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65章
    “斗灵圣胎魏周流,神雷天骄月无极,通灵天骄皇泉!这三人都是师弟你认识的。还有一个,是原兽圣胎王**。”

    雷照的面色凝重:“四天骄六圣胎中,愿意出战的,就只有这四人而已。现在不比以前,以往的玄级血猎,每七次我们总能赢上一场。即便输了,也往往能收获不少灵丹奇药,每次的伤亡,也不到三成,所以人人踊跃。可自从中原那些个年轻辈的怪物横空出世,我们日月玄宗的出战人选,每次能保住性命就很不错了。自二十年前开始,门中的这些天赋超绝之辈,虽然锐气未失。可是各峰师长,四阀七姓,却已经将玄级血猎视为死途,轻易不愿自家弟子参战。”

    “这个弟子倒是听说过一二。”

    张信的神色怪异:“我知道斗灵圣胎魏周流之所以参与,是因其师高元德的拖累,神雷天骄月无极是有指使他人袭杀本座的嫌疑,不得不参与。原兽圣胎王**我不知道,那么皇泉是为什么?”

    “王**纯粹是他想要初战,以这场血猎磨砺自身,他的师尊,也极赞成。至于皇泉”

    那雷照的语声一顿,随后又以同样奇怪的目光,看着张信:“她的缘由,我想师弟你该明白的,”

    “果然!”

    张信冷笑:“看来在灵试中的恩怨,她还是放不下。”

    雷照闻言无语,干脆就不说话了。

    而张信随后又凝声问:“那么护送之人,又是哪位?”

    “还能是谁?”

    雷照笑着反问:“你应该能猜得到的,又何需问我?我们日月玄宗如今能有限度抗衡神域的,就只有那么两位而已。”

    “也就是天元战圣么?”

    张信手摸着下巴,也眼神怪异的笑着:“这可真有意思!那位最近对我避而不见,没想到这么快,就有见面的机会,”

    “所以师尊也让我转告你,别太出格!”

    雷照警告了一句,随后又将一枚金色令牌,递给了张信:“掌教师尊让我将此物转交给你,今日十位天柱,已同意你之所请。此次出战,所有人等,都尽归你管辖,也允你便宜行事。凡有不听你号令者,都可由你酌情施以惩戒,不过与此对应,你这次如不能取回仙虹草,也需付出代价,”

    张信接过那令牌,却并未多少惊喜之意。心想早知道这次初战血猎的只有五人,那他当初就该换个条件的。

    ※※※※

    当张信紧随雷照,登上那艘名叫‘雪夜’的攻山舰时,随后果然看见那位巩天来。

    这位望见张信,眼神颇为尴尬,不过却紧紧板着脸,不显半分异色。当张信登船,所有人都到齐之后,这位就大袖一拂:“本座要闭关研习功法,在抵达月灵山之前,你等都不得擅自打扰!”

    说完这句,巩天来根本就不给张信说话的机会,就径自走入到了船舱内。

    张信见状微一咧唇,随后就转头看向了其余几位。皇泉与魏周流,月无极三人,他都认识,王**则是一个面向憨厚的少年。巧合的是,这位的身后,同样跟了一头大犀牛。

    体型比小吞天大上不少,当望见小吞天之后,这头犀牛就眼眸发光,口里发出古怪的声音,往小吞天方向挨了过去。

    小吞天却根本没有搭理的意思,口中哼了哼之后,径自把头转向了一旁。

    不过这小家伙,看似是一副冷傲高贵,不屑搭理的模样。可张信却能感应到小吞天的不知所措,对于身边那个发春了的母犀牛,很是恐慌。

    那王**也很尴尬,一边大声的训斥,一边死命的拉扯着母犀牛的尾巴,试图将后者扯开,

    张信哑然失笑,随后就又收回了目光,眸中现出几分冷厉之色,

    “这次的玄级血猎,以本座为主。进入灵域之后,一切听我号令,没问题吧!”

    他原本以为,自己要压服这几个心高气傲之辈,可能需得经历一些波折的。可结果那魏周流,首先慨然回应:“我魏周流谨遵摘星使之命!”

    皇泉也看着张信,目闪微光道:“我这里也没问题。”

    那边王**,仍在死命的拉拽着他的灵宠。只有月无极冷笑:“可我倒是觉得,我们五人,最好是分开行动为佳。”

    魏周流闻言,顿时眉头大皱:“分开行动,你想死啊?不知张师弟此言,其实是一片好意,欲在灵域之内,照拂我等。且人多力大”

    “照拂?”月无极轻哂,下巴高挑:“我月某何需人照拂?至于什么人多力大,我却担心,被你们牵累。倒是你魏周流,何时变得这么没志气了”

    可月无极话音未落,张信就已闪身到了他的面前。后者的眼神顿时收缩,而就在欲变化雷光,闪身遁移之时。一面细小的雷网,蓦然从张信的指尖处散开,将他的整个身躯都覆盖在内。

    “小天罡雷禁?”

    当感受到自己的雷法失控,月无极就已感觉到不妙。随后他就觉一股巨力轰来,将他的整个人,猛然砸飞数百丈,直到飞出了船栏之外。

    而这仅仅还只是开始,张信身影,依旧如影随形的跟随过来。随后又是一拳,重重砸在了他的头部。使他的身影,如流星一般的坠下,掀起了漫天的烟尘。

    整整十个呼吸,月无极才蓦然从那被他身躯砸出来的深坑中拔空而起。

    此时这神雷天骄的形状,已经狼狈无比。不但浑身上下衣物破损,口鼻也溢出血丝。面上一条条青筋暴起,扭曲狰狞之至,口中则厉声怒骂:“你这王八蛋,敢对我动手,我杀了你”

    当他的身影,才从那漫天的烟尘中冲出,就直往张信冲去,无数的雷电,蔓延向四面八方,使得这一片地域,都化为雷之海洋。

    张信却毫不在意的一声冷哂,身上银甲覆盖,将那漫天雷光,都隔绝于甲外。随后又身化光影,准确的在重重电光中,捕捉到了月无极的方位。

    可当张信重拳,追寻着月无极的气机轰下之时,却有一股极致的寒力,在这片雷网之中炸开,冻结着周围所有的一切,

    张信却不惊反笑,他那身影化风消散,而其真身,则赫然在三丈之外显现。随着一道道犀利无匹的风刃,切割这方虚空,那月无极顿时发出了一声闷哼,再无法维持雷遁之术。而仅仅一瞬之后,他的人就再一次被砸落地面。

    而远处的攻山舰上,魏周流与王**,这刻都不禁身躯微颤。他们刚才,亲眼看着月无极的下腹部,被张信轰碎。

    尽管以月无极的炼体修为,在有高阶伤丹辅助,又有擅长大回生术的灵师在场的情况下,那个东西,不至于就这么毁掉。可那种滋味,那种感觉,想必不是常人能够承受。

    月无极也似是怒到失去了理智,仅仅几个呼吸之后,这位就又神色疯狂的,再次往张信扑去。

    可结果毫不让人意外,不到六十分之一个呼吸,那大地之上,又有一个深坑现出,大量的尘雾,弥漫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