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七十二章 逼迫(七十一)
    苑君玮嘲讽之声远远传来,韩小六回得极快,声音也大,震动四下。

    “乐郎君又不是你们!你们打不出来,乐郎君可打得出来!现下乐郎君一定已然大胜!现在慢慢而行,耽误了战机,都是你们的错处!”

    刘武周尉迟恭苑君玮这种虎狼将帅之前,在多少恒安甲骑面前。韩小六这个身形单薄,犹带稚气的少年,丝毫畏惧之态都没有,脖子也始终梗着,一点服软的意思都没有!

    宋宝这一刻,手按着刀柄,真的想一刀砍了这韩小六!

    陈凤坡却放弃了,垮着肩膀在一边站在,反正都已经这样了,爱怎么样怎么样吧。横竖今天韩小六已经决定得罪所有恒安鹰扬府的人到底了。自己选择追随乐郎君的那一天开始,就注定了一生当有诸多磨难…………

    苑君玮一脸鞭痕,神色真正狰狞起来,原来想砍韩小六一刀,纵然愤怒,尉迟恭一拉,也就罢休。现下哪怕刘武周也在,苑君玮又将直刀拔了出来,这次连喊声都没了,只是狠狠一磕马镫,直冲韩小六而来。

    纵然刘鹰击怎样责罚,也要一刀砍掉这小子,看有没有人还敢当面辱及恒安鹰扬府上下!

    苑君玮这次冲击之坚决勇猛,裆劲给得十足,战马马蹄发力之处,大块的冰雪横飞,胯下战马,就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韩小六冲击而来!

    尉迟恭猛然一扯缰绳,战马打横,拦在苑君玮冲击而前的路上。苑君玮也不和尉迟恭废话,一拨马头就要绕开他。尉迟恭战马打横,也还未曾发力,只要绕开他,尉迟恭拦不住自己!

    而在另一边,韩小六他们也看见了苑君玮冲击而来,韩小六一把就抽出弓来,闪电也似搭箭上弦。这小子真是个胆大心狠之辈,手指一动就想放弦!宋宝在侧,终于反应过来,猛然一掀韩小六胳膊,弓弦声一响,羽箭冲天而起,韩小六侧头怒目而视宋宝,又想从撒袋中抽箭,宋宝已经怒吼出口:“韩小六,老子先砍了你!想把大家都害死不成?”

    尉迟恭那边,在苑君玮准备绕开他的时候,尉迟恭已经伸手,一巴掌就拍在苑君玮坐骑鼻子之上,苑君玮坐骑长嘶一声,顿时就前腿一软,跪倒在地。苑君玮也给带得倒下,就地一滚翻身而起,瞪着尉迟恭眼睛都红了,似乎在下一刻,不管平日里多么忌惮尉迟恭,也要扑上去和这黑尉迟分个胜负!

    苑君玮和韩小六这俩熊孩子,彻底将玄甲骑和恒安甲骑之间隔阂放大。两军的战兵都走到前头去了,此间的都是辎兵。

    辎兵行进艰难,难分队列,两支辎兵差不多就混杂在一处。刚才就差点闹起来,不过大家还晓得进退收敛,互相问候几句祖宗,也没到真个动手的地步。

    现下苑君玮满地打滚,韩小六一箭冲天,又把火气引燃。边地汉子,本来就强悍凶蛮,桀骜不驯。两军之间也谈不上有什么同生共死的情分在,这下子纷纷怒吼出声,各自寻趁手兵刃就要厮打在一起。

    这些时日,云中之地,恒安鹰扬府受到的压力实在太大了,南有王仁恭绝粮,北有突厥执必部深入逼迫,困守孤城,风雪之中,六百骑匆匆北上,试图破局。一路就在大雪泥泞之中挣扎前行。

    人人心中,憋得似乎都要爆炸。一支军队,都是活生生的人组成的,各有想法,各有心思。不是将帅威望重,任何时候只管下令,就是令行禁止。练兵带兵之道,从来都如炼丹孵卵,要小心从事,认真对待。

    今日虽然刘武周在场,但是一时间这些边地汉子这些时日累积的压力都被引燃,浑然都忘了他们刘鹰击就在场中,真的各寻家伙,就要厮斗在一起,在这大雪之中先殴斗一场出了胸中郁气再说!

    刘武周瞪眼看着这突然又混乱起来的场面,一时间手足冰凉。

    这场面,已经近乎于营啸!

    军中压力一大,这种营啸也似的失控场面,就是将帅最为畏惧的事情。在这个时代,任何精锐都不敢保自家不会碰到这样的场面。

    当年大隋十二卫绝对精锐远征高丽,这是百战余生的大隋帝国中央虎士,用以压服整个天下,并让突厥人束手内附。但是在高丽苦战不胜之后,也屡屡营啸崩溃,刘武周就亲身经历过这样可怖的场面!

    这场斗殴下来,玄甲骑和恒安甲骑内讧,至少这北上军马,军心可救崩了。自己如何遂行下面的破局之策?没有恒安鹰扬府强军,自己可什么都不是!

    此刻道路之上,两边人就要扑击在一起,用各色随手寻觅到的家伙,殴斗在一起。韩小六和宋宝在那里拉扯,苑君玮等着尉迟恭一副也要动手的模样,陈凤坡见乱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刘武周一时间也呆愣住想不出应对之策,眼看就要无可收拾!

    就在这个时候,蹄声雷动,却是大队玄甲骑和恒安甲骑回返而来。

    刘武周转头看到这些甲骑回返,一颗心差点都停跳了。以为是这些甲骑见到后面厮斗,也来加入战团。

    原来只是辎兵互殴,伤损总归还是有限。这些战兵,可是最擅长的就是sharen的活计,一旦卷入战团,那就不知道要死多少人才能收场,自家的全盘打算,真的付诸流水!

    这个时候,枭雄人物总是枭雄人物,战兵回头,刘武周反而镇定下来,丢下马鞭拔出佩刀,横在自己脖子上面,用力如此之大,冰冷刀锋,顿时就在颈项上带出了浅浅创口,鲜血流出,转眼就被冻得凝结起来。

    刘武周用尽全身气力怒吼:“是刘某人过错么?自家儿郎要殴斗在一起,云中绝粮,突厥深入,都是刘某人之罪!弟兄们要是互相伤损,刘某人就死在前面!”

    不管是红了眼睛的韩小六还是苑君玮,或者从头到尾都觉得很无辜的尉迟恭,亦或者是准备厮打在一起的两军辎兵,最后还有那些回转而来的两军战兵,全都停顿了下来,看着刘武周。

    尉迟恭也终于掣鞭在手,吼声如雷:“谁再敢动一动试试?黑尉迟的铁鞭认不得人!”

    风雪之中,一时寂静,所有人都僵在当场,如一尊尊造型各异的雕塑。

    迟疑少顷,一名恒安甲骑队正才哑着嗓子发问:“这是怎生回事?全五遣人前来回报,乐郎君拿下壬午寨,执必部前锋全军覆没,斩首逾六百,另俘三百。执必部小王仅以身免…………鹰击,怎么这里打起来了?”

    刘武周手中刀落在地上,一脸呆愣。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