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63章
    结果张信的这次易物之行,只用了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就已可打道回府。

    虽然没有如愿换来七转炼我丹,可张信的脸上,却现出满足之色。

    那位买家拿出的,是一种名为‘神月心草’的至宝级奇珍。虽然没有七转炼我丹的奇效,可却能够大幅度增长张信的战境修为,使他的元神,更加的协调。可以说是从另一个角度,解决了张信现在所面临的问题。

    他现在之所以控制不了自身的力量,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元神的力量不够,没法如以前那样,去强行协调**四肢,以及他暴增后的那部分气力。

    而这枚‘神月心草’,尽管没法让张信的战境,直接提升一个层次。却能够让他,节省至少三五个月时间。所以张信,当时就欢喜坏了。

    七转炼我丹的效果虽然也很神奇,可又怎及得上‘神月心草’?能够在解决自己问题的同时,又能增加他一定程度的实力修为。

    而之后那位昂藏大汉拿出的东西,也让他很是惊艳。那是一枚五级的庚甲戒,可以让他的四十二级庚甲术,提升到四十四级。

    这场交易,张信感觉自己虽然亏了一点,可却相当的满意。

    而就在离开之前,张信又往北面的方向看了一眼。恰好望见那位青年神师,将那面黑色斗篷拿起的情景。看来是交易已经完成,这位已经在取货。

    张信见状,不禁又微微一笑,之后就毫不留恋的往谷口方向行去。在这里,他恰好看见了魏知法,立时就是一声讥笑;“白痴!”

    他的目标,本来就不是玄宗内部的修士,货源更独此一家,又怎么会害怕魏家的封杀令?

    魏知法的脸色铁青,不过他却暂时没理会张信,而是视线阴冷的注目那位昂藏大汉,眸中深处杀机森然。

    张信见状,先是微微愕然,可随即就释然一笑,御空飞出了谷口。

    到了外面,林厉海就略有些忧心地问道:“这个魏公子,该不会是对那位动杀机了吧?”

    “**不离十!这里是紫天魏家盘踞之地。而那个人,这次不但毫不给面子,更是在魏家的脸上,扇了几个巴掌。”

    元杰一边说,一边语声清朗的笑道:“可我看这人不简单,深不可测。魏家没两三位圣灵出手,这次很可能会自取其辱,吃些小亏。”

    说到这里时,元杰却注意到,张信身边的紫玉天,已经悄然离去。只过了片刻,这位就已不见了踪影,

    而元杰的眼中,也在这刻现出了几分异泽。

    ※※※※

    回到自己的灵居,张信就把那枚‘神月心草’吞服了下去。而就在大约半天之后,张信再次苏醒之时,就感觉自己浑身上下,好过了许多。

    他现在又有了足够的能力,去压制与协调自己体内的气血与力量。

    再之后,张信就又将一枚玉简与一枚丹瓶取了出来。

    前者正是那位提供的‘风雷淬体诀’,简而言之,就是借助‘风雷’之力,淬炼自己的肉身。一共有十二层,最高可强化肉身二十四点。

    难得的是,此法与他的淬玉诀一脉相成,可以直接转化。

    至于那丹瓶,里面装的是一枚三转‘灵转根髓’。这是一种由丹师炼制的一种药物,模样则似石髓,可以帮助人,近乎无损的转移根基。

    这却是张信自己的东西,自从打算将那淬玉诀洗去的时候开始,他就已经注意收集此物。

    好在这东西,不算太珍贵,张信很没费什么功夫,就如愿到手。

    张信首先将那枚玉简贴在自己的额前,仔细感应着,大约过了两个时辰后,那玉简的表面,就已经现出了丝丝裂纹。

    可张信的眼中,却已现出了满意的笑容。

    ‘风雷淬体诀’的功法运行,无疑是较为复杂的。可这门练体术,本来就是从淬玉诀的基础上,改进而来。

    而张信在风雷二术上的造诣,也都已登峰造极,所以理解并不困难。以他的悟性,只需看上一遍,就能够完全掌握、

    随后张信调息了一阵,使自身恢复最佳状态,才将那枚‘灵转根髓’服用下去。

    随后片刻,这间静室之内,就蓦然风雷之力环绕。轻风席卷,电光闪烁。

    改易根基的过程,稍稍复杂。不过在半日之后,张信就已在叶若提供的图表中,看到了‘风雷淬体诀第七层(基础功诀,综合体质+12,灵能增长+12,自愈+6,元气值+3)’的字样。

    一切都与淬玉诀相似,只有灵能增长,多增了十点,这将有益于他日后的灵能修行。

    可这门功法,却可以一直修到十二层,为他带来十二点的体质增幅。

    而且,这也将成为他日后根基拼图中,最重要的一部分,将是他在体术方面的根基。

    可接下来,才是真正最麻烦的。他必须要自创一门功法,可这并不容易。很可能耽误自己两三年,实力都不得寸进

    张信的目中,闪过了几分犹豫之色,但随后他的眼神,又渐渐聚集起了几分决意。

    自己的所学,实在太过驳杂,无论是为斗战中,将自身的实力百分之百地发挥出来,还是为日后自己晋升圣灵的那一关着想,他都必须将自己的几门功法,尽量融汇于一炉,以缩减根基。

    自身的体术,除了练体术之外,他就只需一门用于战斗的功法,就完全足够。

    正这般思索着,张信就听门外面,传出了几声敲门声。张信不禁一阵错愕,尽管再有四个时辰之后,就是他登船前往那处血猎灵域之时。可他曾经吩咐过自己的几位部属,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可打扰自己。

    接下来他本是想试试看,自己是否能在‘风雷淬体诀’上突破,达到第七层圆满境界的。他有足够的把握,借助自身体内的药力残余,以及风雷之力,一鼓作气,速成此术。不过当张信感应了一番室外情景之后,还是毫不犹豫的走出了房门,

    到了外面,张信就见紫玉天与薛冲之,都跪坐在门口处。而前者的神色虽是恬淡,可一身上下,却是血气萦绕,

    张信顿时挑眉询问:“你与人动手了?对手是紫天魏家?”

    “不错!”

    紫玉天淡然回应道:“你没猜错,魏家果然对那位出手了。不过此人的法力强绝,其实根本无需我出手相助,”

    “原来如此!”

    张信早猜到会是这结果,毫不以为意,此时他又眼神微凝:“那件东西,你可给我带回来了?”

    “已经带回,且保证绝无人能知。”

    紫玉天说完这句,就将一件黑色的斗篷取出,放在了张信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