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20 都市中心废墟
    拉斯维加斯郊外废墟中出现的大量幽灵士兵就像是死于之前战争的士兵们的亡灵,随着我们加速靠近都市中心,他们的模样也开始变得愈加清晰起来,包括各个部位的伤势以及身上的军服,乃至于手中的武器。他们的身体显得虚幻,就像是一团火焰被某种无形的力量揉捏而成,他们的眼瞳中有什么在燃烧,他们被开膛破肚,被掀开脑壳,即便是这般凄惨的模样,甚至是残肢断臂,也无法阻碍他们如幽灵般飘忽的行动。这些幽灵士兵有的似乎还保留着一定的神智,有的则完全凶暴或呆滞,有的组队行动,而有的仿佛就是以一人之力坚守最后的岗位。但无论这些幽灵士兵是为什么作战,他们的目标就是我们这些“入侵者”。

    那燃烧般的注视集中在我们身上,和他们的子弹一般锐利而实质,伴随着密雨般的火器弹药,强大的精神冲击震撼着我们每一个人的神经。这是一种同时对物理存在和意识层面上的打击,其强度的快速上升,以这些幽灵士兵们的外表详细化和武器进化体现于表面上,我们不得不考虑在进入都市中心之前,他们就可以释放出核弹的可能。如今,虽然因为视觉误差的缘故,肉眼距离上并没有接近都市中心,但是,江川却十分肯定,我们已经快要进入都市废墟内部了。而幽灵士兵们的枪火,也已经进化成了高爆弹,一次集火就足以将我们周遭二十米方圆的地方夷为平地,若非我们之中存在善于防御的神秘专家,说不定会在这里就不得不分散队伍,以充分发挥每个人的长处。

    像现在这般保持队伍的完整性,而不得不限制一些神秘的发挥。实在是一种折磨。不是每个人的神秘都擅长防御的,但是,却并不代表他们的神秘对当前的状况没辙,只是这些神秘技巧无法照顾到大多数人而已。我可以使用速掠超能,在这枪林弹雨中游走自如,但却无法带上所有的神秘专家。其他人的情况,也类似于此。

    铁蜘蛛的速度也无法提高,因为江川的固有结界虽然有照见真实的能力,但要在这狭窄的真实视野中找到正确的道路,却是十分消耗心力的事情,速度越快,她在判断时所经受的负荷就越大,如今铁蜘蛛的速度,已经是她可以及时辨别方向的极限。超过这个速度。即便仍旧可以指路,也是一种透支行为。然而,为了保证之后的战斗力,我当然不会许可她这么做,对于被动防御的其他人来说,这无疑是让人心生不满的决定。因为,即便是善于防守的神秘专家,在需要兼顾七十九人的情况下抵挡越来越强大的炮击。已经有点力不从心的感觉,和江川一样。他们已经濒临维持正常战斗能力的极限。

    谁也不清楚,进入都市中心后,这种围攻是否还会持续,不过,一想到进入都市中心废墟后,就有可能摆脱这些不断进化的幽灵士兵。得到喘息的机会,自然就会对阻止铁蜘蛛加速前进的我产生不满。虽然,这里的每个人都明白自己等人需要通力合作,但是,一来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是nog临时拼凑起来的。二来,也并非只有江川一个人承受着过大的压力。铆钉在接到“提高速度以避免更大损失”的提议后,也露出沉思的表情。

    只有江川一人过负荷,和负责防御的神秘专家们全都过负荷,其中的取舍看起来很容易,但最高指挥官铆钉却沉默了一分钟左右。我觉得,他大概是在顾虑我们这支由约翰牛为队长的小队实力。尽管在对其他人时,会宣称我们是“敢死队”,但实际上,这个“敢死队”的意义和“炮灰”是截然相反的。

    一旦铆钉对我们这支骨干小队出手,大概会让他在四支骨干小队中的威信大幅度降低吧。铆钉这样的人,必然会衡量各个战力的比重,那些没能参与清理任务的神秘专家数量庞大,然而,却并非这次作战的主力。可偏偏为了妥协,他不得不将当时的另外四名候选者提拔为小队长,与他一起分享指挥权。

