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八十五章节 怒火
    第二百八十五章节怒火

    身为阐教大师兄,广成子在诸多阐教弟子不配合的情况之下自然不是得到了巫族大巫相助的九黎大军的敌手,这种情况之下,元始天尊只能向太上老君求助,希望能够得到太上老君的帮助,避免出现阐教失败的结局!

    元始天尊也高估了太上老如君的能力,人教只有玄都一个弟子,太上老君也是有心无力,三清之中能够相助阐教的只有截教门徒,可是现在那些截教门徒只怕一个个都将心思用到了死亡战场之上,根本不愿意理会人族之争!

    虽然说人皇之争有功德,但是就算成功了这份功德却要交到广成子这位人皇之师的手中,这自然也就得不到截教门徒的认同,相对来说自然是死亡战场的利益较高!

    可是不管怎么样太上老君都不能放弃人族,任由巫族夺得人皇,那将会影响他们对人族的掌握,所以那怕是太上老君的心中有再多的为难,此时此刻却也不得不向截教求助,可惜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举动则是正中了鸿钧道祖的计策,他们这一动反而让鸿钧道祖为之高兴!

    不过鸿钧道祖高兴的有点早,感受到了势力不足的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他们向整个洪荒发出了告示,广招门徒,死亡战场一行之中,人阐两教所得到的利益不足于截教的一成,这样巨大的差距让他们为之担忧。

    截教有万仙来朝之势,若是再任由其发展壮大下去。那么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将会彻底被通天教主甩在身后,这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他们只能够做出广招门徒的选择,他们这一动,自然也就更让截教弟子不愿意出手相助广成子。

    人阐两教在广招门徒,而西方极乐世界的接引与准提二圣也坐不住了,他们同样在死亡战场之行中感受到了人多力量大的好处,他们同样也在广招门徒,而且他们没有人、阐两教那么多的限制。自然也吸引了不少的散修。

    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自然也忍不住在广招人手,原本那些正准确要从各方势力的嘴中了解死亡战场之中的信息之人,则是不得不做出选择。因为各方势力都好象是约定好了一样,对于死亡战场之中的一切都做保密,丝毫不准于外泄,这就逼得那些散修不得不加入各方势力以求得自己想知道的消息。

    当然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成果。那主要是因为诸多散修都没有离开死亡战场。方才会让事情进行的这么顺利,说起来也有些意外,巫族与妖族竟然也没有将死亡战场之听秘密说出,这倒是很出乎意料之外!

    在与大道交流之后,刑天放弃了闭关修行,对于与巫族之间的因果,则成了刑天的一块心病,一直在缠绕着他。若是无法解决这个心病,对于刑天的修行那是极为不利。刑天的身体之中已经炼化了三清的精血,可是却没有凝聚出元神来,这大大地限制住了刑天的发展,刑天也曾想要过前去地府找后土祖巫一谈,可是很快他摇了摇头便放弃了。

    若是换位而为,刑天自己也不会接受,既然无法说服后土祖巫,刑天也只能等待,当刑天走出闭关之所时,在听到嫦曦与嫦娥的解说后,刑天的眼前顿时为之一亮,他看到了机会,看到了斩断与巫族之间联系的机会。

    人皇之争,刑天不相信后土祖巫能够冷静,若说之前三清等人没有回转洪荒,那后土祖巫尚切有一线希望,可是当三清回转到洪荒天地之后,对于巫族夺取人皇之尊刑天不抱半点希望,如此以来自己的机会便来了,当巫族面对诸圣的压迫之时,刑天不认为后土祖巫所主持的巫族能够抵挡得住,毕竟巫族大部分的力量都已经留在了死亡战场之中,若是后土祖巫想要保住巫族的元气,那就得找自己,毕竟自己身上还有一丝与巫族的联系!

    当然,刑天也不是没有想过自己想要了结这丝联系要付出的代价,毕竟那是生养之恩情,自己出生于巫族,想要断掉只有为巫族一死!

    虽然说有置死地于后生之说,可是刑天若是做出这样的选择,那必将冒着生命的危险,如何方才能够规避风险,这让刑天不得不仔细考虑起来,因为这将是他的转折点!

    刑天还是小看了三清的反应,小看了人族对各方势力的诱惑,虽然说有了死亡战场的出现,很多人都将精力投放在了这死亡战场之上,可是对于洪荒天地,诸多洪荒大能依然不愿意放弃,虽然说这一次死亡战场之行中天庭损失了不少的人手,可是同样天庭的实力也得到了增强,至少现在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对于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二人并不怎么畏惧了,当在巫族支持之下的蚩尤要与轩辕争夺人皇之时,玉皇大帝看到了自己影响人族的机会,派出了九天玄女前去相助人皇轩辕!

