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56章
    “这个结果,可真是出乎意料。”

    仍是在那月潭附近,白衣少年楞了半晌,才终于清醒了过来。随后他就以怜悯的目光,看向了身后方的月无极。

    “看来你这次,麻烦惹大了。”

    月无极则是面容僵硬,眼神闪动着,似乎在筹谋着应对之法。可在近百个呼吸之后,他的神色依然如故,没有半点好转。

    而白衣少年见状,也微一挑眉,惊疑着说道:“你该不会跟我说,你对现在这情况,没有半点准备吧?这个月明月,就是你准备的最后一道防水堤?”

    “一位下位天柱级的顶阶神师难道还不够?我还能准备什么?”

    月无极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谁能够想到他还掌握着这么一门刀诀,还如此的诡异!观其威能,便是那些无上级的中阶剑诀,也没可能与他那一刀比较。”

    “这个确实是让人心惊!”

    白衣少年听月无极提到此事,也是心有余悸:“如果是我,正面硬接之后,一定比月明月更惨十倍。不过,那也不是没有破绽,准备的时间太久了,张信用了整整三个呼吸。最初的刀势玄妙,却不知道是什么用途。无论是破解还是避开,都很容易的。只有乐灵鹤,当时托大未移动抚琴的方位。你家的月明月,又刚好撞到他的刀诀全盛之时。”

    月无极听到这里,不禁神色更为阴郁。月明月受伤,确实是他没想到的,可当时却是不能不出手。

    当乐灵鹤的音杀之术泄出形迹之刻,他们攻袭张信之事就已暴露。尽管并未含杀意,只是打算让张信在大庭广众面前,出乖露丑一次而已。可月潭对宗门而言何等重要?他们这么做,无疑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即便是青天月氏本身,也不会谅解他们的行为。

    一旦自己身为主谋之事被追查到了,后果可想而知。

    当时最理想的情况是,那乐灵鹤在张信的反击之下被‘杀死’。可结果事与愿违,发生了他们最不愿见的事情。

    “不过张信之强,由此可知。月前他斩杀鬼见,未必就是尽了全力,身上应该还藏了不少的底牌。这就是你们这一辈,最出类拔萃的一位么?嘿嘿,真想与他战上一场。”

    白衣少年也发现自己偏题了,他摇了摇头,就又继续询问:“你现在打算怎办?”

    “还能怎么办?无非是定罪之后,降低道种排名,之后说不定还要去北面的星殒湖挖砂!”

    月无极哼了一声,目光冷厉,“他这次算是把我彻底惹恼了,今次的事情,我不会善罢甘休。只有些对不住我那兄长”

    这个时候,正是张信与他兄长月崇山角力正烈之时。

    张信的弹劾文书,已经递到了长老会,而月崇山正在极力为自己辩解,游说各位长老,将处置此事的时间延后。

    所以直到今日为止,那日张信大闹刑法殿的事情,依旧未曾定论。

    可他现在的作为,却很可能会毁去月崇山所有的努力。

    “你也知道啊?这个张信看似霸道张狂,目空一切,可其实绝非蠢人。他虽自己未出面,却让自己的部下林厉海代他奔走。说来也怪,这家伙明明什么好处都没拿出来,却能让那些出身庶族的在职长老甘心听命。你兄长的形势,本就很危险了。”

    白衣少年说到这次,却又语音一转,微微笑着:“不过你现在,也不是没有办法逃脱惩戒,说不定还可再泄一泄对张信的心头之恨。”

    “逃脱惩戒?”

    月无极闻言,不禁偏过了头,看向这白衣少年。

    心想这世间,真有这样的好事?

    ※※※※

    在返回伴山楼的时候,雷照就一直以很奇怪的目光,扫望着张信上下。

    张信大约能够知道缘由,故而也不在乎,任由雷照打量着。

    片刻之后,当伴山楼隐然在望,雷照终于再憋不住,主动开口询问:“你那式刀诀,究竟从哪里学来的?算了,这个问题你不用回答。如果你哪一天,感觉可以将此事究竟告知他人了,再跟我说不迟,”

    雷照似乎在这刻,又压制住了好奇心,他语气一转后,再次神色沉肃的问着:“师侄你应该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后果吧?”

    “知道!”

