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58章
    当张信带着身后整整八位顶级神师,两大顶尖魔奴的超豪华阵容,来到日月本山之外最大的一座黑市时,顿时引发此间所有人的瞩目。

    不过也难怪众人惊异,在日月玄宗内,便是十大天柱,也没有他这样的排场。

    而当得知张信身份之后,更是在周围引发了一阵骚动。

    “谁让摘星使大人,最近风头正盛呢?半年前的鹿野山之战,一手毁去南方数百万魔军,月前又有亲手诛杀一位顶级魔将的战绩,而近日更是一刀击伤月潭,重创月明月与乐灵鹤这两大宗门公认的强者。所以如今日月玄宗内外,不知有多少人想见你一面而不可得。”

    作为新任护星使的元杰,语含玩笑的说着:“尤其这里汇聚的散修,无不想投入摘星使的麾下,听说薪俸丰厚。”

    章农则是板着脸:“此地鱼龙混杂,还是早点办完事,回去吧。”

    、、、

    张信无奈,他其实不愿带这三位‘护星使’出来。可没办法,宗门半年之前就有严令,不允他在没有足够护卫陪同的情况下,擅自外出。

    他今日如果不请这三位一起陪同,巡山堂的人,都不会放他出来。

    不过章农说的也对,这黑市里的情况,确实复杂。没必要的话,他也不愿在这里逗留太久。

    就在刚才片刻的时间内,他已经感应到十数道饱怀恶意的视线。而尽管这里是日月本山的山下,距离四百里之处,却未必就无人敢对他出手,

    想想不久之前,还有数位圣灵,在日月本山内大打出手;乐灵鹤更胆大包天,在月潭之内,悍然对他施以音杀之术;由此可知,自己的那些敌人,能有什么做不出来。

    而此时张信,又忽的心神一动,看向了左面方向。他感觉到那边,有一道锐利到让他肌肤生疼的视线。可当张信看过去的时候,却只看见了那边,一扇空无一物的窗户。

    “摘星使大人?”

    元杰似察觉有异,奇怪的问着:“可是这栋楼里的人,有什么不妥?”

    “没有!”

    张信微微摇头,一声失笑:“应该是撞到熟人了。”

    而此时就在那窗户内,躲入到暗影中的墨雍,正神色复杂的收回了视线,

    “父亲你很后悔?”

    在墨雍对面说话的,正是天柱山知事墨长风:“我听说一年之前有人提议过,让婷儿与张信结亲。”

    “是有此事,不过这很可能是我家的一厢情愿,那位摘星使心高气傲,可未必就会答应。”

    墨雍虽然这般说着,可他的眼里,还是现出了几分晦涩的光泽

    “不过结个善缘还是可以的,婷儿曾因他的事情求助于我,却被我拒绝了。如今想来,此事确实有些草率。我原本以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这样的人,太过锋芒毕露,迟早会惹上他惹不起的祸事。而现在的日月玄宗,也没有让他继续成长的空间。可如今”

    “如今的这位前呼后拥,并且羽翼渐成,身边环绕的顶级强者数量,已经达到十一位。就人数而言,更胜天柱!”

    说到这里,墨长风也一声慨叹:“我原本以为,这个家伙配不上婷儿,可现在,却反而是变得让我们墨家高攀不起的。”

    这句话,他虽然没有多少真心实意,可唏嘘之意却溢于言表、

    这些顶级神师,虽然不都是真的听命于张信,可多多少少都是一份影响力。

    而现在张信在宗门的地位,这在这次他与月崇山的这场较量,就可以看得出来。

    月崇山被贬斥,月无极被逼参加玄级血猎,月明月则因意图谋害同门的罪名,也将与乐灵鹤一样,被开革出门,被贬斥为灵奴。

    尽管人们都不看好这位。说此人必将在未来的某一天夭折。可不知不觉间,这个家伙,就已经被宗门里面的很多人认可了。。

    摇了摇头,墨长风随后又语音一转:“所以你在评定功勋的时候,尽力给他补偿?”

    “没有!虽然外界这么传说,可这是我们殿尊亲自给他做的评定,与我无关。本座在考功堂虽然还有些根基,可是十四万十五级功勋这样的大手笔,却绝不是我能定论的。再以本座之见,也依旧是不看好他”

    说到这里,墨雍的神色,更加的五味杂陈:“可你不知道,我们那位殿尊,对张信是何等的爱重。”

    “原来如此!”

