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62章
    这次张信,一共拿出了五件东西。一块一百斤的十四级星金沉铁,十四级,五斤的十六万载乌沉木,一块二十斤的十四级血纹神金,一枚十三级无极元法丹,一枚五级神师舍利等物。

    其中前三者,是他从神天洞府中取得。这都是张信,暂时用不到,可手中又份量极多的东西。

    就比如那十六万载乌沉木,他只拿出不到七十分之一。可仅仅只是这点,在当世都可算是至宝级别。

    后面的两件,则是张信最近的缴获。当日俱比罗进行血祭的那座无名峡谷,陨落的顶级神师,多达二十位。

    张信有天元战圣巩天来为依靠,很是收刮了些好东西。后者当时心存愧疚,也没好意思与他争夺,于是那谷中至少五枚乾坤袋,落在了他手中。那无极元法丹,正是源自于此。至于神师舍利,则是他替换下来的。这次他运气不错,收获了一枚一级圣灵舍利,于是张信很果断的将神师舍利更换,

    前者可助他对抗六十级以下的灵压术,而即便七十级左右的灵压,对他的压制也是微乎其微。

    随后张信又在旁边立了一个木牌,上面只有短短三行字。

    第一行字是收购无上级初阶炼体功诀;第二行字,则是以他手中任意一物,换购一枚七转练我丹;第三行字,如果另有让他满意之物,也可以从他这里换取一件奇宝。

    后者是一种很奇特的丹药。源自于在七万年前消失的内丹派。

    这种派系是一些疯狂炼丹师的创举,要将自己当成丹药一般祭炼,曾经盛行过很长一段时间,

    而即便如今,也还有一些内丹派的变种与支系传承,比如丹鼎派,比如外丹派,都是内丹派的改良。

    这种‘练我丹’,也是内丹派传下的几种顶级丹药之一。以药力为火,以肉身为丹,是一种异想天开的奇丹。作用则刚好对应张信与小魔犀现在的状况,可以帮他炼化体内的药力残余,也可以助他掌控自己逐渐失控的肉身。

    而‘七转’二字,则是代表‘炼我丹’的精纯度。一转最高,九转最低。

    张信估计自己,要想完全清理身体内的药毒与残余药性,必须得七转以上的炼我丹才可。

    只是张信,才刚摆好了他的摊位,那个魏知法,就又面色沉冷的走了过来,微睨着眼,冷冷地注目张信:“我说过,这星金沉铁与乌沉木,我都要了。”

    张信都懒得说话,用手往旁边的木牌上指了指。言下之意是你要可以,必须拿出他想要的东西出来。

    可魏知法见状,却毫不在乎的一声轻哼:“炼我丹我没有,炼体功法,倒是有一本秘传阶,加上一万七千点五级贡献,你这两样的东西,归我了。”

    说完这句,魏知法就直接探手,往那两样东西摄拿。

    张信哑然失笑,随后也毫不客气的冷笑,以一道灵能,将魏知法的手拍开。

    “出不起价的话,就给我滚!”

    这位魏公子出的价格,倒也还算‘公允’。日月玄宗的灵宝殿,对于这两样东西,就是这样的开价。可众所周知,似这样等级的奇珍,在黑市里面,至少要上浮三成的价格。而如果是极其稀缺的品种,价格上浮个两三倍都不稀奇。

    而星金沉铁与十六万载乌沉木,就是这种存在,在这世间谈不上绝迹,可也极其少有,‘

    魏知法的眉头大皱,眼神更为阴冷:“有意思,我看你是不知到底是在与谁说话,不知规矩!”

    话音落后,这位就冷笑着拂袖离去。

    而仅仅片刻之后,就有一位青袍打扮的灵奴走了过来,将一把有这‘紫魏’印记的长剑,插在了他这摊位的面前。

    张信见状,不禁再次挑眉,故作疑惑的往旁询问:“这又是什么意思?”

    “这口剑的意思,是表明你现在已被紫天魏家列为封杀对象。”

    元杰叹息着说道:“从此之后,任何人要在黑市与你做交易,都是与紫天魏家为敌,从此休想与魏家做任何交易。”

    “原来如此!”张信不禁神色古怪:“封杀本座?这个家伙,他的脑袋是不是被什么东西吃掉了?”

    “也不能说是蠢,应该是自信吧?”

    元杰笑着道:“紫天魏氏,乃我日月玄宗内第一门阀,立族已有六万余载岁月。之后虽有苍天皇氏,青天月氏与周天苏氏陆续崛起,可如今魏家的灵商,依然占据这黑市的四成份额。他们的封杀令,确实让人忌惮。”

    “猖狂!”