    铆钉的目光转向约翰牛,只是约翰牛并没有做出明确的表态,仅仅用沉默的目光回敬,而其它三支骨干小队也并没有对我们问责,这就足够了。尽管这支七十九人的队伍刚进入战场就产生了关系之间的罅隙,但也属于意料之中的事情。甘愿冒着九死一生的风险参与这次作战,并不意味着彼此之间就能紧密合作,这取决于过去的行事风格和思维方式,以及在危险中的选择考量,不过,这里的神秘专家们并非不知道什么叫做合作,最高指挥官的声威和权限到底在哪里,通过这件事就足以暴露出来,我觉得其他人不会再进一步试探。

    无法通力合作,无法将团体的力量最大化,这样的情况虽然增加了大家的压力,但视情况并没有走到必须解体的地步。负责防御的神秘专家脸色不好看,但还是进一步增加输出,去抵挡越来越强劲的攻击。我们都知道,一旦他们觉得事不可为,而其中一人减弱输入,整个防御就会迅速收缩并崩塌,如果那个时候幽灵士兵带来的压力还会继续增加下去,那么唯一的选择,就是解散队伍,以更灵活的支队方式,各展奇能进入都市心中废墟。这么做谈不上好坏,也无法肯定战斗力就会削弱,毕竟“神秘”的强大,就在于使用者的发挥可能会受制于人数,也可能不会受制于人数,量变造成质变并非是绝对的。

    不过,那样的情况应该是最高指挥官铆钉所不愿意看到的吧。一旦队伍分散,各行其是,那么最高指挥官的权限就会进一步被削弱,而事后必须承担的责任却不会相应有所减少,而从nog的态度来看,一个无法掌控队伍的指挥官。自然是不合格的指挥官,对铆钉的评价也会相应降低。铆钉作为雇佣兵协会派出的代表,这样的打击多多少少也会牵连到组织威信。毕竟,在过去的这段时间中,雇佣兵协会一直是以“最擅长战争的神秘组织”而被人着重看待,一个最擅长战争的神秘组织。所派出的人无法掌控自己的队伍,无疑就是**辣的讽刺,即便今后还有许多取回荣誉的途径,但那也是以后的事情,短期内的威信受损是必然的。

    我觉得以雇佣兵的性质和作风来说,这种威信和荣誉上的损失,是铆钉自己也很难接受的。不过,从铆钉此时的表情来看,无法判断他心中的想法。他仍旧沉稳而严肃。就像是一颗难以被风浪摧毁的磐石。这样的表现,无疑是可以在其他人心中加分的,尽管,这一次的试探,本就是这些人顺势而为。

    我想,就算事情到了必须分队的地步,也一定有许多人愿意跟随铆钉吧。

    正这么想着,突然在幽灵士兵中传来一阵剧烈的爆炸。不少幽灵士兵被强烈的冲击波和火焰撕扯身体,霎时间就化为乌有。而他们的攻势也在这一瞬间减弱了两成,而接下来这一阵阵的同等规模的爆炸就好似耕犁一样平推了我们的侧翼,迅速降低了我们所承受的压力,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人询问,所有人都带着谨慎的表情,寻找异常产生的原因。而在这一期间,铁蜘蛛的速度并没有减缓。

    从远方的地平线上有黑色的影子在放大,它猛地跳起来,好似流星一样砸在地面上,紧随它其后的还有五个类似的东西。这一连串猛烈的爆炸,就是从六个蚱蜢一般的跃起又落下的东西上飞射出来的,暴雨和夜幕无法遮蔽那独特的形状,以及宛如从背上升起的烟柱和火光。

    “是导弹?似乎是五十一区的人。”有眼神好的神秘专家传来这个消息。

    导弹的尾气清晰可见,一次发射就有十多枚,直接撕裂黑夜中的雨幕,砸在幽灵士兵的阵地上,从我们的左翼到右翼,每一次毁灭都会让那一片地区的幽灵士兵彻底解体,而原本就呈现废墟状的建筑,也在这一次次的扫荡中彻底崩塌。然而,我们很快就注意到,在我们的身后,彻底被摧毁的建筑好似影像倒放般,土石钢筋水泥蹦起来,重新拼回原本废墟的模样。而星星点点的鬼火也在其中复燃,并迅速被看不见的力量捏成人形。这些家伙果然和预想的一样,是无穷无尽的。

    蚱蜢一般的黑影迅速接近我们,他们的速度比铁蜘蛛还快,之前由某个神秘专家提供的情报被确认了,那些的确以仿生学制造出来的蚱蜢一般的机械,的确带有五十一区的标志,不过机体看上去一点都不光鲜,显然已经多次遭受攻击的摧残,只是那些攻击的强度,并不足以摧毁这些蚱蜢机体的结构罢了。对方也是谨慎的人,并没有立刻就靠近我们这支队伍,能够在大规模幻境中分辨我们的所在,显然对方也有不少手段。

