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44 暗流之上
    一个和校方一同运作社会活动的学生会,而且还作为传统,从建校初就一直延续到现在。期间无论更换过多少届学生会成员和校方高层领导,合作也从未中止,就像是有一股力量将性质不同的两者生生粘合在一起。这种情况就算放在全国范围,也是很罕见的吧,即便是私立学校,学校运营业也大都是学生会禁止涉足的事情。与之相对的,这所学校的学生会所持有的权力,也是在这个国家罕有听闻的,一般来说,学生会更专注于校园内部的学生管理,但是,就我所知,我们这所学校的学生会,可是连“不配合”的校方领导,也有办法弄走,重新调换一个上来——作为一所由政府部门分配领导和教员的公立学校,区区一个学生会竟然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我在初次听闻时,也很是惊讶,而且没有太过的实感,就像是在听天方夜谭一样。

    末日幻境里,我就是在这样的学校学习和生活的,放在这个世界,就目前的情报来说,这所学校的情况也和末日幻境里差不了多少。学生会的权力是如此之大,身为学生会干部,以公谋私做点事情,也是很容易的,而且,也算是一种不公开声张的“福利”。

    “真是奇怪呢,这样的学生会。”八景如此评价到,“我们都还是学生,不是吗?”

    “轮不到成立了耳语者这种组织的你说这种话吧,在我看来,你在风格和能力上,都十分符合学生会的要求,要我举荐的话,也是可以的。而且,学生会的资源,要比你想象的更多。”我说。

    “还是免了吧。我不喜欢半途加入一个发展已久的组织。”八景回答到:“除非,真的有让我觉得无法处理的事情。”

    “昨晚的事情不算?”我说。

    “那种事情,学生会也无法处理,不是吗?”

    “我可是学生会的一员。”

    “但也是而耳语者的一员。”

    整整一个上午就在这样没有营养的交谈中过去了。中午放学的时候。咲夜又特地跑到这边来找我们,因为三人约好了要去我家取末日幻境的日记。要说确定了男女朋友关系后,就一定会找个风花雪月的时间和场景,将精力投入热恋中,对我和八景来说,应该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我们的学校有开设针对升学的重点班,而我和八景这样的成绩优秀份子,是强制性参加的,而且。是从高一就开四核,就算是放假,也没有太多时间留给课余生活。无论头脑多么聪明,要完成的作业量也在那里,所要消耗的时间,也是从一开始就计算好了。

    在这样的环境中,如果要腾出时间,除了见缝插针之外。就只能挪用学习的时间,可是。这样一来,即便考试时成绩很好,也会给老师留下相对不良的印象,和更“老实认真”的其他人比起来,重视程度也会相应降低,也就是说。有可能会从“可以信任的优等生”的身份降格,而这个身份所带来的种种好处,自然也会被剥夺——值得一提的是,正因为学生会和校方高层有着历史悠久的合作关系,拥有巨大权力。所以,要进入学生会是极为困难的,并非学生会自己可以决定。

    至少,我还从未见过,在学习、处理问题、人际交往和印象态度方面有缺陷的人可以进入学生会——即便这个标准也是由人订制的,自然不可能严格到死板的程度,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学生会成员的真实面目暂且不提,他们至少是在表面上是“正统意义上的优等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

    老实说,当我了解到附近其他学校的情况时,也觉得我们学校中竟然有这样的人,是十分罕见又变态的。然而,据说学生会的成员会在高中毕业的时候,校方和学生会高层会共同对其三年的高中情况进行评估,若是达到一个数值,就会被向上推荐,进而得到一些社会组织机构和经营团体的定向培养合同,获得包含升学、专业和工作等等一系列权益保证。只是,这方面的更多相关情报,仍旧不是我这个学级的干部可以接触到的。

    总而言之,这个学校的学生会,在排除了怪异和神秘之后,本身就是一个张开了巨网的蜘蛛。即便以这个城市的社会团体来说,其潜在实力大概也是排得上号的吧,尽管,它的社会活动,总是尽量避免太过激烈。

