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二章 陷害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皇路当清夷,含和吐明庭。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

    君落羽看着楚阳笔走龙蛇,两眼闪烁着如日月一般的亮光,默默诵读,他的气息却剧烈的波动,开始暴涨。

    天地之中,恒古长存的浩然正气蜂拥而来,融入他体内。

    轰……!

    打破了桎梏,冲破了束缚,他的气息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境界。

    在他头顶之上,出现了一幅浩瀚画卷,展开了历史的书页,上演着兴衰更迭,日月轮转,百姓耕作,王朝重复。

    君落羽的双眼,左化为大日,右成为弯月。

    他的修为,已经步入了相当于化神的境界,可依然没有停止,气息接连攀升。天地正气席卷而来,刮起了无形的风暴,灌入体内,增强力量。

    楚阳增增渐渐,笔落而停。

    君落羽的气息却一直攀升,没有停止的趋势。

    “好一个君落羽!”

    楚阳目光闪闪,退到了一旁,在浩然正气的席卷之下,也将体内的煞气冲刷不少。

    心中一动,盘坐下来,开始大声诵读正气歌,引动一缕缕正气流入体内,冲刷肌肉骨骼,熔炼血脉。

    一直到第三天头上,君落羽才收功而立。

    “多谢了!”

    君落羽冲楚阳行了个儒家之礼。

    “要谢,也要我先谢你才对!”

    楚阳摆摆手。

    君落羽点点头,将纸张拿起,仔细观看,不住的赞叹:“好一个正气歌,只是初始领悟,不但让我突破境界,还一举达到化神巅峰,稍微沉淀,就可以继续突破!”

    “对你有用就好!”

    楚阳不以为意,正气歌虽好,对他用处不大。

    君落羽没有再多说,而是问道:“净化的如何了?”

    “借你之光,已经净化了九成,只是……!”

    楚阳皱眉,一天之前,他本就可以在君落羽引动的浓郁的浩然正气之中,将怨气和诅咒彻底的清除,然而却有最有一缕,十分难缠,几乎难以化解。

    “只是什么?”

    “还有最后一部分,却困难百倍不止,十分古怪!”

    “不应该啊!”君落羽稍微疑惑,便道,“你是否吞噬了比你强大的存在?”

    “我明白了!”楚阳恍然,“修为越强,意志也就越强,怨念相对而言就难以清除,诅咒也同理!”

    “就是这个道理!”君落羽点头,“那就靠你缓缓消磨了!”

    “我有的是时间!”

    楚阳笑了。

    解开了心结,消除了后顾之忧,他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

    对于吞天功,他也不敢轻易的修炼了。

    他正要继续修炼,却见一道流光横空而来,被君落羽抓住。

    “北方几座重城陷落!”

    君落羽脸色万分难看。

    “不是有镇海军镇压吗?怎么突然陷落?”

    楚阳说着,取出了巡察使金印和万里流光镜,立马接到了几道消息。

    “镇海军部,三大中将,死了两个,九大少将,死了六个,就连王海也战死!”

    君落羽心情沉重。

    中将是化神修为,少将为凝神。

    死了这么多,镇海军部的力量十去其八,再加上几座重城丢失,绝对是损伤惨重。

    “恐怕这里,也要不安稳了!”

    楚阳说着,脸色就微变,他腾空而起,朝着海边城墙落去。

    君落羽紧随其后。

    “拜见将军!”

    廖长空看到楚阳出现,立马行礼。

    “吩咐下去,做好迎战的准备!”

    楚阳说道。

    “将军,暂时没有海兽攻击的迹象啊!”

    廖长空疑惑。

    “马上就要来了!”

    楚阳望向大海深处,在他的心灵之力下,两千里外,正有大量的海兽滚滚而来。

    驾驭海浪,翻江倒海,恐怖之极。

    这一次的海兽,比第一次可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廖长空点点头,开始安排。

    钱多多走了过来,他眉头深锁,传音道:“恐怕望海城不保!”

    显然,他也得到了北部的消息。

    “不保也要抵挡!”楚阳转过身来,看着钱多多,不容置疑道,“我希望借助你钱家的力量,将城内的居民转移出去。”

    “可……!”

    钱多多十分犹豫。

    “四域动荡,海兽入侵,重城被攻破,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楚阳冷声道。

    钱多多脸色一变,连忙道:“我这就去安排!”

    楚阳点点头,他知道钱多多是明白人,不需要点破。到了这个关头,谁敢置身事外?钱家虽是个古老的家族,可那是对人族疆域内部而言。

    回头遥望,城内的居民虽不多,但也有不少。

    若是不能防御住海兽的攻击,恐怕都会葬身鱼腹。

    “你做好了打算?”

    君落羽来到了旁边,轻声道。

    “大好山河,岂能让海兽践踏?”

    楚阳不容置疑。

    “那你可知道,我们将面临的是什么?”

    “不过是海兽罢了,或许,有真神之境的强者吧!”

    “不是或许,而是肯定,否则,重城怎么会被攻破?”

    “朝廷就不派人来吗?”

    “四域动荡,人心不稳,只能维持大局!”

    君落羽叹息。

    “金光寺,天魔宗,**宗,东华宗?”

    楚阳寒声道。

    “**宗和东华宗也就罢了,就连天魔宗问题也不大,唯一担心的就是金光寺!若是关键时刻他们爆发,后果不堪设想!”

    “早就该将他们铲除掉!”

    君落羽沉默,许久才道:“你可知东海的具体情况?还是我给你说说吧!”

