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64章
    张信目光微闪,随后就探手一招,将那斗篷取在了手里。随着张信以灵能激发,这件暗黑色斗篷,连同张信的这只手,都渐渐的隐遁,最后消失无迹。

    张信仔细感应了片刻,就满意的一笑而随后他就又把视线,看向了不远处的厅堂。

    刚才将他惊动的,并非是返回的紫玉天,而是这刻,正在他厅堂内等候的雪崖上师。

    张信其实已猜到了雪崖上师的来意,多半是为这次的血猎灵域而来。且如果不出意料的话,他还能在前往灵域之前,从这位的手中,获得不少好处。

    当张信走入伴山楼的大厅,就只见一个伟岸的身影,正于左面的窗旁凭栏而立。

    这已不是他与雪崖的第一次见面,之前在黑杀谷的时候,张信就曾参见过这位。可彼此单独会面,却是第一次,

    “弟子参见雪崖师伯祖!”

    张信对于这位日月玄宗内年纪最大的雪崖,还是很尊敬的。

    九百年前,日月玄宗在其时只有七位天域,却需外御抗北神宗,内制天东四院,此外还需压制北方仙盟。二百年间步履薄冰,战战兢兢,终使日月玄宗,度过那段最艰难的阶段。等到了离恨天与皇极等人的崛起,等到了巩天来这位天元战圣。终使北神宗在三百年前大败,十七座灵山被毁,不得不退出了落雁河。

    而这位雪崖上师,在那段时间里,无疑是居功至伟。

    “人都说你张信跋扈无礼,对宗门长辈毫无敬意,缘何今日在老夫面前,如此毕恭毕敬?”

    那雪崖上师笑了笑,转过了身。这位面貌大约是七旬左右,须发皆白,脸上则全是刀刻般的痕迹。

    张信也直起了身,面显自傲之色:“我张信不敬无能之辈与备位充数之人。”

    只是当看见雪崖上师的面容时,张信的心绪却是一沉。

    大约在十五年前,他还曾经见过雪崖一面,当时这位上师,可还是二十岁不到的青葱少年模样。

    这不能说明雪崖的寿元已尽,可也预示着这位的状况,确实到了很不堪的境地,甚至不再维持自身的相貌,以最大程度的封锁生机,

    “原来如此,看来老夫在你张信的眼里,评价还算不错?”

    雪崖上师失笑,随后就又语声微凝:“闲话少说,你可知四个时辰前。紫天魏家已准备操纵戒律堂,立案调查你与上官玄昊勾结之事?”

    张信闻言一楞,之前他因全力转换自己根基之故,还真不知道这件事。

    不过他随即就意识到,这并非是针对自己。

    无论罪名成不成立,自己接下来,都必须待在戒律堂内受审,没可能参与这场玄级血猎了。

    “想必你也看出来了,这并非是针对摘星使,而是老夫。”

    雪崖上师苦涩的笑了笑:“此事虽已被掌教归真子与第一天柱,联手压下。可老夫却颇觉歉疚,让你受累了。还有日前月元之会一事,老夫也已知晓。”

    张信闻言,不禁眼现期待之色:“看上师之意,是要补偿晚辈。”

    “补偿是理所当然!我与魏家的恩怨,却将你牵连进来。这次玄级血猎,更是为老夫出生入死,老夫不能没有表示,”

    雪崖上师说到这里,却语声凝然的问着:“不过在此之前,我却还想问你,这是否值得?”

    “值得?”

    张信眼神疑惑:“雪崖上师何有此问?”

    “哪怕是你将那仙虹草带回来,老夫也最多只能再延一百五十的岁寿。”

    雪崖上师目显精芒:“就不说这次玄级血猎的凶险,一百五十年后,待老夫作古,就再难庇护于你,需得张信你自己,承担与紫天魏氏为敌的后果。且便是现在,你付出的代价也很不轻。”

    可张信闻言,却似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震天大笑:“不想上师也会杞人忧天!莫非那时我张信,还没有抗衡紫天魏氏之力?别说是一百五十年,如今只需给我张信五十载,天下间谁堪为我狂刀之敌?”

    这次轮到雪崖一愣神,随后他却半点都不觉张信狂妄,也微微笑了起来:“好气魄!说得也对,以你的天赋,如能安然活到五十载后,岂非又是一个天元战圣?”

    说完之后,这位又大袖一拂:“你既有如此信心,那么这些东西,倒不妨取去。这次血猎,或可助你一臂之力!”