    “这里是nog的队伍。”铆钉用扩音器喊道。

    “这里是五十一区。”对方也做出明确的回复:“我们这里有大量伤员,需要休整和后勤补充。”

    “过来吧。”铆钉没有任何犹豫。

    经过那些蚱蜢机体的一轮猛攻,我们这边所要承受的压力大为降低,在双方主动汇合的过程中,没有出现什么波折。被歼灭的幽灵士兵还在复原,它们的速度很快,但是,在攻击重新上升到之前的强度前,五十一区的人已经进入了我们的防御圈中,并第二次发动了扫荡攻击。唯一的坏消息是,他们的弹药只能再发动两轮这种程度的攻击了。

    五十一区的人包括伤员在内,一共有三十六人,正好每一个蚱蜢机体搭载六人,其中有五分之四的人带伤,其中又有三分之二的人伤势严重,接近垂死。他们的伤势很奇怪,看上去并不全都是这些幽灵士兵的攻击造成的。

    “我们已经进入过都市中心了,那里有怪物!”伤员心有余悸地说:“这些幽灵士兵只是最弱的警戒线,但是,他们的死亡会让那些怪物更加强大。若非没有选择,我们不应该在这里杀死那么多幽灵士兵的。”

    从五十一区的人口中,我们得到了一些情报。但是,他们所掌握的东西并不多,虽然他们的装备让他们更容易突破幽灵士兵的包围圈,不过,进入都市中心废墟之后,所发生的怪异事件。就不是单纯依靠装备可以解决的了。这种情况对我们这些长年行走在神秘圈中的人来说,十分常见,“神秘”的存在是可以无视数量和爆炸能级的。而五十一区的队伍中,普通的精锐士兵占据了大多数,而神秘专家却只有十二名,而且在能力上,只有六名二级魔纹使者水平的专家,另外六名所谓的专家,仅仅是灰石强化者的等级而已。

    灰石强化者等级的人死了四个。二级魔纹使者水平的专家也死了两个,一个重伤,且伤情古怪,就像是得了失魂症一般,双目呆滞,脸色苍白,身体虚弱,可是意识却活跃到了其他意识行走者都难以接入的地步。就像是一个一触碰就会爆炸的炸药桶。我们这支全由二级魔纹使者水平以上的专家构成的队伍中,并不缺乏在治疗方面有一手的人。五十一区的伤员大多数因此而得救,但是,仍旧有少数伤情太过古怪而让人束手无策。虽然五十一区的那些普通精锐士兵为此感到伤感,然而,对于神秘专家来说,这是极为常见的情况。已经完全不会因此而产生情绪波动了。“神秘”之所以可怕,就在于它的多样性,可以想得到的,完全想不到的,看似相似却截然不同的。应有尽有,而其造成的破坏结果,无法扭转的情况也多得是。区区七十九名神秘专家所掌握的神秘,对“神秘”的全种类来说,无疑是沧海一粟,这些进入过都市中心废墟的人可以活着逃出来,并碰到我们,已经是运气很好的一批了。

    五十一区的情报描述让我们阻止了他们继续用这种大规模轰炸的方法去消灭幽灵士兵,虽然硬撑着有些吃力,但是,如果消灭了它们,反倒让都市中心废墟里的怪物变得更强,那无疑是更糟糕的事情。五十一区的人对那种怪物语焉不详,甚至于无法判断它们的样子,更具体的说,是众说纷纭,而消灭了幽灵士兵会让对方实力大增,也是他们的神秘专家通过表像判断出来的——那些怪物看上去像是一个人,但实际上是多人的综合体——这些神秘专家用凝重的表情,述说着自己看到的东西。

    那些怪物没有实体,物理性冲击无法对它们造成伤害,而虚化的身体就如同幽灵一样,可以无障碍出没大多数地方,潜伏在每一个角落。很难判断它们到底会藏在哪里,而它们也很少使用强攻的方式,就如同刺客一般,穿梭在阴暗的角落里。因为它们的存在,所以完全无法放松精神,而一直保持最高警惕状态,会让人很快就疲倦下去,一旦精神虚弱,就会被扯入一个和都市中心废墟风景几乎一模一样的意识态世界里,并在其中遭遇更加古怪的情况。那名仿佛患了失魂症一般的神秘专家,大概就是因为其意识还被困在那个意识态世界中,却没有死亡。