    我有时会觉得,在末日幻境的那些年,都没有在学生会中发现什么怪异事件,真是太幸运了。如果这样的学生会获得神秘力量的支持,那么,就算是八景的耳语者,也会在短时间内就会被击破吧。毕竟,两者的先天基础差距实在太大了。

    而且,就如同八景所说,学生会是一个底蕴丰厚,经营已久,早已经形成自己固有的一套规则和宗旨的组织,绝对不会因为谁加入了,就会发生本质上的改变。想要依靠个人的力量掌控学生会,将其所涉及的领域都纳为己有,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和精力,比起白手起家,从零开始创建新的组织,说不定是好几倍的差额,在性价比上完全不值得。

    所以,耳语者要成功站稳脚跟,就要避免在活动领域上被学生会干涉。学生会一旦察觉到异常和神秘,一定会第一时间展开行动,只是因为拥有决策权的成员一般都太过理智,因此,要认同异常和神秘的存在,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而在学生会接触并深入神秘之前,就必须将其扼杀在襁褓中。

    这个世界和末日幻境相似,但又有很多不同之处。卡门出现在我这里,很可能会让这个城市成为怪异和神秘复苏的“重灾区”。所以,也不能保证,不会有某些土著神秘力量或外来者因缘际会,来到这个城市中,将目光对准我所在学校的学生会。

    按照我对学生会的理解。一旦那些神秘力量,无论是本世界土著亦或者外来的侵入者,和学生会产生接触——无论是否带着恶意——都会在最短时间中,让双方明白各自的优缺点,进而在学生会的主动交涉下达成合作。

    一旦情况发展到那样,就必须下重手才能遏制学生会的发展了。先不提对耳语者的发展有多大的影响。那时是否应该对学生会下手,反而就成了必须重新考量的事情。“为了大局着想而忍耐”是每个人站在高处时都会觉得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为了避免大局发展成必须让自己忍耐的情况,就必须从一开始,就对局势进行监控和调整。

    我对学生会的性质和运作没有任何意见,也没有任何恶意,但是,出于立场和个人的想法。仍旧不觉得这个城市里有除了耳语者之外的第二个神秘组织,是一个好现象。

    “所以,在耳语者足够壮大前,对学生会成员的发展也要保持观察,尤其是新入成员,以及一部分特殊的外务工作。”八景在放学路上,对我如此说到:“如果有监视技术方面的人才就好了,但是。在耳语者重整之前,阿川你已经是学生会中职务最高者。也是唯一可以信任的学生会成员。过去我有想过侵蚀学生会,但是,从阿川你这里了解情况后,觉得风险太大了。所以,接下来你在学生会中的活动,是无法获得支援的。”

    “没关系。这些问题我已经考虑到了。不要担心,八景,可不是只有你才会在学生时代就经营人脉。”我沉着地回答到:“如何不干涉学生会的正常工作,而仅仅观察不正常的地方,我已经有了方案。”

    “啊。这样吗?那我就放心了。”八景笑了笑。

    在旁边作伴的咲夜,一直都是有听没有懂的表情,但也不见有任何气馁,反而是一脸自得其乐地盯着前方。直到我和八景的对话告一段落,才对我俩说到:“森野的事情,我已经问了,不过她拒绝了,因为要和白井谈情说爱,所以根本就没有事情搀和这种幼稚的事情——嗯,她是这么说的,完全不相信怪异的事情呢。不过,也不是不可理解啦。”

    八景看了看我,没有说话。得到森野这个回答的咲夜,反而也有松了一口气的样子。虽然我提起过,森野和白井在末日幻境中的结局不好,但是,果然还是不足以取信于人,咲夜昨晚才是第一次遭遇异常,又得到了妥善的解救,所以,对神秘灾害的印象不强。只因为一个刚认识的朋友的“妄想”,就将另一个要好的朋友牵扯进来,就算口头答应了,但心中仍旧是有些勉强的吧。

    “没关系,不加入也是正常的想法。对普通人来说,这些事情太难以理解了。”我平静的回答到。

    “我,我会再尝试一下。”咲夜听到我这么说,脸上又出现纠结的表情,大概是即便感到勉强,不过,那种可怕的结果仍旧很让人不放心吧。就像是占卜一样,表面上认为占卜的结果只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不可相信,但在心中仍旧会有一个梗。咲夜此时的心情,想必就是这般吧。

