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 逼迫(七十二)
    自从掌恒安鹰扬府以来,刘武周解衣推食,待人大度,治军严整,短短时间内,就树立下偌大威望。

    今日此刻,刘武周第一次有了自己闹出了大笑话的感觉。

    以为恒安甲骑和玄甲骑要转回来参加殴斗,自己摆出以死相逼制压军心的模样。反正刘武周向来都是这个至情至性的样子,也算不得什么丢人的。只要能把军心稳住,少少丢点面子,以他威望之深,也足够赔得起。

    但是这些甲骑回转,却是来传捷报的!

    而且这捷报,大得如此惊人!

    斩获俘虏,近千之数。执必家的青狼骑前锋,差不多是全军覆没了。青狼骑纯是骑军,就算败绩,也能跑得飞快,难得有这样的损失。真不知道这一仗是怎样打出来的!

    被恒安甲骑和玄甲骑夹着的两名传骑,刘武周认得出来,正是全金梁的手下。都是信得过的老卒,本来一脸兴奋模样,但迎头撞上统帅要勒脖子这个场面,两人都一副下巴能砸到脚面上的表情。

    苑君玮红了眼睛准备好生厮杀一场,和玄甲骑分个你死我活。但是现下也完全僵住,嘴里格格有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已经完全不知道说什么好做什么好。

    口口声声用兵之理,口口声声徐乐会被撞得头破血流,甚或准备在这儿和玄甲骑动手。结果传来的,却是这样一场惊人大捷!

    谁都知道这场大捷的意义何在。如此大捷,已经不仅仅是挫动突厥执必部的锐气这么简单了。完全可以乘胜追击,击破南下的执必部,如此大捷,冰天雪地之中,不知道能有几成执必部的青狼骑能够生还塞外!

    如此执必部短时间内难以威胁云中,则南北受到胁迫威逼的绝境就有了一丝生路,云中城只用单独面对王仁恭的压力即可。虽然仍然艰难,但是比之烽火初燃之际那种绝望,已经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徐乐拼死拼活,以近乎自杀性的突袭,为恒安鹰扬府打出了一条生路,自家还在这里欺负他的弟兄,自家还称什么英雄?

    而场中准备殴斗的一班玄甲骑和恒安甲骑的辎兵,抓着各色各样的家伙,愣在当场,全都是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原来人喊马嘶的道中,现下寂静得跟无人的墓场一般。

    徐乐大捷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

    怎么就能带着不足百骑就这样赶过去,然后过了一天,就遣人来回报,青狼骑前锋就这样全军覆没了呢?

    大家和青狼骑也是交过手的,打得极苦,好容易才获得一场大捷,几方军马还得相当时间才能将元气将养回来。

    怎么什么事情,到了这位乐郎君手里,就变得这么顺理成章轻描淡写?大隋沿边立下这么多军府,用那么多资财将养这么多的精兵强将,以守边应对突厥。大家还辛辛苦苦什么个劲儿,只要有战事就将这位乐郎君派去就是了!

    寂静当中,刘武周终于打破了沉默,追问一句:“再说一遍?”

    那两名全金梁派来的传骑,收拢下巴,肃容回禀:“打赢了!百骑破千骑,壬午寨夺回,数百突厥人烧成了灰,乐郎君带人堵住山道,打退了突厥人的增援!突厥人败下去之后,乐郎君犹自不肯罢休,滑雪从山顶而降,带领一直未动的全队正甲骑,直击青狼骑大营,击破大营,执必部小王逃遁,乐郎君与全队正遣小人们前来传捷!”

    话语声中,一场惨烈血腥的战事就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场中多少人都是宿将老卒,如何想不出这战场场面?夜色大雪,偷袭军寨,然后分兵堵截援兵,徐乐身在队中,大呼酣战,浑身浴血。饶是这样,也一直未动全金梁的兵马!

    血战之余,击退突厥人的强攻,然后毫不喘息,从山顶飞降而下。这才调动一直养精蓄锐的全金梁人马,咬着败退的突厥人不放松,直撞大营!

    如此剽悍凶狠的军将,真不愧为刘武周许之的凶龙之名!

    尉迟恭低低叹息一声,紧握铁鞭,肌肉都绷紧了。谁都明白他的心思,实在遗憾错过这场荡气回肠的战事!

    韩小六脸昂得更高,几乎都是用鼻孔去看苑君玮了:“这就是咱们的乐郎君!还有什么说的?要打就来,六爷爷奉陪到底!”

    那些玄甲骑辎兵,也是一脸高傲的看着适才差点扭打在一起的对手。而对面那些恒安甲骑辎兵,一个个松手将手中家伙丢下,默默退开。

    军中有的时候,就是奉行一种最为简单的规则。能打赢敌人,就能赢得最大的尊重!

    那些兴冲冲赶回来的恒安甲骑,也是看着玄甲骑一脸愧色,自家弟兄,这些事情做得实在太过丢人,想找点场面话说,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刘武周正正容色,狠狠扫视了刚才乱成一团不听号令的麾下人马一眼,但也没多说什么,现在再找补什么话,都是丢人。

    “乐郎君如此一场大捷,正是云中城死中求生之机!当军汉的,有血性朝着敌人撒去!某当为全军之前,接应乐郎君,击破突厥执必家!让他们来得去不得!”

    韩小六斜睨一眼苑君玮,振臂大呼:“接应乐郎君!”

    玄甲骑上下,不论是战兵辎兵,顿时同声应和:“接应乐郎君!打入娘的突厥狗!”

    玄甲骑呼喊,这些恒安甲骑也终被带动,徐乐大胜,也激得他们战意昂扬,多日郁闷,全都变成求战心切。

    “乐郎君,万胜!”

    呼喊声中,苑君玮沉着一张脸,扯下兜鍪,一把拽断头发束带,刷的一刀割下半截头发来,向韩小六扔去:“苑爷爷欠你一箭!现今要上阵厮杀,伤损不得。等能活着回去,苑爷爷接你这一箭!”

    恒安甲骑和玄甲骑之间,一时间因为徐乐的大胜,全都没了隔阂,呼喊声中,每人都望向刘武周,只待上前!

    刘武周再不打话,猛一挥手重重前劈,大队人马顿时高声欢呼,甲骑一扯缰绳掉头继续向前。而辎兵也拿出吃奶的气力,继续和那些辎重搏斗,无论如何也要赶上大队!

    风雪之中,刘武周的神色,却略略有点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