    “一开始,我们以为自己就是在现实中,因为意识态世界中的一切,和我们当时的经历几乎是无缝接驳的。”那名神秘专家如此描述到。

    我和左江对视一样,五十一区的队伍所遭遇的情况,在我们的预料之中,这里是被中继器的力量干涉的地方,而中继器的力量来源于精神统合装置。虽然不清楚精神统合装置的实际模样,但是,让人陷入意识态世界中,本就是它最本质的功用之一,而且,在我们的进一步判断中,如果想要夺取精神统合装置,就必须进入那个意识态世界里,因为,恐怕那个意识态世界就是中继器内部,也是精神统合装置实际所在处,一直呆在物质世界中,恐怕连接触精神统合装置都做不到吧。

    中继器的强大之处,不仅仅在于从意识态干涉物质态的力量,更在于,一旦有人闯入中继器的意识态世界,而这个中继器是被某个意识控制的,那么,就相当于神秘学的描述中,这人进入了神明所掌握的神国,在神秘学中,非有特殊情况,否则,进入那种地方,绝对是十死无生,甚至,连死亡都不在自己的掌控中。

    然而,这一次战役,想要达到预设目的,就必须闯入如此可怕的环境中,并最终完成“杀神”等级的任务。七十九名,不,现在算上五十一区的三名神秘专家,就是八十二名魔纹使者二级以上,掌握了超能,可谓是天才般强大的神秘专家所构成的队伍,去面对可能真的存在的“神明”,其风险也许比九死一生更大。正是这种让大多数人都感到绝望的危险,让原本决定参与其中的人冒着被nog处决的风险,违背规则逃亡,事实上,逃出基地所要承担的危险,确实比现在必须进入“神国”杀死“神明”的危险要小得多。

    如果这里的所有人都葬身在拉斯维加斯,对于nog来说,也是十分惨烈又残酷的打击,将近百名的至少是掌握了超能,等级在二级魔纹使者以上程度的神秘专家,放在全球人数来看是极其稀少的,虽然我不清楚,这个世界的神秘圈中,到底这种等级的专家有多少个,但我绝对相信,其稀有的程度也不会下降多少,尽管,在这个世界,并非只有魔纹使者这一“神秘职业”,但是,其它“神秘职业”强度若是相仿,也会呈现出数量稀少的情况。

    就在我们整理五十一区带来的情报时,幽灵士兵的攻击陡然开始急剧下降,它们似乎被一个无形的屏障挡住,无法在追逐我们。而这个屏障后,并不存在鬼火,而是一种彻底的死寂,就连暴雨也失去了声音。雨水还在降落,打在地面上溅起一阵阵的水花,但这一切,就像是一出无声的黑白电影——不仅声音,就连多彩的颜色也在褪去。

    之前进入过都市中心废墟的五十一区队伍见怪不怪了,不过,对于我们来说,的确是无法放松精神的异常,尽管,五十一区的人说,这里没有危险,而且,就连之前那种大规模幻境的情况也一起消失了。不过,在我的连锁判定中,有太多的细节,呈现出一种流动性的古怪,某些肉眼看不见的东西,仿佛被强大的吸力抽走一般,直直朝都市中心废墟汇聚,然而,我感觉不到风的存在,仿佛这种流动不过是错觉——但是,我宁愿相信自己的眼睛和感觉出现问题,也不相信连锁判定产生错觉。

    有不少神秘专家用各自的方法察觉到了古怪,彼此交换信息之后,却无法锁定一个确切的原因,但至少,这种古怪的确暂时没有体现出对我们的伤害,或许,这种破坏力将会在都市中心废墟中体现出来。

    “要进入都市废墟了。”就在短暂的死寂和安宁中,江川开口提醒到。

    铁蜘蛛和蚱蜢机体猛然跃起,齐齐飞入夜空中,落在同一片建筑丛的顶上。我们没有立刻展开行动,因为幻境已经消失,所有的数据设备又能够工作了,趁这个机会,我们必须收集一些信息——五十一区的人也做过同样的事情,但那是他们的收获,我们可以和他们交换所得,但在规则上,却不能免费拷贝他们所收集到的数据。之前的情报交换,也是对我们伸出援手的报答而已。(未完待续。。)