    “不要太勉强了,毕竟都是还没有发生的事情,不,会不会一如我的妄想那般发展也是还不确定,我们既然已经注意到了,就不会因为暂时什么都没发生就放松下来。”我用尽可能缓和的语气安慰咲夜,说到:“既然森野那里没有结果,为什么不试试白井那里呢?那是个对森野一心一意的好男人,作为男生去保护心爱的女生,是义无反顾的责任吧。”

    “咦?可是白井学长……”咲夜的说法已经透露出,她已经从森野那里知道两人交往的事实了,果然还是和末日幻境里的发展类似吗?

    “……是我失误了,跟男生谈话,就应该是同样身为男生的我去才对。”我说:“咲夜,不要在意,就和森野像过去那样交往吧,白井的事情交给我。”

    “可是……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很没用?阿川。”咲夜露出沮丧的表情。

    “不,你的情感很纤细,这是好事。”我反驳到:“正因为纤细。所以会对一件事从各个方面进行思考,想要得出一个合适的答案。只是,人总不可能面面俱到,很多时候,想要达到完美的结果,不靠他人和运气是不可能做到的。我还没有对你说过吧?咲夜。我很关心你,十分在意你,就像八景所说的那样,我脑子里关于你的故事,让我一直在暗中关注你,这样的心情是十分真切的。说来有些害羞,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请你尽情依赖我。”

    “哎。哎……”咲夜愣住了,脸上的僵硬表情,就像是遭到了巨大的冲击,她扭转头,像是机器人一样看了一眼八景,发出巨大的“咦”的一声。我知道她的顾虑,是因为八景这个正经八百的女朋友就站在我身边吧,当着女朋友的面。去对第二个女生说什么“我在关心你,请尽情依赖我”的话。果然是有些不合适,而且,这样的说法,我也确实无法保证,没有参杂其它的情感在其中,毕竟。在末日幻境的那些日子里,咲夜在我的生活中的份量,的确比那时的八景更多。

    即便如此,我仍旧希望,能够即时地将自己的心情传递给她。不会如同电视剧那样,因为一些出乎意料的巧合,而让没有说出口的东西,再也没机会说出来。对我而言,对在我眼中的她们而言,生命和时间,都是如此的短暂、宝贵而脆弱。只有在末日的恶意尚未完全抵达的现在,她们也才有这个余力去烦恼,去愤怒这些事情,我觉得,对于一个不知道何时就会消逝的生命来说,拥有这样尽情思考和宣泄的机会,是十分宝贵的。

    所以,就算是害羞,觉得行为不当,但我还是这么说了出来,正大光明地说了出来。当然,由此引发的后果,我觉得自己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

    “八,八景……阿,阿川他……”咲夜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她眼中的情感复杂到了连我也觉得无法解读的地步。我多少可以猜到她在想些什么,尽管对我来说,那种事情,并没有对她及时说出之前的话更重要,不过,这时的咲夜也是很可爱的。

    “真敢说啊,阿川。”八景的笑容有些可怕,眉头都皱了起来,像是随时会爆发出巨大的怒火,我的心脏跳动得很剧烈,有点想退缩躲开,不过,这是我已经决定了要面对的问题,所以,不能逃避。

    “抱歉,八景,但我还是觉得,应该让咲夜也理解这种事情。”我慎重地说:“因为,让自己在意的人,知道自己的在意,不是很重要的吗?”

    “话是这么说,道理也很明白,我也十分赞同。”八景一脸杀气地逼近过来,那张可怕的脸都快要凑到我的脸上了,不过,从她精致的嘴唇中吐出的气息,让我的心跳似乎也染上了一些绯红色,让我差一点就要忘了她为什么那么生气。

    “你在想什么?阿川。”八景严厉地责问到。

    “八,八景……不是啦……阿川他……”咲夜似乎被我们之间着火般的气氛吓坏了,突然就哽咽起来,“我真的有点喜欢上阿川了,但是,阿川选择的是八景,我知道的。所以,八景……”

    “嗯?所以什么?”八景打断了咲夜的话,转头问她,“不要以为我一直默不作声,就是什么都不明白。”

