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一章 逼迫(七十)
    刘武周一身弊旧大氅,策马踏雪而来。恒安鹰扬府上下都知道,刘武周不是一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也符合他的出身不高。开心就大笑,生气就劈头盖脸大骂,有的时候甚至挽起袖子动手,火发得太过分了,苑君璋还得赶紧拉住他,刘武周被拉着犹自能不依不饶的跳脚大骂。

    现下过来,这怒气更是明显之极,大氅都挥开了,露出了里面更破旧的皮袍子,一顶毡帽也被扯下来抓在手里,似乎下一刻就要把手中帽子砸在谁人脸上!

    刘武周出现,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如韩小六,都要给个面子,缓缓放下手中的弓。还箭入撒袋之中。

    一众刚才还和斗鸡一样的恒安甲骑和玄甲骑两边兵马,现下也都老实了,各自退开,守着自家阵营,只是还互相瞪着,一副都不服气的模样。

    刘武周先转向尉迟恭和苑君玮他们,先扫了一眼尉迟恭,点点头:“你这黑厮,不喝酒还算老实,这次看你一直在阻拦,没你过错,让开去。”

    尉迟恭松开缰绳,给苑君玮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一声不吭的缩到一边去了。

    刘武周目光落在苑君玮身上,苑君玮垂下头去,脖子都快缩到腔子里去了。

    刘武周停顿一下,扔下帽子抄起马鞭,劈头盖脸的就朝苑君玮头上身上乱敲而去,马鞭打在铁做的兜鍪之上,声音响亮。

    “入娘的苑四,尽给我捅娄子!仗着你哥哥,以为阿爷就收拾不了你?反了天了?阿爷收下的玄甲骑,你拔刀想砍就砍?砍了我算了,省得为你们这帮家伙整天操心受气!”

    刘武周下手毫不留情,苑君玮抱着脑袋左躲右闪,又不敢叫痛,给打得狼狈不堪。

    刘武周打发了性子,越骂越是高声,似乎这七八鞭子才不过huo开来,再抽个二三百鞭也不在话下。

    尉迟恭在旁边吼了一声:“苑四,还不快走?”

    苑君玮一下反应过来,打马就跑,远远窜出去十七八步,这才敢停下来,畏畏缩缩的躲在远处。

    一众苑君玮的亲卫,全都噤若寒蝉模样。低着头不则声,任刘武周在那里大发怒火。看苑君玮跑掉,刘武周倒也没追上去,算是给了尉迟恭一个面子,但仍然家乡土语各种骂人的话源源不绝而出,声如洪钟,中气十足,在道路上轰响。

    玄甲骑这才是第一次见到刘武周的骂人本事,真的是能压得恒安鹰扬府这些骄兵悍将一个个都抬不起头来!

    刘武周骂了一阵,才恨恨收声,用马鞭点点在远处头都垂到胸口前的苑君玮:“回去再收拾你,这次不是虚话,你哥哥来也没用!”

    说完这一句,刘武周这才转向玄甲骑那一拨人。宋宝和陈凤坡已经开始有点发抖了。自家心腹都被马鞭抽打,再被骂了个狗血喷头,轮到玄甲骑这方,岂不是要拖几个人出来以正军法?

    只有韩小六,还倔强的昂着头,虽然浑身也绷紧了,但仍坚持着不垂下头来。

    刘武周慢慢策马过去,靠近几人,一直在旁边沉默听着的尉迟恭赶紧跟了上去。也不知道是不是想到时候拦着刘武周一点。

    刘武周绷紧脸,打量了一下韩小六他们几人,缓缓开口。

    “选乐郎君为前哨,就是对他有绝对信任。他去袭取壬午寨,自然有他的把握。但大军行进,自有章法,前哨接敌,就是提前为大军示警,掩护大军步步为营,以万全之备上前与敌而战。现在乐郎君进一步军情还未曾传回来,大军如何能疾行而前?既然知道前面有大敌,敌情不明就这样上去,用兵有这个道理没有?”

    一众恒安甲骑抬起头来,满脸都是不服气的表情。刘武周适才将他们骂得狗血喷头,将苑君玮一阵好打。现下对着玄甲骑,却是这般客气!就算是礼遇新来投效之士,这未免也太客气了一些。且那乐郎君,有什么了不得的,虽然自家厮杀本事的确是出类拔萃,但是现下领着百骑就想反击壬午寨的优势执必部大军,不过也是一勇之夫罢了,说不定还会将自家弟兄白白葬送,如此人物,如何值得这般优遇?

    宋宝和陈凤坡两人都抬起头来,一脸感动表情。刘武周实在是给足了面子,这般解释自家不愿意催促大军加快行进速度以接应徐乐,优遇得让两人都感动得近乎于惶恐了。

    刘武周说得自是正理,徐乐干的就是前出哨探的活计,将军情传递回来,大军才好决定到底如何展开接战。现在就知道徐乐反击壬午寨去了,进一步军情还未曾传回,这支主力自然不能轻进。

    这个时代的道理,不论家主还是统帅,就是麾下的天,不管做什么决断大家奉命就是。刘武周肯这样放下身段解释,已经是怀柔客气到了极点!

    宋宝忙不迭的在马上行礼:“鹰击决断,我们尊奉就是,适才实在是我们行事不谨,还请鹰击重重责罚。什么罪过,属下都心甘情愿受领。”

    这番话,宋宝自觉说得高风亮节,韩小六惹出来的事情,自家一力承担了。谁让现在乐郎君和小门神不在,玄甲骑中是自家主事呢?这韩小六,自家就多包容一些也罢。

    却没想到,此时此刻,韩小六却梗着脖子,硬邦邦的回了一句:“乐郎君出击,必然大胜,这个时候不追上去跟着乐郎君穷追猛打突厥狗,这恒安鹰扬府的兵,当着还有什么意思?你们不去,我也要去!”

    宋宝大怒:“韩小六!”

    尉迟恭笑着摇摇头,苑君玮一直远远听着,这个时候忘了才被刘武周又打又骂,哈的一声笑出来,顶着脸上鞭痕嘲讽开口:“这可是执必家青狼骑主力深入!见识过去岁大战么?知道这些突厥狗有多难打么?你们乐郎君,说不定已经在壬午寨下撞得头破血流,这个时候仓皇回转了,大军持重而进,才是他的坚实后盾!”

    就在这个时候,风雪之中,两骑疾驰而来,正是全金梁麾下的恒安甲骑,一身轻装,战马身上犹自沾染着多少突厥执必家青狼骑的血迹,出现在后续大军的视线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