    张信注目细观,首先看到的,就是四枚七转炼我丹,这应该是雪崖对于自己,被紫天魏氏封杀的补偿。

    再之后,却是三件异光闪烁的事物。那赫然都是法宝,而且品阶没一种低于十级。

    ※※※※

    当雪崖上师离去之后,张信把玩着那三件法宝,爱不释手。

    灵修在斗战中,能够使用的法宝只有一件,不过却不是不可更换的。应对不同的敌手,使用功效不同的法宝,往往都有着奇效。

    除此之外,还有些法宝,还有着特殊的功效。

    比如雪崖上师,送给他的这三件中,就有一面‘指舆天图’。可以达到类似灵感师的效果,感应周围五百里方圆之地。可能这效果,相较于那些顶级神师的灵感师,仍旧逊色不少,也没法做到灵感师那样的巨细无遗。可这‘指舆天图’,还有一个效果,它可以准确锁定一千里范围内的感应源。也就是说周围一千里内的灵感师,在感应到他的同时,也会被他锁定。

    然后第二件法宝,是名叫‘元气锁’的一条锁链,品阶十级,这东西不能用于战斗,唯一的用处,就是辅助灵师修行炼体术,修炼各种淬体诀,能够收事半功倍之效。

    除此之外,它还有着帮助张信练习力量与血气掌控的功用。

    很显然的是,雪崖上师在临来之前,特意打听过他在月元之会的经历。拿出的东西,都是他所需之物。

    至于第三件,则是一件像是水壶般的东西,名为‘蕴灵机’,也是一件十级法宝。此物只需经过几次的灵能同调,使‘蕴灵机’记住他的‘气机特征’,也就是灵能频率,就可以往里面储存灵能。

    具体能储存多少张信不太清楚,不过预计不会少于八万点。

    这三件法宝,虽然不能直接用于战斗,也没法提升张信的实力,可却都是极为实用的东西,

    尤其前者,这远程感应,无疑是他张信的短板。有了‘指舆天图’,他日后遇到那些高级的灵感师,也不会束手无策。

    还有之前得手的暗黑斗篷,这也是一件法宝,名为‘无影天衣’。这东西的作用,只听名字就可知一二。穿上之后,就可以隐遁形迹,无影无踪。作用不比朱八八给他的符宝差上多少,而持续力,却胜过后者百倍。

    张信当即,就开始尝试往那‘蕴灵机’里面灌注灵能。不过他才刚刚往里面,灌注了大概三四千点的样子,雷照就已亲自过来接人。

    因为那处灵域生成后,会干涉周围一万里范围内的斗转乾坤阵,所以这次他们,依然将使用飞船前往。而据雷照所言,宗门给他们准备的那艘攻山舰,已经准备就绪了。

    “刚才雪崖上师过来找你了?”

    雷照笑着调侃:“应该得了不少好处吧?雪崖前辈对晚辈可素来大方,也最喜提携门中德才兼备的后进。”

    “东西不多也不是很贵,可都是我想要的,上师他有心了。他从黑杀谷赶来,还没超过两天吧?却给我准备了这么多东西。真难为上师了。”

    张信说完,就又好奇的询问:“这次出战玄级血猎的,不知还有那些人物?师兄能否先与我说说?”

    “出战之人总共有五位,你只是其中之一。”

    雷照话未说完,张信就已眉头大皱:“师叔你这是在开玩笑?据我所知,宗门每次出战玄级血猎,都有至少百人的规模。这次我宗仅只五人出战,岂不是要让其他宗派嘲笑?”

    “这是有原因的,据宗门外情司掌握的情报,这次参与玄级血猎的人物中,总共有五位掌握有超大规模的杀伤灵术。所以灵术等级在三十级以下的灵师,都很难抵御。所以人去多了,非但无益,反而是你们的累赘。”

    雷照苦笑着道:“再考虑到玄级血猎中,第四战境以下存活率极低。所以宗主大人以为,这次出战的人选,贵精不贵多,我日月玄宗,只需从四天骄六圣胎中挑选。想必其他的宗派,也是一样。”

    “原来如此!”

    张信若有所思:“这么说来,这次的血猎,应是群英荟萃?听起来蛮可怕的,真是不可小视。”

    “可不是?这六十年来,天下间可谓是龙蛇并起。但只是这次的玄级血猎,掌握有神宝之人,就有三位之多,好在我宗,也有师侄这样的超卓人物现世,可以与他们抗衡。”

    雷照感慨完之后,就又摇了摇头,把话题拉回正轨:“还是说说这次出战的人选吧,说来其中的三位,都是你的熟人。”

    张信闻言,顿时再次眉眼微扬:“熟人?该不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