    张信的眼神无奈,语声却也是颇为认真:“我会准备的。”

    这次月潭之变,他虽是受害人,且过程有理有据,不用承担责罚。可这并不意外着,自己一点代价也不用付。

    作为日月玄宗根基的月潭,毕竟是被他损伤的。那些关心自己的长辈,要压服青天月氏,还是得费一些力气才好。

    除此之外,门人弟子也难免有不满之声。而自己出战玄级血猎,无疑是最好的,平息议论的方法。

    这点使他极为恼火,也无可奈何。原本这次回归北方,他是准备谋划,全力将自己的那位至交好友。从神教手里救出来的。

    可如今因这玄级血猎,也不知道会耽误到什么时候。

    一想到他那至交,很可能时间不多,他就一阵心急如焚。

    自己好不容易才借助上官彦雪的事,逼迫神教在这段时间,不得不分散人手与注意力,应付那些觊觎起源之地的强者。

    可这种计策,是有着时效性的。一旦起源之地的热度过去,又或者那些人,在神教总坛附近一无所获后放弃,自己救援好友脱困的努力,必将难度倍增。

    “你心中有数就好!”

    雷照苦笑着道:“其实这次,我玄宗的几位天域,真是对你期待至深。只是不好述之于口,也不愿强迫而已。所以即便没有今日的事情,我也会极力游说师侄参与这场玄级血猎的。”

    “这是为何?”

    张信蹙了蹙眉,略有些愕然的回望雷照,神色中多出几分凝重:“师叔可否告知,这次的血猎灵域,究竟有什么奥妙?”

    如果那里只是三五件顶级的奇珍,张信虽也会出战,可心里却还是不爽的。为了这些东西,却很可能延误他救至交脱困的时机,怎么想都不划算。他也不会对此太过重视,之前想的也都只是应付了事,如何尽快结束这场血猎。

    可如是连玄宗的十二位天域,都对此重视有加。那么这次的血猎,很可能对玄宗有着巨大的战略价值。

    只是这很奇怪,哪有血猎还未开始,就能提前得知里面。

    “其实此事,你也快知道了。这次的血猎灵域,就在黑森海之南,距离四千多里的一处峡地。”

    雷照解释之时,目里面也闪着异泽;“恰好那个范围,有着我日月玄宗的一个药园,里面生长着七株四百年份的仙虹草,还有其余灵药数十。不知师弟,你已可明白?”

    可张信关注的事情,却与雷照相的不同,他惊愕的回归头:“是在黑森海之南,只有四千多里,你确定?”

    “确定无疑!估计最多再有三五日,这消息估计就再压不住了。”

    雷照有些奇怪,发现张信的神色,似乎在这刻轻松了许多。他不知究竟,只能摇头:“所以这次的玄级血猎,也的确凶险。不止是我们北地宗门,其余宗派也都将尽遣精英。而其中一些最出色的怪物,便是我们玄宗内的四天骄六圣胎,都可能稍逊几分。只有张信你,才有可能与之抗衡。”

    “我听说,神源峰的雪崖上师,因旧伤之故,寿元将尽?就连日月神露,也压不住了吧?”

    张信的眉中,先是现出释然之色,随后他就语气霸道的一挥袖:“此事就教给师侄我了,你可代为转告师叔祖,我张信必定不会让他失望的。在我们日月玄宗的地盘,无论诸宗诸教来的是谁,都休想在我面前得逞。”

    “你这家伙”

    雷照见张信一副自信满满,舍我其谁般的模样,不禁无语。

    他本想再说说这次诸宗诸派,可能派出来的人物。可雷照随后就想,这对张信而言,可能毫无意义。

    “我希望师弟,只是故作轻松。今次之事,真是非同小可,至于雪崖上师,你不妨自己去说。”

    此时二人也恰好至伴山楼之前,雷照袍袖一拂,止住了遁光:“还有今日之事,也给我们提了个醒,这些天对你的看护,确实有些松懈了。你身边剩下的两个顶级神师名额,必须得尽快补上。还有新的护星使,必须尽快到位不可。今日如有一位擅长水系灵术的顶级神师跟在你身边,也不会使你被逼到这个地步。”

    张信闻言,却不禁眉头打结。其实自己现下这种状况,正是他极力维持的。

    有几位护星使在,确实能保证他的安全,可相应的也会让他失去自由。一举一动,都会在这几位护星使的眼皮底下。

    所以自回归日月本山之后,他就一直不愿与三位新的护星使见面。而宗门因他成功斩杀鬼见的战绩,身边又有了薛冲之这样的圣灵级战力,加上这里又是本山重地,故而也未怎么催迫。

    可张信却知,在自己今日遇袭之后,新任护星使的事,已经容不得他拒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