    张信失笑:“如果没猜错,让师叔你来劝我的,应是另有其人?可是祖师大人?”

    “是师尊的吩咐!可即便师尊,他最近也是愁眉不展。他原以为以你现在的修为,这次的血猎,即便不胜,也能全身而退,也算是一次不错的历练。可现在不同,这次的血猎对你而言,实在过于凶险。”

    雷照一声叹,神色前所未有的凝重:“答应为兄,进入之后,绝不可冒险行事。那两件十八级的至宝,最好是避而远之。需要收取那两件。无论别人许诺什么,都不可拿自己的性命去拼。”

    张信闻言,却不禁眉头一挑:“你们现在,是有多不看好我这次的血猎之行?“

    雷照避而不答:“这次已经确定出战此次血猎的超天柱,共有大罗玄宗的符天神,无上玄宗的神元天子龙道衍,紫薇玄宗的紫薇天女林紫若,南冥玄宗的昭玄机,造化玄宗的道天通,万象宗的量天守,太乙门的司空摘星,千符门的千守善”

    雷照一共报出了八个人名,才停止了下来,可接下来却又继续说道:“除此之外,预计还有三百位以上的神师进入。虽说因灵域的限制,所有进入的神师,都需自减修为,那些根基深厚的天柱级,也不可能参与。可诸宗诸派,都各有神通异法,难免有例外的。”

    “三百神师?”

    张信的面色平静,似乎对这的数字,毫不以为意:“重点是后者吧?”

    “正是如此!”雷照凝声道:“不知师弟有没有听说过三千二百年前的那次准神级血猎?那时魔海宗炼制了一尊源海魔傀,投入其中。结果当血猎结束,至少有三位超天柱陨落,十二位顶级天柱身亡。事后那魔海宗,虽被诸宗联手剿灭,可如今诸宗,未必就不会有效法之人。需知这次,即便我宗,也临时准备了一些手段的。”

    可接下来雷照,却对这‘手段’的究竟,避而不谈,继续注目着张信:“如论战力,师弟你无疑也是超天柱级。数月前就能战林紫若而胜之,如今实力只会更为雄厚。不过真正对阵搏杀,师弟能在这些超天柱中胜出的可能,只怕极小。只神宝一项,就可令这些人的法力无穷无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