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逼迫(七十九)
    在所有突厥青狼骑眼中,徐乐他们排除的这么一个阵势,都是可笑至极的。

    马上对冲,在高速对撞,生死一线之间。比拼的就是打磨熬练出来的马上本事,厮shashou段。这样对拼,最是公平不过。也最是刺激不过,突厥男儿,自信马上本事,和厮shashou段,绝不在任何人之下!

    而要施展出足够的本事,就需要足够的空间,这空间至少是需要五六匹马并排的间距。所以一个三十骑排面的冲击阵型,拉出的宽度足有三四十丈之多。

    排面再大,带队军将就已经控制不过来了,而且也难以配合。三十骑一排的冲击阵型,正是恰恰好!

    一旦发起冲击,夏秋之际,会扬起一道三四十丈的烟尘卷动。而在这冬日雪原,就是一道三四十丈的雪墙被激起,向前翻滚而来!

    如此声势,在此前战事之中,往往汉军的阵列就自己瓦解了,不少人丢下兵刃掉头就跑。等待突厥青狼骑的,就是从背后追上,用刀矛,用弓矢,愉快的收割着性命!

    就算是汉军骑兵对冲,汉军拼凑起来的骑兵,也往往马术不精,在对冲中损折重过突厥青狼骑。

    突厥大军,可以说人人都可以拉来当骑军用,只是装备和素质有高下之分而已。但是汉军骑军贵重,一两次下来,往往也就避战。骑军拼光了,可以说整支大军都失去了对战场的掌控能力,只有避战保存实力。所以战场之上,向来都是大团大群的突厥青狼骑,围绕着汉军呼啸驰奔,耀武扬威!

    只有在去年,汉军骑兵才稍稍占了上风。那是因为有尉迟恭这名无敌虎将,善于指挥骑战。而刘武周砸锅卖铁,拼力恢复恒安甲骑。而在马邑郡雁门郡等地的轻侠少年也纷纷来投,这些轻侠少年往往来投军的时候,都自带弓马。一时间凑出了上千可以用来骑战的大阵容。

    恒安甲骑,和突厥青狼骑狠狠的打了几场。终于难得稍占上风,甚而冲到了执必落落的大旗之前,迫得执必落落退避。而战前声势煊赫的上千恒安甲骑阵容,也只剩下两营六百骑。

    而执必家直属的这些青狼骑,也憋着找回这个场子。冬日深入,本来有点打不起精神来。但是敌人居然在击败了执必思力之后,shangmen挑衅来了。执必家青狼骑也终于恢复了原来的凶悍面貌,准备先将这些不开眼的汉军骑士吃掉,热热身子,再一路打到云中城下,为那些陷没的同族之人报仇!

    对面汉军骑士虽然大胆的也迎战上来,但是在这些久经战阵的青狼骑眼中,如此阵势,不堪一击!

    而对面汉军排出的冲击阵列,不仅一排只有十六七骑,而且整个排面宽度,也就十丈。马上骑士,几乎膝盖碰着了膝盖,如一面墙一般向前移动,无人突前,无人拖后,严整无比。

    但是光是队伍排得好有什么用?如此阵列,马上骑士,如何有施展的空间?如此小的排面,两翼被侧击又将如何?只要一接战,两翼狼骑围上来,就是被包着打的局势,连逃都逃不掉!

    卷动的雪尘之中,每一名突厥青狼骑,都眯着眼睛,带着血腥意味,想着接战之后怎样炮制对面的这些汉军骑士。

    两军终于冲近。突厥青狼骑在一瞬间,陡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呼啸之声,若群狼扑击之前的呼喊。以前接战,往往这一声呼啸,就能惊得对面汉军不论歩骑,都迟疑退缩!

    但是对面汉军阵列,如墙一般而前的骑军阵列,却丝毫没有散乱的模样。每一杆长矛,都递了出来。而在最前,两骑突出。一骑在侧,持着铁盾做遮护状。而他所遮护之人,却是一个全身玄甲,甲叶上凸起可怖的尖刺,mianju之上,愤怒金刚像张牙舞爪的甲骑。

    这甲骑大氅舞动,胯下神骏异常的黑马骤然加速,就在雪尘之中,一头撞进了青狼骑阵列之中!

    马槊舞动起来,呼啸声凄厉之极,而当面突厥青狼骑,往往只觉得眼前一花,就已经应槊而倒,临死前记住的最后影响,就是那仿佛越来越大,充斥在天地间的愤怒金刚像!

    接着后面的甲骑跟着冲上,狠狠的和突厥青狼骑撞在一起!

    战阵之上,mianju之下,徐乐再不是那个平日里总温和爱笑,有的时候还有点神不守舍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英俊青年,毫不容情的摆动马槊,收割着一条条性命。

    比之初出茅庐之际,甚至比之停军山那一战,徐乐舞动马槊,更简洁,更致命,少了许多的花俏,马上而战,已经越来越像一架单纯用以收割性命的机器!

    爷爷教导过的,在战场上,不是你死,就是我活。只有争胜,只有sharen。

    徐乐也从来都是不折不扣的做到这一点。

    马槊如灵蛇一般忽进忽退,快若闪电。只要挡在徐乐冲击道路之前,只有应槊落马的份。而韩约铁盾飞舞,只是紧紧遮护着徐乐,偶尔还向外拍击,将突厥青狼骑递过来的长矛砸成两截,飞上半天!

    徐乐为锋矢,一下就打开通路,深深凿入突厥青狼骑的阵列当中!

    青狼骑呼喊着,怒吼着,向靠拢过来,重整阵列。结果蹄声如雷之中,玄甲骑又迎头撞上!

    真正交手,这些青狼骑才知道这紧密而来的阵型可怕之处!

    他们的阵列,huo空间足够,足以让战马盘旋进退。但是战马是有灵性的动物,从来不会朝着必死的方向的冲去。对面一点缝隙没有,迎面而来的就是如林一般雪亮锋刃,这些战马长声嘶鸣,自行闪避,或者转弯,或者横排几步,青狼骑自己就撞在一起,乱成一团。

    而玄甲骑阵型紧密,战马无从避让,只有向前,长矛马槊如林一般吞吐不定,沿着徐乐打开的缺口直入,长矛马槊掠过,血雨飞溅,但凡是在冲击道路之上的青狼骑,如雨一般纷纷落马!

    雪尘飞舞,弥漫四下,笼罩战场,而在这雪尘之中,则是玄甲骑对青狼骑的凶狠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