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八章 绝境
    “杀!”

    望海城内,一个残破的街道上,温良陡然出现,一枪扎在了五丈长的鳄鱼的左眼中,不等转动大枪,将鳄鱼的脑浆绞碎,巨大的尾巴就已经将他打飞出去,在墙壁上砸出了一个深洞,跌入了里面。

    温良是一位队长,大宗师修为。

    此刻跌在一个空荡的房间中,身上满是尘土和鲜血。

    他的右臂明显不正常的扭曲,左侧肋骨凹陷,嘴里吐着血沫子,十分凄惨。

    “要死了吗?”

    温良嘴角牵扯了一下。

    不由得,他想起了过往种种。

    当年他一家四口,父母和小妹,虽不富裕,但温饱没问题,过的很幸福。然而一天夜里,几头海蟒通过一条海沟爬到了他们村子里。

    村长爷爷,铁胆叔,三婶,二狗爷爷,还有父母都凄惨的被吞吃,就连小妹都没有活下来。

    眼看他也要葬身海蟒之口,三爷爷家的儿子温强刚好返家,暴怒之下,将几头海蟒尽数斩杀。

    可温家村也伤亡大半。

    埋葬了亲人,十二岁的他就随着温强参军。

    那时他就发誓,要尽可能的杀尽海兽。

    进入军中,他不怕苦、不怕累,每次厮杀必奋勇在前。

    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就连温强都早已死去,他慢慢的修炼成了大宗师,也成了敢死队中的一员。

    “死我不怕,只是怕海兽不能尽灭!”

    温良狞笑一声,强忍住钻心的疼痛,再次飞扑出去,单手握住长枪,向着一头路过的血毒蛙冲了过去。

    “良子,不要!”

    远处搏杀的张文远刚好看到这一幕,大吼阻止。

    “副统领,再见了!”

    温良抬起头看到了副统领,露出了一抹视死如归的笑容,轻声低喃一句,勉强催动剩余的真气,人枪合一,就射了过去。

    血毒蛙喷出一口毒液,将温良淋了一身,他也没入了血毒蛙口中。

    “良子!”

    张文远颤抖,可放眼望去,往日的兄弟,有的豪迈大笑,赴死而去;有的满嘴骂骂咧咧,却与海兽同归于尽;有的催动秘法,直接自爆……!

    一个个,都没有退后一步。

    望海城,已经破破烂烂,到处是爬上岸的海兽,喷吐冰箭,残杀着士兵。到处是血腥,到处是残忍。

    “统领,怎么办?”

    张文远将扑过来的一头章鱼斩杀,冲远处的廖长空咆哮。

    “不死不退!”

    廖长空神色扭曲道。

    “不死不退!”

    张文远怒吼。

    “不死不退!”

    剩余的战士咆哮。

    海面上,君落羽一个躲避不及,被蛟龙爪在前胸上撕裂几道长长的口子,差点将他分尸。

    “你还能坚持吗?”

    蛟三太子狞笑。

    “我的血液还没有流干!”

    君落羽淡然道。

    另一边,酒鬼被鲨无敌硬生生的咬下了一条手臂,咀嚼咀嚼咽了下去。

    酒鬼脸色都没有一丝变化,止住鲜血,继续攻击。

    在大海深处的高空上,微微飘动的白云中,站着两人。

    他们倒背着双手,一直看着战场。

    “人类啊,血脉虽然弱小,可他们不死的精神,却让人敬佩!”

    这是一位白衣男子,眸中流淌着的是俯视八荒的淡漠。

    “看到他们,我想到了八百年前的楚九九,那一位,当真是冠绝古今,强大的令人战栗!”

    这是一位黑衣男子,古怪的是,在他眉心正中有着第三只眼,微微开合,神光隐现。

    “楚九九啊!”

    白衣男子抿了抿嘴,“我清楚的记得,当年他孤身杀入了龙渊,搅动东海暴动,亿万海族死亡,就连归真境的大能都被他一掌拍死,天人境的老祖都挡不住他一击!”