    当九天玄女出现在人族之时,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的脸色变得阴沉恐怖起来,很显然他们对于玉皇大帝此举为之恼火,那怕是先前天庭配合他们封锁死亡战场的消息也无法化解他们此时心中的怒火。

    元始天尊沉声说道:“大师兄,昊天这混蛋太嚣张了,他以为在宝星之中得到了一点点好处竟然连我们都不放在眼里了,若中不给他一点教训,那还能了得,只怕到时整个洪荒散修都会跳到我们的头上来肆意妄为!”

    听到元始天尊之言,太上老君说道:“师弟,你想教训昊天,为兄并不反对,可是我想问你,你拿什么来教训昊天,用什么理由来对付他。他如今可是打着相助人皇的旗号,我们若是出手打击天庭,那便是相助巫族。相助蚩尤,你难道愿意看到让巫族得到人皇之位吗,原意看到巫族将手插进人族之中不成?”

    太上老君的这番话让元始天尊的脸色不由为之变色,说实话他还真得不愿意看到巫族插手人族,让巫族夺取人皇之位,那样他可是什么都得不到!

    可是就这样让元始天尊放弃,他也无法接受。于是他沉声说道:“大师兄,难不成我们就这么算了,任由昊天那个混蛋如此嚣张不成?”

    太上老君长叹一声说道:“师弟。现在局势不明,我们需要小心行事,我们不比昊天那个混蛋,他可以肆意妄为。可是我们却要小心行事。你可不要忘记了宝星一行我们所面对的种种危险,你认为我们现在能够指望谁?我们只能指望自己了,别看我们现在很风光,可是那都只是表面上的风光罢了,实际上我们却是身处险境之中,稍有不慎我们都有杀身之祸!”

    太上老君此言一出,元始天尊的脸色是一变再变,他明白太上老君说得没有错。鸿钧道祖很明显是想要牺牲他们所有人,一个不能依靠的老师让他们自然是身处危险之中。毕竟三清先前把事情做得太过了,得罪了太多的人,巫妖两族都将他们是恨之入骨,得到机会那绝对不会放过他们,若是再与昊天拼上,那后果更加危险!

    元始天尊沉声说道:“大师兄,可是这么轻易放过昊天那混蛋我不甘心啊!”

    太上老君冷笑一声说道:“不甘心又能如何,毕竟洪荒一切皆是以实力说话,而且你不要忘记了我们现在是与巫族在争夺人皇之位,你说昊天这混蛋参与进来巫族那些疯子会怎么办,他们会任由昊天如此放肆吗?”

    元始天尊则不以为然地说道:“大师兄,你不要忘记了巫族大军大半都留在了宝星之中,如今洪荒天地之中他们并没有多少实力,就算后土祖巫心中再有不甘,她又能够做些什么,我不相信她会不顾巫族的安危与昊天那混蛋对上!”

    对于元始天尊的这番话,太上老君十分的失望,摇了摇头说道:“师弟,你只看到了表面,没有看到隐藏在里面的东西,巫族在洪荒之中留守的力量虽然有点薄弱,可是你不要忘记了,巫族还有一个大杀器没有动用!”

    元始天尊的目光一凝,沉声说道:“大师兄指得可是刑天那个混蛋,刑天那混蛋不是已经与巫族分道扬镳了吗,而且他们之间也因为那大道之机闹得很不愉快,刑天会不顾一切相助巫族,这我怎么也不相信,刑天那个混蛋就是一个疯子,一个自私自利的疯子!”

    太上老君淡然一笑说道:“师弟,刑天是个疯子不假,他与巫族之间分道扬镳也不假,甚至他们之间有矛盾那更是再真实不过的事情,可是你不要忘记了,刑天出身于巫族,只要他不死,那就与巫族之间有一丝因果,只要刑天想要斩断这丝因果,那他就必须出手相助巫族,这是不可改变的事实!”

    不得不说太上老君看得要比元始天尊要远得多,能够看穿刑天与巫族之间最后的那丝因果,这是很多人都没有发现的,仅凭这一点,太上老君便不亏是三清之首,诸圣之尊!

    元始天尊沉思了片刻,然后叹道:“也罢,现在我便不与昊天那混蛋一般见识,既然他想要出风头,想要谋夺人族的气运,那我就给他这个机会,我倒想看看当天庭与巫族对上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太上老君点了点头说道:“元始师弟能够这么想就好,凡事不要太过于计较,一切以大局为重,眼下的局势对我们来说很不利,我们想要化解这不利的局势,只能退让一步,有些时候退让一步并不是什么坏事!”

    听到太上老君的这番话时,元始天尊的心中则是不以为然地暗忖道:“你说得倒轻巧,你身为人教教主,手掌人族至宝‘崆峒印’是不再意,因为无论是谁教化人族,你都可以从中得到一份人族气运,可是我阐教却没有这个本事,你这是典型站着说话不腰痛!”

    虽然心中有着一丝的不满,可是元始天尊却没有再继续在这件事情上纠缠下去,因为他知道再纠缠下去也没有用,既然太上老君已经决定不出手相助自己,那说得再多也只是白费力气罢了,所以他也只能暂且放弃,不过元始天尊心中对燃灯却是不满意到了极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