    不等楚阳回答,他继续道:“东海有龙渊,具体如何,外人不得而知,深不可测。因为有龙渊,东海从来都没有陷落过,始终属于龙族!除了龙族之外,东海之中还有四大种族,分别是蛟龙族,玄龟族,鲸鲨族和金蟹族。这四族归于龙族之下,统御其它万千水族。”

    楚阳点点头,表示已经记下。

    “一旦这四族出现,基本上可以肯定,定有真神强者,到时候你就赶快离开!”

    君落羽低沉道。

    楚阳一愣,笑了:“我还不至于舍下他人而逃生!”

    “能逃一个就逃一个,真到了那种时候,当然要保存最有潜力者。你的未来不可估量,若是将来证道返虚,就是我皇朝的顶尖战力。切记,逃走,只是为了将来的抗衡!”

    君落羽严肃道。

    楚阳笑了笑,没有多说。

    一直在城内没有出头的酒鬼突然横空而来,他冷哼道:“真到了那种时候,你们两个都给我远远的滚开!”

    楚阳耸耸肩。

    君落羽苦笑。

    楚阳忽然扭头,看向了镇海山脉的方向,在那里,正有两道身影急速而来,转眼间就来到了望海城上方,稍微一顿,就落向了城头。

    这两人楚阳认识,都隶属于镇海军部的将军,一个是少将马得草,一个是仅剩的中将楚鹰。

    他们两个略显狼狈。

    “六太子,接令!”

    马得草扫视一眼三人,就面无表情的取出了一块镇海军总部的令牌,“传统帅楚康之令,命六太子率领无双军前往寒云城支援,接令之时,立即出发,不得延误。”

    君落羽皱眉。

    酒鬼杜远撇撇嘴,根本不理会。

    楚阳冷冷一笑:“让我的无双军去支援?马得草,这真是统帅所下的命令?”

    “令牌在此,难道还有假?”

    马得草冷哼道,“若是违反军规,你知道后果?”

    “当初可是说好了,我只领五千军士,不受节制,怎会让我去支援?再说,以我们的力量,去了又有何用?”

    楚阳辩解道。

    “这是统帅的命令!”

    马得草上前一步,“你执不执行?”

    “若不执行当如何?”

    楚阳老神在在道。

    “战时从权,统帅命令大于一切,若是不听从,可当场斩杀!”

    楚鹰冷哼道。

    “楚鹰将军,你应该是镇海王一脉的旁支吧?”

    楚阳忽然问道。

    “我只问你,接还是不接?”

    楚鹰的声音十分冰寒。

    唉……!

    楚阳幽幽一叹,望向了大海,远处的天际,乌云滚滚,大浪涛涛,黑压压一片的海兽正在踏着波浪而来。

    “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们还想陷害我!我自认和镇海王一脉没有冤仇,也只是和五太子楚神光有过一面之缘罢了,当时还是他威胁我!”楚阳淡漠道,“以统帅之智,怎么会调我去支援?即使去了又有何用?”

    “楚神光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让你们不顾大局,要在这个时候陷害我?”

    楚阳反问道。

    “令牌不假,命令也不假,战时自有战时的规矩,你听不听从?”

    楚鹰露出一抹残忍的笑容。

    “我听不听,结果不都是一样吗?”

    楚阳回答。

    “不愧是六太子,聪慧非常!”马得草也懒得假装了,“若是不听从,不过麻烦一些罢了。好在如今海兽大举入侵,每时每刻,都在死人,望海城破了,整座城被杀也在情理之中,六太子,你说是不是?”

    “就是这个道理,死几个人还真不算什么?”

    楚阳点头。

    “泥腿子一个,真以为成为太子就可以一步登天了?”马得草冷笑一声,扫了一眼酒鬼杜远和君落羽,“可惜了你们两个!”

    “镇海王一脉,当真好大的胆子,竟敢公然陷害六太子!”

    君落羽面如寒霜。

    “不是陷害,而是格杀!”马得草笑道,“你说,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海兽入侵,六太子殉国,多好的借口,多好的理由?”

    “就因为我拒绝了楚神光的收编,你们就要杀我?还不惜毁灭一城?”

    楚阳是真的心寒了。

    “五太子殿下,未来的楚皇,就是以你太子的身份,来铸就无敌的信念。至于这座城?毁了就毁了,不过都是蝼蚁罢了,算得了什么?”

    马得草盯着楚阳,颇为玩味。

    “好一个楚神光,好一个唯我独尊,我记住了!”

    楚阳目光一转,看向了镇海山脉的方向,那里正有一艘战舟疾驰而来,“先有一个镇山王勾结邪魔,又出现一个镇海王无法无天,你们行事手段之低劣,一直在刷新我的底线。”

    “我很好奇,你们就不怕消息传了出去?”

    楚阳摇头感叹。

    对楚神光,他首次出现了强烈无比的杀心。

    “早已封锁这片疆域,什么消息也传不出去,即使有漏网之鱼,又有谁会相信?大权在握,言论在我!六太子,你不过是泥腿子一个,还想逆天争命?不自量力!”

    马得草讥讽道。

    “我只不过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人物,杀我又有何用?上面还有大太子和二太子呢?以楚神光的心胸,他怎能与那两位相争?”

    楚阳真的不理解楚神光是如何想的,也不理解镇海王就怎么就支持他这个儿子的小动作。

    不管怎么说,他都是当今六太子。

    “他这样嚣张,这样不顾一切,这样大胆的肆无忌惮,我只想到了一种可能!”君落羽目光闪闪,智慧火花迸溅,忽然道,“镇海王一脉和海族勾结,否则那几座重城又怎会轻易陷落?”

    “不,应该不是勾结,而是被控制!”君落羽又摇头道,“整个东部沿海疆域,恐怕都会落入海族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