    墨长风也沉默了下来。他看得出来,自己这位父亲,的确开始后悔了。

    说起此事,他又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墨婷。因为与张信有极大牵扯,半年前宗法相将墨婷强行要走,令其暂时隐姓埋名前往北方某座灵山历练。

    到现在就只有每个月一二张信符,传与到她母亲那里报平安之外,就音讯全无。

    也不知道那个丫头,如今境况如何?

    “言归正传,说说我们墨风楼入驻这里的事情吧。”

    而墨雍此刻,也将话语转归正题:“因我家今日紧随紫天山魏氏进退,魏氏那边还算满意。不过那边对于我墨风楼入驻黑市之事的态度,还是一如之前,说是必须联姻不可。”

    墨长风闻言,不禁眼神阴翳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实在不喜欢父亲这样的专营,尽管正是后者,将他们藏灵墨氏,带到了现在前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可他依旧不喜。

    在他看来,他们家族要想壮大,依托这种蝇营狗苟的手段,实是最愚蠢的办法。

    试问四天门阀的崛起,有哪一家是依靠卖专营得来的?这四大家族长盛不衰的根基,是他们的祖辈,留下的那四座神域灵山。

    而后面的七姓,也至少有着一座天域灵山,作为他们的根基。

    不过他虽然看不起自己父亲的手段,却也不愿与之翻脸。独自待在天柱山边境闭门修行,积累功勋,对近年墨家之事素来眼不见为净。

    可今日墨雍最后的一句,却让他感觉恼怒。父亲此言,是打算把他的婷儿,当做筹码么?

    ※※※※

    张信并不知道,旁边的楼里,正有两位墨家之人正在议论自己。此刻的他,正在这座黑市中,最顶尖的几大灵商的门店内四处浏览。

    这里的东西,虽然比灵宝店那边便宜。可结果还是让人沮丧,他并没有在这里,找到什么让人心仪之物。

    也就是说,他现在空有高达十五万贡献值的财富,却很可能面临花不出去的窘境。

    可其实现在,他身上的各种灵装与法宝法器,其实已经相当的豪华,而且完备。其中更不乏最顶级的装备,就比如他现在身上的瞬雷幻衣与风雷神冠,就是现阶段他能使用的,最强灵装与法器,没可能找到更好的。

    想要通过更换自己身上的法器灵装,来大幅度的提升实力,其实不太现实。

    张信也不打算用手里的这些贡献值,去购买那些不上不下的东西。

    所以在逛了一整天之后,张信也只为自己,更换了两件五级的灵装。

    一件是五级的斩风戒,可以增加五级的风灵斩威力;一件是五级的雷影靴,可以增加五级的雷遁术威力。

    时隔四年之后,张信再一次拥有了一件最顶级的风系法器。至于那雷影戒,也对他的实力不无小补。不过这主要是因为,他暂时还不愿暴露自己的瞬影雷身与雷天神寂,雷遁术只是过度的选择。

    不过这两样东西,都没法让张信的实力出现质的变化,倒是花了张信,将近三万五千点的十五级贡献值。

    不过在丹药方面,张信倒是收获不少。他想的很简单,既然在法器灵装上没办法提升了,那就专注于自己肉身体质与灵能的提升。

    而这日他也花了足足四万点的十五级贡献值,买下了四枚十级的至宝灵丹。

    只是十级,远不及之前的玄元铸体丹。由此可知,考功堂的功绩评定与厚赏,是何等的夸张。

    而就是这四枚灵丹的其中之二,可以助他将无极不灭身再升一层,并且格外再增加三点体质。

    让他的体术的实力,达到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剩下的二点,则主要是针对他的灵能。即便保守估计,这两颗至宝灵丹,都可让他的灵能强度增加五点,灵能量上限则可暴增到一万上限。

    可这灵丹方面,也就只能到此为止了。

    张信手里还有不少的贡献值,可问题是一个人,在一段时间的能服用的灵丹数量有效。各种药力在人体内积累混杂,对人有害无益。身体的抗药性,算是后果最轻的一种。最可怕的,是药性冲突与中毒。

    除此之外,还得考虑自己对那些暴增的力量与灵能的掌控。

    张信即便有灵能掌控的天赋,可在这方面的能耐,也同样不是无穷无尽。

    且如果完全能用钱财换取修为的话,那些富可敌国的世家子弟,岂非各个都是绝代强者?

    事实是当张信,从最后一家灵商门店走出之后,包括林厉海与紫玉天在内的几人,都用怪异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