    另一位护星使章农,也是浓眉紧蹙,神色不满:“这紫天魏家所为,真是无法无天!”

    “这又不是第一天了。关键是他们料定了主上,完全拿他们无可奈何。”

    林厉海也是眼生嗔怒,他已看出来了。这个魏知法之举,很可能是故意挑事,针对张信,而非是他的主上想要招惹麻烦,

    张信眯着眼:“无可奈何,你是指门规戒律吧?”

    “正是!”

    林厉海沉声答着:“这也算是近之则逊了,正因主上与他是同门,所以才敢这般放肆。”

    如果不是有门规律令来约束,张信大可直接斩了这魏知法。也有大把的手段,来针对这封杀,

    不过相应的,魏家想要杀张信的话,也会少许多顾忌。

    “应当是主上,近日得罪了这魏家。这魏知法可能是蠢货,可魏家却不蠢。”

    胡桃摇着头:“是否与主上今日,准备出战玄级血猎有关?”

    听到这句,众人就又神色微动,都不由自主的想到,还是女人的心思细腻。

    元杰更若有所思道:“我听说雪崖上师与魏家的关系很不好,早年更有极大的仇怨。难道说,这魏家并不愿见摘星使,为雪崖上师取回仙虹草?真是如此的话,那么这次的事,只能算是警告,后续必还有手段针对摘星使。。”

    “一群胡作非为,因私废公,毫无底线的家伙。”

    护星使章农忍不住厉声怒骂:“这紫天魏家,如今就是一群蠹虫!”

    “可我劝主上,在准备与魏氏为敌之前,还是三思而后行的好。”

    暮知秋却是不同的意见:“四天门阀在门中,树大根深,即便摘星使大人,有一日成为十天柱,也一样拿其无可奈何。反倒是四天门阀,只要他们想的话,可为主上带来无数麻烦。这样的敌人,有一个就够了。”

    言下之意,是张信既然已经招惹了月氏,那就最好不要再把紫天魏家作为对手。

    “其实这些,以后再说不妨。”元杰神色幽然的的望向四周:“关键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魏氏的封杀令下,还是很有作用的。张信手中之物这次很可能换不出去。

    之前他就望见,原本有意到张信的摊位前一观究竟之人,都已转向了他处。

    “你们管他做什么?”

    张信依旧是一声嗤笑,毫不在乎。这紫天魏氏,不管是什么打算,可他们实在是把自己,瞧得太高了。

    雪崖上师与他们结仇近七百载,不一样是好端端的?

    元杰闻言微一愣神,随后也笑了起来:“确实,是我多虑了,主上有好货在手,又怎么可能卖不出去?”

    果然只等了大约小半刻时间的样子,就有一个身材昂长的大汉,来到了张信的摊位面前。

    “这是风雷淬体诀!无上阶的初级炼体功法,我要换这个。”

    说完之后,那昂长大汉就往张信面前的一物指了指。

    张信见状,心中顿时一阵讶然。他没想到,自己这才刚刚到来,就已经把目标勾引到了面前。

    不过他看了一眼之后,却是笑着微一摇头:“你的功法,值不得这么多价。我也说了,只是收购练体功法,而非换购。这本书,我给你六千点十五级贡献。”

    “听起来价格还算公道!”

    那昂长大汉先是点头,随后却又语气一转:“可你们日月玄宗的贡献值,对我没用。而且,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现在已经被你们宗门的大家族,封杀了吧?”

    张信不禁咧了咧唇角,心中又狠狠,咒骂了紫天魏家一句。随后他就又笑意盈盈:“极寒之地出生的灵修,会在意这些?而且,你要的这件东西,这北地之内绝然找不到第二件。错过了这次机会,阁下要到哪里去寻?”

    说到这里,张信又好奇的问:“且如阁下,不能接受贡献值,那就难办了。以我看来,这一百斤星金沉铁,至少价值二万点贡献值。哪怕我给阁下一点优惠,两方的价值依然差距巨大,这可没法完成交易。”

    “自然还是以物易物!”

    那昂长大汉一边说着,一边从怀中取出了两件东西:“我看你需要七转炼化丹,又面颊潮红,精气外漏,想必是最近丹药服用过多。我有此宝,应当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还有此物,对你来说,应该也会有所助益。就以我这三件东西,换你这摊上的全部如何?”

    此时张信的视线,已经发直,定定的看着这位昂长大汉取出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