    “所以,八景……”咲夜重复了几次,可是,最终没能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只是深深垂下头来。

    看了这个鹌鹑样的咲夜,八景重重叹了一口气,说:“这样子可不行啊,咲夜,身为女人想要获得幸福,最重要的就是竞争力、竞争的思想和行动。”

    “可,可是,八景,我们是朋友,不是吗?我,我很喜欢八景呀!”咲夜用力叫出来,“我才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让我们三个刚开始的感情就这样被摧毁,我很喜欢三个人在一起的感觉呀!虽然我们之间只是刚刚认识,可是……可是,我觉得,我们就像是这样生活在一起很久了的感觉。我,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我想今后也三人在一起!阿川说的事情都是为了我,我知道的,八景也处处为我着想,我也知道的,可是,如果因为我,把一切都搞糟了,那么,还不如阿川不要说这些事情!”咲夜仿佛宣泄情绪般将这番话说完,却又立刻担忧地看向我,嗫嚅着说:“对,对不起,阿川,我不是说,阿川的行为是错的……不,当然也不是正确的……啊啊啊啊啊啊,我都搞不清楚了,我真是个笨蛋!”咲夜抱着脑袋叫起来。

    “是啊。”我和八景对视一眼,不约而同地说:“咲夜就是个笨蛋。”

    “哎?哎!”咲夜垂头丧气地说:“虽然是事实,但不要这么一致地说啦!”

    “算了,这件事也没什么好争执的。虽然不可能把自己的男朋友拱手相让,也没有这样的想法,不过,是我的男朋友和关心你,在我看来,是两回事,不可能因为关心你,就不再是我的男朋友了,阿川也不会因为这种原因,就和我分手,他就是这样的男人,比起感情,更重视责任,所以,我才选择了他。”八景脸上的愤怒,就好似伪装的一样,突然就消失了,语气平静地说到。

    “可,可是,这样的话,是不是有点不好……”咲夜的目光迟疑地在我和八景之间游移着。

    “是不好,不过,我可不是这点气量都没有的女人。”八景用下决定做总结的语气说:“而且,我也不太明白妒忌这种感情,妒忌就是别人获得了自己想要却无法拥有的东西时所产生的情绪吧,可是,阿川关心你,并没有让我损失什么,也不会只关心你就忽略我。说句残酷的话,该妒忌的应该是你才对,咲夜,因为你想要的东西,我早在昨天晚上就已经得到了,而且,因为这个男人的性情,根本就不需要考虑会失去。所以,在我看来,他关心你和成为我的男朋友,根本就不是冲突的事情。”

    “是,是这样吗?”咲夜的声音有些变调,“这也太奇怪了,虽然说得似乎有道理,可是,真的很奇怪。八景,你的脑袋真的没问题吗?”

    这一下,八景似乎才真的生气了,板着脸一把搂过咲夜的脖子,用拳头在她的脑门上钻起来。“好痛好痛——”咲夜整张脸都难受地皱了起来。

    “真是个笨蛋,在强夺男人的时候,就算是自己的朋友也可以毫不犹豫地下手,这才是合格的女人。”八景用教训的口吻说到。不过,从这场争端的缘由来看,八景你这么教训她,到底是在打算让这件事怎么解决啊?我不由得在心中叹息着,果然,在一些时候,一向很靠谱的八景,也会变得不靠谱起来。

    直到八景放开咲夜,咲夜立刻心有余悸地跑到我的身后,将我当作墙壁,挡住八景的视线。

    “反,反正我就是个笨蛋嘛。”她小心翼翼地问:“那么,我们三人还是好朋友?今后也是?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出问题?”

    “这种问题说得那么直白,真是好没情调,简直就像是平铺直叙的戏剧,简直让人没发看啊。”八景碎碎念着,“戏剧化一点不好吗?”

    “不——”咲夜似乎也听清楚了,立刻坚定地反驳到:“不清楚的就尽快弄清楚,我一点都不喜欢那些为了戏剧化而戏剧化的情节,虽然我也承认,那样的故事真的很好看,不过,我完全不想让它出现在自己的人生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