    他微微颤抖,继续道,“若不是我们龙渊有着超越他想象的底牌,我们真龙一族,就被他给灭了!”

    “听说南疆火窟,西极深渊,北荒寒冰渊也被他光顾过!”黑衣男子道,“此等修为,当真骇人听闻。”

    “唯有我们龙渊将他惊走!,南疆火窟和他大战了整整一月之久,谁也奈何不了谁;西极深渊,几乎被他打残了;北荒寒冰渊,硬是被他封印!”

    白衣男子惊叹道,“在那之前,他发现了吠陀寺的底细,果断的给灭了!”

    “当年他为何飞升而去?”

    黑衣男子询问。

    白衣男子笑了,“我们龙渊,请出了祖器;南疆火窟,唤醒了一位沉睡的老祖;西极深渊,杀出了一位恐怖的人物,以整个人族疆域的生死逼迫,硬是将他逼飞升而去。代价是,若没有天地大变,我们就继续蛰伏!”

    “就不能将他斩杀吗?”

    “我听老祖说,他们根本做不到啊!若不是我们有着至强的底蕴,有着他无法想象的手段,整个天下,就被人族给统治了!”

    白衣男子说着,目光一动,眺望了极远处,他露出一抹笑容:“有一位对手出现了!”

    “哦!”黑衣男子似乎知道是谁,而是看向了战场上,“不去救他们吗?”

    “为何要救?他们的数量太多了!”

    白衣男子冷哼道,“希望这一次,能将他们坑死一大批!”

    黑衣男子嘴角扯了扯,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望向了镇海山脉主峰之下。

    海面上,楚阳没有任何迟疑!

    他直接冲向了玄明子。

    “嘿嘿,来的好!”

    玄明子狞笑一声,迎了过去。

    他拳头一握,掌心中炸开了雷霆般的响声,股股力量涌出,脚下的海面无声的沉下三丈。

    “心灵之剑,斩!”

    楚阳果断出手。

    同时他的天戈战戟也举了起来。

    玄明子一僵,他的元神已经成了实质的存在,力量强大,轻易间便将心灵之力驱除。

    可惜,已经晚了。

    噗嗤……!

    大戟落下,斩下了他的头颅。

    楚阳左手一探,就抓在了手中,却见一个小乌龟从头顶飞了出来。他眼睛一眯,张口给吞到了肚子中,五行真元运转之下,将元神镇压,吞天功就飞速的炼化。

    玄明子的尸体,变成了无头的巨大玄龟,手中的头颅,也恢复成了王八头。

    一瞬间,他斩了玄明子。

    也是在这一瞬间,蟹黄的攻击已经到了。

    楚**本无法躲避,心念一转,催动了这件上品防御之器:“佛光珠,守护!”

    佛珠出现,金光防御。

    噗……!

    蟹黄手化龙钳,打破金光,将楚阳轰飞出去。

    “好强!”

    楚阳看看肩头,那里有一个血洞。

    刚才要不是侧一下身,他的心脏就被洞穿。

    “你竟然杀了玄明子?”

    蟹黄看着无头尸体,不禁一呆。

    “我还要杀你!”

    伤口蠕动,已经恢复,楚阳爆喝一声,手舞天戈战戟,便是一招天战流星。

    天战戟法配合着天戈战戟,威能达到了极致。

    “就凭你?”

    蟹黄冷笑,可心中却谨慎到了极点,他双手化作龙钳,这是他最好的武器,微微挥动,便操控无边水气,形成了极致的寒冰之力,冰封而来。

    大戟落下,冰封破碎。

    蟹黄却倒退,根本不给楚阳接近的机会。

    楚阳正要追击,却发现君落羽被蛟三太子打飞出去,气息奄奄。酒鬼勉强跪在海面,脸上挂着惨笑。

    “该死啊!”

    楚阳暴怒。

    君落羽和酒鬼已经没有还手的力量,望海城整个陷落,五千战士,死的只剩下三百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