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四百六十四章:心魔出现!
    独孤剑圣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入道一事,旁人是无法指点的,最多,只是说在前人的经验中,得到启发。

    只是,他的道,他的心,却绝对不是自己等人的经验可以言明的,他,和自己等人不一样,他的命运难以揣测,甚至毫无踪迹可寻。

    也正是因为这样子,独孤剑圣才会和卫子青说有关入道的一切事情。

    女娲后人,从古至今,都难以逃离命运的轨迹,当新女娲后人出世的时候,旧人便要回归轮回,当年的青儿是如此,而现在的赵灵儿,虽还没有发生,可她的命运,也早已经被注定了。

    他,想要知道,这卫子青,能不能打破命运,若他不能,这天道命运,便再也没有人能打破了。

    “蜀山后山,那有一条湖流,或许,在那里,你的心,能平静下来……”

    独孤剑圣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这大殿。

    卫子青依旧站在原地,他的拳头,依旧紧紧的握着。

    突然,他的抬起了头,看着那面前的天地二字,嘴角露出一抹笑容:“天地,命运,我卫子青既然能得到任意门,穿梭于无限世界,哪还有什么不可能?”

    说到这这里,他的眼神中陡然闪现一抹冷芒:“心既能明,那我,又有什么不能入?”

    想到这里,卫子青转身离开了大殿,朝着独孤剑圣说的那个条湖流而去,他,要去寻找如何入道的办法!

    四十年前,独孤剑圣刚刚入道的时候,来的,便是这条河流,他在这里,整整站了十二年的时间,想要做到上善若水的境界,可是,最终还是失败了。

    直到那一年,他下了山,遇到了女娲后人,懂的了拿起,懂得了放下,这才一举踏入入道境界,也是从那一刻起吗,酒剑仙,青儿,独孤剑圣,还有南诏圣女明清渊四人,开始有了一场令人嘘嘘不已的情感纠纷。

    自从当年的独孤剑圣入道之后,这里,便在也没有人来尝试着入道,时隔二十多年的时间,今天,卫子青重新踏上了独孤剑圣的路,他,要入道!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

    站在湖面上,卫子青闭着眼睛,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他知道的,就是让自己的心,平静下下来,去感受着一切。

    脚下流水潺潺,两旁的虫鸣声,微风拂过地面,带起的芳草香,甚至是空气间带着的水汽,都显得那么的清晰,可见,可是他的眼睛,却是紧闭着。

    他努力的让自己放松,忘掉一切,可闭着的眼睛,哪怕是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些自己很少去感受的一切,他的心,还是无法平静。

    他想起了小龙女,想起了毒岛伢子,也想起了苏凌雅,他想起了所有的人,甚至,连赵灵儿的身影,也在自己的脑海中出现。

    他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想要甩开所有的一切,可是那些身影,越来的越清晰,让自己感到一种害怕?

    害怕?这是怎么回事?

    自己为什么会害怕?

    还是说,自己从一开始,就在害怕?害怕什么?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

    “师兄……”

    远处河道上,酒剑仙和独孤剑圣两人倚立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卫子青,突然,只见那卫子青的身体,突然颤抖了起来,他的脸上更满是痛苦的神色。

    原本平静的潺水,开始翻涌,那就如同是沸腾的开水一般,更宛如这平静的河流,就要开始兴起大浪一般。

    酒剑仙看到这一幕,顿时一愣,随即看着独孤剑圣,不知道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刚刚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这样了?

    “无妨……他不过是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所在罢了,他,开始接触到了属于自己的道了……”

    “什么?这么快?”

    听到师兄的话,酒剑仙脸色顿时大变,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那么快,一下子就接触到了道的境界,这,这怎么可能,这才不到半天的时间啊,这……

    酒剑仙脸色震惊无比,独孤剑圣淡然,可是谁又能知道,他那淡然的神情下,内心的惊骇,可不比酒剑仙少!

    当年,他从开始想要入道,到接触到属于自己的道,足足耗费了十二年啊,若是最后自己师傅的一语点醒,他根本不可能说想要下山,遇到青儿……

    而他哪,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的时间,他就接触到了道!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的命运,我无法揣测的原因吧!”独孤剑圣喃喃自语着,没有在说话,转身就离开了。

    接触到道并不代表就能入道,他想要入道,还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至少,在短时间内,他是不可能的了!

    日升月落

    几经轮回

    卫子青,他的脸上,胡渣四起,他的头发凌乱,唯一不变的,是他的身体,他的神色,依旧那么的痛苦,那么的矛盾。

    他很迷茫,很不解。

    他在疑惑,他不知道,自己在害怕什么?

    为什么想到小龙女,想到毒岛伢子,想要苏凌雅,想到赵灵儿,自己就会害怕?

    自己到底在害怕什么?

    “为什么,到底为什么,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他要疯了,整个人颤抖着,脚下的流水,翻涌,一股疯狂的气势在他的身上爆发,他的嘴角,开始流出了鲜血,一股黑色的气息,在他的四座蔓延。

    “不好,心魔!”

    远在岸上的独孤剑圣看到这一幕,楞了下,随即那平静的脸上闪现一抹震惊的神色,他才灵寂期的修为,怎么会诞生心魔?

    这怎么可能?

    但震惊是震惊,身形却是陡然出现在了卫子青的身前,而后,一指,直接点在了卫子青的额头上,那一指,很普通,可是却带着璀璨却又如同流水一般的光芒。

    这光芒迅速的没入了卫子青的额头,在这光芒入体之后,卫子青这才停止了颤抖,那黑色的气息,这才迅速消散。

    卫子青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独孤剑圣,脸上露出了苦笑的神色,他知道,自己刚刚经历了什么,若不是独孤剑圣的出手,他,恐怕要被心魔给吞噬了。

    而如今他的实力,在面对自己的心魔,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死!

    “谢谢……”卫子青张了张嘴,一声低沉却又无奈的话,从他的口中发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