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一章 大劫(第二章)
    楚阳大颤,他深吸一口气,说道:“我得到一种功法,名为吞天魔功,能够炼化万物返本归元,吞噬精元,进一步,则会炼化灵魂为己所用。初始时,我发现了这部功法的缺点,难以炼化煞气,后来改良,自认为功法完美,就炼化了很多敌人,沉浸体内,直至这次闭关,将他们全部消化用以提升修为。”

    “世间岂有完美之法?”

    君落羽摇头,“元神之上为返虚,返虚之上为天人,就连天人都无法发现灵魂奥秘,甚至传说中的仙人都不一定参悟透彻,更别说你我了。凡尘俗世中的一部功法,就能完美的炼化灵魂?”

    楚阳脸色一白。

    “天魔宗虽杀人练功,可你见过几个吞噬灵魂的?他们大多收集灵魂用以淬炼宝物罢了!”君落羽道,“再说,人一旦死亡,灵魂就会立即消失不见!可你,竟能吞噬灵魂?你得到的功法,也不简单,可修炼之后,绝对后患无穷,就如现在的你,已经处于入魔的边缘,若是继续吞人练功……!”

    他没有说下去。

    楚阳却明白他的意思,继续修炼下去,绝对会入魔,那个时候,定会有很多强者将他打杀,哪怕王老都不会留情。

    心中一动,他道:“我说出吞天功,你帮我参详参详如何?”

    “不行!”君落羽严厉拒绝,“这种魔功,你自己知道也罢了,千万不要告诉他人,万一流传出去,会造成何等后果?谁能抵挡住它的诱惑?”

    楚阳默默点头:“我该如何做?”

    “从今以后,停止吞噬!”君落羽严肃道,“最好少杀戮,可目前情况,却不允许。那就从另一方着手,炼化怨念,清除诅咒,佛宗的大光明经不错,还有我儒家的浩然歌诀,时常诵读,清心明性,久而久之,怨念和诅咒就会散去,恢复自我!还有,多读道德典籍,平静自我!总而言之,就是修身养性。”

    “好!”

    楚阳应道。

    他抬起头,心念横扫,发现海兽的攻击已经被彻底的击退,望海城暂时安全。

    “廖长空,城内驻防,交给你统筹,若有什么需要,直接找钱多多!”

    “钱多多,城内的事物,交给你了!”

    他直接传音两人,将望海城的事情交代了下去。

    “既然交代好了,那就率先解决自身的事情,我在这里,依然为你护法!”

    君落羽说道。

    “谢了!”

    楚阳真的十分感激。

    若不是君落羽,恐怕他入魔之后都不自知。

    别看他穿越诸多世界,可论知识之丰富,依然赶不上对方。毕竟他穿越的世界都太过低级,刚刚出现一个大荒界,还没有详细了解,就被逼而回。

    盘膝坐下,催动大光明经,这本是佛宗的度化之法,如今却用在了自己身上。

    金光一闪,脑后出现一道金光。

    片刻后,他身上便升起一缕缕黑气,在金光之下,飞速的消融。

    “当真是一个奇人!”

    君落羽盯着楚阳头顶上隐隐出现的佛影,心中暗道。

    实际上,他对楚阳十分好奇。

    短短一个时辰,修为提升的幅度之大,让他骇然万分,要不是有着泰山崩于眼前而不变色的心性,非惊呼不可。

    “悟性无双,资质绝顶,气运逆天,机缘深厚,心性成熟,又能听进去劝告,难得、难得!”

    君落羽不住的点头。

    若不是看好楚阳,他又怎么会跟随?

    楚阳不言不语,元神催动大光明经,净化己身。血脉之中,怨念缓缓消散,元神之内,诅咒正在消融。

    若是这样下去,一个月之内,就可以完功,可对他而言,依然太慢了。

    心灵之海中,具现化一道身影,诵读浩然歌诀,这是儒家子弟炼心的基础之法,凝练心神,强大心志,孕养正气,涤荡污浊。

    楚阳还不罢休,又催动五帝经,震荡周身气血,强势炼化。

    半天后,他睁开了眼睛。

    “效果如何?”

    君落羽没有抬起头,他两眼盯着书籍,津津有味的看着,却不耽误询问。

    “效果很不错!”

    楚阳露出了笑意,他心中的烦躁已经减轻很多,杀人的冲动也在平息。

    “那就好,长久下去,定然会回归自我!”

    君落羽放下书卷,蹙眉道,“你有没有一种感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压抑?”

    “有!”

    楚阳站起身,眺望东海,似望到了龙渊:“这种感觉十分强烈,好似,整个海洋要倒卷而来,覆灭一切!”

    “初来之时还不显,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君落羽道,“似大劫来临,天地倾覆!”

    “你可知龙渊的底细?”

    楚阳点头,随之询问。

    对于龙渊,他太过好奇了,可惜只是知道有这么一个地方,却不了解详情。

    “龙渊啊!”君落羽沉吟,“它存在很久很久了,在远古之前,似乎就存在!古老典籍记载,龙渊一动,便是灭世的征兆!”

    “灭世?”

    楚阳骇然。

    君落羽凝重点头,“我也只是在典籍中的只言片语看到过,虽不知真假,可我敢肯定一点,就是八百年前存在的吠陀寺,都比不上龙渊。”

    楚阳眉心狂跳,“北域寒冰渊,南域百万火山,西极的无底深渊呢?”

    “都是古老的存在!”君落羽苦笑,“别看我人族坐镇中部大地,俯视八荒,镇压四极,然而实际上如何,就真的不得而知了!通读典籍,我时常怀疑,四方四域,似乎是一个牢笼,将中部大地围困。”

    “怎会如此?”

    楚阳难以置信,“大楚皇朝,镇压八荒,四方俯首……!”

    他猛然停住,没有说下去。

    大楚皇朝若真的很强,为何平不定四方?南域何等广袤,甚至超越了大楚疆域;北荒何等辽阔,为何荒芜;东海何等宽广,为何不能踏足;西方之极,为何人迹罕至。

    他以前本以为是大楚皇朝因为疆域之内的四大圣地的牵制,勉强和四方禁地维持平衡状态罢了。

    如今听君落羽一言,他才发现,这里面矛盾重重,根本难以自圆其说。

    若大楚真的强势,只要镇压东海,就会得到何其多的资源?能培养出多少强者?

    “这也只是猜测罢了。”君落羽道,“对于我们而言,目前最要紧的就是提升修为,若真有大劫降临,能够保存自身!”

    “明白!”

    楚阳深以为然,他眸光一闪,取出了纸笔,挥毫泼墨,“我有正气歌一篇,不知对你有没有用?”

    “正气歌?”

    君落羽一愣,可当他目光看向楚阳所写的内容时,就浑身一震,眼冒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