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55章
    雷照又再观那月潭之下,却是一片狼藉,映入他视野中的景象,让人触目惊心。

    那位音王乐灵鹤,赫然已化为了血人!身躯就好似被凌迟过,四肢俱断,胸腹间千疮百孔。整个人处于奄奄一息的状态。

    不过更让人吃惊的,是月潭周围的石壁,那赫然被斩出了数十刀痕,最深的一处,深达数丈。

    雷照见状,不禁匪夷所思,完全无法理解眼前的情景。按照他的预测,张信根本就没有赢的机会。音王乐灵鹤已到了第七战境,这里又是最适合施展音杀之术的所在。双方之间差距巨大,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张信别说获胜,就连逃走的机会都没有。

    可结果他眼前的一切,与他不久前猜测的结果,大相径庭。甚至以‘大相径庭’这四个字,都不足以形容,让他的心绪中波澜起伏,无法平静。

    那音王乐灵鹤也就罢了,如果张信的实力,真的远超出他的预料,那也不是不能转败为胜的。毕竟这个家伙,可是有着曾经击败鬼见的战绩。说不定张信在此之外,还另有着保留。

    可月潭四面崖壁上的刀痕,却真的让他感觉惊悚。这里毕竟是整个日月本山,法阵禁制最为严密之地。

    这里有个最基本的规则,就是禁止一切外地对月潭的伤害。

    而此时周围,早已是一片噪杂之声。

    “这是什么?一种御刀诀吗?”

    “厉害,真的好厉害”

    “我们的摘星使,居然是这么强的?”

    “与其说强,倒不如潜力无穷。这门刀诀,他明显还未练习纯熟。”

    “该说是不愧为年轻一辈第一人,青天月家的人,这次踢到铁板了。”

    “他自称狂刀,看来倒真有几分底气。”

    雷照同样忍耐不住,一个瞬闪,来到了张信的身前:“究竟怎么回事?你用了什么法门,把他伤成这个模样?”

    “那可不是我。”

    张信微一撇唇,眼含冷笑:“是有人打算杀人灭口了。”

    “杀人灭口?你是说月明月?”

    雷照吃了一惊,随后他看着半空中满身伤痕,狼狈无比的月明月,语声更加古怪的说着:“那么他了,又是怎么伤成这个样子?还有这个月潭,你都快把它拆掉了。”

    如果说张信与乐灵鹤之间的实力差距,宛如鸿沟。那么他与月明月之间,就更加的夸张。这是一个准天柱级的顶尖神师,与一个六级灵师之间的差距。

    可在他眼前,此刻遍体鳞伤的,却是月明月。

    “刚才用了一招刀诀。”

    张信眼神得意,脸上却是一副轻描淡写的神色:“结果他刚好撞到我的刀口,之后我为阻止他杀人灭口,也就再没法控制刀势。”

    那位月明月赶来杀人的时候,正好是他的刀诀全盛之时。

    “原来如此!”

    雷照虽然这么说着,脸上却仍旧一脸的懵懂。心想什么样的刀法,能够将一位准天柱级的顶尖神师,一举重伤到这个程度。

    可他随后就没再问了,只因附近天空,正有数百道光华,纷纷遁空而至。什么巡山堂,戒律堂,刑法堂,神海峰,青天月氏等等,都有人赶至。

    可能是因为月潭损毁的缘故,人群中有着十几位法域级的宗门大佬,顶级神师也至少有四十人之多,

    巡山堂的首座归元子,更亲自到场,这位只看了一眼,脸上就满蕴怒容,目光盯着唯一还算完好的张信:“怎么回事?”

    张信无奈,也只能再回答一次:“有人在月潭之内对我出手,弟子无可奈何,只能出手反击。至于这位”

    张信再次看了那月明月一眼,随后他完全不顾对方那阴冷的视线,继续轻描淡写的说着:“这个人看起来像是在救人,可其实心存不轨,我看他不爽。然后就这样了。不过你如果问这位,想必会另有说法。”

    可能是因为他的话,太过言简意赅,归元子完全没有听懂。不过她自有办法,在场就有神月峰及巡山堂的弟子,被她叫了过来细细询问。大约片刻之后,归元子就已大概明白了事发因由。

    可她还未听完,眼里面就现出暴怒之色:“胆大妄为,简直猖狂!竟敢在月潭之内争斗,我宗之内,居然有如此悖逆之人!”

    归元子随后就蓦一挥袖:“给我将这两个孽畜拿下!押送形法堂处置,转告他等,就说本座希望他们,能够从重处置”

    “且慢!”

    归元子的话,还未说完,旁边就传来了一声轻喝。

    “首座大人,你这么处置,是否太过草率?乐灵鹤借助月潭之力,袭伤同门。证据确凿,确实罪该万死。可月明月,刚才只是为救人。首座大人你怎么能够听张信一面之词?”

    众人闻言,纷纷侧目望去。只见说话的那位,正是青山月家的一位法域圣灵月良辰,于是所有人都眼现了然之色。

    “本座这么处置,自有其因!”

    归元子冷笑,抬指一弹,那乐灵鹤的躯体里面,就蓦然有几根金针射出。

    最后她就对月良辰侧目以视:“这些金针,是他的东西吧。你有什么可解释的?”

    月良辰的脸色,顿时间铁青无比。可他仍有不甘,转而看向了张信:“可将月潭伤这个地步的,却是这位摘星使。”

    张信毫不慌张,回以冰冷冷的笑意:“本座不反击,难道要等这个家伙将本座杀死不成?你这是什么道理?”

    “张信并无过错!”

    归元子也面无表情的说着:“宗门戒律中,没有哪一条规定,必须惩戒被动防卫的弟子门人。以乐灵鹤之所为,张信将之杀死也不为过。”

    月良辰无奈,也只能语气狐疑的转过话题:“我只是奇怪,此子到底用了什么手段,能够将月潭伤到这个地步。据刚才那几位弟子禀报,这位是用了一式刀诀。可据我所知,日月玄宗之内,并没有类似的刀法。”

    “本座在外奇遇得到的传承,难道不行?”

    张信冷笑:“感情月上师,从没有学过,宗门之外的功法?”

    “修习门外传承,也不是不可。”

    月良辰眼中闪动幽火:“可问题是摘星使大人入门才不到一年,只怕很难说清楚来历。”

    “为何定要说清楚来历不可?月上师难道是想夺我的传承?”

    张信依旧从容自若的应答,随后更好不客气地反问:“月上师你,是否管得太宽了?”

    这句话才刚说完,雷照就一声呵斥:“上师面前,张信你不得无礼!”

    归元子也眼含警告的,瞪了张信一眼。月良辰则是面色涨红,眼中满蕴怒容。

    不过被张信这么逼问之后,他也再无言以对。这个家伙应对巧妙,自己以刀诀的来历攻击,只要这位回答的时候,出现半点破绽,自己就可以穷追猛打。

    可是张信,却是直接把他的话,扯到夺取意图夺取传承的用心上。

    即便其他人,日后也再没法在这招刀诀上,对其提出质疑。

    “我们的问题,可以以后再说。要继续争论,可以到别的地方。”

    在场诸人闻言,纷纷循声望去。只见半空中,又有一道光华降落,而来者正是灵宝殿的首座王泰山。

    这位到来之后,头先是第一时间扫望着四周,随后王泰山就神色一松:“这里急需修复!万幸,这里伤损不重,只需封潭半个月时间就可,”

    当听到这句,周围包括张信在内,都是长舒了一口气。

    王泰山是门内排名前五的灵感师,这位既然这么说了,那就定不会有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